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分量

第三百八十二章 分量

小张真人一脸认真的看着沈冷,奈何眼神确实不好,眼前人只是个模模糊糊的轮廓,眉眼都看不清晰,哪里还能看出来是什么面相,沈冷说既然你看不清楚那么你学那么多怎么办,小张真人便有些着急起来,那种想证明自己可以的着急。

  “虽然我看不清,可我真的会看啊。”

  他着急起来,似乎更好看了些。

  沈冷叹道:“好吧好吧,你会看。”

  想着陛下或是已经下朝归来,从前边未央宫大殿到保极殿东暖阁也就是走几步路的事,自己可别耽搁了,所以起身准备告辞。

  他刚要走,小张真人却一把拉住他:“你等下,面相我看不清,可命相我算得清啊。”

  小张真人似乎是怕沈冷觉得他吹牛:“你把生辰八字告诉我。”

  沈冷真的很想告诉他,奈何他不知道。

  具体哪天什么时辰他出生的,他又怎么说得清楚,连沈先生也就依稀记得那是哪天,时辰自然不知道,沈先生后来查过珍妃生产的时辰,奈何又不敢胡乱告诉沈冷,以至于沈冷现在一脸茫然。

  “不知道。”

  “不知道?”

  小张真人有些急了:“那我怎么证明我真的会算命相?”

  沈冷:“等我以后问了再来找你。”

  小张真人模模糊糊的看到沈冷要走,一把抓住沈冷的衣服:“站着别动。”

  他抓着沈冷的手摸了摸,脸色大变。

  沈冷:“你是......在摸骨?”

  小张真人点了点头:“是。”

  沈冷有些紧张起来:“看你脸色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是不是摸出来什么......”

  小张真人:“你掌心怎么有这么厚的茧,常年握刀?”

  沈冷嗯了一声,长出一口气,心说还以为你真的能摸出来什么。

  小张真人又捏了捏沈冷的手背:“感觉皮肤也不是很好,有些粗糙啊,我这里有自己配的膏露,我给你一些,你回头每天早晨洗完手后抹一些,用不了十天皮肤就会变得好起来。”

  沈冷:“龙虎山上学问这么杂的吗?”

  小张真人脸一红:“习惯习惯......龙虎山下经常有姑娘上来求教,只要一摸手,就想到了卖膏露......”

  他从自己袖口里摸出来一个小瓶子:“这个送你了,是我亲手配的。”

  沈冷:“真人都看不清楚,怎么配药膏?”

  “闻啊。”

  小张真人一脸得意:“我鼻子好使。”

  沈冷:“我怎么依稀记得,真人是要摸骨来着?”

  小张真人脸又一红:“其实......摸骨是骗人的。”

  沈冷:“谢谢真人的坦率,我还有要紧事,先走一步。”

  小张真人哦了一声,松开沈冷的手,抬起来手想理理自己的头发,沈冷往前走,他的手就触碰到了沈冷的胸口,小张真人楞了一下:“这么硬实。”

  沈冷加快脚步,逃一般的离开了奉宁观。

  小张真人在沈冷走了之后长出一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他也看不清楚,也不是真的在看自己的手,想到自己刚才发现的什么,脸色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书上没有骗我,那么他就应该很了不起,可不能随便说出去,会害死人。”

  他摇了摇头:“书上可能都是骗人的,连师父都是骗人的。”

  东暖阁。

  皇帝回来的时候见沈冷在外边站着,不由自主的嘴角微微勾起:“等了朕一会儿了?”

  沈冷俯身:“臣也才到。”

  “进来说话

  。”

  皇帝大步走进东暖阁,他走路步伐很大,虎步龙行,这是当年在军中养成的习惯,哪怕已经做了二十年皇帝也改不了,总是给人一种雷厉风行的感觉。

  进了屋子坐下,皇帝习惯性的翻开桌子上已经堆起来很高的奏折,这些还都是内阁的人筛选过的,大宁如此之大,若是雪片一般来自各地的所有奏折都由皇帝一人批阅,怕是整天坐在这一动不动也看不完。

  “对你们几个的赏赐,朕昨夜里思考了很久。”

  皇帝一边看着奏折一边说道:“你和以往参加诸军大比的人有些不一样,你现在已经是从四品,再迈一步,就是正四品威扬将军,大宁立国数百年来,不算开国时候,还没有一个人十九岁就做到正四品将军的,所以朝臣们说不能赏赐太过,朕在朝堂上和他们吵了一架,总算是帮你吵回来了。”

  “明天旨意就会给你,从明天开始你就是大宁正四品的将军,各卫战兵将军是正三品,你已经走的很快,很急,但朕希望你能走的更稳。”

  “臣明白。”

  “你已经是三等伯,上轻车都尉,但诸军大比不计入勋爵,所以这些没法动。”

  “臣已经很满足,谢陛下恩赐。”

  “嗯,知足就好。”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诸军大比已经结束,你在长安城里也不能停留太久,朕本来想着,留你在京城里做事,可那样你这一身本事就算是废了,就算是把你留在甲子营,也一样没多少用武之地,所以你还是回水师去吧,争取在明年七月之前将南疆的事帮着庄雍都理清楚。”

  “臣遵旨。”

  “听说昨夜里你做了一餐好饭,叶流云他们吃的都没了样子。”

  沈冷笑:“是叶先生他们都饿了。”

