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去哪儿

第二百七十一章 去哪儿

窕国都城被破,似乎一切事都告一段落,窕国稳住之后,接下来大宁肯定要借道攻求立,求立在北边那十万水师就成了摆设,阮青锋空有两拳重力却打不出去。

  庄雍进院的时候看到沈冷靠在躺椅上发呆,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好过,这一战沈冷付出巨大,可最终的结果是军职尽去,如今又是一个士兵,不过这个士兵也不寻常,军职虽去,但勋职还在。

  厉断的死让沈冷也很难过,虽然战场上生死之事太过平常,可谁也不能不当回事。

  “软甲废了?”

  庄雍走到沈冷身边站住,陪着他一起抬头看天高云淡。

  “嗯......”

  沈冷歉然的点了点头,那软甲是庄雍夫人亲手制作,对于庄雍来说自然意义非凡,可这次确实凶险,那件软甲已经算是废了,甚至连补的必要都没有。

  “没关系。”

  庄雍似乎看得很淡,这让沈冷更加歉疚起来。

  “我从你军饷里扣就是了。”

  庄雍一边说着一边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茶儿呢?”

  “和先生一起出去买菜了,说是中午给我煲汤。”

  庄雍:“唔......那我中午就不留下吃饭了。”

  沈冷噗嗤一声笑了,看向庄雍的时候眼神里的阴郁也终于消散了些。

  庄雍道:“军职的事你不要太在意,不过是正五品而已,以你的能力不出两年还可争回来,回去之后好好养伤诸事勿扰,我已经安排了几艘船送你们先回去,顺便把施换和施元德一并带走,陛下说若你没死,就要把你送到长安去。”

  沈冷嗯了一声:“我不是因为这个而消沉,只是想到了施东城曾经问过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大宁正义吗?”

  “大部分时候,是的。”

  庄雍的回答有些模糊,但模糊之中也有肯定。

  庄雍道:“任何一人,若能做到大部分时候正义,便是不凡,任何一国,若能做到大部分时候正义,便可不朽,施东城问你这句话的时候是以什么姿态?是弱者,哪怕他是窕国皇帝而你只是大宁一个五品将军,可他依然是弱者,弱者的问题,你在意那么多做什么?”

  沈冷点了点头,试探着问了一句:“诸军大比,我是不是没机会参加了。”

  “或许,也不是没有转机。”

  “将军能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

  “孟长安杀施东城的事压一压,除了石破当之外都是水师的人,将军若不说陛下应该也不会很快知道,石破当那边我去求他,总不能让孟长安也参加不了诸军大比。”

  “陛下不喜欢这样。”

  庄雍道:“你和陛下接触的少,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如果该说的没有对他说,那么将来失去的绝对不仅仅是一次诸军大比的机会,况且对于孟长安和你这样的人来说,诸军大比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本可遨游万里,何必执着于这一池子水?”

  沈冷知道庄雍说的对,于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沈小松教你下棋了吗?”

  “围棋还是象棋?”

  “都可以。”

  “都没教。”

  “那你问?”

  “客气下。”

  庄雍白了沈冷一眼:“回去的路上千万小心些,窕国之内想杀你的人多如牛毛,大宁之内想杀你的人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你若是在海外出了事,便不好查到大宁之内,会有很多窕国江湖客想杀你以表忠心,也会有很多宁人假扮窕国的江湖客杀你,毕竟你得罪的人有点多。”

  一个大学士,虽已不再权倾朝野,可

  依然根深蒂固。

  一个白家,虽然已经逐渐被排挤出去,可依然不可小觑。

  “沐昭桐忍的够久了。”

  沈冷道:“如果我是他的话,也会在这个时候找机会杀我,我是和窕国大小两个皇帝一起回去的,我死了,窕国皇帝再死了,还能给我脑袋上扣一个失职之罪的屎盆子,千载难逢。”

  “最想杀你的,可能不是他。”

  庄雍道:“我来之前收到了韩唤枝的一封亲笔信,似乎平越道那个案子有了新的进展,只是他还没有十足的把握,隐隐约约的有迹象表明杨白衣可能和世子李逍然有关,如果真如此的话,李逍然想杀你之心,犹在沐昭桐之上。”

  沈冷:“冤有头债有主......回头我想办法提醒他一下应该先找韩唤枝。”

  庄雍:“你的好意,我会转达给韩唤枝。”

  沈冷:“果然啊......”

  “果然什么?”

  “人以类聚,你和先生怕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吧。”

  庄雍笑了笑,可语气却依然没有放松下来:“你受了伤,现在怕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也能把你打了,黑眼也受了伤,比你轻些,断舍离三个人也都受了伤,你带来的人更是个个带伤,回去这一路上能保护你的人,只有我安排的水师战兵,可对于江湖手段,他们远不如流云会的人熟悉,孟长安也是要回去的,可他护不住你们这么多人全都周全。”

  “他还有我呢,我还没有到提不动剑杀不得人的时候。”

  沈先生拎着一篮子菜从外面进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李逍然而已,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茶爷看到庄雍之后笑起来,微微俯身一拜:“将军。”

  “私下里还是叫我一声大伯的好,将军听着生分。”

  “是,大伯。”

  沈先生微微皱眉:“我有一种感觉,你已经在抢冷子,又想抢茶儿,不怀好意。”

  庄雍:“冷子是你自己送到我水师中的,现在觉得有危机了?”

