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熬

第三百三十六章 熬

白小洛明目张胆的丢了。

  迎亲队伍之中有数百名禁军士兵,这些人回京之后要被廷尉府调查,可是廷尉府也不能直接把人都带走,需要提前知会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韩唤枝进宫见陛下的时候,廷尉府的人盯着这些禁军士兵进入了禁军大营,然后白小洛就不见了。

  可这事又怪不得禁军,因为白小洛本就不是禁军的人。

  礼部的人说不上错,因为白小洛也不是礼部的人。

  然后所有人才忽然注意一个问题,白小洛是怎么进迎亲队伍里的?

  当初他护送使者往吐蕃商议公主世子大婚之事是兵部安排,那时候正巧白小洛从雁塔书院以武选第一的成绩结业,到兵部领校尉战服和腰牌,按理说是要分配到某地战兵之中,白小洛自己请求兵部官员说想历练一番,兵部官员自然也不会直接拒绝一位未来可能大放异彩的年轻人,名单报到内阁,内阁通过之后报请陛下过目,而陛下对于当时派人去吐蕃的事并不如何在意,内阁批了也就批了。

  况且陛下看到了白小洛的名字,也不会把他拿出来。

  而接下来就变得诡异起来,这次迎亲队伍的名单之中并没有白小洛。

  于是礼部侍郎何新奎就进入了廷尉府要调查名单之中,排在首位。

  白小洛随禁军进入大营之中后就消失不见,廷尉府的人盯着他,千盯万盯就是没有盯住。

  廷尉府。

  礼部侍郎何新奎脸色有些发白,强撑着自己身为朝廷大员的官威。

  “你们韩大人呢?”

  何新奎扫视了一周:“凭你们几个的品级,还没有资格直接把我留下,我还要进宫去见陛下汇报大事,你们拦着我,就不怕陛下问你们的罪?”

  千办古乐一脸的冷漠:“陛下问我们的罪,是我们的事,至于你为什么没有进宫你自己也清楚,别说进宫,何大人连家怕是都回不去了。”

  “我倒是想看看,凭你们几个人还能敢把我怎么样!”

  何新奎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要往外冲。

  “陛下说,何大人不必进宫了。”

  韩唤枝从外面进来,看了一眼何新奎:“陛下口谕,礼部侍郎何新奎渎职枉法,着廷尉府调查。”

  韩唤枝进门,古乐等人立刻俯身。

  他走到都廷尉的座位那边坐下来:“摘了他的梁冠,去了他的紫袍,我怕一会儿会弄脏了大宁的官服。”

  何新奎一瞬间就崩溃了:“凭什么?!你们凭什么!你说出来要扣下我的理由,说不出来我看谁敢动手,我相信陛下也不会对我如此,一定是你,韩唤枝你假传圣旨,我现在就要去面见陛下。”

  “何必让自己在陛下面前出丑?”

  韩唤枝叹道:“这里多好,所有进了廷尉府的人都会丑态百出,可他们的丑态也会留在廷尉府,不会被别人看到,廷尉府就是你们出丑的地方,而大殿朝堂,容不得出丑,梁冠紫袍,更容不得出丑。”

  廷尉们上去三下五除二将何新奎的官服和官帽都摘了,一身素衣的何新奎浑身发抖:“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要见尚书大人!”

  “你见不见内阁大学士?”

  韩唤枝道:“不用急,明天我会把礼部尚书刘大人请来,你有什么话可以当面对他说,若你想见内阁大学士,我也可以给你请来

  ,你且看看他们两个人会不会为你说话保你......何大人,你怎么还不醒悟?才进长安我就把你带来,不是害你,是为了保护你,你在廷尉府最起码还活着,你若是回家,你家里人都不会幸免。”

  何新奎的力气像是被直接抽空了一样,站立不稳蹲在地上:“你到底想做什么啊韩大人。”

  韩唤枝走过去,蹲在何新奎面前:“迎亲队伍的名单里根本就没有白小洛,我已经在陛下那看过当时礼部呈递给陛下的奏折,而你给我的名单之中有白小洛这个人,难道你觉得应该解释一下?”

  “我......那又不是我的事,名单是礼部其他官员所书,你觉得以我的官职地位会亲自去动手写名单?白小洛在不在......我也不知道。”

  “看来我低估了何大人。”

  韩唤枝走回去坐好:“每一个进廷尉府的官员,我一开始都会好言相劝,毕竟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不是心疼你们,而是动手的人会累,经常看着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场面,动手的人难免还会出现心理上的问题,我是心疼自己手下人。”

  “打吧。”

  韩唤枝摆了摆手:“带何大人去参观一下廷尉府刑房。”

  “是!”

