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着调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着调

年轻人总是会迷恋美好,尤其是少男少女的欢愉。

  沈冷知道应该心疼些,可这一夜还是没忍住多要了两回,好歹早晨还起来了,撑着去给茶爷和沈先生做了早饭,腰酸的厉害,茶爷却是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天,到日落的时候才出来走动了一下,瞪着沈冷的眼神,让沈冷无地自容,只走了几步茶爷就又回房休息,躺在床上开始擦剑,沈冷进去一次心惊胆战一次。

  中午的时候趁着暖和沈冷把茶爷抱出来晒太阳,沈先生从外边遛弯回来拎着一包点心,一进门就看到茶爷躺在藤椅上,沈冷跪在一边,揪着自己耳朵。

  “你们这是?”

  沈冷:“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茶爷还瞪着他呢,噗嗤一声笑了。

  晚上沈冷给茶爷熬了汤,想了想孟长安居然是一天没来迎新楼,这倒是有些反常。

  第二天的时候孟长安来了,问他昨天做什么去了,他说与王无波喝了一天的酒,和王无波投脾气,聊了很多孟长安不在北疆这段日子发生的事。

  沈冷问了一句:“那个谁呢?”

  他一时之间忘了那人名字。

  “宁侯?一起来的,或是知道自己在我院子里也无趣,喝了几杯酒就先回去了,不过昨日表现的倒是没有那么惹人烦,规规矩矩,话也不多。”

  沈冷笑道:“他只是刚到长安城,处处都想表现自己,未必是个真坏的。”

  孟长安不置可否,似乎不想多聊这个人。

  “你昨天一天都做什么了?”

  孟长安问了一句。

  沈冷:“这个......”

  孟长安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忽然间明白过来,哈哈大笑。

  就在这时候忽然外面有人来找他们,说是世子李逍善携夫人月珠明台前来拜会,沈冷和孟长安对视了一眼,心说这是什么意思?

  两个人都没有参加世子大婚,如今世子反倒是亲自上门了。

  到了迎新楼,世子正在打量着楼子里的装饰,而月珠明台则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换了一身宁人服饰的她看起来多了几分端庄秀美,让人眼前一亮。

  “冒昧来访,也没有派人提前来告知,还请沈将军孟将军勿怪。”

  世子看到两个人出来,先笑呵呵的打了招呼,似乎新婚让他心情不错。

  月珠明台也起身,学着宁人的礼节微微欠了欠身子算是打了招呼,毕竟她身份显赫,这样已经算客气了。

  “世子是有什么事?”

  沈冷问了一句。

  李逍善笑道:“只是一直都在家里闲着,想着夫人还没有好好看看这长安城,便想带她出来走走,看长安自然要看雁塔,于是顺路过来拜会两位将军,若是两位将军得空的话,可否与我夫妻二人同游?”

  世子如此说,两个人自然也不能拒绝,于是一块出了门往雁塔书院走,距离并没有多远,索性不乘车一路散步过去。

  行至半路,世子转头看向月珠明台:“你不是有话要说的吗?怎么不说?”

  月珠明台楞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不悦,可依然很顺从的点了点头,朝着沈冷和孟长安又拜了拜:“多谢两位将军一路护送,若没有两位将军,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抵达长安。”

  沈冷和孟长安连忙回礼,低头的时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世子

  微笑伸手把月珠明台拉过来,在那一瞬间,沈冷和孟长安都看到月珠明台的衣袖飘起露出一道青紫色的痕迹,竟像是被打的。

  “真的要多谢两位将军,才有我们今日夫妻恩爱。”

  世子揽住月珠明台的肩膀,笑容看起来依然和善可亲,还是那个谦谦君子。

  可是正因为如此,沈冷和孟长安都觉得事情更加不对劲了。

  堂堂世子,何必要拉着他夫人跑到沈冷和孟长安面前秀恩爱?而且这般故作姿态,显然就是提前想好了要给他们两个看的,说什么去雁塔书院,不过是个借口。

  故意跑来这边做此姿态?

  为什么?

  沈冷不解,孟长安自然更加不解。

  “我们夫妻二人对两位将军一直心存感激,以后还是要多走动,若两位将军无事时候,可多到我家里小聚,她的厨艺不错,可亲自下厨款待两位将军,是不是?”

  世子搂着月珠明台的手猛的紧了一下,月珠明台下意识的皱眉,但还是低头说道:“是,世子说的很对。”

  世子哈哈大笑起来,他看向孟长安:“尤其是孟将军,你与沈将军不同,沈将军如今也已经成亲,平日里也要陪他夫人,你不一样,你时间更充裕,多来几次,我也方便多向孟将军请教。”

  孟长安微微皱眉,依稀听出来这世子话里有话。

  “哈哈哈,看看,孟将军还有些难为情了。”

  世子爽朗一笑:“你是我夫妻二人的救命恩人,我只是想表达自己的谢意,不要多心。”

  说完之后揽着月珠明台的肩膀继续往前走,一路上还不断的低声询问月珠明台要不要吃路边小吃,月珠明台只是不说话,看起来世子待她真的温柔,说话轻声细语,反而是月珠明台总是一脸的冷漠。

