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水战

第三百九十四章 水战

羽箭弩箭叮叮当当的打在王阔海那巨盾上,火星四溅。

  王阔海将冲撞船上受了伤的校尉挡在身后,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朝着另外一艘赶过来的蜈蚣快船喊了一声:“把他接回去!”

  那校尉眼睛微微湿润:“兄弟,怎么没有见过你。”

  “啰嗦!”

  王阔海瞪了他一眼:“不认识我,认识我身上的衣服吗?!”

  校尉立刻点头:“战兵兄弟!”

  “你快些走,磨磨唧唧像个娘们!”

  王阔海顶着巨盾,几乎拦住了所有弩箭,可是为了完全护住自己身后的校尉,他的盾牌就不得不提起来一些,弩箭太密集,他的小腿上连着中了好几箭,疼的身子都微微摇晃起来,可很快就又站稳,双手握着盾牌不动如山。

  “兄弟!”

  那校尉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

  王阔海回头又瞪了他一眼:“赶紧走,别耽误老子杀敌!”

  校尉转身跳上蜈蚣快船,在战兵的护卫下撤回到了木寨上边。

  “所有弓箭手-弩车!”

  站在木寨上的唐宝宝看到王阔海一人一盾站在逐渐下沉的铁犀上,眼睛瞬间就红了,他不认识王阔海,只是依稀记得见过一次,知道那是沈冷的手下,王阔海壮硕的身影和缓缓往水中沉下去的铁犀组成的画面令人心里震颤,那就是可以一辈子称之为兄弟的人,不管军阶高低,不管兵种如何。

  “把人被保回来!”

  唐宝宝这一声,破了嗓子。

  木寨上的弓箭手以覆盖的方式将羽箭倾泻-出去,所有的床子弩也都转过来,朝着王阔海身前求立人靠近的地方密集攒射,羽箭密集到如同重拳,靠近过来的求立船上立刻就被扎满了一层,哪里还有人敢站在那的,尸体一个接着一个的掉下去。

  校尉无惧生死,身前白羽成林。

  “校尉,回来!”

  一艘蜈蚣快船迅速的靠近王阔海,王阔海举着巨盾往求立人那边看了一眼,有一艘孤船靠的最近,被大宁弓箭手压制着,船上的求立人全都缩在比较安全的地方不敢露头,王阔海轻蔑的哼了一声,低头将自己小腿上的弩箭拔出来,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跳回蜈蚣快船。

  就这么被宁人走了,求立人如何能咽的下去这口气,随着一声一声的军令,求立人冒着箭羽开始还击,王阔海将巨盾挂在背后,羽箭敲打在盾牌上的声音如同爆竹一般连绵不绝。

  这把王阔海气的炸了,一低头从水里捡起来一根断开的桅杆,那桅杆足有大腿粗,他抱起来转身朝着求立船那边掷了过去......砰的一声,桅杆戳在靠近的船上,直接戳出来一个洞!

  求立人吓的胆战心惊,这还是一个人?

  王阔海大笑两声,乘坐蜈蚣快船返回木寨之内,士兵们这才看清楚,他膝盖以下有伤口六七处,步步带血,然而他背着巨盾回来,却谈笑风生,直骂那些求立人是怂包孬种。

  木寨上一片欢呼,王阔海听到欢呼声都没有反应,身边人提醒他才知道是在为他欢呼,顿时又不好意思起来,脸色瞬间就红了。

  木寨上,弓箭手丝毫也不吝惜手里的羽箭,一排一排的放出去,前后三排弓箭手交替上前,羽箭在木寨前留

  下了无数求立人的尸体,战船根本就靠不过来。

  “用大船去撞!”

  站在旗舰上的阮青锋双目赤红:“大船!用大船!”

  长达七八十米的海船从后边冲过来,像是上古凶兽一样直奔木寨,那场面给人一种错觉,人站在高高的木寨上正在抵御一头一头来自未知之地的荒古猛兽袭击,几艘求立人的大船朝着木寨这边疾冲过来,那些求立人疯了一样,有的人把自己绑在桅杆上,有的人趴在甲板上,嗷嗷的叫着,像是一群迷失了心性的野猴子。

  求立人就不是来夺水寨的,也不是要来占领大宁的陆地,他们就是来报仇的,大宁的战兵此时此刻正在他们的国土上横行无忌,沸汤泼雪一样向前,而且大宁的军人对于求立人恨之入骨,基本上就不收俘虏,上边的将军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就不去管,求立人被打的狠了,处处狼藉。

  阮青锋得到消息之后暴怒,直接踹翻了桌子,他的水师在求立北疆海域走又不敢走,一旦走了,谁知道还有没有宁人的水师从求立北疆登陆,一旦宁人形成两面夹击之局,别说求立,比求立再大五倍的国家也挡不住。

  留下吧,实在是窝囊,宁人的水师避而不战,只是把他的军队拖在这。

  如果这次机会还没能把握住的话,以后再想登上大宁的陆地杀人怕是不可能了,阮青锋恨足了宁人,却也不得不承认宁人的自信和骄傲不是没来由,在陆地上的大宁战兵,是真的凶。

  所以这一次,他不计代价也要将这宁人船港夷为平地,这是一种象征,一旦他成功了,消息传回国内,对于正在抵抗大宁战兵从南往北进攻的求立军队来说,士气上就将由无比巨大的鼓舞,对于求立百姓来说,这消息也足以让他们振奋起来。

  此时此刻的求立,太需要一场战争的胜利来稳定军心民心了。

  几艘七八十米长的大船冲破了之前冲撞船留下的残骸,其中有两艘在靠近水寨的时候搁浅,只有进出水寨正门的那一条水道才被人工加深过,大船方可出入,四周过来的想靠近根本不可能。

  求立人摸不清楚情况,大船被搁浅在那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船上的士兵立刻就慌了。

  “瞄准了打!”

