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他是你的敌人

第四百七十五章 他是你的敌人

茶爷抓着一把芹菜还没择好,听到老院长捂脸说要不回去吃,茶爷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老院长立刻就怂了:“在这吃在这吃.......”

  自从上次真的有刺客要杀老院长,隔着十几米,破甲剑飞出去,那刺客手里的弓还没拉满就被破甲穿胸而过,老院长亲眼目睹之后就对茶爷多了几分惧意。

  这当然不算什么,最主要的前阵子大风吹倒了长安城里路边几棵树,恰好拦在路上挡住了老院长上朝的马车,车夫说这乃是不祥之兆,劝老院长回家去,老院长还没说话,茶爷说了一声放屁,从马车上下去,一脚把横栏在街上的那棵树顺到了路边。

  坐在马车里的老院长看到那树在路边撞了一下,心也跳了一下。

  还别说,那天路上真发生了点意外,有刺客以刀伤了马,马受惊冲出去直奔老院长的马车而来,眼看着就要把马车撞翻的时候,黑獒从一边跳了出来,一巴掌把奔马按那儿了。

  嗯,是按的。

  当天那个刺客都没敢露面,后来过了几天又被茶爷一剑穿死。

  自此之后,茶爷一瞪眼,院子里人狗皆怕,连黑獒都得老老实实的蹲在那不敢乱动,唯恐被茶爷一个过肩摔扔出去摔它个七荤八素,它更怕的是茶爷拿它练手梳小辫,上次弄了它一脑袋的蝴蝶结......

  老院长紧了紧衣服,叶流云噗嗤一声笑了:“今年冬天挺冷的哈。”

  老院长看了看茶爷脸色,小心翼翼的点头:“冷,冷......”

  沈冷睡觉那屋的窗子被推开,睡眼惺忪的冷子探出头:“谁喊我?”

  “你睡你的。”

  老院长看了他一眼:“晚上起来做饭就行。”

  这才中午。

  沈冷哪里还睡得着,披上衣服起身到外边来,给老院长和叶流云见礼又泡了茶坐下来聊了一会儿,然后又去厨房换茶爷,茶爷哼了一声,显然对扰了傻冷子睡觉有些不满意,可也只是哼了这一声而已。

  沈冷笑着说道:“老院长叶先生也是担心我才过来看看。”

  茶爷当然知道,只是有些心疼。

  “菜都择好了?”

  沈冷看了一眼,然后活动了一下双臂:“回屋去歇着吧。”

  “我不。”

  茶爷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一边看沈冷炒菜,托着下巴看着,眼睛一眨不眨的。

  “我回来的时候陛下给了我一个任务,因此还给我放了半年的特假,只是因为在北疆耽搁了两个多月,现在就剩下不到三个月了。”

  茶爷的眼睛立刻就亮了:“有三个月在家!”

  沈冷嗯了一声:“能在家踏踏实实过完年。”

  “陛下给你什么任务了?”

  “生小孩。”

  “唔,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嗯?!陛下怎么这么......不正经。”

  茶爷红着脸把后边三个字说出来,然后就低下头看着自己脚尖,再然后就发现沈冷脚上的靴子已经很旧了,如今沈冷已经是从三品大员,还穿着这样破旧的靴子显然不太符合身份,那靴子上缝缝补补,看起来手工很拙劣,显然是他自己缝补的。

  “你做的,舍不得换。”

  沈冷抬起脚:“鞋底你绣的恩爱鸭都快磨掉了,回头得给我绣一双新鞋。”

  茶爷:“呸......”

  哪里是什么鸭子,那是鸳鸯啊,可是心里美滴很。

  就在这时候外面又有车马停下,人还没有从马车上下下来,声音已经飘进了小院。

  “茶儿姐姐,我们来看你了。”

  高小样一阵风似的从外面跑进来,手里拎着很多好吃的,披着个鹅黄色的大氅留着两个马尾辫的少女跑起来可爱极了,当然比不上她飞菜刀的时候可爱。

  一口气冲进厨房,看到沈冷的时候高小样楞了一下:“这就是?”

  茶爷点了点头:“这就是。”

  高小样不好意思起来,往后退了几步抱拳,刚要喊一声东主,想了想这可怜的东主还不知道自己是东主,幸好没有喊出来,不过瞧着这小伙子年纪轻轻模样标志的很,尤其是身材好,好到爆啊,虽然隔着一层衣服,高小样也能看出来沈冷身上的肌肉轮廓。

  林落雨从后边走进来,颜笑笑陪在她身边,两个人比高小样可要稳重的多了。

  只是一进门的时候颜笑笑看到沈冷脸色显然变了变,似乎有些尴尬,也有些不自然,毕竟沈冷是她曾经的刺杀目标,看到沈冷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心虚。

  “咦,有口福了吗?”

  林落雨看到沈冷系着围裙在炒菜,眼睛里都开始冒星星:“一进家门就钻到厨房里,不错不错。”

  沈冷哼了一声:“就应该把厨房交给你们几个。”

  林落雨朝着正房那边努了努嘴:“那几位若是吃的下去,我们倒是不介意露一手的。”

  与此同时,未央宫。

  陛下喝了一口茶缓了缓精神,早朝回来之后就一直都在处理奏折,一直到中午了还没有看完,起身活动了一下双臂看了看桌子上剩下的奏折已经不多了,沉默了一会儿后吩咐道嗷:“代放舟,备车出宫,把奏折带上,朕路上看。”

  “陛下要去何处?”

