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宁人,不会屈膝死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宁人,不会屈膝死

对于军人来说,号角与战鼓声是很特殊的声音,有时候希望这敌袭示警永远不要来,有时候希望战鼓停鸣再无厮杀,可是这样想不了多久,又会想着驱长阵驾战车,涤荡四方,杀他一个四方臣服。

  可毫无疑问的是,当角声响起,当战鼓齐名,寻常百姓可以怕,但战兵不可以。

  船港里并没有多少战船,大宁的水师主力如今在窕国那边,沈冷手下只有不过六条船,船港之中留守的兵力也不过一万多人,总战船数量不过百余艘。

  而求立人是如何穿过大宁水师的巡航和海岛上驻军戒备过来的,这一点已经没时间去多想,可有一点一旦去想了,就令人心里悲痛。

  当初求立人在海上那个孤岛设置了望塔,大宁过往船只都会被他们发现,后来沈冷带着人拿下这孤岛,岛上便长留有大宁战兵驻守,求立人要想过来,任何动作都在哨卡了望之中,就会变得更加谨慎小心起来。

  “海岛上的同袍怕是出事了。”

  沈冷看向王阔海,王阔海点了点头:“可是,求立人要想袭击海岛的话,哪里地势更高,且有数十米的了望塔,除非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不然我们的人就算因为众寡悬殊不敌也有机会撤走,现在求立人突然杀到,怕是咱们在海岛上的人已经......”

  沈冷嗯了一声,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海岛上的战兵可能已经全部阵亡。

  “你去休息。”

  沈冷指了指城内:“把伤口处理一下。”

  王阔海一昂下巴:“这也叫伤?”

  他将巨盾往自己背后一挂,然后大步朝着船港那边走过去,沈冷大步过去拦在王阔海身前:“回去处理伤口,这是军令。”

  王阔海怔了怔,哦了一声,有些不甘心的往回走。

  “将军,我很快回来。”

  他大声喊,回头看时,沈冷人已经在远处,大步向前疾奔,势若猎豹。

  大宁水师在海岛上建了了望塔,那海岛位置独特,如陆地门户,所以庄雍当时在海岛上留下了整整一旗战兵,一千二三百人的队伍,诸军轮换,海岛也是陆地,能在陆地上将一千二百大宁战兵全都杀死,求立人是怎么做到的?

  这可能是南疆海战以来,大宁水师损失的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一场战斗。

  如果海岛上的守军还在,求立人只要一露面,就会有快船返回通知船港这边做出准备,而现在,能看到的至少已经有六七百条船的规模,到底来了多少船,谁能说的清楚。

  沈冷一口气跑到船港高处,爬上了望塔,从士兵手里将千里眼接过来往远处看,桅杆如林,密密麻麻,求立人的北海水师这次纵然不是倾巢而出也差不多了,其实可想而知,要想在陆地上将一千二百名大宁战兵全部击杀,那么最少求立人要动用十倍以上的兵力,可能还要偷袭。

  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当然不仅仅是偷袭一座海岛上的守军。

  偷袭?

  沈冷脑子里冒出来这两个字,却一时之间又想不明白,如何才能偷袭。

  “船港水闸放下来,只留小门,可让蜈蚣快船出入。”

  沈冷喊了一声,传令兵立刻挥舞令旗,船港木寨那边水闸随即缓缓下降。

  “现在船港里是谁指挥?”

  沈冷刚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去见留守的水师将军。

  “是我。”

  沈冷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人蹬蹬蹬的快步上来,沈冷回头看了一眼立刻站直了身子:“将军

  !”

  上来的人是唐宝宝,大宁水师战将之一,掌管一军兵马,本带兵跟着庄雍在窕国战场上厮杀,连续激战月余这才轮调回来,没想到他也才回来,求立人居然就吃了豹子胆一样直接杀上门。

  唐宝宝的脸色很难看,眼神里是久违的杀意。

  海岛上那一千二百战兵是他的人,刚刚才从窕国战场上撤回来修养的,进入海岛的时间不足二十天,沈冷能理解他此时此刻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将军指挥,我去船港外墙。”

  沈冷转身要走,唐宝宝却将沈冷拦住:“你留下指挥。”

  沈冷顿时一愣。

  沈冷回来之前,陛下的旨意先一步到了南疆,庄雍被正式任命为南疆海外三地总督,非但军务事都归他管,连民事也归他管,正一品,封疆大吏。

  而唐宝宝也因为战功被提为从三品,比沈冷高了半级。

  看到沈冷脸上的疑惑,唐宝宝指了指外面:“我有千余兄弟死在那边了。”

  他握着腰畔的横刀转身:“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你留在这居高处指挥全局,调度守御,我得去前边......我兄弟们的仇,我得自己去。”

  说完之后从高处下去,身边数百亲兵紧随其后。

  唐宝宝走出去一段距离后回头看向高处的沈冷喊了一声:“若我随兄弟们去了,我手下活着的兄弟,你替我照看。”

  沈冷站在那,心里的杀意也开始蔓延出来。

  船港木寨,唐宝宝大步登了上去,站在高高的木墙上往外看,求立人的战船多的似乎连水面都铺了一层,黑压压,像是乌云贴着海面而来,他们的号角声此起彼伏,似乎是在布置战略。

  唐宝宝往四周看了看:“我们要做什么?”

  手下亲兵整齐的喊了一声:“寸土不让!”

