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一十八章 针

第三百一十八章 针

长泰宫。

  皇帝走到宫门口的时候停了一下,沉默片刻,谁也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皇帝想了些什么,大概四五息之后,皇帝举步走进宫门,院子里跪着一地的人,都是长泰宫的下人,见到皇帝进来之后所有人头压的更低了,大部分人都在瑟瑟发抖。

  苏皇后看起来还很年轻,不似实际年纪那么大,算起来她也已经五十岁多些,容貌来说,保养的犹如三十岁的少妇,若不仔细看眉角的那些细纹,真的分辨不出。

  岁月没有给她太多伤害,是因为皇帝这二十年对她心存敬意。

  所以深思之下便会发现,绝对权力之下,连岁月都可以阻拦。

  皇帝说后宫之内谁也不许扰了苏皇后静养,却不曾断过供奉,就拿每年的贡品来说,总是要先送一份到长泰宫,来自江南道的绣品,哪一次不是先由着她来挑,然后才是正经的那位杨皇后。

  皇帝走进来,苏皇后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没动。

  “朕好像已经有差不多七八年没有来过这里了。”

  皇帝走到苏皇后对面坐下来,苏皇后第一次没有对皇帝行礼,似乎她已经确定毫无必要,她只是有些不服气,败则败了,为什么败的这么莫名其妙?

  “陛下是来告诉我,我该怎么死?”

  “朕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告诉你,你可以养尊处优而死。”

  “那是养尊处优?”

  苏皇后笑起来:“看来陛下向往这种生活,若跟你换,你换不换?”

  皇帝看了她一眼,没理会。

  苏皇后随即轻蔑起来,觉得自己一句话问住了皇帝,总是没有输了太多体面。

  “兄长曾经说过,人最不能乱了的就是规矩。”

  皇帝看向那些跪着的内侍和宫女:“卫蓝。”

  “臣在。”

  侍卫统领卫蓝大步上前,俯身一拜。

  “长泰宫的这些下人们,克扣苏皇后的俸银,懈怠了苏皇后的生活,朕竟是今日才知道,以至于苏皇后积郁成疾,病入膏肓,朕很生气......这些下人都拉出去杖毙吧,去延福宫门口打。”

  “臣遵旨。”

  卫蓝一摆手,一群如狼似虎的大内侍卫上前,拉扯着那群内侍和宫女出去,一时之间哀嚎之声顿起,整个后宫都变得喧闹起来,皇帝最不喜喧闹,卫蓝看到陛下皱眉,于是下令先把这些人的下巴都摘了,整个世界顿时清净了几分。

  “不过如此。”

  苏皇后叹了口气:“我以为会是什么新花样,往前想想,这样的事在后宫里也不少见,往后想想,以后怕也不会少见。”

  “你病了。”

  皇帝缓缓道:“病了就要好好医治,朕已经传旨太医院让人过来,太医院提点风王华医术高明,断然不会让你有什么痛苦,朕能做到的也就如此,你体面些,朕还能给你最后一次风光。”

  风光大葬。

  “我还以为你永远对自家人恨不下来心,想着你兄长那么冷酷无情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怯懦的弟弟,现在才知道,你比他还要无情的多。”

  苏皇后起身,看得出来她还特意打扮过,身上的衣服很华美,妆容也很精致。

  “我想走的干净些,别让那些人脏了我,王风华把药送过来就走,我死了之后再让人进门,死的样子怕是会不好看,所以在我死之前不许别人看到,死了之后......也就无所谓了。”

  她往屋子里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回头问:“你对自己的结发妻,也能如此狠心吗?”

  皇帝不语。

  “等我见了你兄长,我会告诉他安心,大宁在你手里蒸蒸日上。”

  “若你能见着他,再多说几句。”

  “说什么?”

  “告诉他,他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没对兄弟动手。”

  皇帝起身往外走:“不然哪有你这二十年。”

  苏皇后一怔,然后尖声大笑起来,笑的格外凄厉。

  皇帝出了长泰宫,站在门口又停了一会儿,依然不会有人知道他想了些什么,片刻之后皇帝摆手:“封门,传旨......请龙虎山真人进京,来宫里做一场法事。”

  说完之后大步而行。

  那一夜,未央宫里杖毙一百余人。

  太平街。

  车马行的门早就已经关了,隐隐约约还能透过缝隙看到屋子里的灯火,一个看起来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脸色阴沉的坐在那,紧皱双眉。

  “大人,都已经安排好了,明日一早就能出城,明日守城们的禁军校尉是咱们的人,叫张安立,已经打过招呼,马车出城的时候不会盘查。”

  几个汉子站在一边,车马行的老板低着头说道:“都廷尉大人还是不知下落,属下会尽力打探,大人可先去找陆獒大人汇合,只要人活着,终究还有再起之日。”

  “再起?”

