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根源

第二百七十八章 根源

沈冷回到浩亭山庄的时候,山庄里兵部的人看到他眼神都变得不一样起来,陛下的那些赏赐比沈冷还要快一些到了山庄里,几个工匠正在安装春秋扇,见到沈冷的时候说话客气的让他有些不适应。

  沈冷觉得这气氛有些淡淡的压抑,于是想着自己是不是过于矫情了,拉着他的躺椅出了屋子,在外面院子里寻了一棵如华盖般的垂柳,于阴凉处躺下来,没多一会儿竟是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闻到了很浓的饭菜香,睁开眼睛看了看,兵部派过来的人就把饭桌放在垂柳下,几个人站在那正在用扇子驱赶蚊蝇。

  兵部员外郎田桂山看到沈冷醒了,陪着笑说道:“刚要叫醒将军吃午饭,将军自己就醒了。”

  沈冷坐直了身子:“孟将军呢?”

  “孟将军和一群兄弟们在喝酒......”

  “喝酒......”

  沈冷叹道:“没受伤就可以这么任性吗?”

  田桂山不知道沈冷的脾气秉性,一时之间没敢搭话。

  沈冷好歹吃了一些后打算出去转转,将拐杖拿起来的时候田桂山立刻拦住:“陛下交代过了,让将军多休息,不能多出去走动。”

  沈冷摇头:“陛下说的是,不要再出去跑步了,我又不是出去跑步,只是散步,散步和跑步是不一样的。”

  田桂山吓得脸上变色:“我的将军噢,你就别为难卑职了。”

  “我就到门口转转。”

  沈冷拄着拐杖往外走,田桂山又不敢拉他,只好亦步亦趋的在后边跟着,沈冷其实想去的是书院转一圈,沈先生和茶爷都住在书院,距离这倒也算不得远。

  出门之后发现路边多了几个卖东西的小贩,其中有个眉目忠厚皮肤黝黑的货郎朝着沈冷笑起来,晃动着手里的拨浪鼓,沈冷过去看了看他的货,确实没有什么看上眼的,觉得那揽客的拨浪鼓不错,于是问他卖不卖,货郎把拨浪鼓递给沈冷说送给你了,又不值钱。

  沈冷接过来拨浪鼓的时候看了看那货郎的手,然后取出来几个铜钱放在担子上:“凭白不收礼,收礼会出事。”

  货郎看似一脸茫然,沈冷也没有多理会,朝着书院那边缓步走过去,他也不急,田桂山却急,生怕沈冷摔着了,那样子比看护自己孩子还要小心。

  谁现在还看不出来沈冷是军中新贵了?陛下前脚把他的正五品勇毅将军被一撸到底,后脚就直接给升到了从四品鹰扬将军,还加了个三等伯,别小看这三等伯,有封田,有食邑,陛下说的时候还加了四个字......世袭罔替。

  就在这时候一辆马车在沈冷身边停下来,沈冷看了看那漆黑如墨的马车颜色就扬起笑容,上车坐好,指了指前边:“劳驾,雁塔书院。”

  韩唤枝瞪了他一眼:“问价了吗?”

  沈冷对外面田桂山道:“你先回去吧,我蹭车走。”

  田桂山见那车是都廷尉大人的马车哪里还敢说什么,一个劲儿的点头然后走了。

  “还要问价?”

  沈冷看着韩唤枝面前那厚厚的一摞卷宗:“我觉得韩大人的马车是无价之宝,韩大人是无价之友,能上马车的人凭的都是和韩大人意气相投忠肝义胆......”

  韩唤枝

  :“不会拍就别硬拍。”

  沈冷笑起来:“确实有点生疏。”

  “听闻陛下赐了你很多东西?”

  “嗯,惶恐。”

  “你脸上哪里有什么惶恐,只有占了便宜忍都忍不住的喜悦。”

  沈冷噗嗤一声笑了:“韩大人最近改变不小,以往可不见你开玩笑。”

  韩唤枝想了想确实如此,自己最近心境确实变了些,想到那个才离开长安城没多久的姑娘,嘴角又忍不住勾起来,最终她没有让他跟着去草原,他也没有让她留下来,可两人都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

  沈冷看了韩唤枝一眼:“我能不能问韩大人一个问题?”

  韩唤枝回答:“若问为什么,还是忍了吧。”

  沈冷苦笑。

  他还没问,韩唤枝已经知道他要问什么,问沈先生,沈先生不说,问茶爷,茶爷不说,问庄雍,庄雍也不说,现在看来关于他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一些,偏偏他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何必问为什么?”

