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人间值得

第二百九十八章 人间值得

车驾上,皇帝的心情似乎还很不错,已经连着批阅了一个多时辰的奏折中途只喝了一口水,终于把今日送来的奏折批完,舒展了一下身体后问内侍到什么地方了,车外的代放舟回答说距离长安还有一天路程。

  皇帝吩咐他把澹台袁术喊来,然后靠在车厢上闭目休息。

  没多久澹台袁术上车,皇帝睁开眼睛的时候白眼球上隐隐有血丝,若不睡还好些,睡的不足反而更显疲惫。

  “朕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找你商量一下。”

  皇帝坐直了身子:“再过不到一个月就是当初楚皇投降的日子,这么多年来其实历代先皇对楚皇评价都不低,太祖时候,楚皇病故,太祖还亲自写了悼文......太宗时候,派人撰写楚国志其中虽然对楚政评贬的一无是处,但对楚皇也还算客气。”

  澹台袁术忽然明白了皇帝的意思,他是不想输了脸面。

  “可是陛下,今时不同往日,太祖太宗时候楚才灭,拉拢前楚那些有影响的士子乡绅是必要之事,现在楚已经灭了几百年,若此时再提及,臣担心会有些本就心念前楚的不臣之人趁机抬头。”

  “朕知道,无需在意。”

  皇帝道:“就这样说,朕在桦梨围场狩猎,遇一斑斓猛虎,朕自追之,虎却叼来楚皇剑帝运敬献,朕放虎归山,得帝运而归......这也算是天意,所以朕决定在施恩城修建一座楚祠,安放历代楚皇牌位。”

  澹台袁术想了想猛虎,帝运,放虎归山几个字。

  “去掉放虎归山。”

  “也好。”

  皇帝道:“若你觉得无大碍,朕就让代放舟去传旨,着内阁拟旨通传天下,户部拨款内阁直接批了就是。”

  “臣谨遵圣意。”

  皇帝抬起手揉了揉眉角:“朕感觉后脑一阵阵酸胀,怕是缺觉太多,你去告诉内阁的人下午朕诸事不闻,让他们酌情处置,朕睡半日。”

  澹台书院抱拳:“臣遵旨,臣退下。”

  他出了马车,让代放舟去后边内阁大臣所在的马车传旨,然后看了一眼车驾四周的禁卫:“前后车辆距离拉开十米,任何人不许靠近车驾,取我的槊来。”

  不久之后大槊抬了过来,澹台袁术右手抓起大槊,笔直的站在皇帝马车上,如一尊门神。

  一站就是一个下午。

  一天半之后,皇帝车驾从桦梨围场归来进入长安城,大街上人山人海,哪怕只是看看皇帝的队伍百姓们也会心潮澎湃很久。

  奇怪的是皇帝并没有直接回未央宫,而是直奔雁塔书院,传闻前几日有刺客潜入书院试图对老院长不利,书院弟子杀刺客百余人,皇帝不回宫而是直接来看老院长,态度已经足够鲜明。

  车驾在书院外面停下来,皇帝下车之后看起来精神恢复的不错,老院长带着书院上上下下数百人在门口迎接,见皇帝后除了老院长全都跪了下来。

  老院长可不跪,这是皇帝说过很多次的事。

  “怎么胖了?”

  皇帝看到老院长第一眼后微微一愣:“这才几日?先生下巴都快叠起来了。”

  老院长笑:“陛下不在长安城,臣可以偷

  懒好些天,焉能不胖?关键是,沈冷那小子的厨艺真不错。”

  皇帝摸了摸自己的瘦削的下巴:“让他中午来做饭。”

  老院长笑起来:“陛下吃馋了怎么办?”

  皇帝想了想:“那朕就召他为御厨。”

  老院长:“从四品将军衔御厨?”

  皇帝:“若好吃,那就罢了他的将军。”

  站在迎接队伍里的沈冷听了之后心里有什么东西呼啸而过,想着以后还是把厨艺荒废了吧,这东西原来害人不浅,茶爷在他旁边拉了拉他衣袖压低声音说道:“若真的召你做御厨,你带我做配菜可好?”

  沈冷看着茶爷:“害我之心如此昭然?”

