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定南疆

第三百七十二章 定南疆

诸军大比最重要的,自然是名次。

  大宁的天下这么大,每一天每一地都有精彩的故事发生,而长安城里最让人瞩目的还是诸军大比,各卫战兵四疆四库的青年才俊汇聚一处,有若满天星辰般璀璨,百姓们茶余饭后说的也多是这些事,好像自己亲眼见了似的,说的眉飞色舞。

  大比还没有结束,站队的却已经比比皆是,百姓们有的人站沈冷,有的人站谈灵狐,有的人站唐说,据说地下赌场的盘口开的很大。

  综合所有成绩,沈冷暂时排名第一,然而后面的人与他差距并不是很大,还有一人与他累加分数相当,此人是众多名声响亮的年轻人中最低调的那个,可也是最不能让人小觑的那个,他叫唐说。

  之所以沈冷表现的如此耀眼分数却没有拉开很多,是因为他弃了一项,虽然只是一个小项,然而大家本就实力相当,这一个小项的分数不得,后边的人便追了上来。

  并列第一的有两个,并列第二的有三个,为谈灵狐,陆轻麟,白念。

  第三为许无年,第四是段眉,第五是并列两人,彭斩鲨与张桦林。

  而就算是排在第一的沈冷和唐说,与第五名的差距也没多大,这些人最终谁能拿到诸军大比的第一还未可知。

  大将军石元雄有些开心,他本来被召回长安还有些心灰意冷,此时却忽然间醒悟过来一件事......自己是总监裁官,大比之后,这些年轻人都要来拜访自己,纵然算不得是拜门师,可以后提及,他的声望自然会更上一层楼。

  陛下,这是变着法的在给他加一分荣耀。

  东暖阁。

  石元雄坐在椅子上等着皇帝问话,明天就是诸军大比最后一个阶段,这些年轻人就要抽签一对一分胜负,到时候陛下也会亲至,这个时候断然不能再出什么差错。

  “唐说表现的很惊艳?”

  皇帝一边批阅奏折一边问了一句。

  “是。”

  石元雄道:“而且......他也弃了一项。”

  “哦?”

  皇帝手里的笔停了一下:“故意的?”

  “是。”

  石元雄道:“显然是故意的,年轻人的胜负心总是会显得更强烈一些,沈冷弃了一项,他也弃了一项,总分相同,就看接下来的比试最终谁更优秀。”

  皇帝嗯了一声:“唐家,历来都不缺少令人赞叹的年轻人。”

  十几年前那个名字招人笑但实力恐怖的唐宝宝震撼了整个诸军大比演武场,虽然后来就显得有些平淡低调,可谁也还没有把这个人忘了,即便是在水师之中,庄雍对唐宝宝的态度也有几分尊敬,他只是性格太随意也不愿意出风头,当他想出风头的时候,能遮挡住他光芒的人并不多。

  八九年前有个叫唐拓的人横空出世,虽然没有参加诸军大比,可是在宁军南下的时候,他能让大将军石元雄的儿子石破当黯然无光。

  六七年前唐家又走出来一个年轻人叫唐心,如今为东疆八刀将之首。

  五年前大宁出现了第一位女将军,名字叫唐悦,如今在北疆虽然没有位列大三杰小三杰,可那只是她不愿意,武新宇曾经评价过,若单纯比试一对一打,他与唐悦怕是分不出胜负,若是争生死,最后也可能是两人皆死。

  唐悦对此评价的反应是......呸。

  今年诸军大比,这个本名不见经传的唐说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谁都知道唐家了不起,只是细想之后才醒悟有多了不起,了不起的令人害怕。

  “你觉得,他们两个谁更强一些?”

  皇帝又问了一句。

  石元雄垂首:“其实前十之内,这些年轻人差距都不大,从目前来看沈冷和唐说进入十大战将都已经很稳,至于名次......他们两个若是有一丝不小心,都会被后边的人超过去。”

  “你说话还是那么圆滑。”

  皇帝看了石元雄一眼:“朕只是问你个人看法。”

  石元雄:“臣以为,还是唐说更强一些......一开始并没有人觉得这个唐说是争冠之才,因为他太低调,太内敛,直到后来人们才发现,他几乎处处都是满分,唐家的家学真的令人钦佩,沈将军虽然也已是近些年难得一见的将才,可是性格稍显张扬了些,不如唐说沉稳。”

  “沉稳?”

  皇帝叹息:“唐家的人太会做人了......每一次诸军大比,或是每一场大战,唐家都会有年轻人出来让人刮目相看,可是用不了几年,这些曾经璀璨夺目的年轻人就会变得籍籍无名,你可知道为什么?”

