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帮你要

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帮你要

如果是在别的什么地方,任何一个国家,一场战争之中作为统兵之人的大将军却离开了主战场,优哉游哉的在江边等了数日,一定会被骂出宿便,御史台的那些大人们若是知道了,奏折就会如雪片一般飞到皇帝陛下的桌案上,可是在大宁却不会,也找不出什么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可能连御史台的大人们都觉得这不算什么事。

  大宁御史台的大人们会揪住一个将军的私生活不放,但绝对不会在没有任何实际证据和结果的时候就随便参奏一位正在领兵作战的将军,颇有点侠气。

  长安夜。

  长安城里的月亮也没什么特别的,诗人赞美长安月更明,当然是因为皇帝陛下在长安。

  月圆的时候每一家酒楼里都会有几个诗人,长安城这个地方诗人遍地走,佩剑带卷,看起来很有风采,老百姓们的固有观念之中都是武夫更好喝酒,喝起来不要命,那是多么大的误会啊......前几年的时候长安城诗会,来自四面八方的文人聚集于雁塔下,一天之间作诗数百首,大家作诗未尽兴于是去喝酒尽兴,负责保护他们安全也为了保证他们不闹事的一位禁军将军被他们拉着一起去,当日随行前去的禁军团率以上三十几个人,硬是被一群诗人干翻了。

  于是就有了那位姓李的诗人站在威风楼的高处放声大笑,指着那些喝醉了的禁军极狂妄的说了一句话:“写诗,你们不行,喝酒,你们也不行。”

  还有后半句:“可这个大宁,没我们行,没你们不行。”

  今日流云会的酒楼里没有诗人,只有愁人。

  叶流云就很愁,沈小松丢给他一个难题,他不对皇帝说实情就是欺君之罪,将来若真的出了事那就更严重,比欺君之罪还要严重的罪名真的不多,数来数去,也就一个谋逆更上得了台面。

  出去做了一件很机密的事,黑眼归来的时候有些意气风发,可是看到东主那愁容之后觉得应该是出大事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独臂的白牙,白牙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嘴的白牙,可欠揍了。

  “还习惯吗?”

  黑眼压低声音问了白牙一句。

  白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不熟练,不过慢慢来。”

  黑眼嗯了一声:“以前都是用右手,现在换左手,你小弟应该很开心,娶新媳妇了。”

  白牙楞了一下,然后叹息道:“是啊,原来还有人和它争宠,现在是一夫一妻了。”

  黑眼噗嗤一声笑起来,拍了拍白牙的肩膀:“兄弟,好样的!”

  这句话不是开玩笑。

  白牙点了点头:“总不至于一只手会输给你。”

  黑眼取出来一块绣工极精美的手帕递给白牙:“来,送给新娘子的,祝它们白头偕老。”

  白牙啐了他一口,把手绢接过来:“这明明是送给新郎官的。”

  他看着黑眼叹道:“你这句话真狠,白头偕老......要是连那都白头了,还得指望着它们偕老,我这一辈子得多亏得慌啊......”

  “都进来,别在外边胡说八道了。”

  叶流云在屋子里说了一句:“让人听到了,有损于我流云会的名声。”

  黑眼白牙对视一笑,两个人进了房间之后闻到了一股很重的酒味,东主喜欢喝酒,但几乎没有喝多过,想喝酒的时候也多是浅尝辄止,品品味道也就罢了,可今日这屋子里的酒味之浓重,让人有一种来错地方的感觉,但凡酒味重的房间别管多奢华格调也会下降一多半。

  东主叶流云这般一个注重格调的人,屋子里酒气这么重,可见遇到了多大的烦心事。

  之前门没关的时候黑眼就看到东主脸色不好,进了门后发现何止是不好,东主连发型都乱了,衣服也有些不整齐,居然还有一只鞋是没有穿好的,趿拉着穿在脚上。

  “东主。”

  黑眼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没事吧?”

  叶流云一摆手:“现在还不算大事,有件东西需要你明天早晨跑一趟,城门一开就出城,奔西疆。”

  “给沈冷的?”

  “不,给孟长安。”

  “什么东西?”

  “几句话。”

  “信?”

  “不是信,不能有信,是几句话。”

  叶流云坐在那,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们都知道流云会历来都是骄傲的,每一个人都骄傲,自我往下......因为流云会从来都不是一个暗道上的势力,我们的主子是陛下,这当然值得骄傲,在今天之前,流云会上上下下也没有人做过任何对不起这骄傲的事。”

  白牙和黑眼对视了一眼,白牙一回头把房门又关了关,把门插好。

  “东主?”

  黑眼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叶流云深吸一口气:“我可能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需要你们两个来帮我修正,或是一起错......接下来你们面对两个选择,第一是听我说完后直接去见陛下,第二是......”

