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承让

第三百七十六章 承让

沈冷赢了彭斩鲨是意料之中的事,是所有人意料之中,包括彭斩鲨自己,其实在西疆的时候彭斩鲨就已经看的很清楚,他与沈冷之间的差距明显到连他自己都不能自欺欺人,所以他更觉得孟长安今年不能参加大比真的很令人遗憾,或许唯有孟长安才能沈冷真正的一决高下。

  明明是一个所有人都已经预料到的结局,澹台袁术下意识的看向皇帝的时候,却发现皇帝显然是松了口气。

  沈冷从擂台上下来的时候看到唐说就站在不远处等着,原来他赢的更快些。

  “好慢。”

  唐说看着沈冷问:“为什么浪费时间?”

  沈冷看了他一眼:“张扬好玩吗?”

  唐说笑:“特别好玩。”

  沈冷:“你家里人可能会不怎么满意。”

  唐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看到你肆意的样子,我觉得年轻人就应该如此,家里人不满意我自己还算满意,两相对比,反正挨骂要等到回去,也许未来回想起来我也会觉得自己幼稚,可现在满意难道还不够?”

  沈冷:“那一会儿见。”

  唐说哦了一声:“你可别抽到轮空,我不希望那样和你在最后一战相遇。”

  沈冷:“我觉得不会有人希望我轮空。”

  他回头看了看高台那边。

  唐说:“这样公正的一场比试,就算是你轮空了,我除了瞧不起你一些,倒也无可奈何。”

  沈冷比了一根中指,唐说不懂,问他:“这代表什么?”

  沈冷:“果然好孩子。”

  唐说哦一声,没再问。

  接下来的抽签沈冷果然没有抽到轮空,想着高台上那些人要控制抽签真的是不能更容易,不仅仅是陛下要看他,那些陪坐在陛下身边的人都想看他到底能不能靠真本事走到最后。

  下一阵,对白念。

  沈冷抽到这个人后觉得有些无趣,倒不是想着可能是大人物们不希望白念继续走的更远,而是因为他对姓白的有一种近乎于天生的不喜欢。

  如今在这个天下,不管是江湖还是庙堂,姓白的人似乎都有些刻意被边缘化,白念到底是不是后族的人谁也说不清楚,可就算他是真真正正姓白的,因为受皇后一族的牵连,大人物们也不希望他走的更远,没把他第一个安排给沈冷,只是不想做的那么明显而已。

  当然,这只是猜测。

  站在台上,白念看着沈冷的时候脸色尽力平静:“我大概猜到了,这一轮应该会遇到你,或者是唐说。”

  沈冷侧头看了看,唐说正郁闷的蹲在一边唉声叹息,他抽到了轮空......这么幸运的事他却不想接受,还去找值礼监裁官问能不能换一下,把这个轮空的名额让给别人,值礼监裁官说不可能,然后唐说嘟囔了一句我怎么这么倒霉,把看着他的人都给气蒙了......这是倒霉?

  唐说看到沈冷在他,扭头不看沈冷,想着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脸上有些发热。

  “你可别抽到轮空,我不希望那样和你在最后一战相遇。”

  “这样公正的一场比试,就算是你轮空了,我除了瞧不起你一些,倒也无可奈何。”

  想到这两句话就脸红,他又下意识的看了沈冷一眼,沈冷似乎很开心,于是他更加郁闷。

  擂台上,沈冷和白念两个举起手,值礼监裁官随即一声令下:“开始!”

  白念却没动,沈冷也

  没动,他习惯了等别人先出手,除非是在战场上。

  “我不想和你打。”

  白念看着沈冷认真的说道:“我不接受这种安排,也不认为这样就能阻止我走到更高处,我体会不到你顺风顺水的那种心情,可我也有自己的骄傲,我姓白,姓白的因为姓白就要面对这种事,我不服。”

  他第二次举起手:“我弃权。”

  说完之后转身走向擂台外。

  沈冷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白念有这份傲气,可这种傲气在沈冷看来没有什么意义。

  “你觉得你很骄傲?”

  沈冷忍不住叹道:“如果真的有什么骄傲,真的不服,你应该是想着打赢我来证明你自己,弃权......你维护自己那点傲气就只能有这样的方法了?”

  白念的脚步一停,转身看向沈冷:“你真的以为你必胜?”

  沈冷:“从没有怀疑过。”

  白念看向值礼监裁官:“我突然不想弃权了。”

  值礼监裁官:“你当规矩是你定的?请你下去。”

  白念皱眉,看向沈冷的时候已经满是怨念,如果沈冷没有说这句话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然而此时此刻才发现,在内心深处他是真的没有和沈冷一战而必胜的把握,如果有的话,就不会弃权,而是光明正大的击败沈冷,他觉得是有人阻止了自己往前走,可归根结底,那是走不过去。

  白念走下擂台,往高台那边看了一眼,忽然间醒悟过来自己应该是做错了。

  高台上,皇帝微微摇头,澹台袁术和石元雄也在摇头,似乎失望之极......

  “你以为是有人故意针对你?”

  值礼监裁官忽然说了一句:“你还没有那个分量,值得让人针对你。”

  白念的脚步再次停住,肩膀微微颤抖。

  难道不是吗?

