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这地方真爽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这地方真爽

东疆的天气比南疆要四季分明,虽然也靠海,可是少了几分潮热,到了冬天的时候比长安还要冷,海风一吹,能让人怀疑人生。

  有人说北疆的冬天出门去撒尿得带跟棍子,一边尿一边敲。

  冻僵的人就呵呵了,我们冬天出门撒尿得带毛巾,一边尿一边擦脸。

  北疆雪,东疆风,一样的让人摸不准猜不透。

  朝阳城直线西北不到五百里就是渤海国,时不时也会有饿的发慌的渤海国海盗铤而走险,驾船到大宁海域这边作恶,十次有十次都被刀兵抓了绑上石头沉了海。

  东疆的战船不多,可是刀兵打出了威名,谁都知道别在大宁的地方撒野,按照大宁的规矩来,那就有钱赚。

  最初大宁开放朝阳城的时候还有些来自海外的人觉得自己了不起,后来刀兵在朝阳城门口立了一排木桩,可把人吓死了,再也没有人敢撒野。

  木桩倒是没什么,木桩上挂人头。

  李逍然在等,他当然不会真的想着划东疆而治,裴亭山就算是疯了也不会答应他,别说王,让裴亭山当皇帝他都不敢这么做。

  李逍然知道自己势单力薄,知道自己就如当年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被人送到长安城外一样的无助,他爹信王不可能帮他什么,他那个老子,如果到了朝阳城只怕比他还要快一倍逛完定海街三十二家青楼,剩下的一半时间当然是再逛一次。

  裴亭山不动则已,动就不是一个东疆能放得下他。

  所以李逍然不急,他又不是真的白痴,只是些许表现出来一些白痴的样子,才会让荀直放心利用他,而他若是不被利用,还能利用谁?

  朝阳城大将军府。

  已经花白了头发的裴亭山光着膀子练刀,到了他这个年纪依然敢称东疆无敌,自然不是靠着往日那威名,时至今日,便是他倾力培养出来的八刀将也依然没一个是他对手。

  人老,刀不老。

  谋士洛城抱着裴亭山的长衫站在一边,待裴亭山将院子里三十六根大腿粗的木桩砍完立刻开始鼓掌,他已经鼓掌了好多年,节奏时间掌握的比谁都好。

  “洛先生是想说什么?”

  裴亭山随手把长刀扔出去,亲兵一把接住,他的刀很特殊,刀柄半米,刀身一米,这把刀若是劈出去,纵然对面是铁甲骑兵也可人马俱断,比西疆重甲的陌刀还要狠,还要锋利,还要无情。

  大宁的战兵习惯用直刀,唯独东疆刀兵习惯用带弧度的环首刀,刀兵不是裴亭山训练出来的,大宁立国不久便有,可刀兵是在裴亭山手里名声更为响亮起来的,九千刀兵万里赴长安,那壮举,至今谁人可及?

  裴亭山跋扈,但有跋扈的资格,当今陛下的皇位是他一把刀稳下来,长安城城门外,他抱着刀坐在那不动如山,才有现在陛下的江山社稷二十年不动如山。

  不是没有人劝过裴亭山收敛些,裴亭山只反问一句:“以我功劳,为何收敛?”

  东疆大将军不跋扈,谁跋扈?

  洛城垂首回答:“那边来的人这几个月来一直试图见大将军一面,昨日按大将军的吩咐把东西收了,人大将军也见了一面,不过那自然不是要紧的人,只是个傀儡,属下在想,大将军要不要见见真人?”

  “

  乌合之众。”

  裴亭山哼了一声:“钱给多少都照收,别的就算了,那点钱也就够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想如何?至于见见什么所谓真人假人,我没兴趣,他们也不够资格。”

  裴亭山披上衣服:“相对于这些宵小之辈,我更感兴趣的是沈冷和孟长安。”

  说这话的时候,话锋里有刀锋。

  洛城道:“陛下特意把水师分开,就是想让大将军知道别去动那个沈冷,有传闻说沈冷是陛下当年被人盗走的孩子,只是这传闻还无法确定真假,如果是真的,大将军还确实不能随便动他。”

  “陛下被盗走的孩子?”

  裴亭山沉默片刻:“他是,难道孟长安也是?”

  他走到一边洗了把脸,旁边桌子上放着各种肉食,在东疆谁都知道裴大将军爱吃肉,什么肉都爱吃,他练功的时候旁边就得摆着肉,他从不吃面食也不吃米饭,餐餐只吃肉。

  捏了一块熟肉塞进嘴里,裴亭山问洛城:“你可知道,为什么陛下敬我?”

  “因为大将军功在千秋。”

  “不是。”

  裴亭山道:“世人皆说陛下当初进长安全是因为我带九千刀兵保护,可若你也这般想,我猜着你是装傻。”

  洛城低头微笑:“大将军那时候带刀兵去长安,是顺时势。”

  “是啊,顺时势。”

  裴亭山嘴里鼓囊囊的说道:“纵然我不去,陛下就不是陛下了?”