  茶爷哼了一声,撇嘴。

  进了书院后皇帝就和老院长促膝长谈去了,谁也不许打扰,至于两个人说了些什么那就无从得知,沐昭桐带着群臣从未央宫赶来书院之后,反而被晾了很久。

  一直到中午才有旨意传出来,说是皇帝今日就在书院用膳群臣可以退了,只留下几个人等候陛下传唤,沐昭桐不在其中,留下的人中包括兵部侍郎陈昌在和吏部侍郎何新奎,想想看也就能知道,皇帝这是要问一问迎亲之事安排的如何。

  与此同时,在河苏道白小洛把人跟丢了。

  他暴怒之极,没有想到七德那个家伙居然如此狡猾,来来回回故意绕路,七转八转的就没了踪迹,白小洛带人追上一个衣着相同之人,却发现根本不是七德。

  七德已经粘上了假胡子换了道袍,从河苏道转而进了连山道,连山道云来城青环山,那才是他的目的地。

  白小洛无奈,下令手下人去搜寻七德踪迹,他自己连夜返回长安城,他总不能把时间都耽搁在外边,不久之后迎亲队伍就要出发,他必须回去。

  白小洛的队伍最终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急匆匆往连山道那边追,顺着大运河一路南下,但很快就又失去了目标,一群人变得迷茫起来。

  大概二十几个人聚集起来商议怎么办,就在连山道内靠近大运河的峦城。

  正是生意清淡的时候,这茶楼里突然进来二十几个人老板立刻眉开眼笑,这些人随便丢了十两银子过去,让他上些茶点就不要打扰,老板当然开心的不得了。

  距离茶楼不到二百米的地方,三个穿白衣的汉子脸色肃然的正在打听消息,一个长髯道人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三个人立刻戒备起来。

  “我知道你们是流云会的人。”

  长髯道人招手,把三个人带进一条巷子里。

  “我是七德,你们在找的人。”

  这三个白衣汉子,一个身后背着个很细很长的东西,看样子像是一条一米左右的棍子,他旁边的那个背后背着一个木盒,大宁之内流云会的人也不能过于招摇,所以兵器自然不可外露,木盒里是剑是刀也就无从分辨,最后那个人看起来什么都没带,只是右臂瞧着明显粗了些。

  流云会除了断舍离,还有风雪雷,风死之后有人补进来,依然以风之名。

  “茶楼里的人都是你们的仇人,我一个人杀不了那么多。”

  七德道:“我还分得清可以信任谁,所以不担心在你

  们面前露面。”

  片刻之后,风雪雷直奔茶楼。

  七德转身离开,消失于人海。

  江南道大江一侧的芦苇荡里,那些白衣汉子总不能枉死。

  两炷香之后峦城官府得到消息说茶楼出了事,县丞亲自带人过去,赶到的时候茶楼已经只剩下一地的尸体,二十几个白小洛的手下尽皆毙命,血从楼梯上好像溪流一样淌下来。

  七日之后,云来城青环山下。

  七德找到了那个小村子,也找到了那几个人。

  “当年......”

  一个老妇提到当年事脸色就一阵阵发白,那似乎是她一辈子也不想再提起来的梦魇,可是七德来了,带着珍贵妃的信物,她就不得不再想起来那个可怕的晚上。

  七德当时不知情,因为当夜有人要杀珍贵妃,他追杀刺客出了王府,后来想想,那就是调虎离山之计,珍妃娘娘自然知情,可却不肯对他说。

  老妇看了看身边几个人,最年轻的那个也已经两鬓斑白,她们已经在这小村子里生活了二十年,七德的到来打破了她们的宁静,让她们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一场血流成河的往事之中。

  “这件事......绝不能提。”

  另外一个老妇忽然站起来说道:“哪怕你是娘娘派来的人,我们也不可告诉你,事关娘娘生死。”

  七德:“连我都不能说?你们又不是不认识我。”

  “谁也不能说。”

  当年负责接生的那位老妇颤巍巍的走向门外,也不知道她要去做什么,她一边走一边说道:“二十年了,我们几个人在这小村子里好像聋子和哑巴一样活着,娘娘当年安排我们跑出来这么远隐居避世,是行善,算是给我们续了二十年的命,我们记得娘娘的好。”

  她回头看了一眼:“可我们都知道,娘娘只是不忍心,而不是没动心杀我们,那件事不是小罪,这二十年也算是修行了,闭口禅......我不说,你不说,大家都不说,便是功德无量,因为说了,就会有太多太多人死,那可能要灭三族,也许是九族。”

  老妇人走到井边:“回去替我给娘娘磕个头,就说我谢谢她赏命二十年,我做个表率吧......此事,到此为止。”

  说完之后一下子扎进井里,七德吓了一跳,冲到井边的时候只看到人已经沉了下去。

  再回头,屋子里那几个老妇人也起身:“七德先生,别问我们了。”

  其中一个老妇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来几粒药丸分给其他人:“二十年安逸,让我们知道人间很值得,挺美好,娘娘心里苦我们也清楚,当年的事我们是心甘情愿不是被逼迫,回去吧,告诉娘娘说,那件事......绝无可能泄露出去。”

  另一个老妇笑了笑:“七德先生,也谢谢你,我们准备死准备了二十年,以为你会很早来的,结果这么晚才来,我们行善积德都是为了给娘娘祈福,前两日我们刚刚给村子里周家媳妇接生了一个大胖闺女,真好。”

  说完之后一仰脖将药丸吞了进去。

  七德站在那,脸色惨白。

  他本是来杀人的,可这样的结局,他如何能平静的下来?(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二百九十八章 人间值得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