当前位置:首页?>?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按套路来

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按套路来

  西楚京城江都城内,暗谍司第三卫首领萧旗略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堂口当中。

  他明面上的身份乃是暗谍司的首领但实际上却也是地魔堂的传人。

  当然这个暗地里的身份不能见光,否则会引来一群‘疯狗’的。

  在萧旗等地魔堂的人看来,隐魔一脉那帮人就是疯狗,纯疯狗。

  昆仑魔教都已经覆灭几百年了,何苦还非要死死咬着当初那些恩怨不放呢?

  若是没有这帮疯狗在外边窥视,他们地魔堂又何苦去巴结拜月教,现在又贴上了西楚皇族?

  拜月教就不用说了,大厦将倾,也幸亏他们提早做出了准备,又贴上西楚皇族,否则的话,现在也就轮到他们遭殃了。

  只不过这西楚朝廷也一样不好混,最近这些年让地魔堂的人都有些苦不堪言。

  其实像暗谍司这样的势力,当世三国都有。

  东齐是白虎堂,东齐财大气粗,实力强大,直接便跟四灵之一,凶威赫赫的白虎堂合作,甚至连名字都不用改。

  而北燕最近则是跟那楚休联手成立镇武堂,据说也混的不错。

  唯有他们西楚这暗谍司是成立最早的,地魔堂昔日怎么说也是昆仑魔教的一个堂口,实力也不弱,但混的却是最凄惨的一个,原因就是西楚皇族的实力太弱了。

  朝廷跟江湖合作,肯定是要以朝廷为主的,起码你要能提供一个足够有力的靠山才行。

  结果西楚朝廷甚至窝囊到了都不敢去跟西楚之地的大派硬气说话的地步,像是蜀中之地,唐家堡说话甚至比朝廷都好用,这让他们暗谍司怎么办?没法办。

  萧旗走进堂口内,里面还有其余几卫的首领,他们都有着天人合一境的实力,负责在江都城周围巡查守卫着。

  看到萧旗进来,有人问道:“今日可有什么动静?”

  萧旗摇摇头道:“暂时没有,不过山雨欲来风满楼,眼下正魔大战一触即发,还是小心一些为妙。”

  有人嘿嘿冷笑道:“打吧,最好把隐魔那帮疯狗也给牵扯进来,最后打的两败俱伤才好呢。”

  在场的众人纷纷冷笑,不过他们也知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隐魔一脉的人又不是白痴,这种事情当然是越少参与越好的。

  这时萧旗忽然问道:“对了,那楚休是不是也是隐魔一脉出身?”

  有人道:“好像是,隐魔一脉低调了这么长时间,就这小子最为张扬,在北燕也弄了一个镇武堂,据说压的北燕武林都不敢大声说话,威风的很。”

  一说到这里,在场的众人都是露出了一副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那楚休在北燕倒是滋润的很,谁像他们一样,明明是跟西楚皇族联手,结果却好像是在帮西楚皇族收拾烂摊子一样。

  萧旗冷笑道:“最好这次的事情能把那楚休也给牵扯进来,他若是出了事情,我就跟堂主建议建议,咱们去北燕厮混得了,跟北燕皇帝合作,入主镇武堂,到时候也不用像现在这般憋屈了。”

  “就算我把镇武堂给你们,你们玩得转吗?”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所有地魔堂的人都浑身汗毛炸起,心中猛的一惊。

  这里是他们暗谍司的秘密堂口,其实外面看上去就是普通的药铺,内堂里面便布有阵法了。

  结果现在却是有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但阵法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人又强到了什么程度?

  众人一回头,看到的却是一名身穿黑衣,周身缭绕着点点魔气,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笑容的俊秀青年人。

  真正让他们惊悚的是那青年人的目光,看着他们,就好像是在看着一群随手可以宰割的猪猡一般!

  “你是何人!?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萧旗忍不住颤声开口。

  也不怪他们不认识大名鼎鼎的楚休,而是楚休跟他们太不搭边了。

  虽然他们方才还在讨论着楚休,不过那只是漫无目的的闲聊而已。

  实际上一个在北燕,一个在西楚,他们根本就想不到楚休会出现在他们面前,也没闲得无聊去风满楼买楚休的画像,他们又不是楚休的粉丝。

  “方才你们不是还说想要入主我的镇武堂吗?现在怎么就不认识我了?”

  萧旗哆嗦了一下,厉喝一声:“逃!”

  楚休镇武堂的身份并不让他们害怕,真正让他们害怕的是楚休隐魔一脉的身份,双方可是有着死仇的!

