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回来了

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回来了

因为没预料到来的人太多,炒的菜也就明显不够吃,于是又加了个火锅,所以老院长更开心起来,因为有他最爱的白豆腐。

  当一个男人对于白豆腐越来越钟情,其实有些悲凉。

  沈冷出去买了些鲜菜回来,这寒冬腊月的其实也没什么可买的,好在白菜和菠菜和从南方运过来的冬笋向来都是配火锅的好食材。

  最主要的是买到了鲜切的羊肉,买的比较多,沈冷又分出来一些用砂锅炖上了羊汤。

  叶云散说,我归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准备个火锅,我应该很想吃。

  他到长安的第一天就去最有名的山城火锅吃了一顿,觉得是人间美味,本来今日见沈冷配的是清汤锅就觉得滋味应该会有些淡了,可吃起来才发现原来清汤锅也能这么好吃,非但有无法解释的香气,还入口回甘。

  皇帝陛下吃的也很开心,他放进嘴里一片羊肉,感受芝麻酱辣椒油裹在羊肉片上在嘴里带来的复杂滋味,却还品出来一些幸福。

  忽然间想到,若自己不是帝王,而是一个寻常百姓家的父亲,就在这样一个不起眼却温暖如春的小院子里,儿子儿媳为他温好了酒,切好了肉,择好了菜,吃一顿驱寒的火锅,应该会很幸福很幸福。

  “幸好北疆也有火锅。”

  叶云散看着那铜锅里翻腾着的肉片和菜叶,忍不住满足的长长吐出一口气,小腹已经微微隆起,连他自己都不记得吃了多少。

  只是觉得,就应该一直吃下去。

  “北疆其实是个好地方。”

  老院长放下筷子笑道:“当年去过一次,还侥幸在山中发现了一株七品野山参,可惜了。”

  “为何可惜?”

  老院长道:“采参要先绑红绳,传说到了五品的野山参便有灵智,若是不小心便会被它跑了,七品已经算是极品......”

  “跑了?”

  “原来人参会跑是真的?”

  “不是。”

  老院长低头:“我以为直接可以拔出来,拔断了。”

  众人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老院长,老院长连忙解释:“那时候还年轻,哪里懂那么多,只是记得老人关于山参的描述认了出来,谁想到土那么硬......当是老人又在远处撒尿没来得及提醒我,不过那次带我进山的老人说,山参真的会跑,他说有一次他也遇到了一株七品参,也是忘记了绑红绳,结果山参嗖的一下子就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了那山顶上,看都看不到了。”

  韩唤枝不信:“能跑到山顶?”

  沈冷低着头:“感觉人参已经到达了巅峰吧。”

  其实这火锅里也放了参片,所以滋味就会变得怪异一些,沈冷又用了其他食材配料压了压山参那种土味。

  “想想还能在长安三个月,就要再回北疆,真有些舍不得。”

  叶云散似乎是喝的多了些,所以说了句不该说的话,陛下刚刚决定让他去北疆督促整规北疆三道备粮之事,他说舍不得,言下之意是不愿去,可陛下却并不在意,在场的人也并不在意,谁若是背井离乡那么多年且还是在敌国小心翼翼的生存,好不容易回来了还愿意再走的?

  老院长笑了笑,岔开话题:“沈冷,你在长安要留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没事就到书院里来,我教你些学问。”

  韩唤枝:“老院长这话说的好......”

  好不要脸后边三个字当然不好意思明说出来,哪里是教沈冷学问,明明是让沈冷过去给他做私人厨师的。

  皇帝却看了一眼低着头的叶云散,沉默片刻后说道:“朕记得,当年你离开之前曾经去提过亲?”

  叶云散抬头,眼神亮了一下:“徐老财家的二闺女。”

  “哈哈哈哈哈......”

  韩唤枝忍不住笑起来。

  “陛下让臣去北疆,臣出发之前特意告了两个月的假,一口气跑回了云霄城里,那时候在云霄城徐老财一家可不知道我是留王府里的人,他家开了个米店,我每日闲了就去帮忙,也不要钱,只是多蹭了几顿饭,他家二闺女......”

  叶云散低下头:“是我对不起她。”

  韩唤枝叹道:“闲了你就去帮忙?不闲你也去啊。”

  皇帝摇头:“是朕安排你去北疆的,你又不能抗命,所以自然不是你对不起她而是朕对不起,不过你当然也有对不起人家的地方,那天你赶回云霄城去见了徐姑娘,是不是做了些什么过分的事?”

  叶云散头更低了:“是......所以是臣对不起她,坏了人家清白,却没能娶她过门,当时臣许诺她,归来之日就明媒正娶,害了人家这么多年。”

  皇帝哼了一声:“你在云霄城的时候十八九岁,那姑娘也有十六七岁了,你后来随朕到长安,朕让你去接人家,你不肯,当时朕在长安的情形确实有些不稳当,杀机四伏,你说怕连累了人家,就不去,后来你又去了东疆八年,在东疆一样的隐姓埋名,朕调你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二十六七岁,然后又让你去了西疆五年......”

  皇帝停顿了一下:“你自己怎么就没有深思过?你离开云霄城十三四年,朕安排你去黑武,那时候徐姑娘已经三十岁了,而你去云霄城找她告别,她那时候嫁了吗?”

