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三十章 死不了就跟着我

第四百三十章 死不了就跟着我

羽箭从四面八方而来,这是对孟长安的必杀之局。

  黑武人恨透了这个年轻人,一个将骄傲和军人荣誉看得比什么都要高的国家,一道自称为天下至强的防线,竟是被孟长安九进九出,不得不更改了所有的兵力布置,这难道还不是奇耻大辱?

  兵力布置可以改,可是地形呢?

  黑武国边军大将辽杀狼说过,若孟长安不死,数年后,必成黑武大患。

  布置此杀局的时候辽杀狼对手下人说,宁国北疆边军之中,若有人追杀我派遣潜入宁国之斥候,必是孟长安无疑,我麾下斥候只需撤回引孟长安出边城,必可杀之。

  他手下人问,若孟长安不追出边城呢?

  辽杀狼笑道,那他就不是孟长安了。

  出边城十四里,一百多名分队潜入大宁北疆的斥候被孟长安率军逐个击杀,最后一队二十几人最终也没能把孟长安引进埋伏之地,只因为孟长安追的太快,太凶狠,以至于那些黑武斥候从骨子里生出一股惧意。

  可此时,最终黑武人的边军还是赶上了。

  “好敏锐的嗅觉。”

  距离激战之地大概二里外有一片树林,端坐在马背上的辽杀狼就在树林最边缘,身上披着白袍,举着千里眼看向远处战局。

  “若我调集人马直接围堵过去,大军动向容易暴露,他必然会提前撤走,合围不易,调动军马太多也会引起武新宇的警觉,所以我才下令兵马于此处埋伏,可还是被他提前察觉到了,有人说孟长安是天生的野兽,最强的野兽,能够嗅到危险......他可不是野兽,他是猎手,最好的猎手。”

  辽杀狼举着千里眼只盯着那一人。

  “马背上还带着一个伤者,他真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可以救每个人?”

  辽杀狼叹了一声:“终究还是有弱点。”

  他往前指了指:“尽快杀了他,武新宇会来。”

  “将军。”

  手下人忍不住问:“武新宇真的会来?我听闻宁国北疆大将军铁流黎已经年老,准备选一人接替他的职位,武新宇本是最合适的人选,几乎已经算是定下的事,然而这两年孟长安风头太盛,铁流黎甚至收孟长安为义子,怕是这大将军之位有意传给孟长安了,武新宇今日若不来,孟长安必死无疑,那他得大将军之位也就毋庸置疑。”

  “你低估了武新宇。”

  辽杀狼道:“也低估了宁人。”

  他抬手指着孟长安的方向:“你看看,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还要带着一个伤者,宁人都是这般愚蠢的性子,我了解孟长安,也了解武新宇。”

  他忽然笑了笑:“你们可知道为什么我只命两千精锐在此埋伏?”

  “将军刚才不是说,兵力调动太大,必然会引起武新宇的注意吗?”

  “是。”

  辽杀狼笑道:“可两千人难道就不会引起他注意了?那边城里不过一千五百人,就算全都杀出来救孟长安也未必救的回去,宁人必点烽火......武新宇如今在瀚海,距离此

  地不过六十里,烽火起,武新宇必然率骑兵先赶来,我要杀的,可不只是一个孟长安。”

  他眼神里有一丝得意一闪而逝:“铁流黎老了,不足为惧,武新宇大局更强,如不出意外宁国北疆大将军必然是他,孟长安毕竟还年轻缺乏历练也缺人脉,不能服众,所以武新宇死比孟长安死更重要,若两个人都死,宁国北疆再无一人令我担忧。”

  树林之中,埋伏着的骑兵尽出。

  大宁的边城里确实只有一千五百人,了望手于高处看到城外有激战立刻吹角示警,此地边城五品将军杨卓连忙登上城墙观看,发现被围困的居然是一队斥候,便猜到了那人是谁,只留下三百人守边城,自带一千二百人杀出迎接孟长安。

  可兵力还是太少,边军又多是步兵,赶到的时候孟长安麾下精锐斥候已经损失大半,杨卓将孟长安接着边战边退,然而埋伏的黑武骑兵赶到,很快就把这一千多人的队伍围了起来。

  辽杀狼纵马至高处,举起千里眼看了看。

  “我只用两千兵,是给杨卓一个错觉,让他判断自己可以把孟长安救回去,不然的话他也不敢轻易出来,毕竟若是一个不小心,那座小小边城就会被我顺势拿下,宁人骄傲,丢一座小小边城他们也受不得。”

  辽杀狼转身:“多部,苏武该,却克,东邻牟,你们四个是我手下最得力的战将,孟长安就交给你们了,如果这样你们还不能杀了他,那你们也就不必再回来见我。”

  他带着亲兵冲下高坡:“我去见见咱们的老朋友武新宇。”

  边城上烽烟起,一座一座连绵,不过六十里外的瀚海城自然很快就能得到消息。

  噗的一声!

