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爹娘

第二百六十七章 爹娘

石破当派了斥候出去,不是探听窕国人的动向而是探听孟长安的,他早就听过这个人的名字,想着这个人也应早就听过他的名字,军人骨子里便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在牙城被孟长安扔出去那一下之后他越发的不服气,总不能在领兵上再输了。

  攻克陈县之后他的斥候归来,石破当连忙让斥候进来想问问孟长安的进度如何,他这一路高歌猛进,想着应是早已经把孟长安甩在了后边才对。

  “没......没追上。”

  斥候的脸微微发红:“打听到孟长安攻破了野水城,属下便带着人一路追到了野水城,可到了时候孟长安大军早已经开拔走了,我们又往前追了几十里,没有看到人影,出去的距离已经太远只得返回。”

  石破当脸色一寒:“是不是被我们落在后边了?你们就没有往后去看看?”

  “将军......野水城就在前边百里了。”

  “滚。”

  石破当一摆手,气呼呼的在椅子上坐下来:“都他么的是哪儿来的变态!”

  与此同时,距离野水城百里之地的长河,孟长安的大军已经在准备渡河,可是对面窕国军队已经布防完毕,想要顺利渡河并不是什么轻易事。

  “将军。”

  分派给孟长安的五品将军杜卓看了看孟长安的脸色:“长河宽足有百丈,想要硬冲过去怕是很难。”

  孟长安问:“咱们的水师战船呢?”

  “水师战船要绕过来,已经被咱们甩开太远了。”

  听到回答之后孟长安微微皱眉,长河河道宽阔水流不急,可要想过去并不容易,且不说对面那已经严阵以待的窕军,便是造浮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河道可航行大船,人游过去到对岸体力基本上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对面的窕军以逸待劳,纵然大宁战兵精锐也只能被屠戮。

  “轮换休息半日。”

  孟长安转身吩咐:“分派出去人伐树造桥。”

  就在这时候从上游方向有一片桅杆出现,有士兵眼尖看到了立刻欢呼起来:“我们的船!我们大宁的战船!”

  桅杆近了,便能看到那一面一面烈红色的战旗,犹如天边火云贴地而来,待到了近处才看到战船上伤痕累累,两侧皆是密密麻麻的钉着羽箭,还有残缺处血迹斑斑看起来更令人心悸。

  大宁水师提督庄雍站在船头伸手往前一指:“杀!”

  这一路杀穿了窕国水师堵截的船队随即朝着对岸靠过去,战船上的水师战兵将重弩调转过来一阵扫射,对岸列阵的窕军立刻就乱了,羽箭犹如乌云压顶般盖了过去,靠近河道的窕军士兵一层一层被射翻,也不知道是哪个先喊了一声逃命,士兵们转身就跑,好不容易维持着的阵型顷刻之间便化作散沙。

  一艘一艘的蜈蚣快船从大船上放下来,水师战兵划船而来,接了孟长安的人上船然后往对岸冲过去,远远的看起来,一只一只巨大的蜈蚣仿佛在贴着水面向前疾冲一样,十五对桨同时动起来,便是蜈蚣的长足。

  不到一个时辰便有数千大宁战兵已经渡河过去,将对岸至少三万窕军追的狼狈而逃,这数千人随即在对岸布防,守护后续队伍过来。

  孟长安到了对岸之后发现庄雍也已经乘坐小船上岸,他大步过去双手抱拳:“拜见将军。”

  “别虚套了。”

  庄雍脸色看起来稍显疲惫,可那双眼睛却依然明亮:“我都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快,昼夜不停的赶路这才勉强追上你,我看地图知道你们必会被长河拦住,所以自带一军赶来助你过去。”

  孟长安心中一热:“将军来的也好快,卑职完全没有料到。”

  庄雍轻轻哼了一声:“总不能输给你们这些后生。”

  他没有说来时一路上杀穿敌船三次围堵,没有说贴船血战杀敌无数,没有说士兵们已经至少一天一夜没有吃过饭,只要赶到了,这一切就都值得。

  那战船上密密麻麻的羽箭就足以说明一切,那战旗招展,便是大宁的战魂。

  “去吧。”

  庄雍看了孟长安一眼:“你自管冲杀,我还要率军南下去接应石破当渡河,他比你可能稍稍慢了些,不过我也要抓紧才行,那个家伙可不想输给你。”

  孟长安微微昂着下颌:“不想输给我的人有很多,没输给我的人,只一个。”

  他按刀前行,肩上披风随风而摆。

  庄雍看着孟长安背影忽然笑起来,只觉得这般的汉子才配得上和傻冷子争锋,想想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真的不知不觉间把冷子当自己孩子看待。

  窕国都城。

  下午的时候沈冷和杜威名黑眼又假扮窕军去了官驿,与守卫在那的人说是陛下想审问宁人要带一个出去,本以为会很麻烦,没想到守官驿的将军根本就没有多想什么,简单询问几句便让他们把陈冉带了出来。

  沈冷蹲在门口伸手把陈冉叼着的烟斗拿过来,他擦了擦烟斗上的口水想抽一口尝尝是什么味道,想了想,又递给陈冉:“算了。”

  “嫌弃我了还!”

