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硬蹭

第三百四十六章 硬蹭

被提醒之后沈冷才想起来要去兵部报备,约了孟长安,两个人下午没事了就溜达着往兵部去,今年诸军大比已经比往届的固定时间推迟了很久,好在南疆大捷的消息让其他诸军备选之人也没了什么怨言,若水师在那边打输了的话,再导致了诸军大比的延迟,以后水师的人在整个大宁战兵体系里都抬不起头。

  如今的沈冷孟长安,无疑是整个大宁年轻一代将领之中名气最大的两个,可少年人,哪有几个服少年人的,面上服,许多人心里也不服。

  能来参加诸军大比的四疆新秀,都是诸军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将才,谁还没上场打过仗?

  以往没打过仗的是二十卫战兵选出来的人,当然也不是这二十卫战兵这几年都没有动过兵戈。

  其实历届诸军大比都有一个鄙视链,北疆来的看不起南疆来的,南疆来的看不起东疆来的,东疆来的看不起西疆来的,四疆一块看不起其他诸卫战兵来的。

  北疆连年都在打仗,大大小小的摩擦就没停过,不只是对黑武人,从龙江往北黑武自然最大,可还有很多小国,这些小国大部分都是黑武的附属国,被称之为鬼月联盟。

  北疆边军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黑武人,还有很多其他小国的骚扰,这些小国有黑武在背后撑腰,对大宁也没什么太多畏惧。

  所以北疆来的人,每一个都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赫赫威名的,他们自然瞧不起南疆来的狼猿,南疆狼猿虽然也一直在打,打的都是什么?什么南越国之流,能和黑武比?

  南疆来的看不起东疆,是因为东疆海疆辽阔又不似南疆有求立人骚扰,有战事,也就是对东北方向的渤海国,渤海国地处苦寒之地,因为太穷所以很凶,时不时冒险出来在东疆捣捣乱,东疆大军对渤海国打了几次,奈何那个地方实在不适合开战,渤海国几乎全国都是山区,大兵团作战根本就施展不开。

  然而好歹东疆还有的打,在以往东疆的刀兵可是真看不起西疆重甲,因为那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打过仗了,西域人怂的连放屁都不敢对着大宁这边,怎么打?

  好在今年西疆重甲干了件大事,所以东疆的人这次就不幸成了四疆鄙视链的垫底。

  今年战事很密集,南疆海战,狼猿参战了,还有总计八卫战兵参战,西疆那边重甲出国门,也集合了山南道山北道两卫战兵,北疆自不必说,倒真是只有东疆风平浪静。

  所以今年参加诸军大比来自各卫战兵的年轻将领们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打过仗了嘛,打过仗就不会被鄙视的那么狠。

  沈冷和孟长安两个人进兵部的时候看到不少进进出出的人,年轻人互相看着都觉得有些不顺眼,因为大家都清楚,这会儿来兵部报备的都是对手。

  然而,沈冷和孟长安不一样,他俩身上的军衔有点高。

  参加十大新秀之争的人都是校尉级别,参加十大战将之争是从五品以上,正五品的有一些,然而从四品的只有沈冷和孟长安他们俩。

  原因很简单,大宁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年轻的人就触及到四品。

  二十多年前对黑武那一战涌现出不少青年才俊,那一战后,有几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至从四品以上,可依然没有不到二十岁就到了这个层级的人。

  基本上能到从四品的军中战将,最不济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还得说年轻些的,绝大部分参军之人哪有那么容易成为将军。

  算起来沈冷和孟长安今年才十九岁多些,没到二十呢。

  兵部里一群天南地北来的年轻人级别都差不多,就算稍有差距,可来自不同的地方,谁对谁也没几分敬畏,两个身穿从四品鹰扬将军战袍的人一进来,这些还在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全都站直了身子,行军礼。

  这两个人一进来,坐在一边品茶看着手下人办事的兵部侍郎劳德禄都起来了,笑脸相迎。

  在劳德禄看来,这两个年轻人都不能得罪啊,一个是北疆大将军铁流黎的义子,搞不准将来孟长安就是北疆大将军,前途无量。

  另外一个,陛下刚刚参加了他的婚礼,还在婚礼上喝多了......非但陛下去了,后宫真正做主的珍妃也去了,这么多年来,哪个年轻人有如此圣眷?