  一支羽箭从孟长安的黑线刀旁边射过来,刺进了他的右臂,黑线刀洒出去血光将面前拦着的黑武人一刀劈死,孟长安看都没看右臂上的羽箭,左手抬起来抓住箭杆咔嚓一声掰断,继续向前。

  “将军,你放下我吧。”

  李逍善带着哀求的语气喊了一声,嗓音沙哑。

  “我已经救过你六次,若这次把你丢了,我岂不是对不起自己前六次救你。”

  孟长安终于回了他一句,话音刚落,六七条长矛刺过来,孟长安一刀将大部分长矛扫断,可还是有两根长矛刺在战马的脖子上,跟随孟长安已有两年的战马一声悲鸣,人立而起。

  长矛从马脖子里抽出来,血立刻就喷涌而出。

  又几个黑武士兵冲至身前,长矛一阵乱捅,孟长安大腿上被长矛刺中,又中了几枪的战马则再也坚持不住倒了下去。

  在战马翻倒的瞬间,孟长安一把将身后李逍善退出去,而他却被战马压住伤腿。

  杨卓回头看到想要来救,可队伍被黑武人围死,他面前之敌哪里给他转身的机会,根本就无法抽身回来。

  辽杀狼手下最凶悍的部将多部纵马赶来,正好看到孟长安摔倒,他哪里容得错失这种机会,手里的狼牙棒朝着孟长安的头顶砸了下去。

  这狼牙棒足有一米半,补满尖刺,这一击便是铁盔也能

  砸瘪。

  多部在马上挥击,必然俯身,就在俯身的那一瞬间一道黑影蹿起来抱住了他的脖子,两个人从马背上同时滚了下去。

  多部大怒,明明一击就可击杀孟长安却被人坏了好事,一眼看到竟是个胸口还刺着一支羽箭的宁人校尉,暴怒之下一脚将那校尉踹翻。

  李逍善本就重伤,这一脚正踹在箭杆上,羽箭噗的一声从他背后刺穿出来。

  紧跟着狼牙棒就到了,李逍善强忍着疼痛翻身避开,狼牙棒砸在冻雪上,残雪纷飞。

  “宁狗。”

  多部狼牙棒横扫出去砸在李逍善肩膀,李逍善横飞翻滚,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多部已经到了近前,一只脚踩着李逍善的胸膛,两只手握着狼牙棒高高举起。

  此时孟长安还没能将腿从战马身下拉出来,而且身边有数名黑武士兵正在围攻,能在这种情况下又击杀几人已经足够悍勇。

  李逍善忽然觉得世界原来是白的,没有任何别的颜色,都是白的。

  在多部的狼牙棒高高举起的瞬间,他脑子里嗡的一声,然后眼睛里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白的了,连多部和他的狼牙棒都变成了白的,天空也是。

  噗!

  李逍善忽然将胸膛上插着的羽箭狠狠拔了出来,血液喷洒的那一刻,白色的世界终于又有了别的颜色。

  一抹红。

  抽出羽箭的李逍善一箭刺穿了多部的小腿,多部嗷的叫了一声,没想到这看起来孱弱的宁人居然如此狠厉,他踩着李逍善的腿下意识的抬起来,腿中羽箭折断,李逍善手里只剩下半截箭杆,他躺在那身子转了半圈,双腿弹击出去正中多部小腹,多部站不稳往后摔倒,李逍善好像一头杀红了眼睛的野狼扑上去,手里的半截箭杆一下一下刺在多部的脖子上,血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来,于是李逍善的世界从白茫茫一片回归到真实,非但有了色彩,还那么浓重,如泼了一盆红墨。

  多部的身体一下一下的抽搐着,嘴里往外溢血,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

  李逍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挣扎着站起来,捡了一杆长矛冲向孟长安那边,正举刀要砍孟长安的黑武士兵被他戳死,然后就再也支撑不住,手扶着枪杆慢慢跪下来,看向孟长安的时候居然还能咧开嘴傻笑了一下:“我总算还了你一次。”

  孟长安的几个手下斥候拼死杀到身前,将四周黑武士兵斩杀,两个人架着孟长安的胳膊把他从死马下边拉出,孟长安的腿骨断了,小腿几乎折过来,那样子让人看着头皮发麻。

  “各自为战,不用管我。”

  孟长安抬起手抹了抹迷住了眼睛的血,一伸手将那杆长矛抽出来,右手刀落将长矛劈掉一截,剩下的一截当做拐杖,左手撑住,右手提刀向前,连杀两人后回头看李逍善:“快死了没有?”

  李逍善摇头,咬着牙站起来:“还死不了。”

  “那就跟紧我。”

  孟长安嘴角上扬,那不是笑,而是狠。

  转过头看向前边密密麻麻的黑武人,孟长安拄着拐依然冲在最前。

  :。:

看网友对第四百三十章 死不了就跟着我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