  陈冉瞪了他一眼:“这烟斗是我爹的,你看我都没有嫌弃我爹。”

  沈冷想了想觉得这话不对劲,于是一脚踹在陈冉屁股上,陈冉揉着屁股看向坐在院子里和林落雨聊天的茶爷:“大哥,有人打我!”

  茶爷往这边看了一眼,咔嚓一声把桌子腿折断一个扔给沈冷:“用这个打。”

  陈冉:“......”

  沈冷拿着那桌子腿在地上胡乱画了一阵,脑子里思考的都是如何配合大军进攻窕国都城,窕国虽然远不比不上大宁,可都城也修建的极为坚固高大,而且水师必然没有携带大量的攻城器械,想攻破这样一座坚城绝非易事。

  “得派人出去看看情况。”

  沈冷站起来:“现在城门白天还没有关闭,安排人想办法混出去打听咱们的大军到了什么地方,若不能里应外合,咱们就算是想做点什么城外的人也不知道。”

  他看向厉断:“要不然你们几个出城去?”

  厉断抱着刀如一根木桩似的站在那:“那不是我的任务,道府大人交给我的任务是无论如何护你周全,之前你进宫的时候便没有带我们,这次又想让我们出城?沈将军,莫不是以为我猜不到你想什么?你觉得只我们是外人对不对,这里除了我们几个都是你兄弟,可以与你同生共死,你只想着把我们几个送出去,我们活着,你也好对道府大人交代。”

  沈冷没回答。

  厉断缓缓的吐出一口气:“还没能和你这样的人做兄弟,那是因为以前的缘分不够。”

  沈冷心中一暖:“那你们就留下。”

  厉断嘴角微微一扬:“你留下我们,将来会明白是正确的。”

  黑眼看向断舍离三个人:“让他们三个去吧,他们轻功好。”

  断撇嘴看向舍,舍撇嘴看向离,离撇嘴看了看黑眼,黑眼装作看不见。

  “总得有人去做。”

  沈冷道:“你们三个武艺好,人又聪明,而且还帅,本来想着你们这么优秀的人我应该留在身边才对,所以刚才没直接对你们说,现在看来......”

  断哼了一声:“这马屁并不真诚。”

  舍:“何止不真诚,简直虚伪的令人想吐。”

  离:“但他说的对。”

  断和舍同时点头:“武艺好,人聪明,而且还帅。”

  断道:“那就我们去吧,总不能大家都不去,不过沈将军你可记住,上次欠我们几个的饭还没还呢,算上这次,我们兄弟三个若不吃足你一个月是断然不会答应的。”

  沈冷:“怎么的,还想包我一个月?”

  沈先生看着这些孩子们真觉得心里舒服,最主要都是,这几个孩子还可能都是他教出来的,纵然不是他直接教的,也是他教出来的人教的。

  “大军到了之后,在外面以烟花为号,我们在城内看到了便知道大军在什么位置,你们只管在城外等着,什么时候看到城内烟花亮起,我们便会冲击城门从里边为你们打开通道。”

  沈冷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可孟长安也好石破当也好都不认识你们,我找些东西作为信物。”

  然后他把陈冉拽过来:“这个信物你们带去吧。”

  陈冉:“我是个信物?”

  沈冷点了点头:“非你莫属。”

  陈冉:“回去之后我就跟我爹说,你说我不是人......你是不是都已经想好了,所以才会把我从官驿来带出来?”

  他当然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也不会推辞,正如断所说,总得有人去做。

  “把消息带出去,我们很快重聚!”

  “别说的那么煽情。”

  “速滚速回。”

  “得嘞!”

  此时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若运气好的话能混出去,他们身上有那些窕军士兵的军牌,出城应该问题不大。

  四个人刚刚离开也就是半个时辰大街上便出现了一阵嘈杂声,沈冷他们悄悄往外看了看,一眼就看到那个叫武烈的将军带着大队禁军正在往城门方向去,看起来不下数千人。

  “怕是卫城守军被咱们杀了的事已经暴露。”

  沈先生收回视线:“幸好安排的快,算时间陈冉他们已经出城,再晚一会可能就会被截住。”

  外面的队伍才刚刚过去没多久,大街上又出现了一队人,这些人不是窕国军人而是一群江湖客,他们押着几个人一边走一边敲锣高喊:“有个叫林落雨的女人听好了,你若是能看见就仔细看看我们手里的人是谁,若你还在乎他们,就滚出来!”

  那些人一路走一路喊,林落雨听到声音之后立刻冲到门口拉开缝隙往外看了看,瞬间脸色惨白。

  “我爹娘。”

  她下意识的看向沈冷,沈冷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

  ......

  【今天更新晚了,不知道为什么今早起来就开始头疼,脑袋里好像来回晃荡似的,越来越严重,到晚上才稍稍缓解,更新会有,稍等我。】

看网友对第二百六十七章 爹娘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