  沈冷和孟长安两个人在后边走着,忽然间孟长安感觉自己衣袖被人拉了一下,回头一看是月珠明台的贴身侍女净胡,净胡显然有些惊慌,急匆匆塞进孟长安手里什么东西就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孟长安也没有看,顺势塞进腰带中。

  到了书院之后,老院长陪着走了书院湖和雁塔,孟长安给了沈冷一个眼色,沈冷立刻了然,两个人借口去茅厕避开众人,而就在他们俩往茅厕那边走的时候,世子李逍然回头看了他们俩一眼,嘴角一勾,那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到了茅厕之后沈冷把门,孟长安将东西取出来看了看,竟是一个蜷成一团的纸条,展开,只有十几个字......看完了之后孟长安脸色隐隐发白,将纸条递给沈冷,沈冷看过之后一瞬间也变了脸色。

  “你们两个还真是好兄弟,连来茅厕都在一起。”

  世子李逍善也走了过来,面带笑容。

  沈冷将纸条攥在手心里,提了提裤子出来:“世子也亲自上厕所啊。”

  李逍善一愣:“哈哈哈哈,沈将军真会说笑话。”

  他眼神有意无意的往孟长安那边扫了扫,孟长安两手空空,他便又看向沈冷,沈冷已经把纸条塞进袖口里,故意抬起手顺了顺头发。

  李逍善怔住:“为什么沈将军上完厕所要顺顺头发?”

  孟长安淡淡道:“沾些水,头发顺滑。”

  李逍善想了想,恶心了,快步进了茅厕。

  沈冷看了孟长安一眼,两人也不等李逍善往前去追老院长。

  “没想到你能忍住。”

  “那......终究是他们的家事。”

  字条上写的是公主日日被折磨求将军救她。

  字歪歪斜斜,不过显然不是初练。

  “他会盯着我们。”

  沈冷道:“我去把字条给老院长。”

  “也只能如此。”

  孟长安眼神黯淡了一下,沈冷却没有发现。

  这时候净胡见世子还没有出来,快步过来压低声音对孟长安说道:“求将军救命。”

  孟长安皱眉,一言未发。

  世子出来,净胡装作去旁边看湖里的游鱼,像是怕极了......想想也能理解,如今月珠明台身边只有她一个,那些吐蕃护卫都被隔离开,住在军驿里,到现在如何处置也没有人给个说法,皇帝日理万机自然不理会这等小事,若世子真的那么龌龊,怕是月珠明台和净胡两个人也没有办法。

  “老院长,你该去茅厕了。”

  沈冷看向老院长,老院长一怔:“我不想去啊。”

  沈冷:“不,你想去。”

  老院长忽然反应过来:“是是是,年纪大了,总是这般烦人啊,沈冷你扶我去茅厕。”

  世子走回来看着那两人擦肩而过:“这是?”

  孟长安道:“年纪大了。”

  世子一转身:“我也去看看,别是老院长身体不舒服。”

  孟长安忽然想到......世子如此怕被人发现为什么还要把月珠明台带出来?难道故意在向他和沈冷示威,可为什么?

  难道公主对冷子有意思?

  他下意识的看向月珠明台,发现月珠明台也在看她,眼睛微红。

  孟长安将视线挪开,竟是有些胆怯。

  当天下午,老院长就进了未央宫。

  已经十一月中,天气寒冷的让人拿不出手来,陛下已经不再去肆茅斋,毕竟那边树木太多更显阴寒,在东暖阁里,老院长把纸条递给皇帝,皇帝接过来看了看随即眼神一凛。

  “丢尽了我李家的脸。”

  “可是陛下,此事怎么管?”

  老院长叹道:“月珠明台已经嫁入陆王府,不久之后就要返回山南道,就算是现在管了,以后怎么管?况且这毕竟是家事啊......”

  “朕怎么会有如此子侄?”

  他站起身:“可正如老院长所说,纵然把月珠明台接进宫里来让太医诊视,李逍善也认了,朕能如何处置?骂他一顿?他低头认错,朕总不能真把他怎么样,他反而更会怀恨在心。”

  老院长道:“不如,给他个一官半职?调离山南道,却还不许带家眷。”

  “也好。”

  皇帝沉吟片刻:“可为什么,李逍善要带着月珠明台去见沈冷和孟长安?是不是沈冷和那吐蕃公主之间有什么瓜葛!”

  他语气一寒。

  老院长:“这怎么可能,那小两口如此恩爱。”

  皇帝想了想也对:“孟长安?”

  老院长:“那是个木头疙瘩,就没有男-欢-女-爱的心思。”

  “若是月珠明台喜欢他们其中一人呢?”

  皇帝又问了一句。

  老院长想了想:“那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

  皇帝竟是被气乐了:“先生说话越来越越不着调。”

  老院长叹道:“陛下就着调了?”

  皇帝恍然:“朕与先生,什么时候开始管这些事了?”

  老院长摇头:“不知。”

  哪会真的不知。

  :。:

看网友对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着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