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很多个要记住的人

第三百四十五章 很多个要记住的人

沈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屋子里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道很好闻,应该是茶爷点上的,傻冷子想着成了亲果然不一样,竟是变得温婉起来,于是咧开嘴傻笑。

  茶爷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从外面进来,步伐很快,显然那碗烫手,她把碗放在床边桌子上,两只手抬起来揪着自己的小耳垂,显然手指被烫着了。

  沈冷立刻坐起来把茶爷两只手抓过来:“疼不疼?”

  “哪有那么娇贵。”

  茶爷坐在沈冷身边:“想着你喝了那么多酒,又吐了那么多,睡到现在肚子肯定空了的,也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就给你煮了一碗面,快些吃,还有事跟你说。”

  沈冷傻笑着起来,觉得人生真是美好。

  吸溜吸溜的把面吃的干干净净,汤都喝了。

  “什么事?”

  他问。

  “唔,去把衣服都洗了。”

  茶爷指了指地上的衣服:“吐的乱七八糟的。”

  “哦......”

  沈冷起来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往外走,回头看了一眼,茶爷一翻身钻进他刚刚爬出来的被窝,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沈冷轻手轻脚的出门,到外边看到晾衣杆上挂着自己的衣服顿时楞了一下,然后看了看怀里的衣服,明明是干净的啊。

  衣服里有一张纸条,沈冷打开看了看:哈哈哈哈,被骗了吧。

  沈冷感动的鼻子发酸,这傻丫头一夜没睡,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衣服都洗了,他转身回房间,就看到茶爷躲在被窝里偷笑,肩膀都在一下一下的颤。

  “你没睡着!”

  沈冷往前跑着要扑过去,然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走路为什么有一丝丝凉意,还走出了吊儿郎当的感觉?

  下意识低头看了看,唔......确实吊儿郎当。

  也就是这时候茶爷也忽然反应过来,从被窝里探出头往外看了看:“你不要脸!你没穿衣服就出去!”

  沈冷冲回去钻进被窝:“我不要脸......我衣服谁脱了的。”

  茶爷捂着脸:“是你吐的太脏了我才脱了去洗。”

  沈冷:“你挪挪给我个地方,让我遮一遮。”

  茶爷:“你刚才都出门了。”

  沈冷:“难道不是你让我出门的?”

  茶爷把捂着眼睛的手打开一条缝看着沈冷,两个人面对面:“为什么.....那么奇怪?”

  沈冷:“嗯?”

  茶爷:“没事......睡觉。”

  沈冷连忙在被窝里把衣服穿好,这才出门活动了一下身体,围着小院子跑了几十圈,打了一趟拳,然后忽然间想到,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回到屋子里,茶爷已经睡的好香好香。

  沈冷蹲在门口台阶上,想到很久很久之前,沈先生好像是给了自己一本什么书来着,每一次看都脸红心跳,一招一式都奇怪的很,可是那本书没在这,于是他一口气跑出去到前面迎新楼找沈先生。

  沈先生和叶流云正在喝茶,看到沈冷过来之后两个人对视一笑。

  明明是两个很正经的人,却笑出了猥琐的样子。

  “睡的好吗?”

  叶流云问了一句。

  沈先生:“咳咳......”

  叶流云:“我没别的意思......”

  沈冷打过招呼后拉了沈先生一把:“先生,我有点事问你。”

  沈先生:“难道当着叶先生还不能问?”

  沈冷难为情起来:“我记得在先生在江南道的时候教我读书写字,给了我好多书,其中有一本是带插图的,就是有小人的那种,还有吗?”

  沈先生:“这个......”

  叶流云:“我有啊。”

  他起身去书房,沈冷顿时更加不好意思起来,沈先生瞪了他一眼:“都是过来人,叶先生有书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要张扬就是了。”

  沈冷点头如捣蒜:“嗯嗯嗯。”

  不多时叶流云从书房出来,手里拿着一本已经翻看的发黄了的书册递给沈冷:“这是孤本,别弄丢了。”

  沈冷哦了一声接过来,迅速塞进怀里往外就跑,感觉心跳比自己跑了二十里还要快,一口气跑回自己小院里把院门关上,又插好,不敢吵了茶爷睡觉就钻进厨房里,还把厨房门也插好,找了个他认为安全的角落蹲在那,小心翼翼的把那本泛黄的书取出来,然后就楞了。

  封面上有几个字......禅宗伏虎拳。

  打开看了看,还真特么有小人插图。

  沈冷啪的一声把书合上,仰天长叹。

  未央宫。

  有两个小宫女抱着一些要洗的衣服送到浣衣坊,其中一个过去说话,另外一个瞅准了机会到了厢房那边,厢房里坐着一个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女孩子,可他不是女孩子,他是白小洛。

  这可能是白小洛人生之中最屈辱的一阵子,为了不死,为了以后能成为人上人,他居然男扮女装在浣衣坊潜藏了这么久,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煎熬,自尊心被摩擦了一遍又一遍。

  “皇后娘娘让我告诉公子,这两日宫禁松了不少,可以出宫去了,长安城北的燕山之中有一座尼姑庵,很少有人去,清净安全,公子可过去暂避,有什么消息,皇后娘娘会派人知会公子。”

  “尼姑庵!”