  古乐等人过去,架起来何新奎就往外走。

  千办耿珊垂首道:“大人,禁军那边的名单都已经核对过,没有问题,这些刺客都不是假扮的禁军,他们从一开始进入禁军之中的档案都在,身份凭证都没有问题,兵部户部勘核印章俱全,可是问题就在于,档案上所登记的地址是假的,其中有两个人登记都是长安人,按照地址去找,根本就没有那么一户人家,所以这个案子要查起来就有些难,因为这些士兵进入禁军的时间,最短的一个也已经有四年,最长的一个是庞駮,进入禁军已经十一年,属下也去查了当初禁军之中的档案主簿,那个人已经告老辞官回家休养。”

  耿珊看向韩唤枝:“公主世子马上就要大婚了,若是这几日搞的满城风雨,陛下脸面上......”

  “若是什么都查不出来陛下脸上才不好看,禁军之中从多年前竟然就被渗透,甚至还有人做到了校尉,难保没有人做到将军,你知道可怕的是什么吗?可怕的不是这些人可以通过不正常的手段进入禁军,而是他们可以凭本事做到校尉甚至将军。”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两名廷尉进来:“大人,告老回家的那个禁军主簿名为张万台,就住在长安城,可是两年前人死了,说是病死的。”

  另一个人说道:“大人,现在有六百四十八名禁军被带入廷尉府,其中包括四名校尉,这些人的档案都查不出问题,需要一个一个的去核对,这件事查到最后,可能会查出来一件惊天的案子,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只怕......难辞其咎。”

  “澹台袁术不会有问题。”

  韩唤枝微微皱眉:“可他事情太多,新兵入伍这种小事他自然不会亲自过问。”

  事情查到这就已经变得很复杂,禁军之中有多少人当初被收买,一个一个的挖出来,别说几天之内完不成,一年半载之内怕是也查不出全部,更会涉及到兵部户部联合造假之人,那查起来就更复杂。

  延福宫。

  白小洛跪在皇后面前:“事情办砸了,请皇后责罚。”

  “杀了你?”

  皇后看

  了他一眼:“杀了你,你爹娘会难过,那是我的弟弟弟妹......我没想到你会做的如此粗糙,到底是什么影响了你的心境?”

  白小洛垂头不语。

  “若培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只是这些手段,那就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也是我的错,我居然看错了你。”

  “我......”

  白小洛抬起头:“我不服气。”

  “不服气谁?”

  “孟长安,沈冷。”

  “你想光明正大的去战兵,然后光明正大的去击败他们?”

  “是。”

  “所以我安排你去做的事,你觉得已经断了你进战兵的路,你便心中不忿,便敷衍,便自暴自弃!”

  皇后的声音陡然提高,白小洛立刻低下头。

  “你应该知道。”

  皇后缓了一口气:“延福宫一直都被盯着,能把你接进来已经费尽周折,若不是因为在乎你,我会如此冒险?我记得很久之前与你说过,你现在以为可以做你对手的人,都只是因为你自己的眼界还不够高,等到将来你回望过去,才会发现你觉得是你对手的那些人根本不值一提......小洛,若大事可成,谁还会深究你的过去,谁还敢?我说让你成为战兵将军,你便是战兵将军,可你这样做,毁了的也是你自己。”

  “姑母......”

  “起来吧。”

  皇后叹了口气:“去浣衣坊吧,没有人会在意那边,躲上一阵子后我会安排你出长安城,等到风声过去,我会让人接你回来,你想公平的击败孟长安,我会给你找到机会。”

  白小洛垂首:“我错了。”

  “错了不可怕,可怕的不可拯救。”

  皇后拍了拍白小洛的肩膀:“杨家上上下下都盯着你,觉得你可堪重任,你觉得是我一手毁了你的大好前程,可你不想想,为了以后,杨家谁没有牺牲?二十年了,我在这宫里可曾抬起过头?如今好不容易熬到太子名正言顺,然而越往后越多变数,皇帝是在给大宁剜肉,你真的以为我们的机会很多?”

  她看着白小洛的眼睛:“我们从来都没有机会,只是寄希望于皇帝在给大宁剜肉的时候那些肉可以用,再过几年,这些腐肉被皇帝剜掉了,伤疤都好了,我们更加没有机会,小洛......你很清楚,皇帝身体很好,若无意外,他可以再做至少三十年的皇帝,三十年啊,那时候太子都已经过五十岁,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皇帝他为什么要立太子?他是要折磨我啊......让我的儿子做三十年太子,熬到我死了,也看不到太子继位。”

  白小洛猛的抬起头:“姑母,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你先去藏几天吧。”

  皇后摆了摆手:“韩唤枝的手再长也有触不可及的地方,什么时候安全了,我会找人去告诉你。”

  “是。”

  白小洛起身:“姑母......保重身体。”

  “我好的很。”

  皇后看向佛像那边:“所有人都以为我求神拜佛是为了求赎罪,并不是,我没有什么罪,我只是做了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如果我错了,那天下千千万万的母亲都有错,我求神拜佛......是求他们保佑我多活一些年,最不济,我也要看着他死,看着我儿子登基称帝。”

  :。:

看网友对第三百三十六章 熬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