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不急与急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不急与急

七德站在院子里好像一根木头桩子一样,看着那几位老人的尸体沉默了很久很久,正常来说他是来杀人的,若是正常来说若人是他杀的可能心情还不会如此复杂,那是一种出于对珍妃的忠诚和守护信念,他可以为自己找到借口,而现在他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人就是这么无耻,为罪恶找理由的时候不遗余力。

  他真的很想知道当年那个夜里发生了什么,当然不是为了珍贵妃,因为珍贵妃自己知道。

  那天晚上珍妃生产,王府里有刺客来袭,留王又不在府里,正赶上那么一个非常时期,留王身边的护卫近乎全部不离他左右,且事实上那些日子确实有大批的杀手潜入云霄城,甚至包括廷尉府的人,都想对留王动手,谁都知道那时候的都廷尉罗英雄和大学士沐昭桐关系亲密,留王若是死在赴京之前,皇位自然是那世子李逍然的。

  所以留王入京当天,都廷尉罗英雄便逃了,至今下落不明。

  所以陛下登基之后,立刻让韩唤枝入驻廷尉府,追查罗英雄下落。

  七德在院子里坐下来,仔细的梳理了一遍那天夜里的事,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敏锐的感觉到了杀意,立刻站起来,刀已在手。

  沈先生从小院外边缓步走进来,脸色阴沉。

  “珍妃的心真狠,你的心也真狠。”

  沈先生看了看那几位倒在地上的老人,眼神里杀意外泄。

  “不是我杀的。”

  “可是你来了。”

  沈先生当然看得出来那几位老人身上没有外伤,对七德他也不陌生,毕竟当初在王府里也见过,他知道七德擅长用什么样的手法杀人。

  “我怎么能不来?”

  七德长叹一声:“道长,你不是也来了吗?”

  “我们来的目的不同。”

  “可是道长你就没有想过,我来,纵然不杀她们,只要有人来了她们就会死,你来,她们也一样会死,延福宫里那位派人盯的如此紧,你真的以为可以瞒天过海?”

  “那是未发生的事。”

  沈先生一步一步靠近,七德只好一步一步后退:“我没有逼问她们,她们不愿告诉我。”

  沈先生脚步一停:“若你知道那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以不杀你,你随我回京见陛下,陛下也定然不会杀你。”

  “道长,你想的太简单了。”

  七德沉默了一会儿,刀子戳在地上:“我不是道长的对手,若最终不死不休也是我死......我也知道贵妃娘娘让我出宫我就再也回不去了,可是这件事没有弄明白,我所守护的人就会出现意外,我便死不瞑目。”

  沈先生很理解这种感觉,他也时常会有。

  “你也不知?”

  “真的不知。”

  七德看着沈先生的眼睛:“那天夜里我不在王府,道长也不在王府,可如今你我两个人都深陷其中,她们几位宁死也不愿意将贵妃娘娘当夜做了些什么告诉我......”

  沈先生忽然反应过来:“你不是珍妃的人。”

  七德脸色一变:“我......二十年前就不是了。”

  沈先生叹了口气:“如果你是珍妃的人,那么你根本无需问

  她们当年夜里发生了什么事,你只需到此直接把她们杀了或是转转走,你在皇宫二十年不动,也是因为珍妃对你已经有了几分怀疑,若非时至今日事情变得复杂起来,珍妃也不会让你出宫,因为她无人可用。”

  “是。”

  七德道:“你为陛下找真相,我也是。”

  沈先生默然。

  七德道:“当天夜里只有她们几个和贵妃娘娘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贵妃娘娘始终不肯对我说,若非沈冷的出现,她还是不会召见我,所以道长心里应该也有所怀疑了对吧,如果沈冷真的是贵妃和陛下的孩子,贵妃娘娘何必要让我来杀她们?”

  “你走吧。”

  沈先生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不要再回长安城了。”

  七德深吸一口气:“我还回得去吗?我回去了,贵妃娘娘必然想办法杀我,皇后必然想办法杀我,真相不带回去,我见陛下也没有什么意义。”

  他看着沈先生:“所以,我就不是来杀她们的。”

  沈先生摇头:“你的话,我没几分可信,但我保证一点,如果你回长安城,我必杀你。”

  七德转身就走:“早晚我回带着真相回去。”

  沈先生微微皱眉:“别逼我现在就杀你。”

  七德摇头:“你不会的,终究你是陛下的人......我们不妨把话说的清楚些,贵妃娘娘当夜肯定是产下一子,这事瞒不住人,而且皇后当年盗走一个孩子也的确实情,中间出了什么问题你我都知道那才是关键,你心中偏向于沈冷是陛下的孩子,我也相信就是他,可我存在的价值就是怀疑一切,就是要查明真相。”

