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不和你打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不和你打

入夜之后,哪怕是平越道阔海县这边的天气也有些微凉,似乎有些反常,当地人都知道,怕是雨要下来了。

  果不其然,晚饭后没多久雨水便铺天盖地而来,沿海天气无常,大部分时候雨水来的快去的也快,可这般雨未下风已凉,多半是要下一阵子的,街上行人脚步加急,谁也不想淋了雨。

  脚步急,雨更急。

  坐在自家门口的老人怀里抱着孙子,看着雨水在大街上落成涟漪。

  “这雨怕是今夜停不了了。”

  老人拍了拍孩子的后背:“明天再带你拍蜻蜓。”

  小孩子很乖巧的嗯了一声:“什么时候拍蜻蜓都可以的,我只是想和爷爷玩,要不然爷爷给我讲故事?大侠的故事。”

  老人笑起来,抱着孩子回屋去,贤惠的儿媳已经在桌子上摆好了饭菜,笑盈盈的接过来孩子放在板凳上,交代他陪爷爷好好吃饭,老人问你还要去做什么?儿媳撑起雨伞,自家男人还未归来,船港修缮需要大量民工,丈夫每天都要在那边忙到很晚,工钱日结,很丰厚,他出门的时候没带雨具,天黑路滑,她又如何能放心得下?

  少妇撑着雨伞出门,一只手拎着气死风灯,可这般暗夜里,灯光能照出去的距离太短。

  “他一个大老爷们,不用担心,雨大,你也没吃饭,快回来吧。”

  老人抱着孩子在门口喊。

  少妇笑着摆手,示意爷孙两个快回去。

  “我没事,父亲快回屋去,外面湿气重。”

  哪有女人不怕黑夜的,她自然也怕,怕的要命,可是担心大过于怕。

  就在这时候有马车声响,蹄声清脆,赶车的车夫身上披着厚厚的蓑衣,看到少妇后喊了一声:“可是去船港寻自家男人的?叫什么名字,水师唐将军下令,天黑雨大,让车队送民工回家。”

  少妇刚回答了自己男人的名字,她男人就从马车上跳下来,抱着头跑到少妇身边:“怎么这么晚还往外跑,快回去了,若是受了寒可怎么办。”

  他将上衣脱下来披在少妇肩上,从少妇手里接过来雨伞撑着,大半边都在少妇头顶,自己被淋的近乎湿透却还傻乎乎的笑,也不知道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满足。

  “今天工头夸我做工细致,手艺也好,还说会跟要回来的沈冷将军推荐我,若我运气好,请我到安阳船坞去做事,咱们家的好日子就要来了,如果真的能去大宁江南道,虽然离家确实远了些,可工钱丰厚,足以养家。”

  少妇一怔:“怕是父亲那边不会同意,毕竟要远离故土。”

  “八字还没一撇,先不与父亲说。”

  年轻男人揽着少妇的肩膀,两人一伞,很快就消失在长街雨幕之中。

  赶车的汉子笑了笑,想着自己这一趟也不白送,蹭了人家恩爱,一会儿回去也和自家那老婆子腻歪腻歪。

  车马渐行渐远,一个人拖着长长的影子走来,黑色的靴子踩着积水,涟漪一圈套着一圈。

  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将军常服,衣服开口处可见身上缠着绷带,举着的黑色油纸伞遮挡住半边脸,不过借着长街两侧那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连脖子上似乎都缠了绷带,黑色衣袖下撑着雨伞

  的那只手都被白色纱布缠满,胳膊亦如是。

  他背后背着一把长刀,刀鞘在微光下反射出冷幽幽的光。

  本来送他进城的一队水师战兵在城门口被他赶回去,这么大雨,还是让士兵们回去好好睡一觉更好,兵甲转身,雨水打在甲胄上发出的声音透着一股肃杀。

  雨越来越大,大街上除了这将军之外就再也没了别人。

  路过那户人家,门还没有关上,从里边照射出来的黄色灯光让人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屋子里有碰杯的声音,年轻男人还是没忍住将消息告诉了老父亲,老父亲沉默片刻忽然笑起来,说了一声傻孩子,哪里是家?有你们的地方才是家,若真的可去大宁江南道安阳船坞那自然是好事,说不定我有生之年还能看看长安。

  屋子里的笑声,应比灯火更温暖。

  将军的脚步在门口稍稍停顿,似乎很喜欢这种温情。

  就在这时候长街对面也有个人撑伞而来,身上是很普通的南越人的渔民服饰,那油纸伞也破旧了些,有些漏洞,于是伞外雨大伞内挂珠帘。

  他怀里抱着一把刀,无鞘,刀光比夜色还要寒。

  将军再次停下脚步,然后伸手把那户人家的院门关好。

  抱刀的男人将残破油纸伞扔在一边:“想不到你胆子这么大,居然敢一个人回城内,有兵甲在侧,我不敢近身,想都想不到机会来的这么轻易,原来生死真的有定数。”

  “太轻易的机会,自然不能信,我都以为没人会傻到真出来拦我。”

  黑伞下的将军笑起来,声音里透着一些喜悦。

  喜悦?

