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一十章 蠢人就该死

第三百一十章 蠢人就该死

陛下说过,这个天下,也就够他一个人折腾的。

  沈冷和孟长安韩唤枝三个人进入西府武库的那一瞬间,忽然就懂了这句话的含义,陛下不出长安城,可似乎天下事无有不知,他们不知道陛下还说过一句话,知人力者治国家,知人心者平天下。

  陛下,知人心。

  人看似都差不多,都有一双眼睛一个嘴巴一对耳朵,可是听到的看到的不一样,是为格局。

  普天之下,谁还有陛下的格局大?

  数万精甲战兵秘密从各地抽调到了西疆,沈冷已经不需要去问,就已经知道陛下对西疆之事了如指掌,哪怕是他没有派杨七宝去疆外打探消息,大宁西疆也不会出问题。

  “吐蕃国不敢真的打。”

  谈九州一边走一边说话,说话之间自有一股大将军才有的自信气质。

  沈冷见过石元雄,在长安,虽然没有说过几句话,也没有过多交集,世人也多说石元雄为人反复无常,可沈冷从石元雄身上也看到了这种气质,略逊于谈九州,或许铁流黎和谈九州在气势上才会不相上下。

  谈九州是那种他和你站在军前便是大将军引经据典谈笑又若鸿儒的人。

  “陛下看似被动,若真的以为陛下被动,那是傻。”

  谈九州微笑道:“吐蕃国这个时候来求联姻,是因为宫里有人去走动,至于是哪位,现在我也不怕与你们说,毕竟过不了多久天下皆知......”

  孟长安问:“谁?”

  沈冷叹息:“怕是那个看起来比皇后还要低调的皇后。”

  孟长安先是楞了一下,忽然之间就反应了过来,这个大宁是有两位皇后的,一位是当今陛下的皇后,一位是前皇后,先帝的皇后......如果不是沈冷刚才提醒的话,孟长安的印象之中已经没有这个人存在,她太低调,低调到也不只是一个孟长安忽略了她的存在。

  “你们以为当年,真的是沐昭桐能威逼了苏皇后?”

  韩唤枝笑着说道:“她是故意让人这样以为的,普天之下的百姓都这样以为,然而不要忘了,那是皇后......先帝在位时间不长,那也是大宁的皇帝陛下,沐昭桐当时请皇后下旨让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开城门,若苏皇后不听,难道沐昭桐还敢逼宫?”

  孟长安恍然:“从没有去想过这个人。”

  “所以她很成功。”

  韩唤枝道:“整件事,其实并不复杂。”

  沈冷和孟长安两个人竖起耳朵,静静的等待着韩唤枝把事情说明白。

  当年先帝突然驾崩,又没有子嗣,这时候沐昭桐顺理成章的冒出来提出了顺理成章的要求,那就是从诸位亲王府里选一位世子殿下继承皇位,苏皇后勉强答应了。

  可是,最得利的,真的是沐昭桐?

  世子进京即位,那就不再是世子,就和之前的父亲母亲没有了任何关系,这位世子就是苏皇后的儿子,苏皇后就是太后,世子年幼,便是登极之后也不能亲政,所以大家都觉得最得利的是沐昭桐,他将以首辅大臣的名义执掌朝廷。

  哪有那么容易?

  这个首辅大臣,苏皇后可以给他,但绝对不会有想象之中的那么风光。

  苏皇后才是真正能掌控朝权的那个人,以太后身份临朝听政,首辅大臣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诸事请太后

  定夺,也就是落个好听的名声。

  沐昭桐,只是被推倒明面上的人而已。

  孟长安张了张嘴,想问,若苏皇后真的有那么强的权利欲望,先帝之死......

  “她不敢。”

  韩唤枝似乎一眼看破了孟长安的心思,有些不屑的哼了一声:“她只是想抓时势而已,她还没有那个胆子去害死大宁的皇帝陛下,我查过当年所有的档案记录,也亲自询问过当时的太医,先帝确实是暴病离世,不然的话,罗英雄怎么会帮她?你应该相信我,没有谁能在我面前说谎。”

  他自信道:“虽然我看不起罗英雄,但可以确定一件事,廷尉府不是苏皇后的廷尉府,哪怕是先帝驾崩之后,罗英雄只是选择了一个和先帝最亲近的人继续效忠,他忠于的,还是大宁皇帝陛下,只不过走偏了路。”

  罗英雄看不起他,他何尝看得起罗英雄。

  事情说到这其实就变得清晰起来,若说当今陛下的皇后是小手段运用的最娴熟之人,那苏皇后就是对时势把握最娴熟之人,两个女人,各有所长。

  苏皇后看出来朝局动荡,所以才又冒了出来,蛰伏二十年,心一直没安分。

  吐蕃国突然求联姻嫁过来一位正经公主,于是陛下必然会与朝臣商议,哪位世子殿下合适?沐昭桐领衔的文官大力推举陆王之子,如果这时候苏皇后没动的话,戏还逼真些,可她害怕沐昭桐的分量如今已经不够了,于是主动和陛下说,陆王之子素有贤名,于是陛下自然答应。

  也许当时陛下的心里波澜不惊,甚至还有一些想笑。

  陆王世子如当年信王之子一样顺理成章的进京,可这只是开始,在世子迎亲回京之后,他们就会发动政变,在一个很恰当的时机刺杀皇帝,而此时,吐蕃国忽然寇边,西疆大将军谈九州自然不能离开,于是西疆重甲就被绊住了手脚。

  他们最担心的,也就一个澹台袁术。

  别忘了,前阵子有人对澹台袁术的人头开价,而且若楚剑怜真的去了的话,澹台袁术也可能真的死了。

  可即便澹台袁术不死,他们也有办法,皇帝死了才是最重要的事。

  沈冷皱眉:“可皇后呢?”