  沈先生一言不发。

  七德继续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如果贵妃娘娘真的委屈,她为何不敢说?我现在怀疑的是,她和皇后娘娘之间根本就不是那般的不可相融,而是互相利用。”

  沈先生哼了一声:“枉费了珍妃对你的信任。”

  “她不信任我,我也不是她的人,而是她家里人,我要负责的不是贵妃娘娘一个人的生死,而是整个家族的存亡,如果当年贵妃娘娘做了什么错事,受牵连的可是整个家族,我欠的是我家老爷一条命,不是欠贵妃一条命,正因为陛下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当年才会找我,所以贵妃娘娘才会不再完全信任我,你也知道我们和皇后家里不一样,我们卑微,这些年才过了一些好日子而已。”

  沈先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走吧。”

  七德摇头:“你的心已经不再公正,我会对陛下说的。”

  沈先生:“随你。”

  说完之后转身离开。

  七德站在那良久,将刀子收起来,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

  他当然知道沈先生有多强,当初在王府里沈先生曾经说过,就武艺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可以轻松把他击败,除了那个人之外沈先生不担心任何人出手,而这个人显然不是七德自己。

  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发现屋子里居然有个活人!

  一瞬间七德的毛孔都炸开了,好像大白天见到了鬼一样。

  屋子里那个人一身黑衣带着面巾,蹲在那检查着那几位老人的尸体,他什么时候来的七德完全没有察觉,所以七德确定,若刚才这个人偷袭自己的话,可能他已

  经死了。

  然而这个人没有偷袭,只能说明他有着无比强大的自信。

  黑衣人站起来似乎也叹息了一声:“你应该知道这些人不能死。”

  “你是谁?”

  七德问。

  “死人。”

  黑衣人的回答透着一股阴气。

  “死人?”

  七德握紧了长刀:“我不介意现在把你变成一个死人。”

  “你还没有那个本事,连青松也没有那个本事。”

  黑衣人忽然一动,他动七德也懂,长刀犹如匹练一般劈了出去,刀若雷霆,这一刀已经足够强,就算是没有受伤的沈冷想要接住这一刀也不容易,若两个人死战的话鹿死谁手尤未可知,事实上,整个大宁之内能轻易接住这一刀的人也不多,沈先生可杀七德,但也没有那么轻松,沈冷经常会用等级来判定对手的实力,从一到十,可是随着他见识到的越来越多,对于等级的评定也变得越来越谨慎,毫无疑问,即便是沈冷现在的武力值观念中能劈出这一刀的七德也可在九以上,因为沈冷觉得自己是十。

  啪的一声。

  黑衣人的手掐住了七德的脖子,而七德的刀居然还在半空。

  “我说过,你没有那个本事。”

  黑衣人的手微微发力,单臂把七德举了起来,七德的脸很快就变得发紫,双腿胡乱蹬踏了几下,踢在那个黑衣人的胸口上,可黑衣人却仿若一座大山,七德的膝盖撞在他身上没有任何意义,他纹丝不动。

  “弱。”

  黑衣人再一发力,七德的脸就变成了青紫色,哪里还有力气动。

  “问你一件事,若你老老实实说了我便给你一个痛快,若你不说,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他把手臂放下来,手却没有离开七德的脖子,七德一口气缓过来开始剧烈的咳嗽,咳嗽了几声后忽然向后暴退一刀斩向黑衣人的咽喉,黑衣人哼了一声,依然是那只手往旁边一抓,恰到好处的捏住了刀身,手指一发力,咔嚓一声将长刀折断,他捏着半截刀子往下一劈......

  七德的右臂飞上了半空,血喷洒如雾。

  黑衣人随手将半截刀子扔掉一步一步紧逼,脸色惨白的七德不住后退然后转身就跑,可才跑出去三五步而已,黑衣人自他背后追上,一指点在他的脊椎骨,七德猛地往前扑倒,在地上剧烈的抽搐起来,好像羊癫疯病人发病了一样。

  黑衣人蹲在七德身边:“珍妃当年被偷走的孩子,是不是沈冷?”

  黑衣人问。

  七德还在颤抖着,牙齿都在上下急速的敲击,他眼神怨恨的看着黑衣人,嘴里挤出来几个字:“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你是......”

  黑衣人有些无奈,把面巾摘下来给七德看了看自己的脸:“不用你猜了,你又没有见过。”

  七德似乎拼了命的想起来掐死黑衣人,可身子根本就不听使唤。

  “我说过,我有无数种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黑衣人语气平淡的说道:“而且我不急。”

  噗的一声轻响,七德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黑衣人皱眉:“现在我急了。”

  他手掌往下一落,砰地一声把七德的头颅拍碎。(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第二百九十九章 不急与急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