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向暖而生

第三百七十九章 向暖而生

诸军大比正式宣告结束,而十大新秀与十大战将的名字将会出现在长安城大街小巷,每一条街上都有红榜,每一个红榜前都有人驻足围观,这就是大宁朝廷的办事效率,一夜之间,红榜遍街。

  而当天下午天还没黑的时候,沈冷就已经回到了他在迎新楼后边的那个小院,进门等待他的是茶爷的拥抱,大比结束之后沈冷他们去接受陛下的召见,茶爷便先回到家里等着。

  茶爷用最快的速度洗了澡,为了怕傻冷子嘲笑她,她还把洗澡水冲掉了,回到屋子里换了衣服,又擦了香扑扑的粉。

  好期待。

  茶爷觉得自己心跳的好厉害。

  沈冷一进门,黑獒围着他不厌其烦的摇尾巴,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求关注,然后它发现主人对自己竟是一眼都不看,迫不及待的把女主人抱起来,两个人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然后就抱到屋子里去了。

  黑獒跟着上了台阶,还没进门呢,抱着茶爷的沈冷一脚把房门踢回来,差一点撞了黑獒的鼻子,黑獒吓得往后跳了一下,再看时,门已经关上了。

  黑獒委屈的叫了两声,在台阶上趴下来,不时抬起头往屋子里看看,警觉的竖起耳朵,似乎是有什么可疑的声音引起了它的注意。

  呜呜呜,为什么女主人像是在哭?

  急的黑獒在院子里转圈圈,后来发现追着自己尾巴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于是忘记了它还在担忧呢,在院子里转了好多好多圈,转到累了的时候,忽然耳朵又竖了起来,它听到了更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女主人尖叫了一声,刻意压着,可它还是听到了。

  黑獒跑到门口用头撞了撞门,还是没有人理它,只好又可怜的在门口趴下来。

  狗生好无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吱呀一声开了,沈冷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还拉着茶爷的手,茶爷脸红扑扑的,像是因为这寒冷的冬天屋子里太热的原因,一定是这样。

  “我先回来的时候,在半路买了菜。”

  茶爷蹲下来,揉了揉黑獒的大脑袋。

  黑獒扭头不看她,谁还没有点小脾气似的。

  沈冷也蹲下来:“我一会儿给你炒几个喜欢的菜,不知道先生会不会回来吃饭,我做菜的时候,你把酒烫好,万一回来了呢。”

  “嗯。”

  茶爷应了一声。

  沈冷蹲在黑獒旁边,黑獒扭头也不看他。

  沈冷噗嗤一声笑了,在黑獒脑袋上拍了拍,起身去厨房剁肉骨头,黑獒听到剁肉骨头的声音就绷不住了,哪里还有什么狗王应有的骄傲和矜持,摇着尾巴跑进厨房里,在沈冷身边蹭来蹭去。

  茶爷把沈冷刚刚进门时候仍在地上的包袱捡起来,看到她的时候沈冷双手里便只有她,哪里还有心情拎着包袱,包袱里边应该是他在演武场住的这段日子换下来的脏衣服,茶爷拎着包袱回到屋子里,想把沈冷的衣服洗了,打开之后才发现都是干干净净的,每一件都洗过。

  沈冷从厨房窗户探出头,嘿嘿傻笑:“我家茶爷的手那么漂亮,我怎么舍得这双手泡在冷水里洗衣服,回头咱们请个大嫂在家里帮忙吧,收拾院子什么的,你也别自己动手了。”

  茶爷笑:“那不就是废人了吗?”

  沈冷道:“腾出来的时间你可以练剑啊,可以看书,可以外面走走看看。”

  茶爷摇头:“不要,又用不了多少时间。”

  沈冷把剁好的肉骨头放进锅里炖上,看

  了一眼还在那摇尾巴的黑獒:“还要好一会儿呢,你去外面等着。”

  蹲坐在地上的黑獒立刻起来,朝着沈冷嗷嗷的叫了两声,居然叫出来小奶狗的声音,欢天喜地的跑到外边等着去了。

  茶爷瞪了它一眼:“尊严呢?”

  没过多久,又看到了那傻狗追尾巴的画面。

  外面响起敲门声,黑獒却没有任何警觉的反应,而是在门响之前就停下来追尾巴这玩不腻的游戏,跑到门口那边蹲坐下来等着了,那大尾巴好像扫把一样在地上来回摆,左右左,右左右。

  黑獒没有警觉,那么敲门的自然不是外人。

  茶爷将院门拉开,沈先生笑呵呵的拎着一包熟食和一些干果递给她:“冷子到家了吧。”

  “嗯,在厨房呢。”

  沈先生笑容更灿烂起来:“终于可以吃到一顿顺口饭菜了。”

  茶爷哼了一声。

  沈先生道:“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做的不好吃......算了吧,你做的确实是不好吃,我这个年纪了,何必再昧着良心说话。”

  茶爷举头望明月,明月还没那么高。

  沈先生往厨房走的时候,沈冷已经从里边出来:“先生怎么容光焕发?”

  “下午和几个老伙计打牌赢了些。”

  “我还以为你去洗浴了呢。”

  “......”

  沈先生进了厨房,看着冷子做菜:“感觉怎么样?”

  沈冷问:“诸军大比?”

  “不然呢?”