  “皇后自然不会答应世子即位,毕竟还有太子殿下。”

  韩唤枝看了沈冷一眼:“若这时候突然爆出来一些丑闻,关于皇后的丑闻,以至于让皇后身败名裂,让太子身份存疑,这时候沐昭桐就又要站出来了,他就是这样一个角色......”

  沈冷:“皇后的丑闻?”

  韩唤枝叹了口气:“你还是别问了。”

  谈九州听到这句话忽然看了沈冷一眼,眼神之中有些迷惑。

  所谓抓时势,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与人。

  石元雄就在长安城,陛下还没有把他放回去,那是因为南疆之地,石元雄多年经营之下那密布的权利网络之中,不可能没有皇后的人,陛下是要让叶开泰在南边放开手脚,这也是为什么石元雄赴京而石破当奉旨配合水师南征的原因。

  若京城出事陛下身死,石元雄当然不会开心,但会长出一口气。

  苏皇后会告诉他,你回去之后还是南疆大将军,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既往不咎,石元雄多半会答应,然后顺便为新皇帝站站台。

  西疆重甲距离长安城最近,谈九州被吐蕃人牵扯

  住回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就减了一半。

  澹台袁术禁军虽然在,可他们太了解澹台袁术这个人了,若皇帝已死,新皇登基,澹台袁术是一个顾及大局的人,他难道还会领兵把新皇杀了?那就是叛国之罪。

  北疆铁流黎太远,东疆裴亭山态度不明。

  这就是时势。

  韩唤枝问:“这是什么?”

  谈九州:“这是个笑话。”

  他看向沈冷:“你手下那些斥候手脚太快了些,白小歌这个人不该动。”

  沈冷想了想,确实,若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白小歌动了,就会变得无趣起来。

  人生在世,谁活着还不图多几分有趣。

  大营。

  商鹰脸色阴沉的看着陆王:“是不是你泄露了消息?”

  陆王大怒:“你是不是白痴?!”

  商鹰哼了一声:“若不是你还能是谁?白小歌是我们手里一颗重要的棋子,到现在为止他都以为是在为杨皇后做事,如今他失踪,多半是被抓了,若落在韩唤枝手里一切都将成为泡影!我们这么多辛苦准备,都化为乌有!”

  陆王:“你们做的事不周全,反过来怪我?”

  就在这时候大帐外面有个年轻人施施然走了进来,穿着寻常士兵的军服,陆王看了他一眼:“滚出去!”

  然后才发现这个年轻人手里拽着一个人,那是陆王的护卫统领谭相同,看起来已经有九分死了,只剩下一口气还在残喘,年轻人随手把谭相同扔在一边:“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他抬起头,商鹰的脸色顿时一变:“白小洛!”

  “我本以为世上的蠢人没那么多,谁知道随便走到哪儿都能看到好几个。”

  白小洛在陆王的位置上坐下来:“商鹰是吧,原来廷尉府一鹰一犬,二十年前好大名气。”

  “你找死。”

  商鹰猛的往前一冲,手指抓向白小洛的咽喉。

  白小洛在那只手快要到自己身前的时候才抬起手来,抓住了商鹰一根手指:“鹰爪是吧。”

  咔嚓一声,手指折断。

  白小洛往回一拉,商鹰就不由自主的被拽了过来,白小洛的另外一只手掐住了商鹰的脖子:“是你一直这么弱,还是你老了?”

  他手指一发力,噗的一声抠进了商鹰的脖子里,然后往外一拉,一大块血肉硬生生被他抠下来,血如瀑布一样从商鹰脖子里喷出,喷了白小洛一身一脸。

  “老了,就该有老了的觉悟,这个世界不是你们这些老东西做主了。”

  白小洛松开手,商鹰的尸体倒在地上。

  “王爷,你为什么会愚蠢到和这些人合作?”

  白小洛站起来,走到瑟瑟发抖的陆王面前,伸手在陆王伸手擦了擦手:“我不是我哥,我没那么蠢被骗,蠢就该付出代价,他该死所以死了,但我很难过。”

  大营外面的林子里尸体倒了一地,白小歌死了,那几个沈冷手下的斥候也死了,不见杨七宝。

  白小洛的血手在陆王脸上拍了拍:“别这样,打起精神来,你还得为你儿子娶媳妇呢。”

  他转身往外走:“需要我帮你想个谎话吗?你总不至于连你护卫拼死保护你击杀了一个刺客这样的谎话都不会说吧......接下来,我做主了,事情该怎么发展还会怎么发展,相信我。”

  :。:

看网友对第三百一十章 蠢人就该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