  他擦了擦手上的油:“之所以陛下敬我,是因为我时不时让陛下知道我的分量,所以我反而还盼着那些暗地里藏着的妖魔鬼怪都来我东疆闹事,唯有这样才显得我分量更重,陛下的意思是不准动沈冷,我自然不能驳了陛下的心意,可难道裴啸就白死了?”

  他往书房走:“所以还是得让陛下知道我的分量,想要沈冷活,那就有人得死,东疆稳北疆才能踏踏实实开战,陛下很清楚东疆有多重要,刀兵拦在这,渤海国的人就没办法驰援黑武,若战事吃紧,刀柄往北疆赶路不出半个月就能在黑武国虎浒关砍一刀,黑武人首尾不能相顾,这才是刀兵的重要......所以,我若是跟陛下要一条人命,陛下也不会驳了我。”

  他看了洛城一眼:“我给北疆大将军铁流黎写了封信,请他安排孟长安代表北疆率队来我东疆切磋。”

  洛城心里一惊,大将军这是在玩火。

  “大将军......陛下当初在长安城为孟长安杀了一夜的人。”

  “那是当初。”

  裴亭山笑起来:“陛下为什么要来东疆?都觉得陛下可能是要不容我了,可你应该清楚,陛下是来安抚我,安抚......难道陛下不明白,唯有孟长安的人头才能安抚我?”

  洛城无言以对。

  大将军刚愎,这是人所共知的事,这么多年了,大将军什么时候真正的听过别人的话。

  他总说没有当年自己带刀兵赴长安陛下也会是陛下,可若是没有那件事,陛下会容的他如此刚愎跋扈?

  “我知道你想劝什么。”

  裴亭山脚步一停:“我老了。”

  他回头看了看洛城:“难道我自己不知道我老了?难道陛下不知道我老了?不出意外,北疆一战之后,我便不会再

  是东疆的大将军,刀兵不是我的,从来都不是,换了一个大将军,刀兵还是刀兵......啸儿死了之后我也心灰意冷,陛下若是想把东疆大将军给别人,那就给,我不拦着,可啸儿的仇得报。”

  他眼神里寒光一闪:“我已别无所求。”

  洛城垂首:“属下明白了。”

  北疆。

  落在地上的血很快就冻上了,马靴踩在上边发出来的声音让人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地上倒着的尸体没多久就去了所有的热乎气,冷硬的好像石头,用不了半柱香的时间,死人脸上能结一层冰。

  陆王世子李逍善使劲哈了几口气暖和自己的双手,手上都是黑武人的血,冻僵了。

  他侧头去看不远处的孟长安,那家伙正在翻找黑武人尸体上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前阵子完成的壮举已经人尽皆知,黑武人又不傻,自然也知道,所以黑武人最近也在做一样的事,不断有黑武人的斥候精锐潜入大宁想绘制地图,大宁在筹备打这一仗,黑武人何尝不是?

  而孟长安就是这些黑武斥候的噩梦,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如何潜入如何选择地形,没有人比他更懂得小规模精锐作战的方式,所以这些黑武人的斥候仿佛都在他眼皮子底下行事一样,来一批,死一批。

  那个家伙啊,依然冷硬,比北疆的石头还冷硬。

  李逍善搓了搓手,拎着一壶烈酒走到孟长安身边,用肩膀撞了撞孟长安的肩膀:“第六次了,你救了我。”

  “希望没有第七次。”

  孟长安接过酒灌了一口,似乎完全不会怀疑李逍善的酒里有没有毒。

  才到北疆不到一年,李逍善已经换了一个人似的。

  如果第一次孟长安救了他的命他还不为所动,依然怨恨,六次了......如果没有孟长安他已经死了六次,他本以为孟长安求陛下把他带来北疆是图谋不轨,现在才明白孟长安的坦荡。

  “还是得谢谢你。”

  “不用,跟着我的任何一个战兵,我都会救。”

  孟长安把酒壶递给李逍善。

  李逍善问:“为什么要带我来北疆?”

  “厮杀,冰冷,残酷,每一息都在感受死亡。”

  孟长安看了四周的手下一眼:“如他们一样,唯有这样你才会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斥候兄弟们互相信任才能保护彼此,互相依靠,没有信任就没有命,世子欠缺的,世子应该清楚。”

  信任。

  只是这两个字。

  当然,还有不够男人。

  李逍善带上厚厚的手套,把棉围脖往上拉了拉挡住半边脸:“回去以后我会休了她,虽然有些难为情也会被人嘲笑,可我知道,那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予她自由,予我自由,我们本来就不该走到一起,我打过她,但没碰过她,那确实做的很不男人,我觉得很耻辱。”

  因为嘴上围着厚厚围脖,话就显得含糊不清,孟长安确实没听全,回头看了他一眼:“什么?”

  李逍善笑了笑:“没什么。”

  他将黑线刀挂好:“你比我适合她。”

  孟长安怔了一下:“你在胡说什么?”

  李逍善转身上马:“我想一直留在北疆,这地方......真他妈的爽。”

  :。:

看网友对第四百二十八章 这地方真爽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