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百零七章 疆外

第三百零七章 疆外

沈冷问韩唤枝:“他们就不怕把这大宁折腾的千疮百孔?”

  韩唤枝回答说:“几年前陛下曾经问我,这天下大不大,我回答说很大,可陛下说......这天下可供开疆拓土之地就那么多,内外加起来也就勉强够朕一个人折腾的,哪里还有别人折腾的地方。”

  说完之后韩唤枝若有深意的看了沈冷一眼:“你觉得他们是在折腾大宁?”

  沈冷皱眉。

  韩唤枝笑了笑:“是陛下在给大宁治病。”

  换了一辆马车之后韩唤枝的心情一直不好,他很怀念他的马车,虽然没有再和沈冷提及马车二字,可沈冷看得出来,韩唤枝只是在等那个时间。

  队伍出了秦岭之后便进入可沁草原,这是一片东西狭窄南北很长的草场,这片草场向北一直延伸出去,一直连接到北方那片真正是牛羊遍地的草原,那广袤之地便是韩唤枝女人的家,如今那个已经稳坐大埃斤之位的女子可能也在思念着他。

  可沁草原的草并不适合放牧,这片草原有三分之二是人力种出来的,西疆之外的沙漠像是无所不能吞噬的恶魔,风是恶魔的先锋军,风到了,沙漠就到了,几百年前沙漠以每年十几里的速度让沃野变荒芜,大宁立国之后,开国皇帝宣布要在西疆做两件大事......第一,打通楚没有修完的半壁路,第二,治理荒沙。

  西疆三郡十二县的百姓被动员起来,开始了治理沙漠的战争,这一战的敌人是大自然,然而不管敌人是谁,强大与否,最终打赢了的当然是大宁,只能是大宁。

  用了差不多二十几年的时间,这三郡十二县的百姓硬生生把荒漠变成了草场,虽然不适合放牧,可却成功阻止了沙漠向中原侵略的步伐。

  零零散散的能在草原上看到小群的牛羊,优哉游哉。

  即便是这样,李帆儿也兴奋的不得了,从连绵大山之中走了多日突然开阔起来,而且还能见到牛羊,她好像立刻就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欢快的冲进草原里去看牛羊吃草,她觉得牛羊好新奇,牛羊觉得她好白痴。

  当地的郡县官员迎接而来,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草原上的姑娘们穿着民族服装转了起来,舞姿优美而又不失豪迈,也就只有草原儿女才能舞出这般风采,奶酒奶茶,还有一锅一锅炖的咕嘟咕嘟冒泡的牛羊肉。

  当地郡县官员不得不小心应对,毕竟迎亲队伍里有一位亲王,一位世子,一位县主,还有廷尉府都廷尉,吏部侍郎,以及几位四五品的将军,莫说亲王一家,就说是沈冷他们的军衔品级也远高于这些地方官。

  陈冉站在沈冷身后看着那载歌载舞的草原姑娘叹道:“大宁之内,九十六族,九十五个民族能歌善舞。”

  沈冷:“你们也可以进去跳,但不准骚扰人家姑娘。”

  陈冉想了想:“别了,我怕姑娘们把我抢回去。”

  副将王根栋是个老实人,想到之前听的传闻忍不住问了一句:“我听说这草原上白天热晚上冷,现在季节正好,再过阵子就能冷的拿不出手,放屁的时候能看到一股白烟从裤子里喷出来。”

  陈冉想了想那画面,真美。

  坐在沈冷旁边的孟长安忍不住嘴角一勾,草原上会不

  会冷到放屁都能看到他不知道,反正北疆是......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回北疆了,真的有些想念。

  吃饱喝足,队伍在草原上休整了一天之后继续赶路,历时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到了西疆重甲所在之地。

  凤凰台。

  人都说西疆大将军谈九州是四方大将军之中最稳重的一个,不苟言笑,饱读诗书,行事风格一板一眼,还有人说谈九州是四位大将军之中武艺最差的一个,甚至可能他就不会武艺,这说法也不是空穴来风,传闻谈九州领兵二十五年,没人见过他出手。

  可不管怎么说,他训练的重甲,可让西域臣服。

  趁着陆王他们和大将军谈九州寒暄之际,陈冉压低声音问了问沈冷:“杨大哥已经很久没见过了,之前问过你,你也不肯说,我有些担心。”

  很少有人注意到沈冷身边少了一个杨七宝。

  “他没事。”

  沈冷只是不肯说:“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见到他。”

  接下来的安排就很程序化,很丰盛的迎接午宴,然后是大将军带着陆王等人参观西疆重甲大营,第二天的安排是去西府武库参观新兵训练,韩唤枝沈冷孟长安他们自然是要随行的。

  西疆国门之外。

  一支行商队伍的首领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少了六七人,于是恼火起来:“我说过了,虽然我收了你们的银子保护你们的安全,可你们若是不听我的安排私自离队,死了也就死了,这西域之地诸多流寇,远不似大宁之内那般太平,且风沙就要到了,走散的人我是肯定不等的。”

  剩下的商人检查发现,自己手下人一个不少,是一支半路加进来的行商队伍不见了,那六七个人看着也不像是做生意的,在这茫茫之地,丢了人想找都找不到。

  距离行商队伍大概七八里的地方,杨七宝将遮挡住口鼻的纱巾往下拉了拉,趴在沙丘上看着远处那浩荡而来的队伍。

  “果然不出将军所料。”

  他带着的都是沈冷手下的斥候,精锐之中的精锐。

  “吐蕃国不过是送亲而已,何必如此劳师动众?”