  坐在那的汉子哼了一声:“只是我们自己不承认,天早就变了。”

  他起身:“有了都廷尉大人的消息尽快联络我。”

  此人名为高美辰,原廷尉府智囊,都廷尉罗英雄最得力的手下,这么多年来很多事都是他在安排,包括当年留王进京之前,是他一力劝说罗英雄不要再试图刺杀,而是隐藏起来另图大计。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轻声敲门,屋子里的人全都紧张起来,有人已经抓起桌子上的长刀。

  “是我,张安立。”

  门外的人似乎有些紧张,说话的声音微微发颤。

  车马行的老板让人去把门打开,门开的那一瞬间,一柄剑毒蛇一般刺进来,快的令人防不胜防,一剑就将开门人的咽喉刺穿,可是血却在剑收回去之后至少两息才喷出来,两息之内,出剑的人已经在屋子里了。

  一袭黑色锦衣,英姿飒爽。

  廷尉府千办耿珊微微斜着身子,前脚虚后脚实,随时能发力移动。

  耿珊的剑扛在肩膀上,看向高美辰的语气平淡的说道:“廷尉府后学晚辈耿珊,请前辈赴死。”

  高美辰沉默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好好好,我还说廷尉府一代不如一代,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韩唤枝不错,他调教出来的人也都不错,还懂得喊我一声前辈。”

  他看了看耿珊肩膀上的剑:“如刚才那样快,可好?”

  耿珊点了点头:“如你所愿。”

  一炷香之后,车马行空了,连血迹都被擦的干干净净,好像这里本来就没有人住过。

  陆王府。

  陆獒不喜欢陆王府,也不喜欢陆王这个封号,他叫陆獒,此时此刻在陆王府,提起来就好像在嘲笑他是陆王府里的一条狗,可他不是,他是廷尉府的狗,最凶恶的那条。

  几十年前提到廷尉府一鹰一犬,谁不害怕?

  陆王妃还在哭,哭的他有些心烦,日日夜夜想起来就哭,女人的眼泪就流不完?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有脚步声,很密集,似乎是很多人进了王府,可是王府四周他都布置了暗哨,若有人进来为何没有收到示警?

  他拉开门出去,看到院子里整整齐齐站着至少百余名廷尉,站在最前边的是三个身穿千办锦衣的男人,三个人看到陆獒之后抱拳:“前辈,可以去死了。”

  长安城往西的官道上,一匹马连夜疾奔,马背上的罗英雄回头往长安城方向看了一眼,已经出来百里,自然是看不到了那当世第一的雄城,当然更不可能看到长泰宫里的事。

  “不能亏了。”

  他低语了一声:“最不济也要杀你一个儿子,野的也是儿子,我难受了二十年,你以后难受半辈子。”

  西疆,石子海城。

  沈冷蹲在城垛上往外看,夜幕茫茫,外面吐蕃人的连营已经撤到十里之外,那一片密集如星河的灯火就是连营所在,他回头看了一眼像是睡着了的孟长安:“你说你这个人扫把不扫把,你去南疆,南疆开战,窕国被大宁灭了,你到西疆,吐蕃人寇边,过不了多久外面也会尸横遍野......”

  孟长安闭着眼睛:“我去南疆,你在,我来西疆,你在,我就是在北疆杀几个人,你也在......谁扫把?”

  沈冷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

  孟长安语气平淡的说道:“明日别再出风头,这是西疆,这些日子你已经让西疆那些当将军的脸上无光,顺带着谈大将军也脸上无光,几次出去,他手下人没一个比你打的出彩,尤其是那个叫彭斩鲨的,眼神里像是要把你打阉了才解恨。”

  沈冷:“打阉了这种话你面无表情就能说出来,是闷骚无疑了。”

  他嘴里叼着一根牙签,想着今日晚饭的肉炒的老了些,嚼起来有些艰难,真是浪费了那么多好肉。

  “你发现了没有。”

  沈冷问:“北疆你我一同打过,南疆你我一同打过,如今西疆又一同来了......东疆会不会去?”

  孟长安依然那副木头脸:“我去南疆,是巧合,我来西疆,是圣命,我应该在北疆,北疆才是我应该在的地方.....北疆的厮杀,才是真的厮杀。”

  沈冷撇嘴:“打完了诸军大比你就回去了,到了北疆别忘了庆祝。”

  “庆祝什么?”

  “庆祝你诸军大比勇夺第二。”

  “呵呵。”

  沈冷把嘴里的牙签抽出来想扔了,忽然就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为什么牙签不是竹子就是木头做的,用了就扔多浪费,就不能做铁的吗?”

  他看向孟长安:“你见过铁牙签吗?”

  孟长安沉默片刻,认真的看了沈冷一眼:“你见过针吗?”

  ......

  ......

  【一夜没睡,第三更到,求月票,等我睡一会儿继续码字,今天肯定还有两更。】

看网友对第三百一十八章 针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