  “去见见沈先生。”

  “奴婢这就去安排。”

  代放舟一路小跑着出去,心说哪里是去看什么沈先生,平日里也没去看,今天沈将军从北疆归来陛下要去看了,那是看沈先生的?再说了,陛下要见沈先生还至于亲自跑一趟,吩咐人去请沈先生进宫不就得了。

  真不知道陛下为什么就那么喜欢沈将军,早晨的时候得到消息说沈将军上午就能进长安,陛下的眉眼都带着笑意,自从大将军死讯传来之后,陛下的脸上已经很久都没有笑容出现了。

  皇帝坐着马车出宫,正好遇到要进宫的韩唤枝和叶云散两个人,直接被皇帝派人叫上了马车。

  “伤好了吗?”

  “回陛下,好多了。”

  “没有外人的时候,不必如此客气。”

  皇帝看了叶云散一眼,那张脸上写满了沧桑,这些年来在黑武的日子过的有多苦从这张脸上就能看出来一些,他和韩唤枝差不多一样的年纪,可现在的样貌看起来比韩唤枝大了差不多能有十岁,那两鬓斑白的模样,已经十足一个老人相。

  “回来之后就多休息一阵。”

  皇帝一边批阅奏折一边低着头说道:“朕吩咐过了,沈冷也会在长安城休息几个月,明年三月末四月初的时候他的巡海水师会从南疆归来,算计着日子,你就和沈冷一去往北疆去,搭乘沈冷的战船......武新宇虽然已经接任大将军但毕竟年轻,你过去帮帮他,顺便也把备战储粮的事担当起来,就暂时任北三道巡检提督,正二品,加一等侯。”

  “臣......什么都没好,不敢要陛下重赏。”

  “你做的已经足够好,没有人会比你更好。”

  皇帝抬起头看了叶云散一眼:“换一个人去就能比你好了?当时能去的只有你啊......有些事非人力可及,黑武汗皇易主,这是谁也料不到的事,你无需自责,北疆有你在盯着备战之事朕也踏实,以你对黑武的了解,武新宇也可以轻松些,再说,你在黑武那几年带回来的地图,兵力布置以及其他那么多,这些东西的价值有多大?配合孟长安探索出来的黑武南部地图,整个黑武南院基本上就快摸清楚了。”

  叶云散眼睛湿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去想着什么流言蜚语,你是朕派去的,他们嘴里胡说八道什么那是他们的事,朕心知肚明,惹的朕急了,朕有办法打他们的嘴。”

  皇帝抬起手拍了拍叶云散的肩膀:“正二品委屈你了。”

  “臣,不委屈。”

  皇帝微微摇头,将手里最后一份奏折批阅完:“这几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最悲伤莫过于大将军去了,最开心莫过于你回来了。”

  叶云散爬伏在车里,只是大哭,所有的委屈,所有的忐忑,所有在黑武国吃过的苦受过的罪都因为皇帝这些话而成了过眼云烟,只要陛下在乎他,还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陛下,到了。”

  代放舟的声音在车外响起:“似乎沈先生家里有客人。”

  皇帝嘴角微微一勾:“那小子人缘好。”

  代放舟抿着嘴笑,心说陛下你还说是来看沈先生的?

  后宫。

  皇后听到手下人汇报说陛下去了沈冷将军家里,原本还脸色平静的她立刻就站了起来,一只手指着外边对太子说道:“你看看,你看看!那个野小子才回来他就自己跑过去看,连等一会儿传旨让野小子进宫来都等不及!”

  太子垂首道:“沈将军劳苦功高,而且又受了重伤,父皇理应去看看的,再者说,大将军的仇是沈冷将军报的。”

  “你也叫他将军?!”

  皇后暴怒:“他也配!”

  “沈将军在南疆,西疆,东疆,北疆,四疆之地皆有战功,这是大宁开国以来都不曾有人创造过的辉煌成就,父皇说,以后儿臣即位,沈冷就是他留给儿臣的柱石之臣。”

  “放屁!”

  皇后的脸都已经彻底扭曲起来:“他是要把野小子捧起来,以后抢你的皇位,泽儿......你应明白,皇帝越觉得亏欠那野小子的就越是会补偿,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会分辨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太子谁才是应该继承皇位的人,你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吗?!”

  “母后!”

  “你闭嘴!”

  皇后不让太子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有些事一直没有仔细告诉你,是因为觉得你还年幼,现在连你都觉得那个野小子配得上将军甲,配得上现在他得来的一切,我只能将那些事都告诉你了......你记住,将来沈冷就是你最大的敌人。”

  太子皱眉:“母后为何如此不喜欢沈将军,父皇说过的,他现在培养起来的年轻人都是为儿臣以后做的准备。”

  “我说的你不听,他三言两语你就信!”

  皇后激动的肩膀都颤抖起来,这些年参禅拜佛心性似乎沉稳了不少,大部分时候也都安安静静坐在那,可只要提到沈冷这个名字,她就好像火山一样爆发。

  “当年,我从珍妃身边带走了一个孩子。”

  皇后连着呼吸几次才稳定下来情绪,胸口却还在一上一下的起伏着。

  “你记住,珍妃,沈冷,都是你的敌人,永远都不要和他们走到一起去。”

  皇后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似乎又回到了留王府的那个晚上。

看网友对第四百七十五章 他是你的敌人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