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三天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三天

距离沈冷成亲还有三天,这天早晨发生的第一件事是礼部勘核司的人来的比前两天还早,御史台一群靠嘴吃饭的人差一点就动手打人了,场面一时之间很是劲爆。

  勘核司的人官不大但是握实权,每年官员考核就是他们在办的事,哪怕是内阁大学士沐昭桐到了日子也要工工整整的递交给吏部勘核司一份文案,当然是不是他亲自写的就无从得知,正是因为大宁各部各衙之间的这种互相牵制,所以朝堂风气比先帝李承远的时候要好很多。

  当今陛下登基之前,吏部考核只是派人下去看一看,陛下登基之后要求他们不但要看一看,还要走一走问一问,走的是乡间地头,问的是平头百姓。

  勘核司的主官是从四品,比侍郎稍稍低一些,但勘核司在吏部之中的位置相当于当初廷尉府在刑部的位置,勘核司直接向皇帝负责,每年官员考评当然也要向吏部尚书汇报,可吏部尚书也就是有权知道而已。

  主官名叫贺翰林,有意思的是,他和御史台都御史赖成是雁塔书院同年同期的学生,两个人都师从老院长路从吾。

  赖成看到贺翰林又来了,眼珠子几乎都瞪出来:“你还想干嘛?”

  贺翰林上上下下看了看赖成,连着两日大扫除赖成都没有回家,衣服有些脏,脸色也很差,于是贺翰林脸色一沉:“身为都御史有监察百官之权,大到职权小到仪表,你都可以写进奏折呈递陛下,凡不妥之处,你都要管,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衣冠不整面容憔悴发型糟乱!”

  赖成楞了一下:“你还能挑出来什么毛病?!”

  贺翰林歉然道:“还能挑出什么那是明天的事了,今日责令御史台上下整理仪容学习礼节,反正我报上去陛下也是要下旨的,你们就干脆自己回屋去洗澡更衣然后你组织你的手下学习一下,我会派人盯着看,不然我可要写进今年官员考评。”

  赖成:“你这是滥用职权!”

  贺翰林:“别给我扣大帽子,我先走了,哦对了......先生让你我到他家里吃饭,说已经许久没吃过你做的红烧鱼,先生有些想。”

  赖成嗯了一声:“你告诉先生过几日我买两尾鱼去。”

  “别过几天了,明天吧。”

  贺翰林叹道:“你还不明白先生哪里是想吃鱼?是因为你把陛下烦着了啊......陛下只能把先生叫了去,好一顿说。”

  赖成有些歉疚道:“连累先生了,先生如何说?”

  “先生说,当年力主把你送到御史台算是对了,御史台就是烦陛下的。”

  赖成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可稍显得意。

  他见贺翰林要走,一把拉住,把贺翰林拽到一边压低声音问:“你倒是跟我说说,那个叫沈冷的水师将军到底怎么回事?我还没见过陛下这么回护过一个人。”

  “我哪儿知道。”

  贺翰林叹道:“我就求你等过了初六再上书行不行?你省心我也省心。”

  赖成又哼了一声。

  想了想,不如回屋洗澡。

  贺翰林瞪了他一眼出门而去,到了门外长叹一声,回头又看了一眼御史台那院子里干干净净,连墙角砖缝都扫的一尘不染,窗台门框都擦的能反光,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明天可怎么办?”

  他手下人扑哧一声全笑了。

  学府街两侧披红,别处来的百姓都说这是在提前为世子与吐蕃公主大婚准备的,哪里知道这条街上的喜气与世子与吐蕃公主全然无关,长安城在这几日变得有些好玩,城中唯有这一条街庆贺的不是世子大婚,而是将军大婚。

  杜威名蹲在酒楼门口看着那一排整齐大灶心中感慨,厨师们站成一排正在给新锅开锅,场面有几分小震撼,他感慨之余也激动,忍不住想着若当初没有跟着将军,自己的人生怕是会另外一个样子,而那种样子他应是也不会陌生,就如沐筱风那般。

  每个人都不纯粹,只看自己想变成什么样子。

  想到将军快要大婚,那便是一个男人最幸福满足的样子,自己跟着将军这样的人,早晚也有自己最幸福满足的样子,于是他想喝酒。

  起身到酒楼柜台处讨要了一壶酒,回到门口坐在台阶上看喜红满枝,觉得配酒真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冷在他身边坐下来,拿过来他的酒壶喝了一口:“一般一个男人自己喝酒,都是因为想到了什么心事,觉得这心事可以做下酒菜。”

  杜威名笑了笑:“将军,我听说每个男人新婚的时候都会喝得酩酊大醉。”

  沈冷耸了耸肩膀:“男人喝醉的时候很多,唯有这一天才真的与酒关系最大。”

  “为什么?”

