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怎能让他逍遥?

第三百八十五章 怎能让他逍遥?

走在长安城的街上,颜笑笑忽然发现自己很茫然。

  进长安城之前的那一刻她还很清楚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杀沈冷,拿银子......而之所以做这样的选择,是因为她的生意已经维持不下去,纵然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

  所以她想到了去做杀手,反正是在宁人的地方做杀手,杀的是宁人,赚的还是宁人的银子,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然而在今天进长安城之后,她遇到了茶爷,遇到了那些百姓,那几个老兵,那个大娘和大爷,她发现这才是宁人......这样的宁人,真的该恨吗?

  之前所有的狠厉,所有的决心,在这一刻动摇了。

  她带着她的姐妹们读书习武经商,却终究是因为生疏而在生意场上辗转不开,门路不清,浪费了很多时间很多钱财,本来凑起来的本钱几乎都赔了进去,还有那么多人她打算供养,所以举步维艰。

  也就是在那一刻她想到了杀人,而要杀人,就必须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于是她千方百计的打听出那些杀手组织在哪儿,如何联络,然后一个一个的挑战过去,最终在江湖里打出来一个声名鹊起。

  名气有了,生意自然就会来。

  杀沈冷,是她真正意义上接的第一单生意,江湖之中传闻她杀人如麻,不过是她故意让人散布出去的消息,唯有这样,没有名声,谁会用她?唯有大家都觉得她是真的杀人如麻,才会有更多生意上门。

  她只是没有想到,第一个找到她的居然是大宁信王世子李逍然。

  看到大宁一位亲王的儿子要去杀一位战功赫赫的将军,她冷笑,觉得宁人也一样的卑劣不堪,一样的恶心,但她接受,因为她要杀的是宁国的将军,虽然是一个没有参加过灭越之战的将军,可杀宁国军人,她觉得自己在心态上应该可以接受。

  原来没有那么容易。

  她本就不是个杀手。

  走在街上累了,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有个看起来很清静的茶楼,于是迈步过去,想喝杯热茶,坐在窗口,再仔细看看这不一样的长安城。

  茶楼里有个看起来很安静很安静的女子坐在那看书,气质淡雅,像是一朵在凛冬之中悄然盛开的茉莉,比茉莉花还要多些让人心动的东西,那是一种淡淡的自信,有人说气质这种东西虚而不实,可是当有一天你真的站在一个饱学之人面前,便会明白什么叫腹有诗书气自华,无论男女。

  坐在窗口安静看书的林落雨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颜笑笑,第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女人有问题。

  林落雨在江湖的时候,颜笑笑还是个孩子。

  沈冷和茶爷回到小院后就开始准备东西,黑眼白牙带着人从前边迎亲楼里搬来一些桌椅,一群汉子蹲在院子里帮沈冷择菜洗菜,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他们忙活完了之后就要先走一步,毕竟今夜来这小院里吃饭的都是些他们还不能直接接触的人,比如唐说,他不可能相信流云会是陛下的,他也难以理解,当然也不能让他知道。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厨房里飘出来沈冷的声音:“晚饭就在这吃。”

  众人全都愣住。

  黑眼:“不方便,对你影响不好。”

  沈冷:“我东西买的多了。”

  黑眼:“你得多为自己考虑一下。”

  沈冷:“多了就会浪费。”

  黑眼:“你有没有在听我说什么?”

  沈冷看向黑眼:“一会儿去前边迎新楼后厨偷一锅米饭来如何?”

  黑眼点头:“好......”

  白牙哼了一声:“从自家偷东西出来,还好......好像确实挺好玩。”

  叶流云从外边缓步进来,正好听到白牙这一句,看向白牙的时候眼神复杂,白牙觉得好委屈:“我就是随口跟了一句......要说叛徒,黑眼是第一个。”

  然后大家就看到叶流云身后跟着两个汉子,抬着一大锅的白米饭。

  黑眼:“东主,想不到你也背叛了流云会。”

  叶流云:“......”

  下午第一个来的是孟长安,看起来精神不太好,毕竟重伤未愈,看到沈冷之后却眉眼舒展开,仿佛悄悄压下去什么心事。

  他来之前,陛下召他入宫。

  陛下问,世子在北疆,你如何待他?

  孟长安答,看黑武人如何待他。

  他知道皇帝信他,但皇帝却不得不提醒他,那事关皇家体面,不管孟长安有没有心思,皇帝都必须提醒他,可若非在乎这个年轻人,皇帝何必?为皇家体面,废掉一个年轻人不算什么太难的事,可皇帝不想。

  可若说孟长安就能心中舒服,又怎么可能舒服得了。

  唐说要来,自然会来,只是没有想到还来了那么多之前没说要来的家伙,陆轻麟许无年,甚至那位值礼监裁官。

  茶爷不住往外看着,想着师父什么时候会来。

  就在此时,韩唤枝跟在楚剑怜身后步入小院,看起来两个人哪里像是什么敌人,或许也只有到沈冷家里,这两个人才会联袂而来。

  未央宫,东暖阁。

  皇帝看了一眼蜷缩在椅子上的老院长,微微摇头,起身将自己的大氅取下来给老院长盖上,老院长睁开眼,顿时有些惶恐起来:“臣这是又睡着了?”

