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ag8国际亚游官网手机版|注册二章 名杀

第ag8国际亚游官网手机版|注册二章 名杀

白小洛现在已经不是谁的人,因为他在东疆的时候忽然悟透了一件事。

  他为后族拼命,为皇后拼命,为太子拼命,换来了什么?

  如果他只是平平常常的在书院里学习,以他的能力离开书院之后便会进入四疆,不出五年便能升任将军,不出十年就能到四品,三十几岁,就有可能成为一卫战兵将军,四十几岁,就可能是一方大将军。

  有人会质疑吗?

  可现在呢,他失去了一切,就连他自己都成为了后族的弃子。

  他从东疆回到长安城之后就去见了皇后,皇后对他失望之极,最后更是指着门外让他滚。

  那一刻,白小洛心如死灰。

  然后他就明白了,自己不应该为别人活着。

  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他没打算离开长安城,也没打算就此隐姓埋名,朝廷无存身之处,那就寄身于江湖,做不到大将军,那就做到号令江湖为群雄人上人。

  之所以有这个选择是因为他还要报复那些毁了他的人,比如沈冷,比如流云会,比如皇帝在乎的所有人,唯有让皇帝感觉到疼,他才会觉得满足。

  大槊遥遥指着虞白发。

  “前辈,我与你无仇,只是因为杀了你,皇帝会心痛。”

  白小洛槊锋一转,长槊犹如急速旋转着的钻头一样直奔虞白发的心口,而与此同时,站在一侧的杨瑶也长鞭甩了出去,那鞭子在半空之中兜了一个圆儿出来,卷向虞白发的脖子。

  而那个叫苏冷的年轻人则没动。

  啪的一声轻响,虞白发的长刀斩在鞭子上,这一刀用的力度极巧妙,一接触,鞭子便倒卷回来缠住了他的刀,然后他左腿向后垮了一步,手臂发力,长刀往回一拽,杨瑶也控制不住朝着他这边滑过来。

  鞭子恰好挡住了那槊锋,旋转着的槊锋刺在鞭子上,鞭子只有那么粗,槊锋刺来又迅疾,能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做出这样的判断并且精准控制,虞白发有多恐怖可见一斑。

  他握刀的手往后向后猛的一挥,杨瑶也直接被拉了过来,然后刀锋往回一松,本绷紧的鞭子也松了下来,随着他刀锋一抖,鞭子缠绕在白小洛的槊锋上,一把刀拉扯,竟是把两个人都带的近乎失去重心。

  白小洛下意识的看了苏冷一眼,那年轻人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似乎还在思考着手里剩下的那甘蔗根要不要再啃两口。

  白小洛有些恼火,槊锋一转想把鞭子甩开,可随着他发力,杨瑶也反而被拉的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候虞白发的刀到了。

  白小洛脸色一白,双手举着大槊顶上去,刀锋狠狠的剁在槊杆上,随着当的一声脆响白小洛脚步向后急退,而那鞭子却被斩断。

  白小洛退,虞白发的长刀朝着杨瑶也的心口刺了过去,快的不可想象。

  就在这时候苏冷动了,他手里多了一把剑,剑出现的时候已经快到虞白发的后心,若虞白发这一刀刺死杨瑶也,苏冷这一剑也能刺穿他的后心。

  所以虞白发不得不侧身避开,然后回身一刀斩向苏冷的脖子,苏冷却已经先一步退了回去,依然站在原处,就好像从来都没有移动过似的。

  四个人全都停了下来,虞白发一人一刀,让白小洛和杨瑶也被动之极。

  而苏冷站在那,让虞白发被动之极。

  片刻之后,白小洛再次主动出手,长槊横扫出去切向虞白发的咽喉,他的槊比寻常刀剑要长的多,而他又不敢近身,仗着这兵器的优势远攻。

  杨瑶也手里的鞭子已经短了三分之一,但剩下的依然还有近三米左右,同样还有优势。

  她手腕一抖,鞭子竟然抖直了,犹如一条长棍点向虞白发的眼睛。

  虞白发忽然往下一矮身子,然后是转身,弯腰下去的时候头朝下,腰发力,身子转过来面朝上,而这一刻白小洛的槊锋恰好在他面前扫过去,他左手一把抓住槊杆往下一拉,砰地一声,槊锋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坚硬的青石板直接被拍碎了一块。

  而虞白发借助这一拉之力平着往前冲出去,此时他的姿势无比的奇怪。

  他是仰着的,腰向后弯曲,头朝着白小洛那边,这一拉他的身子保持着这个姿势平滑出去,右手长刀在前,顷刻之间就到了白小洛的小腹。

  白小洛大惊失色,立刻松开了大槊往后急退,刀尖接触到了他的肚子,刺穿了他的衣服,稍稍反应慢一丝这一刀已经将他小腹剖开。

  而就在这一刻苏冷又动了。

  依然是向前笔直的刺出去那一剑,依然是快的不可想象。

  虞白发似乎是在等着他出手,那怪异的姿势居然保持着没变,在苏冷的剑刺过来的瞬间,他脚抬起来踢向苏冷的手腕,苏冷却立刻后撤回去,还是回到原来站着的地方,可他的眉头却已经皱了起来。

  他从四岁开始练剑,只练一招。

  刺。

  劈,砍,扫,卷,勾......这些动作这些招式,在他看来都不属于剑,剑唯一的用法就是直刺。

  唯有直刺,才是剑的灵魂。

  从他入江湖至今,只有虞白发躲开了他两剑。

  第二剑再次失手,苏冷站在那皱眉沉思片刻,竟是转身就走。

  “打不过。”

