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六十章 未来的他

第三百六十章 未来的他

趴在马背上的白牙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看不出你有什么开心的?”

  孟长安:“因为我捡了你?”

  白牙撇嘴:“因为你杀了罗英雄,那可是罗英雄!”

  “哦。”

  孟长安:“他身上有伤。”

  “所以呢?”

  “所以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孟长安看了看远处有一家客栈,牵着马过去,到了客栈外边站住,停下来的时候把里边的人全都吓坏了,他那一身是血的样子寻常人见了怎么可能不害怕,之前和罗英雄激斗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以为是江湖仇杀。

  “我需要一辆马车。”

  孟长安把身上带着的将军令牌摘下来扔进屋子里:“请快一些,我在流血,需要医治。”

  客栈里的伙计战战兢兢的把铁牌捡起来,然后立刻就惊了:“咱们大宁的将军!”

  门吱呀一声打开,屋子里的人全都冲了出去,客栈的伙计,掌柜,来这里等落雪的游人,男女老少,他们冲出客栈,小伙计嘶哑着嗓子喊:“那位客人是乘车来的?咱们大宁的将军需要一辆马车!”

  “我!”

  有人立刻高高举起手:“我是乘车来的,用我的车。”

  他跑向后院:“等我一会儿。”

  跑了几步又回头:“旭儿,和你娘亲就在客栈里等爹,爹把将军他们送回长安城就回来找你们,哪里都不要去,掌柜的你帮我多照看一下。”

  那七八岁的小男孩手里攥着一把木刀:“旭儿也要去,旭儿要保护大将军!”

  孟长安嘴角一勾:“我可不是大将军,现在还不是。”

  话才说完,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趴在马背上的白牙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能再坚持一会儿......”

  马车很快从客栈后边出来,众人合力把孟长安和白牙抬上马车,有人牵了孟长安的马把缰绳绑在马车上,有几个青壮汉子牵出来自己的马,跟在马车四周:“我们护送!”

  小伙计看向掌柜的:“我能去吗?”

  掌柜的指向客栈,小伙计脸色一暗。

  掌柜的大声道:“骑我的马去,你别跟着马车,你先行一步去长安城,去兵部找大人们派人来接,让他们带着医官来,我看将军流血太多,怕是撑不住多久。”

  “好嘞!”

  小伙计跑到后院牵了掌柜的马出来,翻身爬上去怕了怕马脖子:“伙计你可得跑快些!”

  那马就跟听懂了似的发出一声嘶鸣,扬尘而去。

  尼姑庵。

  白小洛跌跌撞撞的回来,冲进屋子里后就把自己关了起来,他爬上床盖上被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冷,缩在被子里好一会儿都没能暖和起来,一闭上眼睛就是孟长安两脚踩碎了罗英雄脑袋的画面......那可是罗英雄,就算他在罗英雄面前表现的很强势,可他知道罗英雄有多强,正如他自己所说,如果不是罗英雄受了伤,他也不会毫无惧意。

  十年,有九年都被孟长安这个人压着,有九年心里都是这个人带来的阴影。

  书院大比,孟长安拿了文武第一。

  那不但是他心里的一座大山,未来可能很久书院的弟子们都会觉得孟长安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想起来老院长,老院长曾经和他单独聊过很多次,那个时候白小洛总觉得是自己表现的足够优秀,所以老院长才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此时此刻想到老院长曾经说的那些话,才恍然......老院长是看得出来自己的心境,看得出来他一直都敌视孟长安,也看得出来,他害怕。

  如果两个人真的在毫无顾忌的情况下一对一交手,白小洛知道自己武艺上未必会输,可心态却输了。

  他深吸一口气从被子里挣扎出来,脑袋里还是昏昏沉沉的疼,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拉开屋门,看了看外面那几个女尼正在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他深吸一口气:“对不起。”

  一炷香之后,白小洛带着尼姑庵里所有的银子,牵着尼姑庵里那匹老马出了门,回头看了一眼那一地的血泊,他把院门关上,看了一眼东边:“我还没彻底输。”

  长安城。

  孟长安醒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很熟悉的脸,那家伙就在床边,明明有凳子他却不坐,而是蹲在凳子上端着一碗面在吃,吸溜吸溜的,似乎味道很不错。

  “你......”

  吃着面的沈冷看到孟长安醒过来,嘴角一咧:“我就说你命硬。”

  孟长安:“你好像吃的很香?”

  沈冷:“是很香啊。”

  孟长安:“我以为担心一个人的时候会吃不下去东西。”

  沈冷:“唉,你是不知道,我本也吃不下的,后来就不行了,实在是饿。”

  孟长安:“你吃不下的时候是因为不饿?”

  “不然呢?”

  沈冷:“醒了就好,我还得赶回去,诸军大比还没有结束,回头我把诸军大比的金牌给你玩玩。”

  孟长安:“......”