  皇帝压了压他肩膀示意躺着就是:“刚才还打了呼,年纪这么大了,呼噜声倒是中气十足。”

  老院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往上拉了拉大氅,几乎盖住了半张脸:“陛下召臣来,臣来了陛下又不说话,臣这般年纪,哪里扛得住冬日暖阳。”

  “怪朕?”

  皇帝白了他一眼:“朕请先生来,是想问问关于沈冷领巡海水师的事。”

  “陛下都已经交给了内阁也已经找沈冷聊过,那便是定了的,还有什么事陛下不确定?”

  “朕是想着,该怎么跟庄雍提......和沈冷说什么不要紧,庄雍怕是会炸了毛,朕已经把沈冷从水师里拎出来一年多,刚放回去却又要直接从水师划走,庄雍会怪朕吧。”

  皇帝思谋太多,手下人的情绪也多会照顾到,所以庄雍他们对陛下的感情,也不仅仅是臣子对皇帝。

  “庄雍是个识大体的,心里自然会不舒服,可沈冷腾达,他也开心才对。”

  “就让庄雍在南边多留一阵子如何?”

  皇帝问。

  老院长这才反应过来,陛下这哪里是担心庄雍因为沈冷被划走而心中郁闷,陛下是又要给庄雍升官了......当年北疆一战庄雍受了委屈,陛下始终都觉得心里亏欠,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弥补,这次总算是让陛下找着理由了,那还不大补特补。

  “海外那边暂且无法设置道治。”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朕想着,给他一个什么名头,总领海外诸军,兼治地方民事。”

  老院长脸色一变,那太大了些。

  比一道的道府还要大!

  “暂时的。”

  皇帝似乎是看出来老院长的反应有些强烈,只好解释了一句:“待南疆战事平息,自然会设置道府。”

  老院长叹道:“陛下愿意,那就这么安排呗。”

  “年纪大了,越来越会耍脾气?”

  皇帝看了老院长一眼。

  老院长低着头语气平淡的说道:“陛下倒是不用顾及我这老家伙怎么想,应该想想如何跟朝臣吵架,内阁那边纵然没有太大波澜,然而消息一放出去,如果没人跟陛下闹起来算臣输了。”

  “闹就闹吧。”

  皇帝笑了笑:“北疆事大,北疆之需从南疆取,不伤不损大宁分毫,这是朕在建立水师之前就已经勾画好的,他们也早就明白,只是见不得庄雍权限那么大,可如果他权限不大,如何能治得住那海外飞地,治得住诸战兵将军?治得住刁民?其实朕也知道,庄雍心肠不够狠不够硬,所以他不适合,但适合的,还没到时候。”

  老院长点头:“臣也明白,陛下是想让臣在大殿上帮着陛下吵架?”

  皇帝嗯了一声:“还是先生了解朕。”

  老院长长叹一声:“臣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吵过架了......”

  内阁。

  大学士沐昭桐坐在椅子上怔怔出神,陛下什么心思他猜的很准,陛下是要把庄雍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超过道府,一品大员,真真正正的封疆大吏,那可是海外飞地啊,庄雍就是那地方的土皇帝了。

  如果儿子还活着的话,也该飞黄腾达。

  所以他很愤怒,越想越愤怒。

  庄雍提到正一品,他儿子沐筱风本就是水师副提督,再不济如今提到正三品也不为过,然而这一切,都随着那个叫沈冷的人举起屠刀而变成了幻影......再看看那个沈冷,真是风光啊,最年轻的正四品,诸军大比的状元,将来还要独领一军!

  沐昭桐猛的站起来,把内阁里的一群大人们吓了一跳。

  “大学士?”

  有人试探着叫了一声。

  “你这是怎么了?”

  “啊?”

  沐昭桐脸色一变:“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忽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些琐碎没交代,你们继续忙,把陛下刚刚派人送来的事都办了,我回家去一趟,想想也已经有四五天没回去过了。”

  “是。”

  众人站起来俯身,沐昭桐披上大氅走出内阁,出了门看了看保极殿东暖阁那边,外面寒风凛冽,可心里却好像烧着一股火。

  出宫门上马车,沐昭桐始终在袖口里紧紧攥着拳头,儿子的模样在自己脑海里已经越发的模糊起来,可仇恨永远不会淡化。

  沈冷就要出京了,回水师去,怎么能让他如此逍遥?

看网友对第三百八十五章 怎能让他逍遥?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