  杜威名道:“男人苦闷时喝酒,开心时也喝酒,都会喝醉。”

  “苦配不上酒。”

  沈冷一仰脖喝了好大一口,笑了笑:“喜才配得上。”

  他站起来,把酒壶递给杜威名:“古人发明酒的时候肯定不是为了消愁,是酒被人酿出来之后才用于消愁,然而借酒消愁毫无作用,醒来后还会发现自己丑态百出,只能说是酒的使用方法被用错了,所以酒肯定不是用来缓解苦闷的,而是用来庆贺。”

  杜威名笑道:“若庆贺的时候喝多了,也会丑态百出怎么办?”

  “庆贺的时候喝多了的丑态百出,算不得丑态百出。”

  沈冷道:“可我大婚当日,你们若是谁喝多了耍酒疯让我不能好好洞房,我就会让你们丑态百出。”

  杜威名哈哈大笑,举起酒壶:“为将军贺。”

  沈冷:“你以为这个理由就能让我忘了你白日饮酒违反军规了吗?”

  杜威名一怔:“属下错了......”

  沈冷:“所以刚才我也喝了,你我都不要说出去。”

  杜威名使劲点头:“我去干活了。”

  他把酒壶扔在一边要去干活,沈冷喊了一声回来,指了指那酒壶:“还回去。”

  杜威名哦了一声,一脸歉然,捡起来酒壶跑回去还给柜台。

  沈冷往酒楼里走,登上二楼打开后窗就能看到不远处那独院,院子里流云会的大嫂们在忙前忙后,茶爷此时此刻应该坐在屋子里看着那些漂漂亮亮的喜服面带羞涩,想着茶爷羞涩的样子一定美到了极致,沈冷闭上眼睛幻想了一下,满脑子都是茶爷的笑脸,自言自语......茶爷真好看。

  后边独院中,茶爷盘腿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些喜服在发愁,每一件都好看,可怎么选?

  一位大嫂忍不住赞叹道:“茶儿姑娘就是好看,穿什么都美才会这般发愁,沈将军也是真豪气,一下子定做了这么多喜服,这不是难为人吗?”

  另一位大嫂笑道:“茶儿姑娘这不是想着,穿哪一件才能在将军面前最美。”

  之前说话的大嫂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那就想多了,在那些臭男人看来,穿什么都不如不穿的时候最美......”

  旁边的大嫂笑着打了她一下:“你这嘴真没个把门的,人家茶儿姑娘还没出嫁呢,你可别在这胡言乱语了。”

  那大嫂忽然想到了什么,凑近茶爷小心翼翼的问:“茶儿姑娘,你对......你对那些事可懂?”

  茶儿楞了一下:“什么事?”

  大嫂脸一红:“就是,就是新婚之夜要做的事。”

  茶儿想了想:“睡在一被窝?”

  大嫂长出一口气:“你知道就好。”

  茶儿郑重点头:“唔,知道。”

  她想着睡在一个被窝的事又有什么稀奇,这神秘兮兮的样子好像谁没有睡过似的,可是隐隐约约,又觉得这大嫂说的睡在一个被窝,和她认为的睡在一个被窝应该有些不一样才对。

  “大嫂,还需要学吗?”

  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那大嫂眉角一挑:“你算是问对人了。”

  旁边的人全都笑翻了,搞的茶爷很不好意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不好意思,总之就是有些不好意思,那大嫂贴在茶爷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好一会儿,说的她自己都脸红起来,茶儿却一脸疑惑:“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大嫂被问懵了。

  茶儿认真的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动作是为什么?”

  本盘膝坐在椅子上的茶爷往后一仰身,把腿伸出去:“这个样子,为什么?”

  大嫂捂着脸,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一屋子的女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有些不好意思再详细解释到底是为什么,毕竟是难为情的事。

  “为了......咳咳,愉悦。”

  一位大嫂硬着头皮回答。

  “唔?”

  茶儿有些理解了:“就和拎着冷子撞树应该差不多吧。”

  所有人都懵了。

  可是茶儿还是不明白,愉悦她懂,和冷子在一起的时候不管做什么她都很愉悦,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坐在台阶上看星星哪怕是一起出去买菜,都很愉悦,那这个动作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真复杂。

  酒楼里,站在二楼后窗的沈冷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茶爷从屋子里出来,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这是第几天没有看到茶爷了,其实也没什么可掰着手指头的,才两天而已。

  想她。

  往楼上走,看到叶流云站在楼梯口,后者手里端着一个紫砂壶看着沈冷上来:“你刚才站在后窗口的时候像是在思考什么?”

  沈冷点了点头:“我在想,是不是给茶爷定制的喜服太多了些,她那样一个选择困难的人,应该现在会很烦恼吧......”

  “你在因为衣服而烦恼?”

  叶流云楞了一下。

  沈冷嗯了一声。

  叶流云想着自己作为一个长辈,总得在沈冷大婚之前教些什么,于是清了清嗓子:“其实......穿什么衣服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是事与衣服无关,也不能说无关,咳咳......算了,当我没说,我也不是很擅长解释这方面的事。”

  他转身上楼,沈冷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叶先生这是怎么了?

  真奇怪。

看网友对第三百三十九章 三天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