  沈冷三口两口把面吃完:“对了,那个吐蕃国公主听说你回来一早就来过,我给挡回去了,若是真的让她进来看看你,怕是麻烦,毕竟那是世子的婆娘。”

  孟长安:“唔......还有面吗?”

  沈冷:“面汤喝不喝?”

  未央宫,保极殿东暖阁。

  皇帝看了一眼韩唤枝:“去检查过了?”

  “检查过了,确实是罗英雄。”

  “不是说脑壳都踩碎了吗?”

  “臣还能确认的出来。”

  “东疆......”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朕是怎么想的他们也知道的清清楚楚,现在他们已经准备在东疆动手,说不得会去找裴亭山。”

  韩唤枝:“臣之前已经安排人过去盯着了。”

  “东疆有通闻盒。”

  皇帝:“但朕从来就不相信四疆大将军会反,原来不信,现在不信,将来也不会信,那些人不会明白的。”

  韩唤枝低头:“他们总是会觉得,在东边的希望更大一些。”

  皇帝嗯了一声,看向站在一边的叶流云:“白牙怎么样?”

  “腿上的伤倒是不会影响太大,没有伤到筋骨,修养之后正常走路应该无忧。”

  “你代朕去问问他,想要什么,朕都给。”

  “他说......”

  叶流云抬起头看向皇帝:“想穿军装。”

  皇帝脸色一变,竟是有些想哭:“给他,给他军装,你回去告诉他,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大宁战兵的六品校尉,不管他想去哪儿,四疆四库还是二十卫战兵,他都去得,只要说出来,朕都允。”

  “他想去北疆,跟着孟长安。”

  “那是最凶险的地方。”

  叶流云垂首:“臣也是这么劝他的

  ,臣说二十卫战兵任何一个都可以,四疆除了北疆也都可以,唯独北疆最是凶险残酷,那里日日夜夜都在死人,可是白牙说......他说,他要去战兵,不是去养老,而是去当兵,当兵的,哪能不去战场?他还有一只左手,还有可厉害的左手刀。”

  长安城外。

  三辆马车在城门口停了下来接受检查,城门口的守军士兵接过来所有人的身份凭证看了看,其中有一份特别新,打开来仔仔细细翻来覆去的检查:“林落雨?”

  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个眉目如画的女子点了点头:“是。”

  “这是新办的?”

  “是。”

  林落雨认真的回答:“新的,原来我也有一个,只是那时候并不觉得这宁人的身份有什么值得在意的,所以不小心丢了,这是新补的,我现在才明白,原来做一个宁人真的很好。”

  士兵心说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丢了身份凭证还有理了?

  “下次保管好!”

  士兵把东西递回去:“你们不明白,大宁之外的人,有多少人梦寐以求这样一个身份。”

  林落雨郑重的把东西收好:“现在我明白了。”

  她看向长安城里,想着究竟是为什么韩唤枝要派人找到他?

  迎新楼。

  林落雨走进这楼子里,觉得有些恍如隔世,曾经来过这里吃饭,只是想看看流云会的东主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位人物  ,可是不得见,后来离开长安去了别的地方,心中没了江湖念,很多事便也就看得淡薄了,直到遇着那个叫沈冷的少年郎,那个叫沈茶颜的少女,她才恍然大悟,自己哪里是不在红尘中,一直都在。

  说是看着别人的爱恨情仇,可己身若在尘缘外,看得到什么?

  既然一只都在尘缘中,那就尽量活的漂亮些。

  在迎新楼里等着她的却不是韩唤枝,也不是叶流云,而是沈先生。

  站在沈先生旁边的是一个身穿廷尉府千办官服的年轻人,林落雨想了想,这个看起来模样有些腼腆但实则心思缜密而且做事很果决甚至可以说狠厉的年轻人叫古乐。

  “不是廷尉府韩大人把你找回来的。”

  沈先生看向林落雨:“是我。”

  林落雨随即明白过来,是这个叫古乐的年轻人动用廷尉府的力量找到了自己,然后又假以韩唤枝的名义把她请回长安城。

  “为什么?”

  林落雨问。

  “想请你帮个忙。”

  沈先生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不妨就直说了吧......我知道你的能力,我需要你这样的人重新收拾出来一个类似于扬泰票号似的组织,我大概也能想道你手里还有很多扬泰票号没有用得上的人,银子,各种各样有用的资源。”

  林落雨眉角微微一挑:“你说的都没错,扬泰票号很多东西我还能找出来用,可为什么我要帮你?”

  “确切的说,不是帮我。”

  沈先生道:“是帮沈冷。”

  “嗯?”

  林落雨眼神一凛。

  沈先生:“冷子的身世,我可以告诉你,但请你不要说出去,如非必要,那就一辈子不说出去,我是在恳请你帮他,不是帮现在的他,是未来的他。”

  ......

  ......

  【这两天孩子身体不舒服,更新时间就变得不稳定,今天孩子状况好了很多,不出意外今天三更补偿大家,谢谢大家的支持。】

  :。:

看网友对第三百六十章 未来的他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