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宣示主权

第二百五十九章 宣示主权

门再一次被拉开,沈冷以为进来是会是施东城,没有想到居然是林落雨,所以他狠狠瞪了她一眼,而她却无所谓的撇了撇嘴。

  “女人犯傻的时候,果然比男人还要难以预测。”

  沈冷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求立不好走?”

  “就没走。”

  林落雨看了看这简陋空荡的屋子皱了皱眉,似乎对沈冷被关在这样的地方有些恼火,她回头看了一眼外面守着的人,沉默片刻之后吩咐道:“搬一张床来,被褥要新的。”

  赵德下意识的看了看林落雨,奈何林落雨根本就没把他的存在当存在,如空气一样。

  “想吃什么?”

  林落雨问。

  沈冷笑起来:“没啥想吃的,这伙食还不错,顿顿有肉。”

  林落雨再一次陷入沉默,显然她在努力压制着自己的火气。

  “别去生他的气,这已经算不错。”

  沈冷舒展了一下身体:“终究是还没有杀我。”

  “那是因为还没到那一步。”

  林落雨问:“为什么这么冲动?”

  “冲动起来,哪里还管那么多为什么。”

  沈冷指了指自己的嘴:“我拿了报酬的。”

  沈冷吃了一颗葡萄,很甜。

  他和赵德说了很多话,诸如大国小国的区别,如人性的光明与阴暗,很多很多,最主要的是沈冷让赵德觉得他这样做是为了大宁,而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和沈冷并不是有暧昧关系的女人,沈冷觉得解释起来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光明磊落,在别人眼里也许是别有所图。

  况且他对赵德说的那些话,他不怕赵德说出去,反而希望赵德说给施东城听,施东城已经让人把赵德带出去三次单独审问,沈冷才不信施东城问的都是关于南理的事,若赵德对施东城说沈冷杀人只是为了一个叫林落雨的女人,那施东城可能早已经提刀来见。

  “因为我在野鹿山上的时候救过你?”

  她问。

  沈冷撇嘴,不愿意回答。

  “你就这么不想欠我人情?”

  她再问。

  野鹿山上,沈冷曾经距离死亡很近很近,是林落雨杀了回来,用捡来的几只羽箭逼退了求立杀旗营的士兵,而那个时候沈冷已经精疲力尽,如果当时林落雨没有及时赶到的话,可能沈冷已经死在那座和大宁隔着上万里的野山上,几年之后化作枯骨。

  “先生说,没有什么比救命之恩更大的。”

  沈冷看向林落雨:“当年我还在安阳郡鱼鳞镇做苦力的时候就听过这样的话,在寒雪夜把我捡回来养活的那个老板很坏,而且还是个水匪头子,可先生每一次来找我的时候都会提及,世上恩情,最大莫过救命,正如那时候我和孟长安被关在一间仓库里,他对我说,一会儿我冲上去你往外跑,也是救命的恩情。”

  林落雨皱眉:“可你算的这么清楚,会伤人。”

  沈冷楞了一下,仔细品味了一下这句话,若算的太清楚,就会伤人。

  “恩怨不分明,是无情人。”

  他说。

  他为什么要去长安城看一眼,看看孟长安是不是出了事,他为什么要去北疆看一眼,看看孟长安是不是需要帮助,那不仅仅是因为少年意气,少年意气的起因便是救命之恩。

  林落雨也一样,她也救过沈冷的命,所以沈冷对赵德说了那么多都是虚的,归根结底不能对赵德说的

  才是根源,他就是想帮林落雨,就是不想让她落在施长华手里,所以只能杀了施长华,他没办法带着兵器进入皇宫,就只好用一个很蹩脚的故事骗来一张弓。

  在动手的那一刻沈冷根本就没有把握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被杀,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做,就正如他去北疆封砚台的时候一样,没有考虑生死。

  林落雨却忽然笑起来,很开心的那种笑。

  “原来,在你心里,我已与孟长安一样重要。”

  “嗯?”

  沈冷没有想到林落雨会这样认为,可似乎,也不错。

  “你觉得施东城会在什么时候杀你?”

  “水师提督庄雍来的时候。”

  一个问,一个答。

  “果然么......”

  林落雨刚刚才有的那一点点笑意逐渐消失,脸上重新变得阴郁起来,好像蒙上了一层乌云......她猜到了沈冷会杀施长华,也猜到了施东城那样的人绝对不会放过沈冷,她真的很想听到沈冷说你放心吧,你曾经看上的男人又怎么会差?可事实上,她曾经看上的男人真的很差很差。

  “庄将军一定会亲自来,带着水师大军。”

  沈冷叹道:“如果他理智些,应该是派手下人来把我接走,至少十万求立水师还在平越道外边虎视眈眈,他带兵来,平越道就只能防守,距离这么远,来来回回要走两个月,耽误的战机永远也不会再找回来,可庄将军啊......看似理智,其实也很冲动。”

  “因为他在乎你。”

  林落雨忽然发现,沈冷身边有很多容易冲动犯傻的人,只因为在乎这两个字。

  沈冷会为了茶儿犯傻为了沈先生犯傻,也会为了庄雍犯傻,还会为了孟长安犯傻,如今为了她犯傻,看起来一直都是沈冷在犯傻,可实际上呢?孟长安赴北疆之前绕路来见沈冷,是不是犯傻?茶爷抱剑守着山下小路一夜厮杀,是不是犯傻?庄雍若亲自带兵前来接沈冷回去,是不是犯傻?

