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上它!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上它!

沈冷一刀把括善劈开,夺了括善的马往前冲出去与自己队伍会合,一千多人的队伍朝着吐蕃国大队人马那边冲了过去,悍然无惧。

  对面那杆大纛说明对方的身份,沈冷带着麾下战兵笔直的朝着大纛所在疾冲,一路上披荆斩棘般杀敌无数。

  “放肆!”

  阔哥明台看到那支人数极少的宁人骑兵冲过来顿时大怒,这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如何能忍得?

  在他的战马旁边还有一熊一豹,身边亲卫手臂上还立着一只海东青,阔哥明台最喜狩猎,这一熊一豹都是他所驯养,最凶狠者却是那海东青。

  “放开熊豹。”

  阔哥明台一声令下,手下驯兽者立刻将熊豹身上的铁链解开,朝着沈冷放下指了指,不停下令。

  黑熊疾奔而去,体型庞大可奔跑起来速度却快的令人咋舌,黑熊对着沈冷直冲过来,沈冷看到之后眼神顿时一凛。

  就在他准备好了迎接黑熊拦截的时候,那只金钱豹却后发先至,如一道金黄色的闪电从后边疾冲上来,四肢在黑熊后背上蹬了一下凌空而起,朝着沈冷的脖子一口咬了下来!

  太快,太猛,太凶狠!

  沈冷黑线刀扬起的时候,猎豹的血盆大口已经到了他身前。

  一只黑色的大爪子从侧面拍了过来,啪的一声,巨力之下直接将猎豹扇飞了出去。

  沈冷的战马受惊,人立而起,嘶鸣一声竟是把沈冷甩了下去。

  沈冷落地之后,那战马朝着一侧想要冲出,黑熊一巴掌拍下来落在马脖子上,战马的脖子竟是被掏掉了一块,血肉模糊,战马被这一击之力拍的侧倒出去,悲鸣了两声倒地不起。

  黑獒横着拦在沈冷身前,扭头看着黑熊和猎豹。

  猎豹的半边脸上血肉模糊,一只眼睛都被抓破了,眼眶里血往外直流,可另外一只眼睛里却越发凶狠。

  “吼!”

  黑熊站起来嘶吼了一声,朝着黑獒扑了过来,此时此刻的黑獒看起来并不似以往雄壮,半路上受了伤,被沈冷剃掉了几块黑毛所以显得有些滑稽,而伤口也影响了它的速度,这并不是黑獒最巅峰的状态。

  “嗡!”

  黑獒吼了一声,哪里似一般的狗汪的那种叫声,它的叫声低沉厚重,如同闷雷。

  黑熊先来,人立而行,快冲到黑獒身前时候猛的扑下来,两只大爪子朝着黑獒的腰背上按落,血盆大口则咬向黑獒的脖子。

  黑獒忽然往前一冲避开黑熊一击,迎面而来的是猎豹的冲击,在猎豹扑过来的一瞬间,黑獒往旁边扭了一下,猎豹的嘴擦着它的身子过去,就在两者就要擦肩而过的瞬间,黑獒扭头一口咬住了猎豹的脖子,坚硬锋利的牙齿完全刺入,在咬住之后它立刻转身面朝黑熊方向,巨大的头颅狠狠的左右摇摆,看起来凶悍的猎豹在它嘴里却变得软绵绵,被晃了七八下之后已经失去了抵抗之力。

  黑獒一低头把猎豹身子放在地上却不松开嘴,大爪子抬起来按住猎豹的身子,然后头颅猛的往上一抬,沈冷似乎听到了令人耳膜仿佛也随之被撕裂的声音,猎豹的脖子竟是被这一下撕扯的几乎断开,只还连着一小半。

