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对手

第四百七十九章 对手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为了从流云会里骗钱,那么他们可能是一群傻子。”

  人已经到齐,迎新楼二楼的一个雅间里就变得热闹起来,大家围坐一桌商议此事。

  沈冷道:“我之前看了货仓,那一堆货物之中最多有中间五分之一的货物是冰,暂且假设是冰吧......盗取五分之一的货来找流云会索赔,可是毁掉的呢?毁掉的是他们的声誉,如果他们真的和城中许多家铺子都谈妥了的话,那么交货赚来的钱岂不是远远超过从流云会里按价赔偿的钱?”

  “我看过,那宣纸是真的好宣纸。”

  沈冷道:“虽然我写字一般,但还能认出来宣纸的好坏。”

  “吁......”

  众人齐声。

  沈冷也不脸红,他连写字一般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还有什么可脸红的。

  连茶爷都替自家老爷们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所以呢?”

  坐在首位的叶流云喝了一口茶后问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或许是针对流云会,让弟兄们最近不要再去查这件案子,我们几个来查就够了。”

  沈冷道:“可能最近会出事。”

  他的话刚说完白牙从外面跑进来,脸色有些不对劲:“东主,咱们的人出事了,城南那边安排过去调查狗篮子的弟兄被伏击,死伤七八个人。”

  叶流云眼神一凛。

  “兄弟们呢?”

  “带回来了。”

  白牙说话的时候咬着牙,眼睛里都是杀意。

  快过年了,距离年三十都不到一个月,多喜庆的日子可流云会的兄弟们一下子折损七八个人,这消息让人心里立刻就难受起来。

  “我去看看。”

  叶流云起身离开,沈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还是稍稍晚了些。

  “流浪刀这么明目张胆的亮出来招牌,是故意针对流云会,如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商行可能和他们有勾结。”

  “走。”

  黑眼看了白牙一眼:“东府街。”

  洛城商行的铺子在东府街,但流云会的人一直都没有去过,接触的时候洛城商行的人说他们的店面还在整修之中,所以也不待客,估算着得到年后才能把店面装修好,不过那地方应该有洛城商行的人在。

  沈冷他们离开迎新楼直奔东府街,到了的时候恰好是中午,大街上几乎看不到一个人,这寒冬腊月的天气又是吃饭的时候,连四周店铺里都没几个人,看铺子的也多是昏昏欲睡。

  洛城商行的店铺在东府街居中的位置,原本这里是一家绸缎铺子,据说是洛城商行的人出高价买下来的,以长安城的地价,东府街又是繁华之处,只怕花出去的银子和流云会陪给他们的银子也差不了许多。

  这么大的投入,仔细想想,真的只是为了骗点银子?

  洛城商行长安城店面的掌柜叫吴安水,是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很普通的中年男人,头发已经稀疏,肚子也微微凸起,看起来脸色都有些发黄,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已经快被生活掏空了所有精力和斗志的普通人。

  他不认识沈冷,但认识黑眼和白牙,看到流云会这两位大人物一块到了连忙迎接出来。

  “两位爷,我这刚要派人去,你们却先来了。”

  吴安水陪着笑,看得出来眼神里都是愧疚。

  “码头货仓的事我们已经查出来了,动手脚的是我们商行的自己人,那几个家伙和雇来的苦力串通好了,用冰换走了货物,这事真是让您见笑了,我们东主的意思是流云会陪给商行的银子让我尽快派人送回去,另外多送两成表达我们的歉意,今后生意还得多仰仗流云会帮衬照顾。”

  话说的恳切,脸上表情也没有任何不对劲,就算是黑眼白牙这样经验丰富的人也看不出来虚假,沈冷也看不出来。

  所以几个人心里都忍不住有几分怀疑,难道洛城商行和流浪刀不是一伙儿的?

  吴安水没有注意到他们几个互相看了看,依然低着头很客气的说道:“东主的意思是,过两日晚上寻个地方请几位爷赏脸吃个饭,东主要亲自表达歉意,另外商行里监守自盗的那几个人已经抓了送去顺天府衙门,真是不好意思,劳烦几位爷辛苦了这么多天,谁能想到是我们自己人出了问题。”

  他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几位爷,进来铺子里喝杯茶?还没有装修好,有些脏乱,几位爷别嫌弃,另外铺子里没有现银,所以还给流云会的银子得等明天,我带人去票号通兑之后再给流云会送过去。”

  黑眼看了看沈冷,沈冷微微摇头,黑眼随即笑道:“既然你们自己查出来了那也罢了,我们也还有别的事就不打扰。”

  说完抱了抱拳,几个人转身离开,之前憋着的一股子杀气,竟是宣泄不出来。

  “看得出来,不假。”

  沈冷微微皱眉:“最起码吴安水这个人不假。”

  “如果是他们洛城商行的人要针对流云会,这是何必呢?是不是我们一开始就把事情想的复杂了,洛城商行的人和流浪刀根本就没有一点关系,从头至尾这就是单独的两件事而不是纠缠在一起的,洛城商行的人被自己伙计坑了,那些伙计怕也有可能真的不知道咱们流云会的名声......”