  华紫气脸色变了变,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原来是有埋伏的,可你为了引人出来,埋伏必然不会太近,而我杀你只需一刀。”

  他跨步向前。

  “世上的人没有一个觉得我好杀,专程来杀我的人都得不了手,况且我只是客串?这附近也没有埋伏,我一人就够了。”

  黑伞抬起来,露出一张面带微笑的脸。

  “韩唤枝?!”

  华紫气脸色发白,本向前疾步而行,骤然停下来的时候,脚底在湿滑的路面上往前搓出去一段,所以就显得有些狼狈。

  “看看,气势都泄了。”

  韩唤枝稍显不屑的说了一句,左手撑着伞,右手从背后将刀鞘里的刀抽了出来,他不习惯用刀,觉得很不称手,这把黑线刀是他借来的,还没有熟悉,觉得稍稍沉重了些,况且身上那缠着的绷带确实很碍事。

  “杀你也一样。”

  华紫气再次向前移动,脚把雨水踢上半空。

  刀光落,犹如一道闪电。

  桑国人的刀法,简单直接,往往只要一招,很多武士并没有什么套路招式可言,只是不断的练习拔刀出刀,次数太多,所以那就几乎是融进他们生命力的东西一样,抽刀如电,落刀亦如电。

  闪电落下,啪的一声轻响,韩唤枝的黑伞上裂开了一条口子,然后又猛的扩大,从上面往下看就会觉得这雨伞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张开了嘴巴的圆球,好像要把什么东西吞进去似的。

  当的一声,韩唤枝手里的黑线刀落地,他左手依然撑着破了黑伞,右手抬起

  来在额头上摸了摸,一条血线从额头上留下来,很快就被雨水稀释,血还在流,韩唤枝站在那没动,低头看了看脚边的那把黑线刀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还是用不惯。”

  远处,一刀必杀的华紫气身形停下来,他向前疾冲的时候脚仿佛变成了船,路上的积水被脚分开,像是小船在迎风破浪而行,可是船停了。

  他转身看向韩唤枝,看到了韩唤枝额头上的伤。

  啪的一声轻响,他脖子上裂开一条血口,血喷射而出像是一眼喷泉,血液喷洒之中他的脑袋往后仰出去,仰的太多,于是人头落下,在满是水的长街顺着斜坡滚出去很远,偏偏就是没闭眼。

  韩唤枝想着这真是亏了,如果手里不是刀而是剑,怎么会慢了些。

  “你可能不知道,楚时候,桑国第一次派人来中原,来时还桀骜,到了就被楚国的富饶和强盛所震撼,于是经常派人来学习,至大宁已有数百年,你引以为傲的桑国刀法,是几百年前桑国武士偷学了楚国剑法所演变而来,自己家里的东西你不好好学,跑去和偷你家里东西的人学,若你亲眼见过楚剑法,你就会明白,偷去的只是皮毛。”

  再快的桑刀,可挡得住楚剑怜一剑?

  韩唤枝看着地上的尸体微微摇头,觉得死的人可傻-逼了。

  所谓一刀必杀,不过如此。

  “你也杀不了沈冷。”

  韩唤枝举着黑伞前行,想着这家伙也不知道练了抽刀出刀多少次才会这么快,然而一定没有傻冷子练的多,也就一定没有冷子快,若刚才那把黑线刀不是在他手里而是在傻冷子手里,那个家伙连抽刀都抽不出来,冷子那一刀,才是真的一刀必杀。

  他往前走出去一段后又站住,忽然后悔自己把黑线刀随便丢在地上了,出门的时候为了逼真些又没带剑。

  “原来不止一个。”

  韩唤枝转身。

  华紫气的尸体旁边蹲着一个穿青色长衫的男人,并没有撑伞,任由雨水敲打。

  青衫男人伸手把华紫气的双目抚合,站起来看向韩唤枝:“如果你刚才手里有一柄剑,他的刀应该碰不到你,可无论如何,刚才你距离死亡也不远......你是堂堂廷尉府都廷尉,正三品的大员,皇帝身边近臣,为什么你会愿意为沈冷出头?若你就这样死了,岂不可惜。”

  韩唤枝沉默片刻:“你为什么要帮他闭合眼睛?”

  须弥彦想了想,回答:“毕竟旧识,虽然我不喜欢他。”

  韩唤枝嗯了一声,手腕一抖,黑伞破碎,伞面崩开,伞骨纷飞,于是手上就只剩下一根伞柄,伞柄自然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然而在韩唤枝手里就变得可怕起来,因为这伞柄像极了一把剑。

  “你不喜欢他,也不想让他死不瞑目,而你们要杀的那个叫沈冷的家伙,我很喜欢。”

  韩唤枝的伞柄指向须弥彦:“懂了吗?”

  须弥彦沉默很久,转身:“懂了,虽然我也要杀沈冷,但我不和你动手,我会输。”

  韩唤枝微微皱眉。

  须弥彦的身影消失的很快:“杀十几人才蓄起来的杀气,就因为刚刚我为他闭目,没了。”

  善念虽只一丝,可破杀气万千。

  :。:

看网友对第四百二十六章 不和你打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