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控的开始

第四百七十六章 控的开始

长安城的冬天虽然比不得北疆,但正是寒冬腊月的时候也一样让人畏惧,冷的级别如果也能分出来的话,从一到十,黑武那片不毛之地就是十,北疆战场一带就是六,长安城的冬天能有三。

  沈冷习惯了给对手敌人或是什么需要区别的东西分级,在他看来做菜也一样,如果厨艺也分成十个等级的话,那么他当然是十。

  陛下都曾说过,沈冷武艺一流,做菜超一流。

  所以有些时候沈冷忍不住想着,若是将来不做将军了,或许可以找个地方开一家小小的饭馆,每天就做六桌菜,中午三桌晚上三桌,盈利够生活就好。

  可是想归想,那却是在特别特别累的时候才会冒出来的想法,大部分时候沈冷的目标都是更高更强更有钱,唯有那样才能给茶爷更好的生活,将来会有孩子,老百姓总是会提到一句话说是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大部分爹娘都忘了,孩子的起跑线是他们自己,爹娘才是孩子起跑的地方,做爹娘的不努力不拼命让孩子去努力去拼命?

  早就晚了。

  坐在椅子上,茶爷端来一盆热水蹲下来要给他洗脚,沈冷把脚都缩起来了。

  “这样不好。”

  那傻小子一阵扭捏。

  “是自己放进去,还是我打断了放进去?”

  茶爷温柔的说道。

  沈冷乖乖把脚放进洗脚盆,茶爷搬了个小板凳坐在那仔仔细细给沈冷洗脚,常年行军,脚底板一层厚厚的老皮,茶爷自然不会嫌弃,洗的干干净净之后又把双大脚丫子捧起来闻了闻:“总算不那么臭了。”

  沈冷:“嘿嘿......”

  茶爷抱着沈冷的脚给他剪指甲,还不时挠挠沈冷的脚心,痒痒的这家伙有一种把茶爷扔床上去的冲动,一想到把茶爷扔床上去,然后就又有了别的冲动,嗯......这种冲动一旦冒出来就压制不住,所以茶爷很快就被抱起来放在床上,她手里还拿着指甲刀:“等我给你剪完好不好。”

  当然不好。

  “我记得有一本特别好看的小人书。”

  “压在箱子里衣服下边了,还是上次你压在那的。”

  “让我们来重温一下日字冲拳。”

  沈冷不要脸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日字说的很重。

  哪里是什么日字冲拳,分明是日字冲棍。

  院子里黑獒猛的竖起耳朵,心说男主人怎么又在欺负女主人了,那呜呜的声音像是哭了吧?可是又不像,有些和哭不一样的感觉,像是喜悦,幸福,兴奋,满足......

  黑獒觉得自己心真累,猜这个干嘛,它回头看到了一根黑乎乎的东西,像是蛇一样趴在自己的身后,吓了它一激灵,回头就是一口,咬在那就后悔了......

  嗷!

  这一声叫唤的,屋子里的那俩人也吓了一激灵。

  良久良久之后,屋子里传出来一声很满足的宣泄声,黑獒一边心疼自己的尾巴一边想着男主人怎么也喊了起来,莫不是被反欺负了?

  沈冷忽然间想起来在水师的时候陈冉那句名诗,现在已经传遍水师,和此时此刻的情况真是应景啊,然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已经精疲力尽的茶爷躺在床上看沈冷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想起什么了?”

  “白日衣衫尽。”

  沈冷想着,要是晚上,就是黑月衣衫尽?

  不对不对,没有日字是不对的,黑日衣衫尽?其实若加上下一句做结束语可能就更污了些,黄河,入,海流。

  他伸手拉过来被子盖在茶爷身上,那胸口一片美腻的白就被挡住,可她喘息的时候那高耸的地方还在上下起伏,若水波一样。

  茶爷哼了一声:“回头就把那小人书给你烧了。”

  沈冷趴在茶爷身上一顿乱拱,茶爷被他拱进被窝里,那只大手就非常不老实的放在了非常应该放在的地方,那里有两个很可爱的的东西,反正就是可爱。

  门外的黑獒忽然又叫了一声,有些警惕的意味,沈冷连忙穿好衣服走到客厅,门外已经响起了敲门声,还有代放舟的声音。

  “沈将军在家吗?陛下旨意,传沈冷将军和县主进宫,珍妃娘娘也在等两位呢。”

  沈冷想着幸好来的晚,这要是当不当正不正的时候来了,多难受......他喊了一声稍等,然后回去给茶爷找了一件新衣服穿上,自己也换了一件新的,毕竟是进宫见贵妃娘娘。

  马车离开校园门前回宫而去,在沈冷家对面隔着一排房子的地方有一片树林,最大的那棵树上颜笑笑看着马车离开,知道那是宫里的马车随即松了口气。

  她从树上下来,手下人递过来一份卷宗:“京畿道各暗道的实力都已经摸清楚了,流云会那边送过来的消息再加上这段日子咱们自己人的调查,基本上已经没有疏漏,现在还接生意的杀手暗道一共也没几个,流云会打压的狠,敢接生意的也是偷偷摸摸。”

  “京城里还有吗?”