  “朕其实之前还有些担心,你太年轻,上来的又太快,怕你心性不稳,朝臣们和朕吵架,也不是针对你,他们其实是好意,怕你稳不住会摔下去,现在看来,你少年老成,能让朕放心不少......所以有件事朕还是打算交给你来做。”

  “请陛下吩咐。”

  “朕打算将水师拆分,如今水师规模已经足够大,所以朕打算拆分成三支,主力水师,就定名为大宁南海水师,七成的战舰都留在南海那边,另外两支,一支为巡江水师,从水师分出来两成战舰,交给海沙带着,第三支水师定名为巡海水师,分出一成战舰,再加上水师之中六成的运输船。”

  沈冷脸色一变,这似乎有些不对劲。

  七成战舰留在南海自然是为了继续巩固海疆,求立未平,窕国不稳,留下七成战舰在求立北方牵制求立水师,而大宁那数卫战兵,以及被征服的窕国军队协从,自南向北猛攻,灭求立只是时间问题,沈冷坚信如求立那样的国家,不可能在陆地上挡得住大宁虎狼。

  而另外一支巡江水师的职责,其实就是当初南平江水师的职责,巡守大宁内陆诸河道,这是必然要做的事,所以也不足为奇。

  奇怪就奇怪在这第三支水师,只留一成战船,却带走五成运输船,规模很大了。

  北疆!

  沈冷的心里一震。

  陛下想着的果然还是北疆,破窕国,求立,令南理臣服,到时候就有大量的物资从这三个海外之地运往大宁,皇帝没打算如灭南越国时候那样,以大宁的国库贴补南越,将南越变成了平越道,皇帝是打算用窕国,求立,还有南理三国倾国之力,应付北疆之战。

  损,不在大宁,而在于那三国。

  若对北疆之战有了大胜,到时候再回补那三国之地,若是对北疆战事持久,那三国之地怕是要被废掉了。

  “朕

  打算让你带巡海水师。”

  皇帝看着沈冷的眼睛说了一句。

  沈冷垂首:“臣遵旨。”

  “你想到了什么?”

  “北疆。”

  只这两个字,皇帝的嘴角就微微上扬:“很聪明。”

  沈冷有些担忧:“只是,若急于从求立等三地运送大量物资回来,怕是那三地百姓困苦之下,久则生变。”

  “那是飞地。”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隔着南海,就算朕想长治久安,就真的能长治久安?暂且管不了那许多,求立人该受的折磨,是因为他们对大宁南疆这么多年来都不曾间断过的侵扰,多少大宁子民被他们杀了,屠城灭地的事,求立人干的并不少,朕从来就没觉得,求立那块地方上的人被打服了打怕了就是宁人了,他们没有那个资格,宁人的身份,谁想是就是?至于窕国与南理,朕会适当放松些。”

  沈冷嗯了一声,他知道自己并不能左右皇帝的决定,当然,沈冷也不觉得皇帝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的。

  那是求立人该得的。

  “他们可以跑来抢朕的东西,杀朕的子民,朕调派十几万虎狼过去,难道是去给他们保家护院的?”

  皇帝把手里的奏折放在一边:“你赶回南疆之后接手巡海水师,能从求立带回来多少东西就带回来多少,非但是物资,还有人,求立的那些壮年男人,都可以用,放在北疆战场上与黑武人去厮杀,就当是他们在赎罪。”

  “臣遵旨。”

  “明年七月,你带着第一批物资务必抵达东疆。”

  “是。”

  皇帝缓缓的舒了口气:“朕就在东疆等着你,如果不耽搁的话,朕六月份就回到东疆裴亭山那边,你的水师比朕稍微晚些。”

  他看着沈冷的眼睛:“你想建功立业,朕就不会吝啬,外面有人不理解朕为什么对你这般好,你自己可能也想过这些,朕不妨告诉你,因为你是寒门出身,朕是想给战兵队伍里所有寒门出身的子弟看看,朕用人,不问出身。”

  皇帝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稍稍闪烁了些,可沈冷低着头却没看到。

  “你刚才是不是遇到张真人了?”

  皇帝问。

  明明皇帝回来的时候沈冷先一步回来了,可是皇帝却似乎已经知道了他遇到小张真人的事。

  “是。”

  “你们聊了些什么?”

  “没有,只是小张真人眼神不好,所以臣帮着他送了些东西,只是随便聊了几句,臣也是离开之前才知道他是龙虎山真人。”

  “龙虎山上老真人给朕写了一封亲笔信。”

  皇帝若有深意的说道:“说小真人可窥天道,朕知道玄乎了些,可他本事终究是有的,他就没有给你看看面相?”

  沈冷低头:“看了,看不清,小真人的眼神确实太不好。”

  “唔......”

  皇帝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淡淡失望。

  “你先出去和他们聊聊,一会儿朕与你们同饮。”

  皇帝的视线回到奏折上,沈冷躬身退出。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皇帝似乎在乎什么所谓面相,比在乎巡海水师的事还要多些,或许是一种错觉,或许是自己胡思乱想,他只是想着,皇帝用了很多话交代巡海水师的事,却不及随随便便提了那一句给你看相了吗分量重。

  ......

  ......

  【两件事,第一是书评区之前的活动,中奖的同学请尽快加群,联系群主。】

  【第二是现在已经可以评论每一章之中的任何一句话,按住就能写评论,会很好玩。】

  :。:

看网友对第三百八十二章 分量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