  “苦力呢?”

  沈冷看向说话的黑眼:“常年在长安城码头上讨生活的人,不知道流云会惹不得?”

  “也许有人为了钱会铤而走险。”

  “除非他们不要命。”

  沈冷思考了一会儿:“去城南看看。”

  城南住的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在码头讨生活的苦力也都住在这,城东非富即贵,唯有城南这边又靠近码头生活开销又相对低一些,不过大宁强盛,寻常百姓家也多是小富之家,大部分愿意在码头做苦力的都是从外乡来的人,所以当初流浪刀才会以码头起家。

  “其实当初对流浪刀的打压,没有那么彻底。”

  黑眼一边走一边说道:“参加流浪刀的人,十个里边有六七个其实不是江湖客,是真的讨生活的苦力,只不过若不加入流浪刀他们就会被欺负,流浪刀也需要更多人壮声势,你应该知道,当初灭流浪刀的时候,真正能打的其实没多少人。”

  白牙点了点头:“所以当初甄别之后,绝大部分加入流浪刀的苦力我们都没有找,流浪刀已经灭了,他们有自知之明,只是没有想到居然还能死灰复燃。”

  到了城南之后几个人随意走了走看了看,已经进了腊月,除了市场那边人还稍稍多些,大部分百姓都愿意在自己热乎乎的家里窝着,没几个人在街上走动。

  出事的地方就在距离市场不远处,地上的血迹还在。

  流云会的人也还在。

  “市场上很多小贩都看到了,一群蒙着脸的刀客从巷子里冲出来袭击了咱们的人,从他们的装束,还有刀上绑着的红布条来看,确实和之前流浪刀的人一模一样。”

  “为什么选择在这?”

  沈冷皱眉。

  附近几条街上都没有什么人,偏偏选择在人比较多的地方下手,市场里的小贩会看的清清楚楚,难道是故意让人看到的?

  “挑衅?”

  黑眼皱眉:“故意让人看到,然后告诉我们是他们流浪刀的人做的。”

  距离他们并没有多远的地方,一座普通的民宅中,屋子里很温暖,火炉烧的很旺,那个穿着名贵裘衣的年轻公子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品着茶,屋子里还站着四五个人,有男有女,单个拿出来都是寻常人,凑在一起就变得不寻常。

  “那几个撑门面的人已经遣走了。”

  站在年轻公子不远处的光头头顶上还纹了一个青色的狼头,看起来有些狰狞。

  “出长安之后属下已经把人都解决掉。”

  光头垂首说道:“铺子里主事的吴安水是真的商人,他也真的以为咱们要把洛城商行做大,所以不管流云会的人怎么查,在吴安水那根本就查不出来什么。”

  另外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年轻人白白胖胖的,像是一个刚刚出锅的白馒头,这样的人看着很喜庆,基本上不会引起别人的戒备,走到哪儿都会带着喜气。

  他的名字也有个喜字,他叫吴喜。

  那个光头男人叫骆鹰,骆鹰身边看起来三十岁左右还有几分妩媚韵味的女人叫杨瑶也,除了她之外所有人都对那年轻公子极为尊敬也透着一股子发自内心的惧意,也只有她是坐在那的。

  站在她身边的另外一个男人看起来差不多已经有五十岁左右,身上穿着一件很脏很厚实的羊皮袄,头顶上带着一顶羊皮帽子,看着就和乡下放羊的老头儿没有任何区别,因为他真的为了躲避廷尉府的追杀而去放了十五年的羊,他叫高薛。

  最角落处蹲着一个啃甘蔗的年轻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看起来他很爱吃这东西,砸吧嘴的声音很大,也就显得很土气。

  他穿着一件很干净的布衣,为了不让甘蔗渣和汁水弄脏了衣服,脖子上还围了块布,怎么看都是个朴实的农夫。

  可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名字也叫冷,苏冷。

  居中而坐的年轻公子自然是从东疆逃回来的白小洛,早早就闻到了不寻常味道的白小洛在东疆根本就没有露面,他一直冷眼旁观,眼睁睁的看着李逍然跌进深渊万劫不复。

  “皇帝不是那么好杀的。”

  白小洛忽然叹了口气。

  然后笑了笑。

  “所以我就杀他在乎的人,一个一个杀,我失去了那么多,总得有些补偿才对。”

  他看了一眼蹲在墙角啃甘蔗的那个年轻人:“苏冷,你想不想成为沈冷?”

  “不想。”

  年轻人还是自顾自啃着甘蔗:“我就喜欢杀人。”

看网友对第四百七十九章 对手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