  “不。”

  唐宝宝抬起手指向远处,那是海岛的方向:“我们要去把海岛上弟兄们的尸体带回来,葬也要葬在大宁的陆地上,所以我们不是要守住这船港,而是要去那边,可现在有求立人拦在这,那我们就杀光那些求立人,把兄弟们接回家!”

  “呼!”

  “呼!”

  “呼!”

  木墙上的战兵们整齐的高呼着,所有人的眼睛都开始发红。

  求立人的战船已经贴过来,此时此刻若要带船出港的话,顷刻之间就会被数不清的求立战船围住,百余艘战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冲破求立人那密密麻麻的船队。

  “远攻!”

  唐宝宝大声喊着,木墙上的床子弩开始调转过来,更高处的抛石车也开始最后的调试。

  “杀!”

  唐宝宝手中长刀往前一指,高处那一排抛石车随即发出怒吼,一块一块巨大的石头飞上高空,如同即将坠落的流星雨。

  一艘求立战船上,站在甲板上的求立校尉抬起手遮挡住刺眼的阳光,往对面宁人船港方向看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落,他啊的叫了一声掉头就跑,可哪里还能跑得掉,二三百斤沉重的石头整个砸在他脑袋上,直接把人从甲板砸进了船舱里。

  战船被砸出来一个洞,甲板上碎木纷飞。

  又一块巨石飞来砸在战船的船尾,船头竟是往上抬起来不少,求立人被砸的东倒西歪,拼了命的去抓住身边可以稳定的东西,海风卷带着的水腥气之中加入了一股血腥气。

  “靠过去!”

  旗舰上的阮青锋脸色阴沉,和宁人

  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一年多,这一年多来,他的北海水师处处受制,非但没有如预期那样将宁人的水师彻底消灭,反而被宁人牵制住,以至于求立本土被宁人已经连下六州十九城,近三分之一的疆域已经被宁人控制。

  这种屈辱,如何能够承受?都是军人,谁能忍受屈辱。

  “宁人进我国土屠我百姓,我就杀入宁地屠宁人。”

  好不容易得来的一次机会,阮青锋绝对不会放过。

  “往前顶,往前顶!”

  他手下副将不停的大声喊着,催促进攻的号角声几乎连成一片。

  前面一排冲撞船疯了一样的靠过来,这些冲撞船上的士兵并不多,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将必死无疑,他们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命把宁人船港的木寨撞翻撞穿,可是宁人的抛石车,床子弩威力巨大,想靠近过来付出的代价惨烈的让人看都不敢看。

  沈冷站在高处立刻下令,号角声呜呜响起。

  水寨木墙外侧皆有冲撞船,这些冲撞船本身就是组成水寨的一部分,求立人的冲撞船上烧起来火焰,冒着黑烟冲过来,而在号角声之后这边宁人的冲撞船迎面撞了过去。

  “为大宁!”

  一艘带人驾着冲撞船拦截求立冲撞船的校尉将黑线刀高高举起:“为战兵兄弟!”

  “为大宁,为兄弟!”

  他手下人嘶哑着嗓子呼喊,将铁犀的速度提升起来,这名校尉带着三百余人,驾乘十几艘铁犀冲过去,那场面让人心脏都几乎要跳动的炸裂开。

  轰!

  铁犀与求立人的冲撞船重重的撞在一起,甲板上的校尉几乎摔下去,两艘船对撞的那一刻,火光也冲天而起。

  两艘船开始下沉,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一旦让火船撞在木墙上,可能整个水寨都会被烧掉。

  校尉挣扎着站起来想去看看自己的兄弟们怎么样了,忽然浓烟之中嗷的一声,几个求立人挥舞着弯刀直接跳了过来,一个个的都已经疯了。

  黑线刀在手,一刀将迎面而来的求立人脑壳斩掉一半,再一刀切开后面求立士兵的脖子,校尉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们没有一个从船舱里出来,怕是都已经出了事。

  “大宁不可侵犯!”

  校尉暴喝一声,孤身一人,朝着浓烟之中冲了过去。

  他的背影消失在滚滚黑烟和火光之中,他的骄傲,让他不允许任何一个求立人靠近水寨,那是他的任务,也是他的职责,更是他的挚爱,每一寸大宁的土地,都是他的挚爱,每一个战兵兄弟,都是他的挚爱。

  求立战船上,校尉一刀一刀劈砍,求立人的餐呼声此起彼伏。

  呼的一声,黑烟卷动,一个人从黑烟之中穿过来跳上逐渐下沉的铁犀战船,他一只手握着已经砍出来几个缺口的黑线刀,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肩膀,那里还卡着一把求立人的弯刀,胸口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刀口,血流如注。

  校尉回头看了看,随波飘荡,距离水寨更远了些,于是他笑起来,如此释然。

  在他对面,求立人的战船一艘一艘的靠过来,无数的弩箭瞄准了他。

  校尉转身面对求立人那边,长刀戳在甲板上,手扶而立。

  宁人,不会屈膝死。

  弩箭袭来。

  砰!

  一面巨盾从天而降,然后便是一个壮硕的汉子直接从一艘蜈蚣快船上跳了上来。

  黑烟翻卷,一艘一艘小船仿佛破虚空而来,大宁战兵的横刀上,寒光凛凛。

  :。:

看网友对第三百九十三章 宁人,不会屈膝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