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扶将军那个啥

第四百三十一章 扶将军那个啥

有人曾问,何为亲兵?

  答,亲兵当在将军身前死。

  一军之中称之为亲兵之众,拿军中最高的赏银,享受最好的食物,穿戴最好装备,常伴将军身侧,看似风光无限,然而逢战之际,将军抽刀向前,亲兵当为将军挡刀剑,将军死,亲兵不能活。

  四五个斥候从旁边挤出来,一身是血,他们硬生生杀到孟长安身边的时候,冲过来的十几人只余四五。

  “将军!”

  四五个人看到孟长安一手拄拐一手挥刀,每个人的眼睛都红了。

  “护将军左右!”

  “呼!”

  四五人,杀出万千人的气势。

  他们不是孟长安的亲兵,自孟长安升任为正四品将军,调至此处,没带一兵一卒来,孤身一人,唯有那匹战马与黑线刀相伴。

  手下人劝,将军初来,当先选亲兵。

  孟长安答:“军中上下,皆我兄弟,我不要亲兵,所有人都一样,战时并肩齐上,闲时把酒言欢。”

  这是大宁立国以来,第一个不要亲兵的将军。

  人人相同,人人都是孟长安的亲兵。

  “为将军赴死!”

  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斥候挥刀向前,冲到孟长安身前为将军开路,孟长安却跳了一步与他并肩,两个人刀刀杀敌,刀刀泼血。

  一杆长矛刺向孟长安,孟长安侧身避开,单脚跳出去却踩在雪中石块上身子踉跄一下,又一黑武校尉至,一刀斩落,孟长安以左手枪杆抬起挡了一下,枪杆被斩断,孟长安右手黑线刀扫过切开那黑武校尉咽喉,血液喷洒中,一只脚站着的将军如此凶悍。

  “我来做将军拐杖。”

  另一个斥候冲过来架住孟长安左臂,他将自己的横刀交在左手,右手扶着孟长安,两个人就这样支撑着继续往前杀。

  四周汹涌而来的黑武边军越来越多,辽杀狼筹谋已久,调集人马,只为了能杀死孟长安杀死武新宇,这两个人若死了,大宁北疆就在也没有一个与他抗衡的年轻将领,其余之人,他皆不放在眼里。

  铁流黎年老,还能撑得住几年边塞风雪?

  孟长安将面前黑武士兵一刀劈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腿小腿面条一样左右摇摆,他一把将衣袖扯掉,捡了一截枪杆绑在小腿上,勒紧,站直了身子的那一刻,依然巍峨如山。

  “萨克骑兵!”

  有人高呼了一声,稍显惊慌。

  远处,至少两千萨克骑兵踏着飞雪朝着这边冲过来,蹄声如雷,此时厮杀之中的大宁边军已经不足六百人,那两千萨克骑兵加速冲过来,能把这六百大宁边军踩成肉泥。

  呜!

  呜!

  远处有号角响起,一支骑兵从地平线上冒出来,远远的看过去他们身上竟是升腾着热气,他们头顶的空间都被那热气扭曲,那热气是一身浴血,也是一身杀气。

  “杀!”

  只有五百余骑的大宁骑兵从侧面狠狠的戳进两千萨克骑兵的队伍之中,犹如两条恶龙纠缠在一处,萨克骑兵凶悍无比,人数又多,然而那五百余人的骑兵队伍居然丝毫不惧,而且杀出来一种神挡杀神的霸者气,哪怕人少,依然用一种以强压弱的方式横穿过去。

  只一个冲锋,五百余骑把萨克骑兵队伍冲乱,为首的骑兵将军是辽杀狼手下大将苏武该,只一合,被那个领军的宁人将军长槊刺翻落马,宁人将军长槊戳着苏武该的身体纵马向前,长槊在地面上犁出来一条深沟,苏武该被生生切开。

  那杆大槊上血光粼粼,在阳光下犹如实质化的杀气。

  再看那持长槊的大宁将军,身前至少插着十余支羽箭,白羽已经尽染鲜红。

  身披十数箭,将军却面不改色。

  他背后亲兵擎着一杆大旗,大旗上一个烈红色的武字。

  “跟我把咱们的人带回来。”

  武新宇以槊指向孟长安他们那边,催马向前,坐下那匹原本雪白的战马已经染成红色,人立而起一声嘶鸣,骑兵队伍犹如风卷残云浩荡而来。

  五百人,若十万铁骑。

  武新宇手中长槊如龙出海,身前黑武人无一合之将,骑兵疾冲而来将拦在孟长安他们身前的队伍切开一条口子,武新宇横马在孟长安身前,上下看了看他:“如此狼狈?”

