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商量

第四百三十八章 商量

高航道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的风土人情,富饶所以安逸,安逸所以亲善,亲善所以多情。

  大宁开国之初有位被尊为诗圣的大家,三十六岁开始游历天下,随性而行,至高航道行走于川野之间,感受这里的风情,竟是生出倦鸟归巢之感,走一地爱一地,爱一地住一阵,从高航道归长安时候已经四十八岁。

  当然,在这十二年里据说他和三百六十六位姑娘发生了纯洁唯美的爱情故事,或也是流连忘返的缘故之一。

  王阔海胸中无点墨自然抒发不出什么花团锦簇的感慨,唯有一句我操是真性情......有少女抛上船一个包裹正落在他身上,包裹中有一封热情洋溢的情书,看的人怦然心动,只是船行渐远,却也看不清楚那姑娘眉目。

  王阔海便留下了包裹,包裹之中还有几双绣了鸳鸯的鞋垫,绣工精致,每一针一线似乎都是爱慕,他爱极了那鸳鸯。

  “给我一双呗?”

  陈冉凑过来看了看,见那鞋垫实在漂亮的很,忍不住想要一双。

  “不给。”

  王阔海将几双鞋垫抱在怀里:“我的,都是我的。”

  陈冉叹道:“你那大脚丫子垫这鞋垫?还得把两只鞋垫拼接起来,那还是鞋垫?那是个扁了的花生,三颗豆四颗豆的那种。”

  王阔海:“就不给,你看这鸳鸯漂亮不?”

  就在这时候一只脚丫子伸过来,大鞋底子亮在王阔海面前。

  沈冷哼了一声:“你那也叫鸳鸯?”

  王阔海叹道:“虽然绣工确实比咱们将军夫人差了些,可也好看啊。”

  这般忠厚老实的,也一脸谄媚。

  陈冉:“我大哥一个人拉低了整个水师的审美啊。”

  沈冷:“嗯?”

  陈冉:“不是,我大哥一个人把整个水师的审美拉回了正常水准啊。”

  沈冷道:“别和大个儿抢鞋垫,大个儿喜欢的东西你硬抢了去多不好,大个儿可曾抢过你东西?回去孵你的蛋。”

  陈冉:“不要就不要,我告诉你们,这东疆天气也热乎着呢,等我把蛋孵出来,我以后出门身后跟着一串鸡崽子,看你们羡慕不羡慕。”

  王阔海:“那你就是鸡妈呗?”

  老实人着称的王根栋楞了一下,觉得王阔海说的不对:“明明是鸡爸。”

  所有人都看向王根栋,眼神里都是崇拜。

  沈冷点头:“王哥说的对。”

  陈冉一回头抱着兜子鸡蛋往回走:“没法做朋友,王将军我还以为你真是个老实人......我这就回去把鸡蛋都煮了大义灭亲。”

  王阔海:“虎毒不食子。”

  杜威名:“陈冉不吃蛋。”

  两位同时抱拳:“鸡爸你好。”

  陈冉掩面而去,自此之后在水师中多了一个人人喜欢的外号......鸡慈父。

  距离朝阳城不过三百多里,船队顺流而下本就更快些,只几天时间就已经到了朝阳城外,奈何这地方没有适合如此规模水师驻扎的地方,船队便沿江而停,一时之间,大江上千帆尽落,桅杆如林。

  沈冷带着人进朝阳城等待陛下召见,进城之后才知道孟长安居然也来了,就在距离朝阳城几百里外的耀月城,朝阳耀月,是东疆最有名的两座大城,被誉为东疆双珠,朝阳有刀兵,耀月有武府,这两个地方便是东疆稳固之根本。

  沈冷只觉得心里担忧,连仔细看看朝阳城的兴致都没了。

  这城中只一条定海街上就有三十二家青楼,酒楼二十一,赌场十九,茶楼十八,剩下的什么绸缎铺子胭脂铺子瓷器铺子古玩玉器铺子数不胜数,走在这条大街上,便似乎看遍了大宁繁华。

  陈冉一眼看到一家青楼门口站着个很高很白还金发的女人吓了一跳,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造型如此奇特的女人,只觉得新奇和好大。

  “将军,那是什么国的人?”

  沈冷顺着陈冉的指点看过去,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唔,大洋马。”

  陈冉怔了怔:“何解?”

  王阔海在旁边用肩膀撞了撞他脑袋:“这还需要将军明说吗?洋,中原之外,马,骑乘之物,大......是真他妈的大啊。”

  陈冉:“就是说,这般在胸口坠着,好辛苦,我想帮她托托。”

  沈冷瞪了他一眼:“扣了你的军饷给你攒老婆本。”

  陈冉叹道:“将军啊......弟兄们刀口上舔血,战场上厮杀,有今日没明日,我堂堂七尺男儿,现在还是没有尝过......咳咳,那滋味,若我死了岂不冤枉?”

  沈冷:“所以呢?”