  “有一家。”

  手下人回答:“这一家流云会也没查出来,是掌柜的查出来的,用的是当初票号的线,明面上那是一家当铺,只接熟客的活儿,而且绝不在长安城里做暗道杀人的生意,所以流云会一直没察觉,他们的生意一般都在京畿道之内,前阵子护海县发生了一件大案子,一个当地富户家里出了人命,可是升堂问案之前几个人证都莫名其妙的死了,看起来都像是意外,十之七八就是这当铺的人在插手。”

  “去看看。”

  颜笑笑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两个手下去了城东那家当铺。

  当铺的生意在长安城里其实不好做,除了生意人偶尔亏了大买卖一时之间急用钱之外,寻常百姓的日子过的小富,哪里需要典当什么东西维持生活,让当铺无生意可做,这是大宁的威武霸气。

  这当铺平日里也很少有人来,负责估价的朝奉都不在柜台那待着,一个后生站在柜台后边昏昏欲睡。

  颜笑笑进门往左右打量了一下,当铺的门店前边都不大,靠左边有个光头坐在椅子上打盹,那是当铺的打手,右边柜台里只有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小后生,后生就是学徒,一般不值钱的东西都是后生估价,他看不出来的东西才会交给朝奉看。

  “这位姑娘,你是要典当什么吗?”

  后生看到进来的是个漂亮的姑娘眼神一亮,连忙站直了身子,连胸脯都挺拔起来。

  “嗯。”

  颜笑笑点了点头。

  后生见她好一会儿也没取出来什么东西,若是换作别的客人他早就恼了,可对着这么一个美人儿说什么也发不出脾气来,笑呵呵的问:“既然是来典当的,东西呢?我给姑娘过过目。”

  颜笑笑把右手伸出来:“你看这个值多少钱?”

  后生先是楞了一下,仔细看了看颜笑笑手上什么都没有,没有戒指没有手链手镯,只是一只看起来白净修长的手,很漂亮。

  “姑娘是开玩笑对吧?看你衣着光鲜也不像是缺钱的人,何必要当手?再说了,我们是典当行又不是什么赌场,哪有用手做抵押的,砍了姑娘的手,顺天府衙门的人还不把我抓进去。”

  颜笑笑有些为难:“我这只手经常让我有些为难。”

  “为何?”

  后生好奇起来。

  “它总是忍不住的想要拔剑杀人,我觉得手可能是被什么邪灵附体了,但是我又舍不得,这是一只特别会杀人的手,就白白的砍了岂不是可惜,若能换些银子总是好的。”

  颜笑笑往前走了一步:“你们不是喜欢这样的手吗?”

  后生脸色一变,啪的一声拍了桌子。

  左边那个光头打手立刻站起来:“我们这是正经的典当行,你别在这胡说八道扰了我们生意,小姑娘家家的不学好,跑来讹钱?”

  他伸手抓向颜笑笑的肩膀,颜笑笑看着没动,可不知道怎么那打手的手就被废了,听到一声哀嚎,再看时,那只手的手腕已经扭成了麻花一样。

  “护海县两商相争,其中一家撕破脸动手打死了人,结果看到了他杀人的人证在开堂之前都死了,我从地狱来,那些死了的人托我来问问。”

  颜笑笑的右手放在柜台上:“你们收还是不收?”

  一炷香之后,当铺后院。

  颜笑笑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安静的像个真的淑女,那么标志漂亮的脸蛋,犹如出水芙蓉一样白里透红。

  “通知你们一件事。”

  颜笑笑看了看屋子里跪着的那一群人,十七八,男女都有,老的能有五十几岁,小的也就十七八。

  “长安城里不准有暗道杀手的生意。”

  “你是流云会的人?”

  “不是。”

  颜笑笑道:“流云会在这方面的生意让给我们了。”

  她扫了一眼那些人:“我是天机的人。”

  所有人都很懵,心说天机是什么?

  颜笑笑却懒得理会这些人的茫然,她当然更不会去解释什么,以后用不了多久天机这两个字就会在大宁的江湖上流传开,很多人都会好奇天机到底是什么,为何出现,因何崛起。

  “姑娘,天机是什么?”

  “但求平安,莫问天机。”

  颜笑笑问:“谁是洒水的?”

  洒水的是句黑话,是暗道杀手组织负责联络消息的人,也是接活儿的人,还是派活的人,洒水的人不是掌柜,但在组织里位置很重要,地位仅次于掌柜。

  “我......”

  一个中年汉子抬起头:“姑娘有什么吩咐?”

  “留你一命吧,你帮我把消息放出去,长安城内,京畿道内,乃至于大宁之内,所有暗道杀手的生意谁也不许做了,想做的来我天机问问能不能做,天机许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天机不许你做什么,你连想都不要去想,消息放出去一个月之后,若让我知道京畿道内还有人接这生意,我一一拜访,一年之内,若大宁还有人接这生意,我一一拜访。”

  颜笑笑站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只手你们收不了的,太会杀人,所以太贵。”

  她走出屋子,屋子里只剩一个活人,还被断了手筋。

看网友对第四百七十六章 控的开始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