  不等石元雄回答,皇帝继续说道:“唐家的人一直都小心翼翼,唯恐朝廷忘了他们,又唯恐锋芒太露,所以出了名之后立刻就被他们自己家里人压下去,说籍籍无名可能差了些,碌碌无为倒是真的。”

  石元雄心里一震,陛下对唐家的评价确实不太好。

  可这又难免,唐家是开国功勋之中最显赫的那个,这么多年来,他们始终都在担心被打压,所以处处时时自己压着,大宁开国至今数百年,唐家从没有过任何令人担忧的人令人担忧的事出现,自制力可怕的让人不敢相信。

  “回去吧。”

  皇帝似乎失去了谈兴:“唐家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朕从来没有疑心过,是他们自己一直都在疑神疑鬼。”

  石元雄连忙起身:“臣告退。”

  “对了。”

  皇帝抬起头:“有件事忘了说,南疆海战,你儿子石破当再立新功,很了不起。”

  “谢陛下。”

  石元雄顿时开心起来,陛下还是在乎他的,在乎石破当,这难道还不足够?

  “已经四品了吧?”

  皇帝道:“这次南疆海战之后,调他去做一卫的战兵将军如何?”

  石元雄连忙垂首:“陛下只管吩咐,石家父子,永远都为陛下赴汤蹈火。”

  “那就暂且这么定了。”

  一卫的战兵将军啊,正三品!

  石元雄心情舒畅的几乎想要喊出来,在长安城憋屈了这么久,终于有些云开雾散的快意。

  可是才出门之后不久,石元雄忽然反应过来......陛下调儿子石破当离开南疆,自己又在京城,那狼猿大将军的位子......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若是就此留在长安城,日日伴君之侧,就算是没了南疆大将军,儿子将来前程有保,算起来能接替自己的不过是那几个人,叶开泰是平越道道府已经位极人臣,如不出意外,接替他大将军之位的会是叶景天,这些年来叶景天一直都在狼猿之中带兵,威望比自己儿子石破当还要高,陛下这是早就已经在准备了,只是自己之前没有察觉。

  叶景天会做人,在狼猿战兵的时候内敛恭谦,对自己很尊敬,对石破当帮助也很大,不争不抢反而让士兵们信服,若是他来接任南疆大将军,非但狼猿上下没有人不服气,自己儿子都服气......陛下这一步棋走的,真是高明啊。

  石元雄想着,叶景天也已经过四十岁了,若是石破当未来十年没有坎坷,将来回南疆从叶景天手里接回南疆帅印也不是难事,陛下这是用最温和最妥善的方式在安置他和他儿子。

  挺好。

  石元雄笑起来,这次是真的彻底释然。

  他当年和皇后一族来往密切,在南疆虽然屡立战功,可心里一直不踏实,他就担心自己当年犯的错连累到儿子石破当,如今看来,陛下真的从没有动他的念头,狼猿大将军新老接替这是正常的事,不是针对他。

  儿子石破当从南疆归来也就是三十岁,十年后,做了十年正三品战兵将军,年不过四十,威望已足,再接任大将军,水到渠成,陛下用心良苦。

  不知道为什么,石元雄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停下来,转身,朝着保极殿东暖阁的方向跪下来,郑重一拜。

  “臣,谢陛下。”

  东暖阁,皇帝往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石元雄朝着这边跪拜,他嘴角微微扬起,想着自己人终究是自己人,不需要多说什么,都能理解。

  他转身看向代放舟:“传内阁大学士沐昭桐进来,把老院长也请来。”

  不多时,两位在朝中举足轻重的老人先后到了东暖阁。

  “朕有件事和你们商量。”

  皇帝放下手里的笔:“石元雄之子石破当年少有为战功赫赫,朕想着,连山道战兵将军岳却知已经六十岁了,是时候让他回家颐养天年,半生征战,总是要有歇歇的时候,朕刚刚接到庄雍送来的捷报,窕国全境已被尽数控制,军心民心已稳,对求立人的攻势正盛,不出意外,年前就会有更大的好消息传来,岳却知从南疆回来后就直接来长安吧。”

  “臣没有异议。”

  老院长垂首。

  沐昭桐也点头:“臣也没有异议。”

  皇帝嗯了一声:“那就由内阁拟旨,石破当为连山道正三品战兵将军,岳却知回京述职,加一等侯,世袭罔替,就过了年办吧。”

  “是。”

  沐昭桐垂首:“臣回去就拟旨。”

  皇帝嗯了一声:“另外再定下来一件事,朕本打算去南疆看看,可是行程太远劳师动众,来来回回要走一年,伤神费力还破财,就不去了,明年三月,朕要去东疆走走,你们去和户部,礼部,兵部,工部的人商量一下如何办这件事,提前派人去给裴亭山送个信,让他等着朕,三月......朕去东疆看海,看他。”

  沐昭桐眼神恍惚了一下。

  “臣遵旨。”

  ......

  ......

  【不写儿女情长江湖事,不写兄弟义气少年情的时候,我才想起来,这是一本历史啊......朝堂之事,才是大事,皇帝之事,才是天下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三百七十二章 定南疆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