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把四十一章 你请他吃个饭

第四把四十一章 你请他吃个饭

黑武帝国的疆域有多大,可能连黑武国皇帝自己都不知道。

  这个能和中原大宁相抗衡的庞然大物,其出现的过程令人唏嘘,已经过去近千年,所以也就没多人还记得,哪怕是黑武人自己也没多少人还会提起,毕竟也算是耻辱。

  中原霸主,宁之前为楚,在楚之前则有一个只存在了不到三十年的国家,名为蒙,然而偏偏是这个只存在了三十年的帝国,横扫大陆,那时候黑武帝国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国家,大大小小有数百个小国部族。

  蒙国大军一路北上高歌猛进,将黑武全境都纳入版图,只是因为军队虽然精锐却数量太少,难以支撑维持那么庞大的疆域,以至于这强大的帝国如昙花一现。

  蒙最强盛时不过七十万人马,却打下来相当于大宁加上黑武两国再加上周边十几个小国那么大的疆域,七十万军队,怎么可能控制的过来。

  且蒙帝好大喜功,以征伐为乐,并不会经营,以至于统治黑武那片土地不到十年就被推翻。

  正因为曾被奴役了十年,各部族都对中原人怕到了骨子里,当时鬼月族中出了一位少年英雄,名为阔可敌,决心建立一个可抗衡大蒙的帝国,于是开始征战四方。

  他和他的后人,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将所有不愿臣服的部族击败,建立黑武。

  黑武历经中原三代王朝更替,楚灭蒙,宁灭楚,黑武却还是黑武。

  黑武国的历代皇帝都遵从开国皇帝的遗训,因为蒙国人当时对他们杀戮太狠,所以各部族害怕到不敢反抗,这给了阔可敌启发,他告诫自己的子孙后代,若想长久统治,让黑武万年不倒,就必须控制其他各部族的人口,以杀戮来治天下。

  历代黑武皇帝都是这么做的,除了生性温厚厌战的长韦人为鬼月族在草原上牧马放羊并没有被欺压太狠之外,鬼月族的大军每隔五六年就会对其他各部族屠戮一次。

  如今黑武国的皇帝正是最鼎盛的年纪,四十岁不到,而且极具智慧,在按照太祖遗训严厉打压各部族的同时,大力发展黑武国内的商业,国力增强迅速。

  况且黑武与大宁的战争,基本上死的都不是鬼月族人,黑武边军死十个,其中也就有两三个鬼月族而已。

  只是,黑武的皇帝统治并不稳固,不是这一代,而是历代黑武皇帝的统治都不稳定,正因为阔可敌的遗训,导致他的子孙后代都信奉狼性,在黑武皇族之人看来,当然只能是最强大最具有实力的人才能成为黑武汗皇,可终究会有人不服气。

  每一次黑武国新帝登基都会是一场无法言表的血腥杀戮,新皇坐在皇位上的第一件事,必然是杀死和自己争皇位的兄弟手足,下手从来都不会有丝毫仁慈,因为他们很清楚,若不杀,极有可能不会是他们的儿子继承皇位。

  阔可敌开创了一个帝国,所以他的子孙后代,都以他的名为姓,黑武国当今汗皇名为阔可敌完烈,有着成为一代帝王的一切条件,唯有一样令人心中不满......好战。

  完烈太好战,他非但对大宁动兵,对四周那些原本就已经臣服的小国也动兵,他喜爱杀戮之乐,每每出兵,必御驾亲征,所过之处,几乎寸草不生。

  黑武国的都城名为星城。

  自黑武立国就对中原帝国不服气,不管是蒙还是楚又或是现在的大宁,所以世人皆说长安是当世第一雄城的时候黑武人尤为不服气,于是从三十年前开始大修星城,如今星城终于扩建完工。

  完烈带着文武百官登上城墙,看着这脚下的大城心中一股骄傲自豪之感油然而生。

  “朕的都城,是不是比宁人的长安还要大?”

  他问。

  身边几个是自称宁人的降臣,可实际上没有一个是宁人,都是越人。

  南越人为报被大宁灭国之仇,筹谋万千,有人勾结宁世子李逍然准备造反,有人试图收买宁国重臣以乱朝政,更有人觉得要灭宁国必须借黑武人之力,于是不远万里跑到黑武来,假称自己是宁人,仰慕黑武,特来投靠。

  完烈这种性子,自然开心,

  他身边一个假宁人最被他看重,名为杨士德,自称是有大宁后族尊贵血统,他本命阮成林,原南越国吏部一个小官。

  其实以他对大宁的了解,交谈多了自然就会败露,然而完烈管他是不是真的宁人,只需要有一个自称宁后族之人在他面前卑躬屈膝也就够了。

  “和陛下的星城相比,长安不过弹丸之地,星城如皓月,长安如萤火,在微臣看来,长安不过是星城一个边角,不,连一个边角都不如。”

