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庄母鸡

第四百二十二章 庄母鸡

这是沈冷第一次见到海沙,一个看起来干干净净没有什么侵略性的年轻男人,沈冷知道的海沙应该已经三十几岁,可这个人眼睛里依然有着十几岁的少年才有的清澈单纯,很少见。

  海沙看起来并不是有多年轻,这段时间在窕国征战,率领水师风吹日晒,皮肤又怎么可能白,可干净和白并无关系。

  正因为那双纯净的让人觉得不染尘埃的眼睛,他就显得很年轻。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沈冷,似乎已经看了很久。

  沈冷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人是他,而在海沙身后,陈冉杜威名王阔海杨七宝窦怀楠等人都在,见沈冷醒过来,所有人嘴角都不约而同的微微上扬。

  “躺着别动。”

  海沙说话的声音也有些轻柔,丝毫也让人无法和那个传闻之中的杀神联系在一起。

  沈冷没见过海沙,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亲近。

  “我叫海沙。”

  海沙介绍自己只用了四个字。

  也够了。

  大宁这片江山这个天下,只要是当兵的人哪个没听说过海沙武新宇?如果说沈冷孟长安是这一代年轻人之中的传奇,那么海沙武新宇就是上一个传奇。

  沈冷张开嘴想说话,嗓子里疼的厉害,好像烧着一团火。

  陈冉连忙过来端给他一杯水喂了,沈冷慢慢喝完嗓子里才恢复了一些。

  “海将军。”

  海沙已经是正三品,比沈冷高一级。

  “幸好看到你醒过来了,庄将军交代我,让我看住你。”

  海沙笑了笑:“他说你不安分,说你派人去找他请求水师分船过来就一定没憋着什么好屁,料来你是要与阮青锋做个了断,所以让我过来,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后悔过来,庄将军说让我看着你,结果第一眼的时候感觉你要死了,我回去没法交代,你不死,我心甚慰。”

  沈冷心说这话说的也没谁了。

  可是海沙这性格真心不错。

  庄雍果然是了解自己的啊,他派人去窕国请求庄雍分兵的那一刻,若换做别人是水师提督怕是要骂娘,陛下确实说了要把水师分开,可沈冷你居然大咧咧的自己不来,随便派个人过来就要分兵,那么心急分权的吗?

  然而庄雍知道沈冷不是那样的人,他太了解傻冷子。

  沈冷要分兵,肯定有所图。

  所以他不放心,这只远在异国他乡的老母鸡只好让最能打的海沙过来看着沈冷。

  结果最能打的觉得自己来晚了,若是早到些的话沈冷就不至于打的如此惨烈,不过沈冷却觉得海沙来的恰到好处,若是早了,求立人未必上当,晚了自己可能就真嗝屁。

  沈冷笑起来,一笑伤口就疼,可还是想笑。

  “也把我吓了一跳。”

  声音来自沈冷另外一边,沈冷转头过去才看到唐宝宝那张可爱的脸。

  唐宝宝认真的说道:“某个傻小子说要跟我结拜兄弟,我把鸡头黄纸都准备好了,左等不回右等不回,于是用黄纸做引火点燃了一堆木柴,炖了一锅鸡头,加了些辣子,味道还不错,差一点就浪费了。”

  沈冷:“呸。”

  唐宝宝笑道:“呸你婆婆一脸尿。”

  沈冷:“庄重些......”

  唐宝宝:“庄重是个屁。”

  他哈哈大笑:“我兄弟没死,哈哈哈哈哈!”

  沈冷:“你笑起来的时候,

  我依稀还能闻到干锅鸡头的味道。”

  唐宝宝:“......”

  他瞪了沈冷一眼:“你大爷的,老子刚刚才煽情,被你一句干锅鸡头噎了回去......不过确实挺好吃。”

  医官进来给沈冷查看了伤势,看着沈冷身上那一身纵横交错的伤口,忍不住叹了一声:“浑身上下,快没一处好地方了。”

  沈冷一惊,拼尽全力的抬起手来拉开被子看了看,那玩意还在,于是松了口气。

  “你可吓死我了......这不是好好的吗。”

  医官听了都想捂脸。

  若茶爷听了应该想打人。

  十天后,沈冷伤势稍稍好转一些,便随海沙乘坐大船往窕国去见庄雍。

  沈冷特意带上了一把躺椅,天气不错的时候就请人帮忙把躺椅摆在甲板上晒太阳,海沙处理完军务走过来挨着沈冷坐下,看着沈冷好一会儿:“我听人说,你在杀阮青锋之前说纵然没有仇恨大宁也会灭了求立,只是不会这般凶狠?”

  沈冷点头:“说过。”

  海沙笑起来:“问你个问题,大宁四处征战,让天下臣服,战争到底有什么意义?”

  沈冷沉默片刻:“待大宁天下至强时,大宁不想打谁不动兵戈,便是天下太平。”

  海沙点了点头:“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会这样想......大宁说不许打,没人敢打,大宁说要打,没人敢拦,大宁说天下太平,于是天下太平。”

  他拍了拍沈冷的肩膀:“所以,我们任重而道远。”

  沈冷也好奇一件事:“海将军是什么时候被陛下调到水师这边来的?这事做的好隐秘,可能除了陛下之外,整个朝廷里的大人们都不知道你在某地秘密训练水师督造战船。”

  “陛下说......”

