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刀与刀

第三百五十九章 刀与刀

罗英雄从后面追至,迷迷糊糊听到声音的白小洛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一个黑影擦着自己冲了过去,好像是一阵小时候最害怕的那种黑色旋风,有一次他差点被卷起来,后来很久都心有余悸。

  白小洛停下来,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丢人了,似乎这段日子以来自己一直都在丢人。

  心境,可怕。

  曾经这个容颜绝美的少年何等的骄傲?在书院中他九年不争,不是因为他对兄长真的有什么敬畏之心,也不是没有好胜之心,只是因为他看不起白小歌,和白小歌那样的人争是一件很没有意思的事,无趣。

  很多年前,他就已经赢了哥哥。

  他甚至不觉得那是他哥哥。

  他们只是同一批被送出后族的孩子,送出去的时候他还很小,连父母的模样都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淡薄起来,这个家族里的哥哥对他来说自然也没有几分亲情可言,他们都是在极严苛的环境之中成长起来的人,感情这种东西早就被魔鬼一般的训练折磨的烟消云散,书院里的十年是十年,暗中的加练也是十年,他用了十年走了别人需要走二十年的路。

  所以哪怕是让他亲手杀了白小歌,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心理障碍。

  不如他的人,死了就死了。

  春意淡然的时候他在练功,暑热难熬的时候他在练功,秋风萧瑟的时候他在练功,寒冬凛冽的时候他也在练功,所以他有资格骄傲,所以他有资格看不起别人。

  直到后来,有人把他接回后族,那淡薄的爹娘模样再一次出现在面前,他才微微有些亲情感觉,只是更恨一些,别人家的孩子,怕不是这般童年。

  他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目标,只是想着有朝一日统领大宁战甲,那才是人生最得意处最得意时。

  而此时,被一个小人物弄的如此狼狈又被罗英雄看到了,他竟是有些心灰意冷,愤怒都少了,心灰意冷真可怕。

  “我来杀他!”

  白小洛怒吼了一声。

  他拼尽全力,不想心灰意冷。

  而在他身边擦家而过的罗英雄只是哼了一声,充满了不屑。

  这一声轻哼刺激到了白小洛如今心中那小心呵护着的尊严,他疯了似的吼了一声,把另外一只铁爪甩了出去,砸的不是白牙而是罗英雄。

  罗英雄也不会回头,手抬起来随便挥了一下,飞至身前的铁爪就被击飞了出去,铁爪旋转着打在白小洛的胸膛上,白小洛躲都躲不开跌坐在地。

  本来就踉踉跄跄,挨了一击便真的走不下去了,看着远处那拖着一条残腿依然在向前的陌生人,同样的年轻,他竟是想着,自己连那个无名小辈都不如。

  白牙没想这么多,他只想着回去,活着回去,爷好不容易才适应一条胳膊的生活,总不能就这么死了,爷从没有放弃过对未来的希望,是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人值得挂念,他从没有想过自己未来会多牛-逼多牛-逼,最奢望的也不过是和一群好兄弟快快乐乐的把这一辈子走完。

  不是一个人走。

  当然如果有个妞儿仰慕自己更好,当然如果有一群妞儿仰慕自己更更好。

  “我有几分佩服你。”

  罗英雄的声音在白牙身后传来。

  白牙居然还有心情笑了一下:“爷都佩服自己。”

  罗英雄大步追至:“可你该死了。”

  白牙刚要说什么,忽然脚下一滑往前摔了出去,前边深草挡住了视线,没料到那竟是一个巨大的陡坡,白牙没稳住直接翻滚了下去,这陡坡很长草又很滑,他摔的七荤八素,落地之后艰难的转头往两边看了看,两边都有崖壁,还似乎看到了一些房子。

  这深山之中,哪里来的房子?怕是真的摔迷糊了。

  然后他看到了几条很奇怪的东西,黑了吧唧的,像是小树的树干,可上面还长了一些毛,他竟是还想着小树长毛真是很诡异的

  事啊,莫非直接摔进了阴曹地府?可是阴曹地府的树为什么就长毛了,还像是那种毛,他想揉揉眼睛看清楚,奈何左臂疼的根本抬不起来,他只能是倒在那大口大口喘息,忍不住想着原来自己这么牛逼的人还是逃不过劫数。

  他忽然反应过来,那他妈的是马腿。

  他用尽全力的把头转过来往上看,看到了马背上有个面容冷漠的人。

  想了想,为什么这个人看着有几分熟悉?

  燕山峡,又是一年冬天,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来燕山峡里小住一段时间,长安城里的人生活的太安逸,所以便更追求美好,各种各样的美好。

  没有太多能力远离长安城看看各地风景的人,便会在长安城四周找美好,他们会在长安城外的唐湖泛舟,想着江南水乡大抵如此,他们会在燕山峡等待落雪,想着北疆风光亦复如是。

  可这个坐在马背上的人,不是来等着落雪的,他才没有那么无聊。

  在这个人看来,时间本就不够用,哪里能有那么多浪费在看风景这毫无意义的行为上,再说了,燕山峡里的落雪比起北疆来,简直不叫雪。

  “孟长安?”

  白牙终于认出了这个人。

  他笑起来,露出一嘴带血的白牙。

  “哈哈哈哈哈......你他妈的是孟长安!”

