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四百章 当然值得

第四百章 当然值得

长安城。

  一家看起来生意冷淡到让人心疼的茶楼里,只有二楼靠窗位置坐着两个漂亮女人,仅仅用漂亮两个字来形容的话稍显单薄了些,可很多修饰词若是都攒在一起用,反而就又觉得累赘过犹不及,觉得还不如只用漂亮这二字。

  林落雨坐在那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似乎已经忘记了对面坐着的那个年轻女人应该很可怕才对,毕竟是江湖上最新崛起的杀手,因为习惯穿一身紫色衣服所以被称之为颜紫衣。

  “你请我坐下喝茶,就什么都不打算说?”

  颜笑笑抬起头看了林落雨一眼,眼神里有些疑惑,有些戒备。

  “你觉得这世上有美好吗?”

  林落雨问了一句,不等颜笑笑回答,林落雨自嘲的笑了笑:“是不是觉得这样问有些矫情?女孩子在二十岁之前尽量不要矫情,那样会失去很多东西,凡事不如洒脱,但过了三十岁还是尽量矫情一些,尤其是在自己在乎的东西上,如果这个年纪了还不矫情的话,失去了之后便再难找回来。”

  “你想说什么?”

  颜笑笑问。

  林落雨转过头看向颜笑笑:“我已经三十几岁了,虽然自己一直都不愿意承认,可年月从不曾饶过谁,该面对的就要面对,比如你......如你这样的年纪,失去了什么将来还会遇到更好的,在乎的也可以不在乎,如我这个年纪已经阅尽千帆,最好的已经遇到,若失去了便再也不会遇到。”

  颜笑笑:“我还是不懂你在说什么。”

  “说决心。”

  林落雨淡淡的说道:“你若动他,我杀你全家,灭你满门,九族之内,鸡犬不留。”

  颜笑笑眼神一凛:“你以为我怕你?”

  “你应该怕。”

  林落雨招了招手,那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小姑娘甩着马尾辫从稍远些的地方过来,她有个比她气质还不靠谱的名字叫高小样,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忍了这个名字十几年的。

  高小样递给林落雨一个卷宗,林落雨接过来之后放在颜笑笑面前。

  颜笑笑眼神疑惑的把卷宗打开看了看,脸色骤然一变:“你怎么能查到这些!”

  “并不是什么难事。”

  林落雨看着那卷宗说道:“和你有关系的人名字都在上边,可能不齐全,毕竟我着手还没有多久,不过没关系,大概十天之后,有关你的一切都会摆在我面前,所以我才说你应该怕。”

  颜笑笑脸色越发寒冷起来,看着林落雨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若你敢动他们,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林落雨依然平静,甚至有些淡漠。

  “你在乎的怕失去,我在乎的也一样。”

  她站起来:“幸好你在犹豫不决,若你随他一块离开长安城,你已经死了,你身边那些人也会死。”

  颜笑笑好像被人刺破了自己强撑着的气场,刺破了那看似坚固的伪装,也刺破了她那一身骄傲,一瞬间她就颓然下来,这时候看起来才像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女,无助的有些可怜。

  “路怎么走,是人自己选的。”

  林落雨转身离开:“我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留在长安城,但我知道你时不时去那条巷子里找那老两口聚聚,和他们一起做饭一起聊天,说明你心中没有被阴暗完全侵蚀,你还存善念。”

  颜笑笑苦笑:“善念?善念可以让人生存吗?”

  “能。”

  林落雨脚步一停,回头看了颜笑笑一眼:“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沈冷会过的那么好?”

  颜笑笑怔住

  ,低头看着卷宗默然不语。

  她没有离开长安城,是因为她越发不确定自己已经接了的这生意该不该做完,她在长安城一直都打听着关于沈冷的一切,越是打听的多了,心里的摇摆就越剧烈,因为她已经可以确定沈冷不是一个该死的人。

  “你能帮我吗?”

  她忽然站起来朝着已经下楼的林落雨喊了一声,像是溺水的人突然发现有一块木板飘到自己面前不远处。

  已经到了楼下的林落雨没回头,可嘴角已经微微上扬,她知道,颜笑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她喜欢看到人从错误的路上走回来,包括她自己。

  “有件事刚才没有告诉你。”

  林落雨淡淡道:“我个人拿了一部分钱出来送到你要供养的那些人手里,每个人都有份,幸好我比你有钱的多,所以可以保证他们每个人这一辈子都过的很好,当然,被人如猪一样养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派人安排了他们的生活,比如去学什么手艺,小孩子就该去读书,男人就该去做工,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你无条件的养着他们,我只能说你很蠢。”

  颜笑笑:“那你刚才还说,你会杀了他们。”

  “我说的依然算数。”

  林落雨道:“你动他,那些人都会死。”

  颜笑笑沉默了一会儿,俯身一拜:“谢谢,毕竟那不是你们宁人。”

  “那已经是宁人了。”

  林落雨道:“不要以为宁人的身份那么好来的,你可以去看看,将来求立国被灭,那些求立人会不会得到宁人的身份。”

  她看向高小样:“给颜姑娘换一壶茶。”

  高小样笑着去端了一壶新茶上楼,在颜笑笑对面坐下来:“我家小姐是个菩萨心,大部分时候都慈眉善目,可是一旦惹了她,天知道她会造多大杀孽......颜姑娘,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不如留在小姐身边做事,小姐可大方了,她的钱比你去杀人好赚,用你杀人的本事去做帮助人或是保护人的事,而且赚钱还更轻松,你为什么不好好的思考周全?”