  黑獒松开嘴朝着黑熊吼了一声,满嘴血腥。

  黑熊本已经冲了过来,被这一吼居然吓得停住。

  沈冷麾下的战兵都是第一次看到,如黑熊这般的凶兽居然被一只狗吓得不敢前行,黑熊不停的左右跳来跳去又人立而起,身上黑亮的毛和肉如波浪一样动起来,可它不管怎么动怎么吼叫,黑獒始终保持着压低头颅盯着它的姿态,头低着,可眼睛往上,嗓子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黑熊几次想扑上去,可也不知道是惧怕黑獒的眼神还是看到了后面宁人骑兵逐渐上来惧于人多,回着头吼了几声后朝着阔哥明台那边跑了过去。

  沈冷冲到黑獒身边,发现黑獒后背上的伤口已经崩裂,血再次流了出来,可黑獒却似乎全不在意。

  沈冷拍了拍黑獒的脑袋:“回去!”

  黑獒呜呜的摇头,竟像是示意沈冷到它后背上去,沈冷却不答应,黑獒随即咬住沈冷的衣甲不松开,沈冷无奈,翻身上了黑獒的后背,黑獒吼了一声后站直了身子,来回跳了几下然后加速朝着吐蕃国大军那边冲了过去。

  前方羽箭不断袭来,黑獒不停的左右闪躲,羽箭带着嗖嗖的破空之声从两侧不断的飞过,沈冷一只手抓着黑獒头上如雄狮一般的鬃毛,黑线刀不断将射向黑獒正面的羽箭劈开,一人一獒,以飞快的速度朝着大纛靠近。

  “杀了他们!”

  阔哥明台一声暴喝。

  可是之前跑回来的黑熊却是一直往后跑,还不断回望,不敢再冲上去。

  一群吐蕃国骑兵迎面而来,黑獒向前疾冲之中忽然停下来,四只爪子在地面上往前搓,等到速度骤降后又突然横向冲出去一口咬在战马的脖子上,那张大嘴闭合之后往下一拉,战马竟是被拉的头顶着地面折翻了过去,马背上的骑士甩出去老远。

  砰地一声!

  黑獒被一匹战马直接撞上来,沈冷和黑獒同时翻倒在地,后面的马队紧跟着上来,若是被踩中的话,人与獒犬都会被跺成肉泥。

  沈冷一伸手抓着黑獒的一条腿拉着跑了几步,黑獒被他抡到了一边,沈冷右手刀横扫,一刀斩断了两条马腿,那战马嘶鸣一声往前扑倒。

  沈冷一脚踩着倒下去的战马凌空而起,半空之中黑线刀扫掉了后面骑兵的脖子,他落在战马上一脚把尸体踢开,勒住战马,调转过来朝着大纛方向继续猛冲。

  “拦住他!拦住他!”

  阔哥明台拨马:“都上去给我拦住他!”

  亲卫呼啸而出,他却拨马往反方向而行。

  沈冷的目标本来就不是那个人,而是那大纛。

  他纵马疾驰,身上接连被弩箭射中,一支弩箭击穿铁甲打进胸膛里,幸好叶子甲卸掉了弩箭上的大部分力度,扎进体内的并不是很深,另外一支弩箭射在他大腿上,有小一半没入腿内。

  沈冷不躲不闪,直接催马一头撞在对面骑兵身上,激撞之下,马背上的人同时被往前甩了出去,半空中沈冷一脚蹬在吐蕃骑兵身上,借力又往前飞了三四米,落地之后一个翻滚避开剁下来的弯刀,快步往前冲上高坡,然后一刀斜劈,砰地一声将大纛斩断!

  远处,大宁的战兵看到敌军大纛缓缓的倒了下去,那一刻身体里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杀!”

  喊声如雷,鼓声如雷!

  沈冷斩断大纛之后回身杀过去,在乱军之中看到黑獒正在四处寻找自己,它走路一瘸一拐显然刚才被战马撞击伤得不轻,沈冷冲过去抱着黑獒的脖子指了指一侧,黑獒似乎是知道自己也已经力尽,转身朝着空地那边过去,才走了没几步,之前退走的黑熊忽然从马群后边冲过来一口咬住了黑獒的脖子!