  他看向那两个人,黑眼道:“东主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白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我在流云会混的这么好,东主得让流云会继续牛-逼下去才行,我是个残疾人了,指望着流云会照顾我后半生呢。”

  他看了看黑眼送他的手帕,塞进袖口里:“得给我发个媳妇。”

  一炷香之后,黑眼和白牙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东主说的话,太吓人。

  第二天一早,黑眼出长安。

  白牙一个人进了北山练左手刀,闭关半年。

  西疆。

  藏布江南岸。

  谈九州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人觉得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神话,每一个年轻人都可能创造神话,代价当然都会很大,许多事做不成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做成了就会被人称作神话。

  孟长安这个家伙,已经创造了第二个神话,当初他在北疆的时候带着斥候深入黑武九进九出,他所做的事,为未来大宁对黑武动兵取胜做了巨大的保障,那就是神话.....如今只带着几个斥候混进吐蕃人的大营里一刀割下来勒勤阔哥明台的脑袋,这难道就不是神话了?

  “你想没有想过自己会死?”

  谈九州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孟长安摇头:“没有,卑职一般都只想着敌人怎么死。”

  谈九州嘴角一勾:“你让我动了一个念头。”

  孟长安道:“怕是铁流黎大将军会亲自来抢。”

  谈九州说动念,孟长安一下子就懂了他的意思,这动念还能是动什么念,当然是把孟长安扣下自己用了。

  “老铁那边还有武新宇。”

  他微笑道:“西疆大将军难道就不是大将军?”

  “大将军是我义父。”

  孟长安也笑着回答。

  “这样啊。”

  谈九州叹了口气,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介意多一个吗?”

  孟长安笑道:“大将军西疆人才济济。”

  “瞧着没你顺眼。”

  谈九州道:“罢了罢了,我知道就算是硬要也要不来,真要是把你扣下了,铁流黎也真敢带着北疆铁骑跑过来要人......他那么老了,陛下终究要照顾一下老年人。”

  孟长安笑着摇头:“若没什么事,卑职还是去河岸上看看,不出意外的话可能吐蕃人很快就会来。”

  “去吧。”

  谈九州道:“阔哥明台死了,吐蕃人的来法就会不一样。”

  孟长安点头:“卑职也这样觉得。”

  就在这时候从外面有副将快步进来:“大将军,吐蕃人大军已经到了江对岸,有一队人举着白旗乘小船过来,说是要求见大将军。”

  “让他们到中军大帐。”

  谈九州看向孟长安:“陪我一起去听听。”

  中军大帐,来的几个吐蕃人紧张的站在那,他们身上的兵器都已经被卸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能看到对未知的恐惧,一个人对自己生死未知,怕就是最大的恐惧。

  谈九州看了一眼那几个人:“想说什么?”

  为首的吐蕃人身材瘦小,深吸一口气,将头上的铁盔摘了,脸上的纱巾也摘下来,站直了身子后说道:“我叫月珠明台,吐蕃国公主。”

  谈九州以为来的会是那位国师,虽然在名单上没有那位国师的名字,可谈九州确定他就在送亲队伍里,怎么都没有想到来的居然是吐蕃国的公主。

  “殿下。”

  谈九州起身抱拳,礼数上很周到。

  “来人,给公主搬个座位来。”

  “不必了。”

  公主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来,是想求大将军放那些士兵们一条生路,错不在他们,阔哥明台已死,国师不知所踪,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的军人,如今该死的人已经死了,大将军不能再把罪责归于他们这些无辜人的身上,若大将军能答应我,我便不回去了,大将军可派人将我绑了送至长安,这一战大将军杀敌数万,还杀了吐蕃勒勤,生擒了吐蕃公主,功劳已经足够大。”

  “殿下搞错了一件事。”

  谈九州淡淡的说道:“殿下不是吐蕃人,何来生擒一说?”

  公主脸色一变,没明白谈九州的意思。

  谈九州道:“公主是要嫁入大宁的,那自然就是宁人,吐蕃人怎么做是吐蕃人的事,宁人做事从来都不会那么没信义,做错了事的人应该受到教训,这是道理,公主以后也不要多为吐蕃人说话,也是道理。”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吐蕃人可以卸甲缴械,我会暂时不杀人,不过劳烦公主派人回去对吐蕃王说两件事,若吐蕃王答应了,仗可以不打。”

  “你说。”

  “我刚才说的话里已经表明了态度,其一,吐蕃王以后对大宁称臣,只可为王不可称帝,其二,在吐蕃划出来千里之地为公主领地,嗯,就好像当初吐蕃王说的那样,公主终究还是要有自己的领地才行,在公主于长安生活期间,公主领地我西疆重甲代为管理保护。”

  谈九州语气平淡的说道:“若是吐蕃王不舍得,那公主也不要太担心,我帮你去要来。”

看网友对第三百二十六章 我帮你要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