  高处指挥抛石车的宁军校尉嘶吼了一声,一架抛石车随即将石头掷了过去,第一次投掷有些偏离,在距离搁浅大船几十米外的地方落下来,砸起来的水柱冲天直上,直冲水门的求立战船躲过一劫,已经到了水门不远的地方,抛石车便无法瞄准这一艘大船了。

  随着调整,第二块巨石飞了出去,这一次砸在搁浅大船的旁边,水和泥被砸起来,子弹一样激射出去,大船被冲击的晃了晃,却没有倒。

  第三块巨石飞过来,精准的砸在大船上,轰的一声大船直接被洞穿,躲在船舱里的求立人立刻就遭了秧,嗷嗷的叫声不绝于耳,不知道有几人被砸的粉身碎骨,又有几人被压在下边不可能逃脱还在惨呼。

  可这并没有结束,第四块,第五块,第六块......几架抛石车瞄着这一艘搁浅的大船砸,大石如重拳,连续几次重击之后大船破碎,然后缓缓的往一边歪倒下去,水不可行大船,人却还要游出去,还活着的求立人在水里拼了命的往回游,惊慌失措。

  之前那

  艘大船已经过了抛石车的防守范围,不可能再调整的这么近,再用抛石车的话,搞不好就会砸到水寨上的人。

  “我!”

  有人站起来:“我带铁犀去撞翻它!”

  可此时还有的铁犀都在船港里边,根本没有时间了,一支一支的重弩钉在求立人的那艘大船上,打出来一个一个的洞,一个求立士兵趴在甲板上,一根小腿粗的重弩从他后背戳进去把他钉在那,弩箭有一小半刺进了甲板下边,而那人居然还没死,哀嚎声凄厉的让人听了头皮一阵阵发麻:“妈......妈妈救我!”

  “撞上来了!”

  “大家小心!”

  那艘求立人的大船笔直的冲撞过来,轰的一声撞在水寨闸门上,眼睁睁的看着大船上船头碎了,一边往前挤一边碎,甲板上的求立士兵几乎全都翻倒,水门却居然没有被撞开!

  水门里边,两艘战船并排的顶在那,已经下了锚,战船也被冲击,可水门不开,求立人的船就进不来,只能在外边靠人命往前堆着进攻。

  木寨一阵剧烈摇晃,好在木墙足够宽,不然谁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摔下去。

  木墙晃动了几下随即稳了下来,大宁的士兵们又是一阵阵欢呼,唐宝宝回头看了一眼在高处调度的沈冷,眼神里多了几分欣赏赞许。

  “杀上去!”

  大船上的求立将军一声咆哮,求立人把弯刀叼在嘴里开始攀爬木寨,这些人好像猴子一样灵活,攀爬的速度居然快的令人咋舌。

  可是才靠近上边,一条一条挠钩从木墙上伸出来,铁钩子挂上人就往拉,挂不上的也是一阵乱戳,求立人一个接二连三的从木墙上摔下去,水花四溅,而他们却好像根本就不惧怕死亡一样,前赴后继。

  “继续往前压!”

  阮青锋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哪怕是毁了这船港却要搭进去宁人两倍甚至三倍的人他也认了,这是一场绝对不能再输掉的战争,一旦如此优势兵力之下还拿不下一座小小的船港,那对于求立人军心士气的打击就将大的难以接受。

  一艘一艘的战船靠上去,一艘挤着一艘,竟是硬生生在水寨前边拼出来一块陆地似的,求立人蚂蚁上山一样密密麻麻的爬出来,然后往木墙上猛攻。

  羽箭暴雨一般从木墙上倾泻下来,求立人的尸体一层一层的铺在甲板上,每一艘船上都是死人。

  双方全都杀了红了眼睛,此时此刻,谁也不可能再让这场厮杀停下来。

  唐宝宝伸手:“槊!”

  旁边亲兵队正脸色一变:“将军,此时求立人攻势正猛。”

  “不猛,我也不去,大宁的家门,什么时候能被人堵着打?”

  外面撞在闸门上的大船很高,比水寨木墙也矮不了多少,大概只有三米落差,唐宝宝伸手要过来自己的大槊,纵身从木墙上跳了下去。

  在他身后,数百亲兵一个个也都跳了下去,将军向前,亲兵安敢落后?

  ......

  ......

  【不是解释,实事求是的说人在外确实有诸多不可预测的事发生,比如谁能想到我一天会被啤酒放倒两次?】

  【书评区大家的催更我都看到了,全都看到了,我一阵阵愧疚,所以选择假装没看到。】

  :。:

看网友对第三百九十四章 水战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