  叶云散再一次猛的抬起头,眼神里竟都是惶恐。

  坐在一边的茶爷叹道:“男人果然没几个靠谱的。”

  老院长看了她一眼:“哪个女人都可以感慨,你为何感慨?”

  茶爷:“我嘚瑟啊。”

  沈冷噗嗤一声就笑了。

  老院长无言以对。

  皇帝哈哈大笑,回头吩咐代放舟:“去蒲城巷把徐姑娘接来。”

  “奴婢遵旨。”

  代放舟笑呵呵的跑了出去。

  “朕知道你当时跟朕告假两个月去做了些什么,你跑去云霄城坏了人家姑娘清白,你怕的是去黑武不能活着回来心有遗憾,跟人家表白也就罢了,非要做坏事?!”

  叶云散红着脸:“情难自已......”

  然后反应过来:“陛下把她接到长安了?”

  “你可以不负责任,可以不要脸,但朕得负责,朕得要脸。”

  皇帝道:“朕留王府里出来的人,怎么能做出背信弃义之事?所以你前脚离开了云霄城,后脚朕派去的人就把徐家一家接到了长安,安置在蒲城巷,她家还是开着米店。”

  “臣去接!”

  反应过来的叶云散起身飞奔出去,哪里还有什么封疆大吏的风度,因为多喝了几杯酒,冲出去的时候还有些踉跄,险些摔倒。

  “他会吓一跳。”

  皇帝笑着摇头:“徐姑娘在他走后生下一个儿子,如今已经八九岁了吧。”

  他看向叶流云:“你主持婚事有经验,朕算过了,再过十几天有个好日子诸事皆宜百无禁忌,你安排一下,让叶云散把人家娘俩正正经经的接进门,接到长安之后那一家人又等了叶云散已经快十年,不容易。”

  叶云散是越国被灭之后去的黑武,算起来竟是这么久了。

  茶爷举手:“陛下陛下,我也有经验。”

  皇帝哈哈大笑,看了看那边除了茶爷之外还腼腆坐着的几个姑娘:“交给你们几个了。”

  林落雨她们几个顿时惶恐起来,其实若知道陛下今天会来,她们是万万不会来的,陛下沈冷老院长他们边吃边聊谈笑风生,她们几个如坐针毡连筷子都不敢动,此时陛下竟是和她们说话,全都紧张起来,一个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皇帝看了沈冷一眼,眼神里的意思是臭小子你搞什么?

  沈冷没看懂,因为他没搞什么啊。

  可是在皇帝看来,这几个标志姑娘怕都是沈冷的红颜知己,不然他才一回来,这几个姑娘就跑到他家里做什么,最主要的是看起来茶儿似乎一点都不抵触,难道这傻小子在这方面本事也很强?

  皇帝觉得这样不妥,可居然有几分得意。

  没能直接说出来......他得意的是觉得这臭小子有朕当年几分风范。

  沈冷还在傻呵呵笑,若是他明白过来的话一定会想,陛下啊,臣和你不一样啊。

  蒲城巷。

  从马车上下来的叶云散手都在抖,抖的难以控制,往前迈步的时候两条腿好像不听使唤一样,肩膀也在抖,牙齿也在抖,长安城的冬天确实很冷,可他不是冻得而是紧张,他在黑武潜伏于黑武汗皇身边,周旋于黑武重臣之间,也未曾如此紧张过。

  前两日下了一场雪,巷子里积雪堆在后墙下,一个穿着厚厚棉袄的小男孩蹲在那玩雪,堆了几个小小雪人,还用炭笔在雪人身上写着什么。

  代放舟在叶云散耳边轻声说道:“叶大人,就是他了。”

  半路上代放舟跟叶云散说过他已经有了儿子这事,所以他才会颤抖的如此厉害。

  他唯恐吓着孩子,轻手轻脚过去,在那孩子身后站住,张了张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低头看到那孩子在几个雪人身上写的字,忽然就忍不住了,跪下来抱着孩子嚎啕大哭,孩子被吓了一跳,明明八九岁已经不是见了陌生人就会害怕会被吓哭的年纪,可还是嗷的一声给吓哭了。

  已经须发皆白的徐老财拄着拐棍跑出来,身后跟着徐姑娘。

  看到有个陌生男人抱着孩子嚎啕大哭,徐老财的拐棍立刻就举了起来:“打死你个王八蛋。”

  代放舟连忙跑过去:“徐老爷噢,这可打不得。”

  而徐姑娘站在门口看着那男人背影,脸色发白,一瞬间眼睛就红了,然后泪流不止,手扶着门墙才没有倒下去,可一瞬间身上就没了力气。

  徐老财的拐棍都举起来了,看到代放舟,忽然间就反应过来,那拐棍还是落了下去,只是哪有什么力度,拐棍落在叶云散后背上:“打死你个王八蛋,我打死你个王八蛋......”

  墙角下的有几个小雪人,不到一尺高,并排排。

  炭笔字迹歪歪捏捏,一个写着爷,一个写着娘,一个写着旭儿,这几个雪人捏的很清晰,虽然有些粗糙,可五官俱在,只是最后一个写着爹字的雪人上,脸是平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四百七十五章 我回来了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