  孟长安皱眉:“可你是谁。”

  砰地一声。

  罗英雄落地,脸色微微一变。

  孟长安本来是要返回北疆的,带走李逍善,纵然没有参加诸军大比,浪费了他近一年的时间,可他终究不是什么都没有完成,有些时候想想,行善积德,比拿个诸军大比的第一要强,最起码这样安慰自己的时候还好接受。

  那个叫月珠明台的少女在他心里只是很淡很淡的一点影子,他觉得自己只是可怜她而已。

  可这个白痴又怎么会明白,人生二十年,那是第一个在他心里留下了一点点影子的女人,当然......若以后有一个女人留下更多更深的影子,他便会忘了月珠明台,自然而然。

  他也不觉得自己帮月珠明台是因为什么乱七八糟的感情,那些东西他觉得没意义。

  大好男儿,有铁甲,有战刀,有烈酒,有兄弟。

  足矣。

  “我是流云会的人,后边的人在追杀我,他们要在明年东疆行刺陛下,我打探到了消息......你帮我把消息带回去!”

  白牙急切的说了一句,因为他发现孟长安的眼神有些疑惑,才想起来孟长安真的不认识自己。

  “你伤的很重。”

  孟长安看了一眼白牙。

  白牙居然还在笑,没心没肺。

  “废话......”

  孟长安:“但不影响你自己回去说。”

  他从马背上跳下来,顺势将挂在马鞍一侧的黑线刀抽出,走向罗英雄。

  白牙躺在那看着孟长安,觉得这个家伙真是贼他妈的帅。

  孟长安不久之前刚刚接到皇命让他返回长安城,沈冷几乎打死了那个叫宁侯的人,皇帝随即派人昼夜不停的追上他,他已经来不及参加诸军大比,可皇帝要给他一个清白。

  清白,比诸军大比重要。

  世子李逍善在黑骑护送下继续前往北疆,孟长安独自一人返回。

  又过燕山峡,又看到了那些游人,看到了那些修建在半山腰的客栈。

  罗英雄看着面前这个大步朝着他走过来的年轻人,他在西疆一路上观察过孟长安也观察过沈冷,确定那是两个可怕的年轻人,但也确定绝不是自己对手,哪怕现在他伤还没有好利索,可他依然不觉得孟长安能赢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些后悔,应该是在山崖上看着的,看不到就不看了,而不是自己也追上来。

  很麻烦。

  他将背后的长刀抽出来,一言不发。

  孟长安当然也不会和他说什么,那可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啊,除了在傻冷子面前他的话多些,在谁面前他会多说话?哪怕是在皇帝面前他都没有多解释几句自己要带走李逍善不是为了月珠明台,二十年来,他话最多的一次就是傻冷子成亲当晚,两个人喝醉了,又是哭又是笑。

  罗英雄本是想等孟长安出刀,在他看来年轻人再锐意总是破绽十足,他先出刀也丢了身份,然而他没有坚持住,孟长安那一步一步过来,带给他一种巨大的压力,他想不明白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孟长安杀人太多?

  可杀的再多,能有他多?

  他可是罗英雄啊。

  但他还是先出刀了。

  长刀狠狠的落下直奔孟长安脖子,孟长安的黑线刀从下往上撩起来,当的一声将已至身前的长刀荡开,火星在他面前不远处绽放。

  有人说刀是凶器,比剑要更配的上凶器这两个字,有人还说刀是佩饰,挂在身上显得很威武,可是究其根本......刀是男人的玩具。

  噗的一声。

  孟长安的肩膀上破开一片血花,罗英雄的刀真的很快很强,他的肩膀上被斩开了一道血口,衣服被豁开,而刀口也裂开着,血肉往两边翻开。

  罗英雄嘴角一勾,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孟长安再强,比他还是弱了不少。

  然后他感觉有些疼。

  他低头,看到自己胸膛上也有一道刀口。

  暴怒!

  罗英雄刀刀犹如雷霆闪电,带着狠厉的气势,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凶残,若是换做别人早就已经被这暴风骤雨所击败,然而孟长安连退都没退,在他看来,都是用刀,那为什么我要退?都是男人,那为什么我要退?

  一刀对一刀。

  当的一声,两个人的刀劈砍在一处而同时断裂。

  罗英雄弃刀,一拳朝着孟长安的面门砸了过来,孟长安的右拳也随即而来,在罗英雄眼里他就好像一个傻子,永远不知道退避。

  砰!

  两个人的拳头如刀一样对撞在一起,罗英雄向后退了一步,孟长安却依然向前。

  再一拳,两个人同时被击中,罗英雄吐了一口血,孟长安也吐了一口血,可是一个退一个还在向前。

  北疆的风雪啊。

  是战歌,是号角。

  让这个粗粝的年轻人,不懂什么叫后退。

  终于,十几拳后罗英雄不甘的倒在地上:“我是罗英雄!你敢伤我?!”

  孟长安一脚踩在罗英雄那不甘的脸上,踩的可破碎了。

  “罗英雄是谁?”

  他皱眉,又踩了一脚。

  山坡上,蹲在草丛后边的白小洛脸色发白,然后悄悄退走......那就是孟长安。

  书院十年,九年不争,他从没有把白小歌放在眼里,让他害怕的是孟长安,自始至终,一直都是孟长安。

  “唔。”

  孟长安终于反应过来:“原来是那个罗英雄。”

  然后又踩了一脚,脑壳都被他踩破了。

  浑身是血的孟长安走回去,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白牙:“还有多久死?”

  白牙:“你要是带着伤药,我可能还会多撑一会儿。”

  孟长安单手把白牙抓起来放在马背上:“没有带伤药的习惯。”

  白牙一怔,心说身为一个武者,一个军人,没有带伤药的习惯?

  就见孟长安从马鞍一侧挂着的袋子里取出来一瓶伤药:“后来有个人说这样不对,塞给我几瓶,然后记账,说我又欠了他多少银子。”

  白牙:“你说的那个人姓沈吧?”

  孟长安嘴角一勾。

  ......

  ......

  【我觉得,白牙这么牛-逼的人,应该有一群妞儿仰慕。】

  【他不会死。】

  :。:

看网友对第三百五十九章 刀与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