  不等白小洛和杨瑶也有什么反应,他人已经在小院子外面了,杨瑶也看了白小洛一眼,然后一抖手将自己手里的剑甩了出去,长剑瞬息而至,虞白发一刀将长剑劈出去,杨瑶也已经转身要走,人都到了墙边,可是她的剑被劈回来了。

  剑旋转着直奔她后脑,在即将切进去的瞬间槊锋到了,大槊拦在那,当的一声把飞剑荡开。

  白小洛一只手抱住杨瑶也的腰,槊杆往下一压,韧性十足的槊杆弯曲之后猛的往上一弹,借助这力度白小洛抱着杨瑶也飘身到了院子外边,连一息都不敢多停留,快步离开。

  虞白发飘身上了院墙,刚要落下去的时候,胸前一剑刺来。

  苏冷没走。

  他跳出去后就站在院墙下,虞白发上来的一瞬间,他的剑刺了出去。

  噗,剑尖刺入虞白发的胸口,刀也到了苏冷的脖子上,苏冷弃剑向后凌空翻出去,后翻的一瞬间一只脚蹬在剑柄上,长剑凶狠的刺了出去。

  噗!

  剑惯胸而过。

  虞白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那剑在胸前已经只剩下一个剑柄。

  呼......

  虞白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从墙上跳下去,脚步有些踉跄,他用刀做拐杖,穿过门口小巷又穿过那茶楼,茶楼里已经没有活人,之前已经被白小洛等人杀死,茶楼对面就是雁塔书院的后门,他一步一步往雁塔书院那边挪,血在大街上洒了一路,大街上的行人全都吓坏了,一个个都躲的远远的。

  虞白发把衣服拉了拉挡住胸前剑柄,朝着远处那个脸色发白的小孩子笑了笑,眼神温柔。

  “别怕。”

  雁塔书院后门的看门人已经飞奔过来,一把扶着他:“你怎么样?”

  书院后门的看门人,认识他。

  “劳烦你扶我去见老院长,我走不快,但你得扶着我走快些。”

  看门人脸色一变,扶着他朝着书院里边走,走了几步后虞白发的力气似乎已经快要消散尽了,在那剑刺入之前他躲了一下,不然哪里还有力气走这几步。

  “有车吗?”

  虞白发问。

  看门人点头:“有。”

  “不去见老院长了,麻烦你能不能送我去未央宫?”

  虞白发扔掉手里的长刀,他怕那刀子吓坏了别人。

  “我想见见陛下。”

  十五年前。

  君不见。

  今日。

  想见君。

  夏蝉亭不是个亭子,而是一个庄园,这是因为大将军澹台袁术功劳巨大陛下奖赏给他的,可是澹台袁术基本上没有来过夏蝉亭园,澹台袁术说,陛下给的是恩赐,但为臣应该知道为臣的本分。

  夏蝉亭园很大,占地足有百亩,在长安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么大一片园林赐给了澹台袁术,可见陛下的看重,也可见澹台的分量。

  然而实际上,夏蝉亭园里藏着很多秘密。

  流云会的少年堂,就在此处。

  园林之中有一片空地,很多孩子正在这里练功,按照年龄分开,小的那些孩子不过六七岁,大一些的十来岁,再大些的十四五岁,十六岁就可加入流云会做事,所以这里几乎没有十六岁以上的人,今天刚好是一个人要离开夏蝉亭园的日子,因为他太优秀,所以虞白发多留了他一年,今年他十七岁。

  多留一年,是想教的更多,所以恩义更重。

  夏蝉亭园的看门人是个老者,已经须发皆白,他急匆匆的从前门那边过来,远远的就看到十七岁的少年抱着刀站在那棵松树下等人,他从早晨等到了现在,因为今天是他正式离开少年堂加入流云会的日子,也因为先生把他推荐给了东主,让他直接成为流云会黑白双煞之一,白牙已经去了边军,白就空缺下来。

  先生说,你当可去,不慌,因为你有足够的实力,我相信你。

  他一直在等,先生说要送他的。

  昨天先生离开夏蝉亭园的时候说,明日洗了衣服就来。

  已经快一天了,为何还不来?

  看门老何颤巍巍走到他面前,张了张嘴,脸色白的可怕,眼睛里似乎进了沙子,有些湿。

  “何伯,怎么了?”

  少年问:“今日风大,眯了眼睛?”

  “先生他......”

  老何忽然扶住少年的胳膊:“先生他出事了。”

  当的一声,先生送给少年的刀落地。

  “先生在何处?”

  “如今在未央宫里。”

  少年欲行,何伯拉了他一把:“你去不了未央宫,人在陛下那,你见不到。”

  少年沉默,弯腰把刀捡起来。

  “何伯,谁能告诉我,仇人是谁。”

  “你可去见东主,迎新楼。”

  “好。”

  少年将长刀包了包,背上,大步走出去,走了几步停住回头:“何伯,恭喜我一下,我是黑白双煞之一的白了。”

  何伯看着那少年,说了一声恭喜,然后就哭了出来。

  少年要一声恭喜,是因为怕以后听不到。

  迎新楼。

  叶流云看向少年:“你叫什么?”

  少年沉默,抬头:“白杀。”

看网友对第ag8国际亚游官网手机版|注册二章 名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