  他惊觉,原来大人物们并没有针对他。

  蹲在一边的唐说却开心起来,就好像他是一个刚刚不小心掉进泥坑里的孩子,觉得自己有些倒霉,正郁闷着忽然发现沈冷也掉进泥坑里来了,于是他就很开心,掉进泥坑当然不会开心,有人一起掉进来那就不一样了。

  “你也相当于轮空一轮。”

  唐说朝着沈冷比了个中指。

  “你也是个好孩子。”

  沈冷瞪了他一眼,想着唐说这个幼稚的家伙难道以为中指的意思是你是个好孩子?

  另外一边的战斗持续了很长时间,陆轻麟出人预料的击败了许无年进入前三,沈冷因为对手不战而败也进入前三,唐说则是因为轮空,三甲已经产生,除了许无年败给陆轻麟有些让人觉得吃惊之外,另外两个人在前三谁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哪怕一个是对手弃权一个是轮空。

  沈冷道:“我是相当于轮空,你是真的轮空,万一你轮空第二次呢?”

  唐说哼了一声:“我能有那么倒霉?”

  他伸手从箱子里抓出来一个纸团,打开看了看......轮空。

  唐说捂着脸又蹲了下去:“我为了今天好好张扬一下,甚至把连赢两场之后要说的话都准备了好几种,只有那样才显得我才是诸军大比的主角啊,万众瞩目,让人家好好装一回就那么难吗?”

  沈冷拍了拍唐说的肩膀:“现在你已经万众瞩目了。”

  唐说:“你离我远点。”

  值礼监裁官:“请抽到轮空的人离开擂台。”

  唐说:“哦......”

  陆轻麟朝着沈冷抱拳:“沈将军。”

  沈冷回礼:“陆将军。”

  陆轻麟笑道:“我来之前兄长还对我说过,诸军大比是最严肃之事,每个人都可能是你的对手,所以在大比结束之前不要与任何人走的太近,那样的话就会影响心态,心态有远近亲疏,比试的时候便不能专心致志,兄长还说,没遇到之前把每一个人当对手,上了擂台,就把每一个对手当敌人,可我发现我们这一次诸军大比不是这样的。”

  沈冷:“你兄长他们那一届好无趣。”

  陆轻麟又笑:“是啊,好无趣......若是我输给你能不能到你家吃饭?我听说你做饭的手艺比武艺更好,垂涎已久。”

  沈冷:“好,你赢了,也来我家吃饭。”

  陆轻麟笑起来再次抱拳,两个人各自退后一步站好,值礼监裁官下令鸣锣,当的一声之后,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过来。

  陆轻麟一拳攻来,沈冷避开,右手在后,左手还击,两个人在擂台上的动作快若奔雷,一招一式大开大合,军人之间的比试和江湖客不一样,江湖中人比试往往更好看一些,而军人的比试,不会花哨,不会炫目,但每一招都显得刚猛霸气。

  陆轻麟向后一退:“你为什么要收起一只手?”

  “你刚刚打过。”

  沈冷回答:“体力不足,对你来说这不是公平一战。”

  陆轻麟点了点头:“也好。”

  继续抢攻。

  观战席上,看到沈冷一手而战,孟长安嘴角带笑,在他看来自当如此。

  高台上,石元雄下意识的看了皇帝一眼,他觉得沈冷这样有些太自大,可是看皇帝脸色居然没有任何改变,眼神之中似乎还带着几分欣赏,于是恍然......如果沈冷和陆轻麟一样都已经有了一战,谁也说不出什么,沈冷要的就是让所有人都明白,他不会占便宜。

  所以他收起来的,还是右手。

  一炷香,两个人还没有分出胜负。

  陆轻麟看起来已经有些疲乏,出拳不再有雷霆之势,速度也慢了几分,他之前那一战打的就很久,这一战又已经这么久分不出高下,再打下去,就算他撑得住沈冷的攻势,也撑不住自己的体力消耗。

  “休息一会儿吧。”

  沈冷忽然退后一步:“你的力气虚了。”

  陆轻麟:“你才虚。”

  一拳抢攻。

  沈冷将左手也背回身后:“不占你便宜。”

  陆轻麟嘴角一勾,一拳一拳轰出,沈冷一直避让,等最后一拳朝着他的脸打过来的时候,头往下一低,陆轻麟的拳头擦着沈冷的后背打过去,沈冷在两个人相撞的瞬间肩膀往上一抬将陆轻麟托起来,大跨步向前,肩膀再重重一撞,陆轻麟的身子随即向后飘了出去。

  沈冷向前一冲,陆轻麟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一拳打向沈冷,沈冷转身鞭腿横扫,陆轻麟只好向后尽最大努力的仰身,沈冷的腿却在半空之中弯曲,腿夹住了陆轻麟的胳膊往下猛的一压,陆轻麟的身子被硬生生拉拽回来,脸朝下重重的趴在地上,沈冷向后退了一步。

  陆轻麟起身,抱拳:“服气。”

  沈冷回礼:“承让。”

  唐说站在擂台边看着,心说这么拉风的应该是自己才对啊......

  原来说一句承让,比自己想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要有格调的多。

  :。:

看网友对第三百七十六章 承让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