  陈冉:“所以我想申请一笔经费,为国效力。”

  沈冷回头看了一眼,那群家伙一个个抱拳肃穆:“愿为国驰骋。”

  “我看你们都是吃饱了撑得,还驰骋......专属经费肯定是没有,尤其是陈冉,我答应了大伯帮你攒老婆本,你那军饷一笔一笔我都给你记着,回头一并交给大伯。”

  王阔海用肩膀碰了碰陈冉脑袋:“我有。”

  陈冉叹息一声:“我觉得将军说的对,这般光天化日之下说那事简直对不起我们身上军服,不如晚上再说。”

  就在这时候对面有一队人来,身穿黑色锦衣,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廷尉府的人,为首的是个面容冷峻的千办,沈冷见过一次,知道他叫方白镜。

  除了廷尉府的人,居然还有御书房内侍总管代放舟,相对于方白镜那张冷面孔来说,代放舟可就和气多了,离着还远就一脸的笑意。

  “沈将军。”

  代放舟加快脚步过来,俯身一拜:“一别一年,沈将军别来无恙?”

  沈冷笑着回礼:“公公越发的英俊了。”

  代放舟立刻飘飘然起来,他本就生的眉清目秀,当然喜欢被人夸赞。

  “见过沈将军。”

  “方千办。”

  双方见面寒暄了几句,代放舟笑着说道:“陛下昨日里得到消息说将军水师将至朝阳,奴婢我是眼瞧着陛下脸上都多了几分笑意,陛下怕也是想念将军了......昨天得到消息之后陛下就让我今日出城迎接,还没有出城将军就到了,还请将军恕罪。”

  他看了沈冷一眼:“陛下已经在行宫等着将军了。”

  沈冷心里微微一动,陛下要见他,随便派个内侍过来知会一声也就罢了,何必让御书房内侍总管代放舟亲自来?而且还要带上廷尉府千办,浩浩荡荡百十个廷尉。

  怕是东疆的形势,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平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也并不平静,常年行船的人都知道,有些地方看着只是微波荡漾,可实际上水下暗流汹涌,指不定有多少旋涡等着把人卷进去,就好像吃人不吐骨头的古兽,吞进去便是万劫不复。

  陛下行宫竟是不在朝阳城内。

  听到这消息之后沈冷心中的担忧更重......若是东疆太平无事,陛下何必要住到城外去?按理说以陛下和东疆大将军裴亭山的关系,住在大将军府里不是更正常才对?那才显得君臣和睦,也显得裴亭山圣眷正隆。

  而代放舟和方白镜过来接他,这就更显的诡异起来,行宫在城东,若是不想多是非,他们俩本可早一些出发绕过朝阳城去城西等着,然后乘船直接到城东来,还便捷快速,可那两个人带着廷尉非要等到沈冷进了城他们再进城来接,显然是做给某些人看的,给城里的人看。

  出了朝阳城东行十几里就是海边,陛下行宫就在临海处,这行宫兴建已有年月,是上上代大宁皇帝,也就是当今陛下李承唐的父亲时候兴建,老皇帝最爱海景,每隔两年就要来东疆一趟,住上一个月两个月的再回去。

  这地方修建的很有意思。

  行宫修建在半山腰,一侧是海,靠海的这一侧还是悬崖,虽然不高,可也有十几米落差,山崖下就是一片金黄沙滩,宽有四五十米往外就是海浪起落。

  山也不高不大,垂直高度不过百米左右,几乎可以建造房屋的地方都已经造好,行宫绵延而上,从陛下住的地方到山顶凉亭有几百米,陛下此时就在山顶凉亭里观沧海。

  沈冷拾阶而上,两侧都是禁军,这地方已经被禁军封住,上山只有一条路,以这行宫的地势,八千禁军戍守,就算是数万刀兵也自然攻不上来。

  行至山顶,那亭子新修了顶子,阳光下显得金光灿灿,陛下站在亭子里,脚下踩着的便是大宁的山河大地。

  “臣沈冷,拜见陛下。”

  沈冷到亭子外边站住,然后撩袍跪倒。

  “起来吧。”

  皇帝也没回头,看着远处海面上像是在思考什么。

  “这一路上回来也累了吧。”

  “不算累,只是有些熬。”

  “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好的差不多了。”

  “朕已经吩咐过随行太医,明天去给你看看。”

  “谢陛下,臣已经好的七七八八,真的不用太医再看,只再养一阵就能好利索。”

  “七七八八不是十全,那一二分看过朕才放心。”

  皇帝回头看了沈冷一眼:“你离朕那么远干嘛?”

  沈冷连忙小碎步过去,瞧着有几分可爱。

  “这大海壮阔吗?”

  皇帝问。

  沈冷:“呃......”

  皇帝忽然醒悟过来,沈冷一直都在海上飘着,南疆海战已经持续两年,自然不是如他这样见个海还有几分激动的,于是有些略微尴尬。

  “海那边就是渤海国。”

  皇帝抬起手指了指:“一年只有三个月适合打仗的地方,其他时候苦寒连厮杀都不能,偏偏就是那般穷困潦倒之地养出来一群刁民,朕将来若对北疆之外动兵,渤海人便是心腹大患。”

  他看了看沈冷:“所以朕把孟长安调来了,你怎么看?”

  沈冷心说我能怎么看?

  站在不远处的代放舟却心里一惊,本就知道陛下在乎沈冷,圣眷隆重,可自己感觉到的还是浅薄了,陛下这是在和沈将军商量?

  商量的着吗?

  可这不就是在商量吗。

  ......

  ......

  【一家四口全都感冒了,更新的太迟了些,对不起诸位。】

看网友对第四百三十八章 商量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