  杨士德垂首道:“以陛下之神武,以帝国之军力,无需三年,定可将宁国灭掉,将中原之地划入陛下版图。”

  “哈哈哈哈。”

  完烈大笑:“宁国,朕必灭之。”

  他转头看向身边重臣,也是他的亲弟弟阔可敌桑布吕:“朕让你去筹备军费,来年春暖就对宁国动兵,可朕听说,你到现在为止却并没有筹集来多少,朕知道你能力非凡,如今朕交给你的事没有办好,要么是你故意敷衍推诿,要么就是那些部族的首领难为你。”

  完烈哼了一声:“朕更倾向于后者,你来告诉朕,是哪个部族敢违逆你的话?朕今日开心,星城建成,朕带着这大喜之气携万军之威去把他灭了。”

  “陛下。”

  桑布吕垂首:“国库其实撑不住对宁国全面开战,就算是逼迫各部族成倍增加贡赋依然撑不住,宁国富庶,兵精粮足,这一战若开打就必然天长日久,陛下还是谨慎为之,若陛下肯听臣弟一句劝,用三年的时间来休养生息,三年后国库充盈,五年后兵甲精悍,再对宁国用兵,自可大胜。”

  “五年?”

  完烈眼神一寒:“桑布吕,你认为宁人会给朕五年的时间吗?朕告诉你,就算朕可以等五年,李承唐也不会给朕五年的时间,五年之内,若宁人不攻,朕把皇位让给你。”

  桑布吕连忙跪下来:“陛下,臣知道陛下分析正确,也确信宁人五年内必攻,正因为如此,陛下才更应该利用这几年的时间准备,而不是持续不断对外开战,国库......已经快空了。”

  “那就从各部族手里拿。”

  完烈皱着眉说道:“国库空了是你们无能!”

  他指着城外:“李承唐要来打,难道朕做缩头乌龟?朕就是要比他快,他五年内必攻?朕明年就先打过去!朕亲提百万大军南下,一口气打到长安,朕看看李承唐还拿什么和朕斗?也看看那长安是不是真的那么大!”

  “陛下!”

  桑布吕以头触地:“三思啊陛下。”

  “你再敢乱语,朕就剐了你。”

  完烈本来大好的兴致一下子就散了,气冲冲下了城墙回红宫。

  红宫是皇宫的名称,因为建造所用之石材皆是暗红色而得名。

  完烈回到寝宫之后依然暴怒难平,直接踹翻了桌子。

  “桑布吕若非是朕亲弟弟,唯一的亲弟弟,朕早就把他砍了脑袋!”

  当年他登基之时桑布吕才不过十来岁,完全对他构不成威胁,所以才没有将其杀了,如今桑布吕却当着那么多朝臣的面让他下不来台,他心中的火气烧起来就无法平息,最让他生气的,其实是朝中文武很多人都站在桑布吕那边。

  “他骨子里怕宁人!”

  完烈怒吼,吓得那些侍女一个个跪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出。

  皇后脸色发白,她是鬼月贵族之女,嫁给皇帝却还没多久......上一位皇后因为触怒完烈而被杖毙,现在外边的血迹若仔细看还能看的到呢。

  谁也不知道完烈会在什么时候杀人,杀的是谁。

  “这就罢了。”

  完烈咆哮道:“前阵子在朝廷里也是,一直在说朕这样不对那样不对,朕给他面子没有把他如何,现在竟是变本加厉起来,真的以为他这亲王可以左右朝政了?朕的儿子还小呢,他是想拉拢人心,然后杀了朕自己做皇帝吧!”

  他忽然一转身看向皇后:“你!现在去把桑布吕找来,就说你要请他吃饭,你就这样说......说朕今日不该对他发脾气,你代表朕请他吃饭,也代表朕给他陪个不是。”

  皇后虽然年纪不大,可一瞬间就嗅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我和亲王殿下,并不熟悉。”

  “用不着你们熟悉。”

  完烈忽然就笑起来,仿佛一下子气就消了,过去搂着皇后的肩膀笑道:“你是皇后,你请他来吃饭难道他还敢不来?朕是不方便见他,毕竟刚刚发过脾气,等你劝好了他朕在露面就是,毕竟朕和他是亲兄弟,哪有隔夜仇,就在你宫里吧......朕吩咐人去准备下,算了,朕安排人去请他,你回去宫里等着就是。”

  说完之后完烈松开手:“回去吧,朕还要忙。”

  皇后像个木头人一样离开皇帝寝宫,眼神里都是恐惧,走路的时候,浑身都在发抖。

  上一个皇后还没死多久呢。

  陛下要杀亲王,可总得有个差不多的理由,若不是陛下杀的,那自然不需要什么理由。

  亲王若是被皇后毒死的,皇帝一怒杀了皇后。

  有什么问题?

看网友对第四把四十一章 你请他吃个饭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