  “两位将军。”

  劳德禄笑呵呵上来打招呼,沈冷和孟长安连忙回礼,这位劳大人已经无欲无求,快六十岁,比兵部尚书张大人年纪还大,指望着再上一层楼已经无望,这个年纪做些闲散的事,头顶梁冠身穿紫袍,优哉游哉。

  他也想得开,再熬个一年半载也就光荣的退下去,多美,所以他才不会去得罪人。

  “两位将军无需亲至,你们两位的名字我已经早早就安排人报备上去了,宫里也来人问过,生怕兵部这边忘了。”

  这话说的巧妙,先说自己已经帮两位把该办的事都办了,再说宫里也派人来知会过,把自己的好和宫里的好都告诉这两位军中新贵。

  “多谢大人。”

  孟长安往四周看了看,那些年轻人看着他和沈冷的眼神很复杂,有人眼神里是艳羡,有人是嫉妒,有人是尊敬,有人是陌生,有人是冷漠。

  “拜见将军。”

  两个年轻人快步过来,行了标准的军礼。

  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叫王无波一个叫宁侯,是北疆来的,看到孟长安在自然要过来打招呼。

  “北疆如何?”

  孟长安问。

  王无波回答:“一如既往。”

  宁侯笑着说道:“来之前大将军见我的时候还提起过将军你,说你是我们北疆年轻人的榜样。”

  孟长安:“哦。”

  转身看向沈冷:“走吧。”

  沈冷点头:“好。”

  宁侯脸色顿时一变。

  沈冷往外走的时候笑道:“你干嘛给他脸色看。”

  “先提大将军见了他,说给我听?”

  孟长安依然那副冷冷淡淡招人恨的样子:“心性可见一斑。”

  宁侯站在那尴尬的要死,王无波拉了他一下,宁侯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沈冷道:“那你也应该给他些面子,毕竟都是北疆来的。”

  孟长安:“他提大将军,我是给大将军面子还是给他?”

  沈冷笑:“他回去之后会添油加醋对大将军说,你给他脸子看他能说出来你是不把大将军放在眼里。”

  孟长安无所谓:“我在乎这个做什么。”

  两个人在兵部门口外面站着商量一会儿去什么地方转转,就见那个宁侯从兵部里出来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似乎忘了刚才的不愉快,他到门口的时候假装没看到沈冷和孟长安,和身边人说话的声音大了起来:“真是很感动啊,兵部尚书张大人百忙之中还愿意抽空出来跟我吃个便饭,我就不与你们多聊了,万一让张大人等着我,那就太失礼了。”

  说完之后抬着头走了。

  沈冷:“晚饭去吃什么?”

  “我没带钱。”

  “你什么时候带过钱?”

  “你呢?”

  “我也没带。”

  “你以为我信?”

  “不远处有个鸿宾楼,滋味还不错,最主要的是鸿宾楼的掌柜和叶先生认识,可以赊账。”

  “你好歹也是四品将军。”

  “从的。”

  沈冷:“茶儿陪着沈先生去宫里了,先生不愿意让太医院的人劳师动众的往家里跑,每隔三天要去一趟太医院,临走的时候就说晚饭要和陛下吃,回家我也没事,反正也是赊叶先生的账,我们愉快的决定吗?”

  孟长安:“反正是你不要脸,我就是蹭饭而已。”

  沈冷:“你觉得论起来,谁更不要脸?”

  两个人一路溜溜达达到了鸿宾楼,进了门之后店小二连忙迎上来,不久之前沈冷大婚的时候,鸿宾楼可是关了门,掌柜的带着整个后厨以及所有伙计去帮忙,大家都认识沈冷孟长安。

  两个人随便选了一个雅间点了几样小菜,然后就听到了外面有个不怎么招人待见的声音出现。

  “张大人,卑职是北疆大将军铁流黎推荐来的宁侯,你慢些走,小心台阶,我来给你开门......”