  沈先生哼了一声:“你什么时候是我的对手了。”

  庄雍:“杀一局?”

  沈先生:“围棋还是象棋?”

  “都可以。”

  “都不玩。”

  沈先生傲娇转身:“我去做菜。”

  庄雍:“告辞!”

  茶爷:“大伯留下吃过饭再走吧。”

  庄雍鼓了好几次勇气,终究还是泄了气:“还是算了吧......你们吃你们吃,我回去还有事。”

  “将军先别急着走。”

  沈冷努力坐直了身子,茶爷想去扶他,沈冷微微摆手:“我没事。”

  他坐直了身子之后先是看了看沈先生,又看了看庄雍,咳嗽了几声后让自己看的庄重起来:“请问,我是谁?”

  庄雍看了看沈先生,沈先生略显尴尬的笑起来:“你是冷子啊。”

  “我知道我是冷子。”

  沈冷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这两天身体动不了,所以脑子动的便比以往多了些,很多事仔细思考之后就发现其实很不对劲,只是之前我没有太在意,而且我怕真的问过了,先生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先问先生,当初先生和茶爷到鱼鳞镇进货,怕不是为了进货而是为了看我。”

  沈先生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但犹豫片刻之后还是点了点头:“我以为你很早之前就会问起的。”

  沈冷:“我倒是想问,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一直忍着。”

  沈先生道:“你......是我一位故人之子,当初他家里出了些变故所以把你托给我照顾,可我......可我在半路上把你丢了,所以那几

  年带茶儿找你只是还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你,你也知道当初我在留王府里做事,庄雍也在,很多人都在,所以我的故人也是他们的故人。”

  沈冷有些发苦的笑了笑:“先生这话,怕是已经想了许多日子吧,听起来很合理,我还没有问先生为什么叶开泰会派人保护我,先生就先把我的问题堵住了,我再问,怕也得不到什么诚恳的回答。”

  他看向庄雍,庄雍道:“他说的是真的。”

  沈冷追问:“那你们的那位故人是谁?”

  庄雍再次看向沈先生,沈先生默然不语。

  茶爷想把话题引开,可是却做不到。

  沈冷往前凑了凑眯着眼睛认真的问:“我不会是你的亲儿子吧。”

  沈先生,庄雍,茶爷三个人明显松了口气,沈先生连忙摇头:“那怎么可能,你这么不要脸。”

  庄雍:“这个理由,略牵强,若看这一点,亲生的无疑了。”

  茶爷点了点头,看沈先生瞪自己,于是扭头看别处。

  沈先生道:“以后会告诉你的,只是时机不到。”

  沈冷哼了一声:“又是这句......罢了罢了,最起码知道我爹娘不是被水匪所杀,最起码知道不是他们故意丢弃了我,这便足够。”

  沈先生越发歉疚起来,庄雍拉了他一把:“还不去做菜?”

  沈先生:“哦对了对了,我是要去做菜的,你留下来吃过饭再走吧。”

  庄雍:“好啊好啊。”

  说完之后两人对视了一眼,顿时觉得尴尬起来。

  “出去吃吧。”

  沈冷道:“给我一根拐杖,我自己可以走。”

  沈先生,茶爷,庄雍三个人再次长长的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在距离窕国都城六百里外的书宁县有一座小苍山,战火没有到这边,山下的小村子依然平静如常,百姓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山野之间自有一种仙气。

  山村并不是很大,只有四十几户人家,山下有湖,湖边有田,田都是一家的,其他的百姓都是种她家的田,可这一家的女主人特别亲善仁和,别说多收租子这种事做不出来,还总是免去一些,若谁家的日子不好过,她还会主动拿出来钱粮照顾,村子里的人对她便格外尊重。

  这小村子里的人,如活在世外桃源中一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好。

  林落雨独自一人赶着一辆马车进了山村,看了看最大的那座宅子外面正在打谷,她要找的那女子包着一块头巾也在和乡亲们一起干活,虽然累的脸上都是汗水,可笑起来的时候那么满足那么开心。

  那少妇看到林落雨的时候显然惊了一下,手里的农具险些打在自己脚上,于是所有人都看向村外来的这个不速之客,眼神有些不友善。

  女子放下农具,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迎着林落雨走过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便追过来,拉着少妇的衣角一起往前走。

  林落雨停住,有些歉然。

  看到她的歉然,少妇便懂了。

  “回家坐坐吧,新米下来了,米饭可好吃。”

  少妇说。

  林落雨点了点头:“吃过饭跟我一起走吧,要不然,以后让他跟我经商?”

  “商人啊......”

  少妇似乎有些不愿,片刻之后笑着点头:“不贵,富即可。”

  林落雨嗯了一声:“我也可以教他学问。”

  “那就真的很好了。”

  少妇回头看向乡亲们,很不舍,但很快就做了决定:“我去把东西分了,每家每户都得有才行。”

  “那就快些,咱们得远行。”

  “去哪儿?”

  “大宁。”

  :。:

看网友对第二百七十一章 去哪儿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