  “感觉我很牛-逼。”

  沈先生白了他一眼:“给你浇一盆冷水,并不是说你得了诸军大比的第一,你就是这大宁百万战兵之中最厉害的那个年轻人,你应该很清楚,绝大部分寒门子弟是不可能在你这个年纪成为将军的,甚至十大新秀之争的那些参与者,也多不是寒门出身,寒门子弟天赋武艺甚至自制力比你还要强的人绝非少数,他们只是不能进入这样一场举国瞩目的大比之中。”

  沈冷点了点头:“我知道,若以后我做的官儿大了,我就请陛下准许,办真真正正的诸军大比。”

  “你就是喜欢异想天开。”

  沈先生叹道:“不分高低不分地域的真正的诸军大比,施行起来太难了些,几无可能,不过若是可以在各卫战兵,四疆四库,每年都举办一次大比武,对于那些寒门出身的年轻人来说便是希望。”

  沈冷切菜的手一停:“本来今夜陛下是准备把我们叫进宫的,可是后来内侍总管代放舟说,陛下让我们都歇歇明天上午进宫,中午陛下设宴,代公公还说,其实是陛下觉得我应该先回家和茶儿报喜......明天若是能和陛下说话,我就把先生这想法说给陛下。”

  “以后再说吧。”

  沈先生微微摇头:“这几年陛下应该是没有精力再去做别的什么事,求立人那边的战事不能牵扯太久,不出明年三月陛下就要去东疆,车马仪仗走的慢,陛下还有走走停停检视地方,所以到东疆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七月,而六月水师必然要抽调回来一大部分。”

  听沈先生说完这句话,沈冷的脸色一变:“陛下是担心东疆出事?”

  “陛下从不担心裴亭山,水师回来,还是因为北疆。”

  沈先生道:“所有人都觉得,裴亭山可能有不臣之心,所以心里有不轨想法的那些人也会觉得,陛下去东疆的时候有机可乘,然而陛下对四疆大将军从来就没有疑心过,或许会生

  气,但绝不是疑心,四疆大将军对陛下也一样......冷子,你应该多学学陛下的气度,早晚有一天那些人都会明白,裴亭山永远不会反。”

  沈冷心里一震。

  会吗?

  “你还不了解陛下,还不了解陛下和四疆大将军的感情,也不了解四疆大将军对陛下的感情,也可以说,是军人对大宁的感情。”

  沈先生沉默了一会儿。

  “冷子。”

  “嗯。”

  “以后尽力像陛下那样,做一个永远不会让手下人怀疑你的人,也做一个永远都不会轻易去怀疑手下的人。”

  “好。”

  沈冷点头。

  就在这时候,院子里的黑獒忽然站了起来,稍有警觉。

  门外再次想起敲门声,茶爷看了黑獒一眼,黑獒先到了门口那边,似乎是在确认外面人的身份,茶爷走到门口问了一声是谁,却原来是叶流云到了。

  茶爷连忙将院门拉开,外面竟是来了许多人。

  “茶儿姑娘。”

  叶流云微微颔首,在他身后跟着黑眼,绑着绷带的白牙,断舍离与风雪刃,叶流云叫了一声茶儿姑娘,而后面那些人却叫什么的都有,有叫将军夫人的,有叫嫂子的,有叫弟妹的。

  “你们都严肃些。”

  叶流云回头瞪了他们一眼:“我是带你们来蹭饭的,若在这般失礼,以后蹭饭不带你们来。”

  黑眼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些东西,有酒有菜有水果,这个季节能买到的水果种类也不多,但是他们带来的东西,就已经足够摆满一大桌子。

  沈冷傻笑着出来,先是对叶流云俯身一拜:“叶先生。”

  叶流云嗯了一声:“回去炒菜,没你什么事,别耽误工夫。”

  沈冷:“哦......”

  黑眼朝着沈冷傻笑,白牙也在傻笑,沈冷对比了一下,果然还是白牙的牙白。

  沈冷问白牙:“伤成这样,还能吃肉否?”

  白牙:“你且做了试试。”

  沈冷哈哈大笑。

  黑眼:“你且多做些试试。”

  断舍离风雪刃六个人各自打了招呼,进了门之后就去布置桌子,然后就围在院子里逗黑獒玩,可谁都不敢太靠近,哪怕他们都是高手,可黑獒带给人的压力还是太大了一些。

  就在这时候沈冷端着一大锅香气扑鼻的肉骨头出来,几个人全都兴奋起来。

  “果然好香!”

  “名不虚传。”

  “都说沈将军做饭一流,这味道就让人垂涎欲滴。”

  他们刚要围过去,黑眼蹲在那有些无奈的说道:“那是给狗吃的......过来人的经验,你们相信我,免得太尴尬。”

  其他五个人对视了一眼,是真尴尬啊。

  沈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咱们的在屋子里,一会儿就好。”

  他看着这些人真的很暖和也很开心,想到陛下今夜忽然决定不让他们进宫了,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让他们都歇歇,还因为陛下想着,茶儿在等他回家,沈先生在等他回家,而明日流云会的兄弟们是不方便出现在孟长安唐说他们那些人面前的,陛下也想着流云会的人呢,今夜沈冷在家,陛下给流云会的人时间让他们来给他道喜。

  陛下啊。

  想到在南平江江边的时候,他总觉得沈先生是个温暖的人,是沈先生让他决定做一个温暖的人,陛下......何尝不是?

  :。:

看网友对第三百七十九章 向暖而生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