  沈冷噗嗤一声笑出来。

  对面雅间,兵部尚书落座之后寒暄了几句,众人开始吃饭,其实这个宁侯是真的硬蹭上来的饭局,今日是张大人宴请韩唤枝,韩唤枝从西疆回来之后严查禁军,对兵部这边倒是没怎么动,张大人为表谢意安排了这个饭局,在兵部的时候,宁侯是听到了兵部侍郎劳德禄交代手下人的时候说了地方,于是极不要脸的先跑到这里等着,假装偶遇,然后硬挤进饭局来。

  沈冷和孟长安听到了韩唤枝说话,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打算过去打招呼,他们俩都太懒了,那一大屋子人,太啰嗦。

  宁侯点头哈腰的给诸位大人倒酒,众人面面相觑,心说这个家伙是怎么来的?

  兵部尚书张大人看向侍郎劳德禄,劳德禄一脸无辜。

  韩唤枝倒是无妨,反正也只是随便过来喝杯酒而已。

  宁侯一个劲的献殷勤,还极不要脸的硬生生坐在了尚书张大人身边,酒过三巡,他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往张大人身边拉了拉椅子,压低声音说道:“今日在兵部里见到了孟长安将军和沈冷将军,两个人似乎有些......”

  话还没说完,张大人举起酒杯对韩唤枝说道:“再敬韩大人一杯。”

  韩唤枝陪着喝了,算计着什么时候走。

  宁侯被打断,却没觉得尴尬,等到那杯酒喝了之后又提起话茬:“尤其是孟将军,确实是为人太高傲了些,其实在北疆大家也都知道他什么性格,大将军更是严厉批评过他很多次,年轻人这样可不太好,我在兵部的时候便说了他,我只是提前跟大人说一声,免得以后有人再提起此事,大人会觉得孟长安将军如何如何,其实孟将军人还是不错的。”

  张大人看了他一眼,举杯:“愿诸军大比顺利举行。”

  众人都举杯,偏偏是韩唤枝没举杯。

  张大人脸色顿时有些变化:“韩大人?”

  韩唤枝抬起手指了指宁侯:“那是大人你什么人?”

  张大人摇头:“我不认识。”

  宁侯连忙站起来举着酒杯:“韩大人,我是北疆铁流黎大将军推荐来的宁侯,刚才介绍过的。”

  “唔。”

  韩唤枝:“我问你了么?”

  宁侯楞了一下。

  韩唤枝起身往外走:“多谢张大人设宴款待,我还有要紧事,先回去了。”

  张大人也起身:“韩大人稍等,我与你一起走。”

  往外走的时候狠狠瞪了劳德禄一眼,劳德禄更委屈了,这饭局是他安排的,可他没找这么一个傻-逼来啊。

  宁侯连忙小跑着跟上去:“两位大人慢走,我送两位大人。”

  张大人毕竟是有涵养的人,回头看了他一眼:“你不用送了,我还有要事急着回去处理。”

  正说着,小伙计给沈冷和孟长安上菜,门一开,韩唤枝和张大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就看到沈冷贼兮兮的低着头正说着:“一会儿下去结账的时候我们就赊兵部的账吧,听起来像是张大人请客......”

  一抬头,张大人看着他呢。

  沈冷:“好......尴尬。”

  孟长安:“我是从犯。”

  张大人噗嗤一声笑了:“咦,饭菜不错,我来蹭杯酒,免得一会儿结账的时候我觉得亏得慌。”

  转身进去了。

  韩唤枝也跟着进来回头吩咐小伙计:“加一壶好酒,怎么连几个肉菜都没有。”

  沈冷:“想赊账来着,这不是不太好意思么。”

  韩唤枝:“脸呢?”

  沈冷:“天气转凉,放家里了,怕冻着。”

  宁侯站在门外刚要挤进来,韩唤枝一回手把门一关。

  他的话都没说完呢:“两位大人不是说有要紧事要走......”

  砰地一声门关上,险些砸了他的鼻子。

看网友对第三百四十六章 硬蹭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