  颜笑笑沉默好久,始终没有回答。

  高小样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我猜着,你决定接那单杀人生意的时候可没犹豫这么久,你懂我的意思。”

  说完之后也起身离开。

  颜笑笑一直一个人坐在那,闭上眼睛,脑海里竟是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那个叫沈茶颜的少女,那个女孩子如果失去了丈夫,是上天不公。

  那样的女孩子,就该一辈子幸福快乐。

  她深吸一口气,朝着楼下喊了一声:“工钱高不高?”

  高小样看向林落雨,安静看书的林落雨微笑着回答:“没你杀人高。”

  颜笑笑:“唔......这样啊,那管饭不管?”

  “吃住都管。”

  “好。”

  颜笑笑从二楼走下去:“最好每个月再发些胭脂水粉。”

  高小样眼神亮了:“我和你现在去买怎么样?我本来就要去的,小姐又不陪我,你陪我去,你想买什么,我送你啊。”

  颜笑笑:“当然你送,我没钱。”

  林落雨取了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先拿去用。”

  高小样道:“我家小姐可大方,你尽管拿去用,她肯定不会从你以后的工钱里扣的。”

  林落雨点头:“自然不会扣她的。”

  她看向高小样:“我是从你这个月工钱里取的银票。”

  高小样:“......”

  与此同时,雁塔书院。

  老院长看起来精神不错,虽然一如既往的蜷

  缩在椅子上,身上一如既往的盖着厚厚的毯子,可是却没有一点萎靡不振之象,他只是贪恋温暖,当然也是真的不爱动。

  沈先生坐在老院长面前,规规矩矩的像个学生。

  “听陛下说,你拒绝了接任雁塔书院院长?”

  “是。”

  “理由呢?”

  “我又干不过老院长,何必呢?”

  老院长哼了一声:“就打算以后做个闲散人?”

  “陛下希望我做个闲散人。”

  老院长看了看窗外:“可你闲散得住?”

  “总不能违了陛下的意思。”

  “何必要说谎。”

  老院长轻轻叹了口气:“你心中那杆秤已经在偏移了,不是吗?”

  沈先生笑:“老院长应该知道,我偏移的再多,也是站在陛下那边的,说的更大些,我是站在大宁这边的。”

  “谁不是?”

  老院长眼睛微微眯起来:“只要别做的太过分,我便不会说什么,韩唤枝也不会说什么,只是你应该明白,有一条线不要轻易的迈过去,陛下容不得。”

  “我知道。”

  沈先生问:“下盘棋?”

  老院长:“你棋艺如何?”

  “当年陪陛下手谈,没输过。”

  老院长一怔:“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你离开王府之后会过的那么穷苦,何必呢?”

  沈先生噗嗤一声笑了:“陛下现在输了棋,还是要扣钱的吗?”

  “你可去问问澹台袁术。”

  老院长指了指不远处的桌子:“棋在那边。”

  沈先生过去把棋取过来,在茶几上摆好:“要不然我与老院长也挂些彩头如何?不然的话也没有几分胜负心,若不赌些什么,也会觉得滋味不足。”

  “你想赌什么?”

  老院长问。

  沈先生捏了一颗棋子:“让我先手?”

  “为什么?你不觉得应该让老人先手才对?”

  “我年轻,难道不应该是长辈让着晚辈?”

  老院长点头:“让你就是。”

  沈先生笑起来:“就赌......如果将来我输了,老院长能不能保冷子和茶儿的命。”

  他说的我输了,当然指的不是这一局棋,这一局棋他必须要赢。

  “若是你输的是这局棋呢?”

  老院长看着沈先生的眼睛问。

  沈先生摇头:“不会输。”

  这一盘棋足足下了一个时辰还没有完,越是到后来两个人落子都越是慢下来,有时候一步棋要思考很久放才落下,举棋不定,可心定如磐石。

  老院长棋力更强,沈先生已经落了下风,他紧皱双眉盯着棋局,几息之后忽然吐了一口血出来,喷的棋盘上都是血迹,然后他却笑起来,落子在棋盘上。

  老院长脸色微微难看起来:“何必?”

  “不能输。”

  “你赢了。”

  老院长投子:“应了你就是。”

  沈先生嘿嘿笑起来:“可不许反悔。”

  “自然不会。”

  沈先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好疼。”

  “好疼?”

  “咬破了舌尖,不然怎么骗院长。”

  “你无耻。”

  “我无耻,你也不许反悔。”

  老院长沉默良久,看向沈先生:“他值得?”

  沈先生傲然起来:“当然,我养大的。”

  ......

  ......

  【我不知道怎么耍不要脸了,月票什么的,硬要行不行?】

  :。:

看网友对第四百章 当然值得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