  韩唤枝淡淡的说道:“这世上有许多事,不问为什么之前处处美好,问过之后,美好也就不在......好好养伤,好好备战诸军大比,总不能对不起陛下特意为了你们两个将大比推迟,这是隆恩。”

  沈冷哦了一声,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浩亭山庄门口不远处那个货郎到对面买了两个烧饼回来,卖小吃的问他要不要一碗汤,货郎看了看自己瘪瘪的钱袋也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坐在路边台阶上吃了两个已经凉了的干硬烧饼,货郎往浩亭山庄那边看着,心想做官真的太好了,能名正言顺的住进那么大的庄园里,吃喝有人伺候,出行有人陪伴,又想到世子李逍然答应他的事,他便觉得这庄园距离自己也并不是很远。

  他从西北来,对长安城不了解,对江南道不了解,对李逍然也不了解,他只是单纯的觉得李逍然是世子,世子的父亲是亲王,那是多大的人物,总不能说话不算话,总不能应了的事做不到,他单纯的想这些,是因为他曾经就是一个很单纯的人,直到......被姚桃枝找到。

  吃完最后一口烧饼他才反应过来这饼有些馊味,那家伙卖给自己的定然是昨天剩下的,只是自己心里有事根本就没有去想那么多。

  他看了那卖烧饼的男人一眼,那男人也在看他,似乎在说你能怎么样?

  沈冷离开了庄园之后他一直都在这等着,可是直到天黑也没有等到沈冷回来,对面那卖烧饼的已经收摊回家,货郎挑着担子跟了上去。

  第二天天刚刚亮的时候,货郎不再是货郎,而是推着一辆木车到了浩亭山庄门口,放好之后升起炉火,开始稍显笨拙生疏的做烧饼。

  看起来他有些疲惫,因为他几乎整夜没睡,原来学做烧饼也是很累人的一件事。

  又是一个无聊至极的白天,货郎一天也没有卖出去几个烧饼,不过好在自己能吃上热乎饭,觉得还算不错,等到天黑都没有见沈冷出来,想着莫非那个家伙彻夜未归?

  推着木车离开浩亭山庄门外,走了大概两炷香的时间回到一所民宅门口,货郎掏出来钥匙把院门打开,进门之后把木车很规矩的放在墙边,长长的叹了口气后就把自己扔在躺椅上休息,侧头

  看了看挂在院子里的那几具尸体,想着若再不处理下就会发臭,于是无奈起身寻了把锄头开始在院子里挖坑。

  挂在那的,是卖烧饼的一家。

  沈冷确实彻夜未归,他就住在书院,听老院长授课听的上了瘾,一老一到天黑,讲课的也上了瘾,而后来才到的孟长安则自己坐在一边看兵书,时不时侧耳听听,发现老院长讲的东西和当初讲给他的时候稍稍有些了改变,如此年纪还在改变,令人敬佩。

  深夜才睡,很早就起来,老院长在前边走他们就在后边跟着,围着书院里的湖转了一圈,吃饭讲课吃饭讲课,便已经又是晚上。

  老院长摆了摆手:“不讲了不讲了,再讲下去便会厌烦,现在这样很好。”

  沈冷点头:“好,院长大人辛苦了。”

  老院长忽然笑起来:“这长安城里里外外的人都叫我一声院长大人,却没几个人知道我的名字,以至于时间久了,连我自己都快忘了名字......”

  他看向沈冷:“名字,不过是个符号,骨血,才是传承。”

  沈冷总觉得这话里有什么深意,可老院长说完这句之后就不再继续下去,这让沈冷不上不下的很别扭。

  坐在稍微远些地方看书的沈先生听到这句话也楞了一下,啪的一声把书册合上:“说到名字,忽然想起来一件趣事......那年我刚进留王府,一群孩子们面目可爱的等着我,可我记性不好,第二次见到那些孩子的时候还是要问一句你是谁谁谁吧?第三次也是,很多次都是,有个姓王的孩子见了我就躲,因为我总是问他,你是小王吧?”

  沈冷撇嘴:“俗。”

  孟长安点了点头,也觉得很俗。

  沈先生自顾自说道:“另外一个孩子跑去找留王哭诉,说什么也不肯跟着我学了,留王问他为什么,他说是我记性不好,每次都问他是谁。”

  几个人看向沈先生,沈先生抬起头有些感慨的说道:“他姓姬,难道能怪我?”

  沈冷举头望天:“俗!”

  老院长看着沈冷说道:“你跟着他许多年,现在还能保持成这样,不容易。”

  孟长安又点了点头。

  沈先生哼了一声,心说谁不是俗人?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天已经黑了,老院长住在书院里的是个独院,一般很少有人打扰,听着脚步声很乱很杂像是人数不少,孟长安起身拉开门去看了看,然后愣在那。

  “陛下?”

  “都不用行礼了,朕瞧着今天月明星稀,又是难得凉爽的天气,想起来当年北击黑武的时候与将士们杀羊烤食,顿时馋了起来,所以朕就来找你们一起寻找一下过去的滋味。”

  老院长连忙起身迎接过去:“陛下破费了。”

  皇帝笑道:“破费什么,不就是吃个饭而已。”

  老院长伸着脖子往外看了看:“羊呢?”

  皇帝认真说道:“朕来找你们吃饭,带什么羊?”

  “陛下不是说要烤羊吗?”

  “是。”

  皇帝坐下来:“难道还要朕说两遍?朕找你们吃饭,还要朕亲自带着羊?”

  沈先生强忍着笑,心说你们现在知道根源在哪儿了吧?(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二百七十八章 根源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