  一个亲兵放下千里眼:“看起来队伍连绵不尽,不低于十万之数。”

  “若不止这一路呢?”

  杨七宝冷哼了一声:“送个闺女出嫁,需要动用几十万大军吗?之前有情报说,与大宁靠近的三个西域小国被吐蕃欺负,三国与吐蕃针锋相对剑拔弩张,你们看看,吐蕃国大军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从这小国之内穿过,哪里是敌对的样子。”

  “咱们可以回去了。”

  杨七宝从沙丘上滑下去:“尽快将消息送回大宁。”

  远处吐蕃国大军之中,一个看起来犹如王阔海一般壮硕的汉子坐在驼背上懒洋洋的似乎快要睡着了,他没有穿着甲胄,身上衣服也穿的邋里邋遢,背后挂着一把弯刀。

  “塔木陀。”

  另外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吐蕃国将军笑道:“你打起精神来,马上就要到宁国了。”

  “有什么需要我打起精神来的?”

  塔木陀眯着眼睛哼了一声:“我倒是真想见识一下所谓的西疆重甲有多了不起,宁人自大,一直说陆战无敌,那是没有与我吐蕃大军碰到

  过。”

  “你可别莽撞。”

  名字叫括善的吐蕃国将军道:“陛下和国师吩咐过不止一次,我们不是来与大宁开战的。”

  “看心情咯。”

  塔木陀伸了个懒腰:“万一心情好,就把大宁打下来献给陛下,难道陛下还能骂我?”

  括善哈哈大笑:“到时候随便选几个宁国的公主给你做小老婆,随便你怎么玩。”

  塔木陀眼神一亮:“我听闻宁人女子个个温婉,皮肤白的好像凝脂一样,还说她们说话轻声轻语,征服起来极有快意,想想看,若真是那般瘦小,玩起来应该挺有意思,就怕一不小心给干死了。”

  “哈哈哈哈。”

  括善大笑。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号角声,那是斥候的示警。

  “什么事?”

  括善举起千里眼往远处看了看,沙丘之间,有几个黑影纵马远去。

  “不用理会,几个小毛贼而已。”

  括善放下千里眼:“分一个百人队出去,把那几个小贼的人头给我割回来。”

  随着一声呼啸,一支骑兵百人队朝着杨七宝他们撤退的方向追了过去。

  大宁西疆。

  西疆重甲所在之地名为凤凰台,可距离西边边疆还有大概四百里左右,迎亲队伍要在凤凰台停留,直到吐蕃国那边的送亲队伍靠近国门再过去也不迟,按照与吐蕃国的约定,送亲队伍要到大宁边城石子海。

  石子海城的位置很特别,边城之外就是霍拓国与车迟国的接壤处,三国之中霍拓国最大车迟国最小,可车迟国背后还有一个贴护国,原本三国互相牵制,可最近因为吐蕃咄咄逼人,三国的态度发生转变,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拧成了一股绳。

  这三个小国联合派使臣前往大宁,试图劝说皇帝陛下不要答应吐蕃国的请求,他们担心一旦吐蕃与大宁联姻,等到将来吐蕃吞灭三国的时候大宁就会袖手旁观。

  总之,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石子海是一座石头城,其中驻军一千二百,领兵之人,叫白小歌。

  白小歌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有一队斥候从城外归来,城门打开,斥候纵马入城,片刻之后,斥候队正便快步登上城墙,跑到白小歌身边后俯身一拜:“将军,吐蕃国的大军已经快到了,穿过霍拓国而来,看来三国联合向大宁求援的事是假的,应立即上报。”

  白小歌哦了一声,懒散的摆了摆手:“你下去吧,我会上报给大将军。”

  “对了将军。”

  斥候队正道:“我们乔装深入霍拓国内,发现了吐蕃国大军踪迹的时候,还发现了又另外一支斥候队伍也在附近,虽然是行商打扮,可属下看得出来,那作风完全就是咱们大宁的斥候。”

  “还有别人?”

  白小歌眼神一凛:“在何方位?”

  队正伸手往西南方向一指:“那边,比属下慢了些,应该再过半个时辰会回来,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也应走咱们的石子海回大宁,只是不知道是哪边的兄弟。”

  白小歌嗯了一声:“你下去吧。”

  等斥候队正走了,白小歌招手:“召集亲兵队,随我出城。”

  他嘴角一勾,寒意尽显。

  :。:

看网友对第三百零七章 疆外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