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养杀气

第四百二十五章 养杀气

平越道,阔海县。

  第一批分给沈冷的战船和士兵已经从求立战场撤离回来,在这里休整等待他们的将军归来,这支名为巡海水师的队伍再过不久将挥师北上,接受大宁皇帝陛下的检阅。

  船港内外,战船浩荡。

  距离阔海县城不到十五里有个小村子名为积善庄,村子大概有四五百户两千余人,按照村子的规模来说已经算是大村,当初大宁攻灭南越的战火很少波及南疆,这一年来海域又太平,所以村子里的人口增加的很快,原本逃难走了的村民陆续回来,似乎一片欣欣向荣。

  不过还是有一些残破房屋没有人居住,当初求立人上岸扫荡这村子遭过殃,很多人家都是整户整户的被屠杀。

  在村子最南边的一排房子受损最严重,求立人杀人放火不留余地,这一排房子基本上都被焚烧,只余下两三间勉强还看得过去,平日里这些废弃的房子无人进来,村民们都害怕见到冤魂。

  华紫气抱着刀盘膝坐在一间破旧不堪的屋子里,身边放着一些干粮和水,四五个手下在周围戒备,他们已经在这村子里藏了将近二十天,即便是白天需要出门打探消息,也选择天不亮就离开,入夜方回。

  “沈冷回来了吗?”

  华紫气看了一眼刚刚返回的手下,手下人穿着一身典型的南越百姓服饰,皮肤也被晒的黝黑,若不开口说话谁也不会轻易分辨出来。

  “还没有,有消息说快了。”

  手下人垂首道:“不过倒是打听到一些别的消息,据说沈冷身负重伤,下手应该更容易。”

  “还打探到别的消息没有?比如沈冷归来后住在什么地方,会去见什么人,大概在什么时候离开?”

  华紫气问,手下人怔了怔:“没打听到。”

  “是没打听到还是没打听?”

  华紫气冷哼了一声:“每个人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你们做事的好与坏就是价值的体现,我交代一件事你们就去做一件事,多一丝都不会去做不会去想,我要你们何用?”

  几个人心里不服,可却没有人敢表现出来。

  这个华紫气自从去了一趟桑国,归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行事孤僻阴狠,而且没有什么同袍手足的观念。

  “你们留在这。”

  华紫气看了看外面天色,今日手下归来的比较早,天色才刚刚发暗,十五里路,他赶到阔海县的话城门应该还没有关闭,最近水师在船港整顿,阔海县的城门关闭比正常时候要推迟一个时辰。

  他换了一身衣服,用布将长刀包住背在身后,走到门口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无人,于是一闪身冲了出去。

  几个手下人回到屋子里窃窃私语,都忍不住咒骂。

  “在我们桑国学习的本领,跑回来却对我们指手画脚。”

  其中一个刺客不屑的说道:“若非殿下还可能要用他,真想一刀宰了他。”

  “这家伙,装的好像自己是队伍的领袖一样。”

  就在这时候残破的院门似乎被人推开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屋子里的人都楞了一下,心说华紫气怎么回来的这么快?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闭嘴不敢再多说什么,毕竟华紫气的刀术确实不好惹。

  村子外围还有他们的人暗中戒备,若是外人靠近

  的话早就有示警,寻常人也不可能躲得过暗哨的刀子,他们这些桑国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刺杀偷袭。

  院门响了,然后是屋门,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男人缓步走进来,屋子里的所有桑国刺客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全都愣住了,如同看到了妖魔鬼怪。

  “须弥彦......须弥彦大人!”

  “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四五个桑国人连忙过来,眼神里都是震撼。

  “他果然还是把自己当成了桑国人,选择手下的时候也会选择你们。”

  死去的须弥彦并不是真正的须弥彦,那是他一个得力手下。

  须弥彦看起来三十几岁年纪,面容并不冷傲,可就是给人一种很难亲近的感觉,他像是一个这世界之外的人,看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感情,与他无关。

  “须弥彦大人,你在说什么?”

  一个桑国刺客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东主应该是希望你们都回到桑国去的。”

  须弥彦像是自言自语,并不是在回答那些人的问题,他眼神有些飘忽,似乎这些人也根本不在他眼里。

  “是的须弥彦大人,东主的意思是我们学习了大宁的战兵训练之法,回到桑国之后发扬光大,协助王一统桑国。”

  “王会感激须弥彦大人你往日对我们的培养。”

  须弥彦沉默了一会儿:“可我并不希望你们回去。”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却很有穿透力。

  “战争的痛苦你们比我了解的更深,据说你们桑国连年战乱,大大小小的王就有几十个,每一个都渴望着一同桑国成为唯一的王,所以每一天都在厮杀,据说十三四岁的孩子就要拿起刀上战场,虽然桑国并不强大,不管是地域,人口,文化,经济,军事......都没有办法和大宁相提并论,可是,若你们带着大宁的东西回去了,以后会不会把刀子指向大宁?”