  在场共有五人,分别默契无比的向着不同的方向逃去。

  这时候一柄沾染着煞气的殷红色长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探出,轻松的便将一名武者刺穿。

  这是沈血凝。

  一只玉手轻点,丝丝魔气舞动当中,一名武者便全身抽搐着,鲜血顺着七窍流淌而出,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

  这是梅轻怜。

  另外一边,魔气巨手直接临空而落,瞬间便将一名武者直接捏成了碎肉,简单粗暴无比。

  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是陆先生。

  看到这三位出手,楚休的脸都绿了。

  拿到风满楼的情报后,楚休便准备先找出一个暗谍司的据点来,然后再慢慢审问现在地魔堂的情况。

  结果现在这几位倒好,上来便下杀手,人都被杀了,审问个鬼去啊。

  “别杀了,留活口!”

  楚休一挥手,两道精神力简单粗暴的将最后两人给拍在了地上,省得又被这帮人给杀了。

  沈血凝收起剑,略有些不好意思道:“抱歉,个人习惯。”

  梅轻怜和陆先生则是同时耸了耸肩。

  这帮叛徒太招人恨,没办法。

  将萧旗和另外一名地魔堂的人拎过来,楚休眯着眼睛问道:“说说吧,你们地魔堂的人现在都分部在哪里,实力如何,昔日你们从昆仑魔教中所得到的东西,又放在了哪里?”

  那名地魔堂的武者挣扎着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地魔堂跟隐魔一脉之间的恩怨已经能有几百年了,这些年他们躲在西楚,其实不是没出去过,甚至在西楚境内,只要他们被隐魔一脉的人发现,双方几乎就是不死不休一般的结局。

  所以一直以来地魔堂的武者都被师长教育,碰到拜月教等明魔一脉的人要尊敬的无比,直接装孙子就好了。

  碰到正道宗门的武者也可以认怂,但却唯独遇上隐魔一脉的武者,要么硬气到底,要么不死不休。

  而看到这一幕,楚休点了点头,‘哦’了一声。

  下一刻,他直接伸出手,当即便捏断了那名武者的脖子!

  那名地魔堂的武者临死之前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楚休,他是真不敢相信,楚休就这么杀了他。

  这厮不按套路出牌!

  不是说好了逼问的吗?问一句不说就直接下杀手,威逼利诱呢?严刑拷打呢?为什么要省略这么多步骤?

  其实那名地魔堂的武者在临死之前想的只有一件事。

  他是真的怕死,真的没那么硬气,说不定楚休只要再逼问一句他就说了,可惜楚休却是懒到再多说一句。

  看到楚休的目光望来,萧旗立刻大喊道:“我说,我都说!

  眼下我地魔堂的人除了京城中有一位副堂主坐镇,同时也是暗谍司的总首领,其余六人都分部在西楚各地,全部都有着武道宗师级别的实力。

  至于从昆仑魔教中拿到的东西,全都放在堂主以及副堂主那里,我等是没有资格拥有触碰的。”

  一口气把所有的东西都倒出来之后,萧旗带着期翼的目光看着楚休:“楚大人,我把一切都说出来了,您能否饶我一命?

  此事过后,我便再也不是地魔堂的人,绝对不出现在西楚一步!”

  楚休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放心,想问的我都已经问出来了,当然不会再杀人了。”

  说完之后,楚休便站起身来,直接转身离去。

  不过还没等那萧旗松一口气,楚休便淡淡道:“交给你们了。”

  话音刚刚落下,楚休便听到一声惨叫传来,那惨叫当中甚至还蕴含着深深的恨意跟怨毒。

  楚休此时却是一脸无所谓的神色,他真的没有骗人,自己可没杀他,至于其他人杀不杀,那就不是楚休能管的了。

  其实说实话,楚休跟地魔堂的这帮人并没有什么仇怨。

  他们之前的确是背叛了昆仑魔教,不过他楚休也不是昆仑魔教出身,对其可没那么多的恨意,他们的死活,并不关自己的事情,但他们身上的东西,楚休却是很想要。

  昆仑魔教出品,必属精品,这可是公认的。

  那刑司徒拿到昔日两件魔兵的炼制方式便成了一方高手,楚休得到的魔心堂传承也不差。

  眼下地魔堂手中不光有他们先祖留下来的东西,更是有其他昆仑魔教堂口的东西,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了。

  只不过这地魔堂的实力倒是比楚休想象的弱一些。

  要知道昔日昆仑魔教的一个堂那也是强者辈出,昆仑魔教的堂主完全可以比肩外界一些大派的掌门老祖了。

  就比如楚休所获得的魔心堂传承,其堂主南宫无明的实力在楚休看来,最弱也有真火炼神境。

  地魔堂偷袭背叛,拿到了那么多的好处,结果却是越混越回去了,这又是何苦来哉?

看网友对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按套路来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