  白小洛眼神一凛,露出几分杀意,吓得那小宫女往后退了好几步,她从来没有想到,如公子这般清俊秀美的少年,眼神里会那么可怕,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一柄剑贴在自己咽喉前。

  “罢了。”

  白小洛起身:“不就是扮作女人而已,也习惯了。”

  “公子千万小心些,城中廷尉府和刑部的人在严查罗英雄,公子不要露了行踪。”

  小宫女连忙又交代了一句,转身跑了出去。

  白小洛颓然的坐下来,本以为出了浣衣坊后这屈辱就算是过去了,可没想到这次更加屈辱,要去尼姑庵......大宁不崇尚禅宗,正经的寺庙也没有几座,更别说燕山里的孤僻之地的那尼姑庵,自然香火不旺,真的是个藏身的好地方。

  “沈冷,孟长安。”

  白小洛喃喃自语:“终有一日,我会公平一战杀了你们,终有一日,大宁四方兵甲,皆归我统御。”

  与此同时,长安城里那个偏僻的小院子里,昏迷了一夜一天的罗英雄睁开了眼睛,伤口疼的他脸立刻扭曲起来,下意识的抬起手摸了摸额头烫的厉害,身体也没几分力,可是他居然醒了过来。

  罗英雄艰难的起身,自己配了药换上,又服了药,只做了这些事就已经气喘吁吁,想着居然熬了过来,运气这种东西真是奇怪的很。

  闭上眼睛,罗英雄脑子里还是那布衣剑客的剑,那可能是他往后余生的梦魇。

  长安城里怎么都不安全,这小院暂时没有人查到,可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若要出长安最近的可以静养的地方,唯有北边的燕山了。

  迎新楼。

  沈冷低着头回来,把那孤本的禅宗伏虎拳递给叶流云:“谢谢叶先生,我看完了。”

  沈先生在他递过来的那一瞬间就看到了封面上的字,还有那画的栩栩如生的打拳的小人,还是个小秃人,于是没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好书,好书!”

  叶流云接过来:“你也要看吗?”

  沈先生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我过了年纪了,不需要看带插图的小人书了。”

  沈冷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长安城里的事大抵都已经做完,咱们什么时候回水师?”

  叶流云一怔:“你莫不是忘了诸军大比。”

  沈冷恍然:“真的忘了。”

  “诸军大比的日子就定在这个月,从月初开始就陆陆续续有各军之中挑选出来的人到兵部报到,昨天从南疆水师里也来了几个人,才到,又是你新婚大喜之日,所以我之前没有告诉你,他们也来喝了喜酒只是到的晚了些,那时候你已经喝得醉了,想必也没有发现。”

  “啊?”

  沈冷一惊,自己竟是喝成那个样子,连水师里来了人都没有发现。

  “水师里来了三个人,一个叫谈灵狐,你必然是认识的。”

  “是,西疆重甲大将军的公子。”

  “嗯,还有一个叫白念。”

  沈冷皱眉,这个白念他也认识,当初在水师的时候沐筱风曾经嘲笑他不过是山野村夫出身,将来要代表水师参加诸军大比且能为水师争光夺彩之人必然是白念,只是这个人不似沐筱风那么张扬,进了水师之后极为低调,做事谨慎谦逊,在水师之中人缘还不错,他征战不惜命,带着的战兵对他也极尊敬。

  “还有一个叫陆轻麟。”

  叶流云道:“陆轻麟有个哥哥叫陆重吾,上上一届诸军大比的榜眼。”

  沈冷没听过这个名字,也没有见过这个人。

  “是海沙的手下。”

  叶流云道:“海沙秘密训练水军打造战船如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陆轻麟一直在海沙身边做事,海沙对他极为推崇,想来是海沙说服了庄雍才得以让陆轻麟来,陆轻麟在南疆这阵子屡立战功,已经被升为正五品,可参加十大战将之争。”

  他看了沈冷一眼:“除了你们水师之中的这三个人,还有几个你要多重视,西疆来的许无年,你没听过这个名字,但他大哥的名字你必然听过,叫许病己,另外一个叫彭斩鲨。”

  这两个名字沈冷其实都听过,西疆与吐蕃人一战,许无年和彭斩鲨都算得上大放异彩。

  “东疆段眉,张桦林,北疆王无波,宁侯,这些名字,你都该记住。”

  叶流云若有深意的说道:“大宁现在年轻一代的领兵将军人才辈出,多,很多。”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三百四十五章 很多个要记住的人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