  黑獒惨叫一声,猛的挣扎了一下,黑熊这一口咬的偏了些没能制住黑獒颈骨,牙齿却在黑獒身上划出来深深伤口,黑獒眼睛骤然血红,明明被黑熊压在下边,却挣扎着转过来一口咬住黑熊的脖子,熊与獒搂抱在一起似的扑在地上,血液很快就把身下的土地染成了褐色。

  沈冷喊了一声加速冲过去,黑獒却忽然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仰天一声咆哮!

  黑熊倒在地上,肚皮一下一下的起伏着,却越来越微弱。

  大宁战兵气势如虹,阵型配合比吐蕃军要强大的多,看起来像是凌乱,可五人队交替向前互相掩护,不管如何厮杀,五人队始终保持着高效配合,而吐蕃人一开始的士气被打压下去,又看到大纛已倒,身后也没有号令之声,不知道勒勤死活,人心一下子就乱了。

  后队先乱,转身就跑,人的恐惧一旦释放出去,就如同瘟疫一样迅速在队伍之中蔓延开,更多的人开始逃,潮水一样往后方退了出去。

  战兵黏着吐蕃人的屁股后面追砍,一刀一刀,刀刀开肉见血。

  身穿土黄色战服的吐蕃人倒卷的沙尘暴一样退,身穿黑色战甲的大宁战兵席卷而来。

  与孟长安激斗的塔木陀回头看到大纛倒了,担心勒勤出事,回身朝着那边冲了过去,孟长安在他背后急追,塔木陀这一跑,他身边的人也跟着跑。

  勒勤阔哥明台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士兵一个个如同丢了魂儿一样的疯跑,他试图下令亲卫吹角重新整理队伍,可哪里是容易事。

  刚要怒骂,忽然一把黑线刀从侧面扫了过来,一刀将他大腿斩开了尺余长的血口,肉往两边翻开,甚至可以看到白森森的腿骨。

  沈冷一刀得手,刚要继续挥刀,阔哥明台那匹纯黑色的战马人立而起,两个前蹄朝着沈冷的头顶狠狠的踩了下来,沈冷向一侧避开一把抓住阔哥明台的衣服,直接把人拖拽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塔木陀冲到,肩膀撞在沈冷的后背上,直接把沈冷撞飞了出去。

  塔木陀也不管那么多,一把将地上的阔哥明台拎起来就跑,身边一个吐蕃骑兵将要超过他的时候,他左手伸出去抓着那士兵往下一拽,战马减速疑惑的回头看,塔木陀加速疾跑两步跳上马背,把阔哥明台放在自己身前催马前行。

  阔哥明台那匹黑色骏马想要追上去,沈冷起身恰好在它前边,一把抓住缰绳,大黑马往前疾冲,拉着沈冷狂奔了几步,沈冷双臂骤然发力:“给我停!”

  脚底竟是踩进了地面之下,大黑马向前,沈冷的双脚推出来两个土包,黑马脖子一歪被沈冷拉住翻倒。

  黑马想挣扎着站起来,沈冷上去搂住黑马的脖子往下一压,摔跤一样把黑马重新按倒:“归我了!”

  就在这一刻海东青扑面而来,两只利爪狠狠的抓向沈冷的眼睛。

  砰!

  一张血盆大口在沈冷面前狠狠闭合,黑獒仰天,海东青在他嘴里扑棱着翅膀,可很快就安静下来。

  孟长安正好追上来,看到沈冷无事后松了口气。

  “把它压住!”

  看到沈冷要驯服那烈马,孟长安立刻喊了一声。

  “然后呢!?”

  沈冷问,毕竟他不是常骑马。

  “上它!”

  孟长安又吼了一声。

  沈冷回头,一脸疑惑。

  “我......是说骑上它。”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三百二十二章 上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