  孟长安看了看武新宇身上那十几支羽箭:“将军又好到哪儿去。”

  “哈哈哈哈哈。”

  武新宇一声大笑,伸手拔下来一支羽箭,摘下战马一侧的硬弓拉弓放箭,那羽箭直飞出去,一箭将远处黑武人一个擎旗的士兵射翻,那面黑武战旗就轰然倒了下去。

  “不过为我蓄箭罢了。”

  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瘸子来骑马。”

  不由分说,两只手托着孟长安的腰把他举到自己战马上,他持槊冲在马前:“好好保护我的马,金贵的很,与我纵横北疆数年,不曾被伤过。”

  说完这句,直接冲了出去,人在马前。

  更远处,从另外一个战场刚刚赶回来的辽杀狼脸色发白,他调集了至少两万骑兵埋伏,结果被武新宇带着一千二百骑兵硬生生杀出来一条血路,那两个早就该死了的家伙居然谁都不肯死,硬生生汇合一处。

  半个时辰之内若不能击杀那两人,怕是机会就没了,瀚海城中数万宁国的边军就会赶来,虽然都是步兵,可大宁战兵数量一旦超过一万,战斗力就让人不寒而栗,到了三五万人,那就是一座雄山。

  况且大寒山宁军铁骑大营距离此处也不过二百多里,一旦被宁军拖住,铁流黎亲率那支令人头疼的铁骑赶来,别说还想杀孟长安武新宇,就连这几万人的队伍怕是都难以带回去,在这样的平原上厮杀,什么挡得住铁骑重甲?

  “不计代价,杀上去。”

  辽杀狼脸色阴沉的下令,黑武人的牛皮战鼓咚咚咚的敲响,四周的队伍朝着孟长安武新宇那边汇聚过去,从高空往下看,黑武人就如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而宁军就处在旋涡正中。

  “还能战否?”

  武新宇侧头看了看马背上的孟长安,孟长安点头:“再杀百人无妨。”

  “从不曾与你比试过。”

  武新宇长槊一出:“看谁先杀够百人。”

  数万黑武人围攻之下,竟是无法将宁军困在原地,哪怕向前每一步都极为艰难,可宁军的队伍依然在朝着边城方向移动,每一步倒下去的人都数不过来,地上的尸体把雪地覆盖。

  一炷香,两炷香。

  半个时辰。

  辽杀狼都觉得不可思议,宁人怎么可能坚持得了这么久。

  一片黑云席地而来,从瀚海城支援过来的数万大宁边军步卒到了。

  哪怕是以最快的速度驰援六十里,步卒依然维持着极为严整的队列,数万人的气势足可震天撼地,到了此时此刻,辽杀狼知道机会已经失去,他不可能把数万宁国精悍边军全都杀了。

  若死战一日,铁流黎必到。

  黑武人的鸣金声响起,队伍如潮水般往后退了回去。

  边城,靠坐在墙角的孟长安看了武新宇一眼,那家伙身披十几箭居然还能谈笑风生,城中医官有限,只那几人,这次伤者众多,从瀚海城和民间的医者正络绎不绝而来,小小一座边城里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黑武人恨你入骨。”

  武新宇靠着墙缓缓滑坐下来,显然也已经累到了极致,他得知孟长安被困,带瀚海城城中一千二百骑兵先行,杀穿两万敌骑围困,此时此刻那口气松下来,看着好像连站起来都难了。

  “看起来辽杀狼更想弄死你。”

  孟长安挑了挑眉角。

  武新宇哈哈大笑:“哪有那么容易的,我和辽杀狼打了这些年,他做梦都想杀了我,我做梦都想杀了他,还不是谁都好好的活着。”

  武新宇看了一眼孟长安的腿:“怎么样?”

  孟长安笑道:“顾好你自己。”

  他指了指武新宇身上还插着的那些羽箭。

  武新宇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孟长安一眼:“我有软甲。”

  孟长安:“......”

  链子甲太细密,羽箭没办法完全刺穿过去,虽然身上被刺出来十几个血洞,可没有伤及内脏筋骨,都是皮肉伤,这种伤对于武新宇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在北疆这些年,那次激战身上没多几处伤。

  “没吃亏。”

  武新宇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杀敌足过万人,我们的损失要小一些。”

  孟长安:“大将军若是到了,铁骑横扫,辽杀狼都走不了。”

  “大将军不会来的。”

  武新宇沉默片刻,忽然笑起来:“就算大将军得到了消息也不会赶过来,他知道你我没那么轻易就死了的,如果不出意外,大将军得到辽杀狼调集四周黑武边军埋伏你我,他此时此刻,已经带着人在攻打白城了......那几万黑武边军能从哪儿来,还不是白城里的守军,若是你我一身伤,换来一座黑武大城,值。”

  孟长安笑:“若再有三千骑,你可能就不是坐在这陪我聊天,你敢追杀回去。”

  “你不敢?”

  武新宇白了他一眼,扶着墙站起来:“我去看看伤亡,顺便帮你看看有没有医官顾得上你。”

  孟长安低头,手在自己断腿处上上下下捏了捏,确定骨头对正了,脸上疼的汗如雨下,却连表情都没变,对正了骨头之后一拳轰碎墙边木门,拆了几块木板下来绑在腿上。

  做完之后长出一口气,脸色白的下人。

  “让医官给弟兄们治伤,我这边不用了。”

  他也扶着墙站起来,然后沉默片刻,竟是有些扭捏的问:“你遇到过我这种情况吗?”

  武新宇:“断腿?没有,怎么了?”

  孟长安转身:“没事了。”

  他一瘸一拐的走向角落,武新宇忽然反应过来,哈哈大笑:“去两个人,扶着孟将军拉屎!”

  孟长安踉跄了一下,竟是脸都红了。

看网友对第四百三十一章 扶将军那个啥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