  须弥彦的视线从远空收回来,似乎终于正经的看了那些人一眼。

  “须弥彦大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人,你是不想让我们回去吗?可我们终究是要回去的,桑国需要我们回去。”

  须弥彦伸出左手,他的手白净修长,完全不像是一个习武之人的手,甚至比决大部分姑娘的手还要好看,手上还有些水珠,似乎才刚刚洗过,他不算是一个多英俊的男人,气质冷淡也不讨喜,可是就因为这双手,可能会让很多女孩子觉得亲近。

  “宁人的东西,你们还是留下吧。”

  须弥彦语气平淡的说道:“战争的痛苦,最好还是距离宁人远一些。”

  他的身子忽然消失不见了,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突然间吸走了似的,可他又不是神仙鬼魅,只是因为他太强速度太快,下一息他出现在最远处的那个桑国刺客身前,当出现的时候身子已经和那个桑国刺客贴在一起,他的脸就在对方的肩膀上,在对方耳边轻声说道:“东主也是桑国人,非我族类,我在你们的眼睛里看到了野心,对大宁锦绣江山的贪婪欲望。”

  噗!

  那只原本干净漂亮的左手从桑国刺客的前胸贯入从后背直接穿透过来,手里握着一颗还在微弱跳动着的心脏。

  手一发力,五指收拢,那颗心脏随即爆裂,碎肉和血迹向四

  周激射出去,场面恐怖的令人窒息。

  “须弥彦,你要反叛?!”

  “须弥彦,东主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须弥彦的手从桑国刺客的身体里抽出来,慢慢转身:“反叛?东主已经是一个即将成为历史的人,她的野心不仅仅是做大宁首辅的夫人,你们应该比我更了解的才对,我很感激她的培养,是她让我从一个本应该平平常常的孩子变成现在这样吧。”

  须弥彦低着头:“直到不久之前我才明白,她心里一直都是恨大宁的,无缘无故的恨,非要找到缘故,可能是因为她觉得大宁远比她的国家要强大。”

  他抬头,人已经在另外两个站在一起的桑国刺客身前,左手成爪扫过第一个刺客的咽喉,直接把脖子抓掉了一半,手里还抓着喉管和碎骨就已经轰在另外一个桑国刺客的太阳穴上,这一拳重击之下,被击中的桑国刺客太阳穴骤然坍塌了下去,另外一边却猛的鼓了起来,似乎下一息脑浆子就会爆出来。

  他转身,看向剩下的两个桑国刺客。

  “沈冷今日就会到阔海县,华紫气不会回来找你们了,如果他侥幸杀了沈冷的话,我也会送他和你们相聚,毕竟在他看来,和你们更像是一类人。”

  剩下的两个桑国刺客转身就跑,连反抗都不敢,这么多年来在一起生活一起训练一起杀人,他们太了解须弥彦的实力,当初听到须弥彦被杀的时候还觉得震撼,那是他们纵然拼尽全力也不可能击败的人。

  噗!

  又是一声闷响,一根木桩带着劲风一闪而过,直接从其中一个桑国刺客的后腰撞进去,足有大腿粗的木桩几乎将人打成两截,木桩在肚子里挤出来,内脏黏糊糊的落了一地。

  另外一个桑国刺客还没有跑出房门,须弥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脊椎骨,左手五指抓进了血肉之中猛的往外一拉,两块脊椎骨被硬生生的拽了出来,那人便扑倒在地。

  须弥彦蹲下来看着那张因为恐惧和疼痛而发白的脸:“东主给你们的使命是杀了沈冷,我会替你们完成,就算是报答她让我成为现在这样的人,我很感激,并不是虚言,虽然也也会恨她......如果没有她的话我可能会是一个农夫。”

  他一拳砸在那桑国刺客的脑袋上,砰地一声,刺客的头颅一般陷入地面中,一半被击碎。

  须弥彦起身,环顾四周。

  “若做一个农夫,耕地种田,脚上是泥土,手上也是,背后是烈日......等到年纪差不多的时候寻一户老实人家的闺女娶来,然后生孩子,再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农夫。”

  他自言自语:“应该是很无趣的吧。”

  院子里有一口水井,须弥彦打了水洗手,血液还没有变得粘稠凝固所以冲洗很容易,没多久他的那只手就又变得白净漂亮起来,带着水珠。

  自始至终,他只用了左手。

  因为在他看来,杀这些桑国刺客真的不值得他用右手啊。

  夜幕之中,他朝着阔海县城的方向走去。

  之所以用如此暴戾的方式杀了这些桑国人,是因为他要养杀气,为另外一个人养杀气。

  ......

  ......

  【对不起,可能是我太矫情,状态还在调整,好很多了,明天最少三更。】

  :。:

看网友对第四百二十五章 养杀气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