  海沙有些无奈的看向大海:“你姓海啊,去水师吧。”

  “就这样?”

  沈冷觉得确实草率了些。

  海沙:“你以为陛下会认真解释一下?”

  他站起来:“陛下从不会选错人,刚好我姓海而已。”

  沈冷笑起来:“大海可还好?”

  海沙点头道:“大海很好,比陆地还辽阔,大有可为。”

  又半个月后,舟车辗转,沈冷终于在窕国往北求立境内四百多里的地方见到了庄雍,其实从求立北疆沈冷与阮青锋激战之处向南直线走上两千里就是庄雍所在,奈何那两千里终究不好走,所以要绕过窕国。

  海沙带去的队伍暂时留给了唐宝宝,唐宝宝带着那支队伍正在从求立北疆往南猛攻,也许再用不了多久就会与庄雍会师于求立都城。

  中军大帐。

  庄雍低着头处理军务,听到外面有人说海沙将军回来了求见,他也没抬头说了一声进来吧,视线一直都在军报和地图上来回移动,求立人的抵抗很强烈,强烈的超乎想象,可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烦恼。

  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异样,庄雍抬起头看了看就看到了被人抬进来的沈冷,于是眼神骤然一变。

  “这么凄惨?”

  他压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可是压的并不完美,人都已经不由自主的站起来了,也就他自己没察觉。

  沈冷笑起来:“幸好没破相。”

  庄雍:“求立人的刀子都长了眼睛么?把你全身都招呼成了这样居然没有一刀砍在你脸上......他们是不是很详尽的调查过你

  ,知道你脸上自带厚甲,砍之不破。”

  沈冷:“将军啊,正一品了......”

  “嗯?”

  “庄重些。”

  “滚。”

  “滚不动。”

  庄雍噗嗤一声笑出来,强忍着过去抱抱这傻小子的冲动,毕竟大帐里又不是只他一个,若是真的过去抱抱了,可能会被人笑话很久吧。

  “我确实应该庄重些。”

  庄雍走到沈冷身边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绷带,故作严肃的说道:“陛下说让你分走部分水师战船,我是分呢还是不分?”

  沈冷:“别分了。”

  庄雍笑:“不敢抗旨不尊。”

  沈冷:“我的意思是将军别分了,我自己挑,万一将军分的我还不满意,伤和气,伤和气。”

  庄雍:“......”

  海沙在旁边站着,看这两个人就好像看到了一对父子在说话,虽然都刻意板着,然而那种流露还是让他看出来沈冷对庄雍的尊敬,哪怕沈冷说话甚至还有几分不恭,也能看出来庄雍对沈冷的亲近,哪怕庄雍并没有表达几分关切。

  “人给你挑出来了,按照陛下吩咐,战兵一万两千,辅兵两万四千。”

  战兵主战,辅兵控船。

  毕竟沈冷的船队是以运输为主,大部分都是运输船。

  若是陆地战兵,便不用这么多辅兵,大概人数比例是一比一。

  海沙却知道,这些兵都是庄雍精挑细选出来的,还没见过那个将军分兵给别人的时候故意把最好的都分出去,唯恐给的还不够多,非但士兵挑选的是最好的,战船也是。

  沈冷:“多了。”

  庄雍:“嫌多?”

  沈冷:“这边还在激战,我分走太多兵力不妥,战兵我带六千足矣,辅兵一万两千。”

  海沙站在一边有些懵,一个多给一个不要?

  这两个人,真有意思啊。

  庄雍:“那你去找陛下说啊。”

  沈冷:“一见沈小松误终身,将军被他带坏了。”

  庄雍:“说到沈小松,他还欠了我不少银子,当初在江南道安阳郡买房子的钱未曾还给我,依稀记得,是谁还跟我借了银子的?”

  沈冷:“伤口突然疼了起来。”

  庄雍:“我记得我说不要了。”

  沈冷:“顿时不疼了。”

  庄雍:“现在反悔了。”

  沈冷:“那么大个正一品......有意思吗?”

  庄雍:“所以,你是还钱,还是带我分给你的人走?”

  沈冷:“要不然我留下打几仗还利息吧?”

  庄雍笑了笑:“陛下的旨意不容置疑,你责任重大,况且这边兵力充足,求立人也扛不住多久了......对了,前阵子得了几件小玩意,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就当是借给你的。”

  他从桌案上取了个木盒过来:“前些日子攻破山北城,杀求立一位郡王,也是领兵的主将,从他身上扒下来一件软甲,据说是求立皇帝阮腾渊战前赐给他的,东西是真的好,可他没用上,被一箭射在太阳穴上射死了,我仔细看过,比我那件还好些。”

  沈冷看着那木盒,鼻子微微发酸,眼窝里的泪水呼之欲出。

  “感动了?”

  庄雍问。

  沈冷:“不是,这不是一件吗?将军刚才说有几件东西,还有什么?”

  庄雍:“......”

  :。:

看网友对第四百二十二章 庄母鸡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