  在乎这两个字。

  人间最美。

  她回来了,是不是犯傻?

  “既然你想到了他最终要杀你,那你有什么法子应对吗?”

  林落雨问。

  她觉得沈冷这样的人,当然也不会一味的犯傻,总是会有所准备的才对。

  “没有。”

  沈冷的回答让她心里一震。

  “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林落雨深吸一口气:“如果他真的要动你,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你不该回来。”

  “你也不该杀施长华。”

  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都笑起来。

  傻乎乎的。

  沈冷坐下来:“如果不出预料,在庄将军大军到来的那一刻,施东城必然要杀我,然后将这件事推给他爹施换,他觉得庄将军会很生气,一生气就没准把施换杀了......他是不能自己杀他父亲的,那名声太不好,背着弑父杀兄的名声怎么登基称帝?所以他得想个法子让他爹死在庄雍手里,而我死了,不管是谁杀的,我杀窕国太子的仇也算是报了。”

  林落雨仔细想了想,发现这件事无解。

  庄雍不可能带着数万大军悄无声息的来,只要施东城得到了宁军到来的消息就会立刻杀了沈冷然后嫁祸给他亲爹,说不定,他还会把沈冷在官驿里被困着手下一起杀了,人死的多些庄雍的怒火才会更大,当然还有更聪明的做法,他假装要把沈冷交给

  庄雍的时候,忽然皇帝施换派人来杀了沈冷,沈冷被乱箭射死,然后他立刻带人把杀人凶手杀死,陈冉古乐他们因为沈冷死了而暴怒,在施东城的配合下一路畅通无阻的冲进皇宫将老皇帝杀了。

  匪夷所思,但不是不可能。

  总之,只有沈冷死了老皇帝死了,而且把自己弄的干干净净,他才能坐稳江山。

  “施长华低估了他啊。”

  沈冷笑了笑,有些发苦:“施长华忘记了一件事,人都怕死......那些重臣看起来都是支持他的,可施东城手里有个扬泰票号,那些杀手就是施东城的底牌之一,他可以很直接的去威胁那些朝臣,关键时候你们不支持我,我就杀了你们,大人物们会站队在施长华那边是因为有利可图,可在生死面前,利可以不要。”

  林落雨看着沈冷,眼睛微微发红,鼻子也有点发酸:“越说,越觉得你是真的傻啊,这些事你明明都看得很清楚,偏偏还是按照施东城的想法去把施长华杀了。”

  沈冷取出来一个叠的方方正正的手帕递给她:“擦擦。”

  林落雨看了一眼,那手帕是她的,那一场厮杀,沈冷问她,你带没带手帕?

  她以为他扔了。

  日此感动之下,若沈冷直接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林落雨都有可能冲动的点头,可她知道他永远也不会说出这句话,因为他不爱她,他心里只有沈茶颜一人,而她,是姐。

  就在这时候外面响起来一阵脚步声,林落雨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她回头,就看到了那个已经让她只剩下厌恶的男人。

  施东城一脸急切的从外面进来,看到林落雨之后竟然眼圈都湿润了,他快步过来想抓住林落雨的双臂问她可还好,可林落雨向后退了的那一步让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

  施东城再次堆起笑脸:“你应该提前告诉我的,我派人去接你才好,现在局面有些混乱哪儿都不安全,你这样跑回来万一出了事,我可怎么办?”

  林落雨看着他那张情真意切的脸,忽然想吐。

  “没什么,只是觉得不该逃走,那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龌龊。”

  林落雨语气有些发寒的说道:“会让我记起来,我是个生意人。”

  施东城更加尴尬起来:“在大宁的时候,我们本来就是生意人。”

  林落雨懒得接话,指了指沈冷:“他该死吗?”

  施东城愣住:“你怎么这么问?我已经在想办法了,并且派人以最快的速度去平越道通知大宁水师提督庄雍将军,如不出意外,一个月之内庄将军就会派人来接他,在这期间我会拼尽全力的保护他,绝对不会让人伤他分毫,父亲前后派了三批人来杀他,都被我挡住了,朝中那些鼓噪着想要杀他的人,我也已经杀了好几个,难道你觉得我做得不够?”

  林落雨点头:“很好,谢谢。”

  施东城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你对我说谢谢......为了他?”

  林落雨嗯了一声,像是宣布主权一样认真的说道:“这个人,沈冷,我弟弟。”

  施东城的脸色缓和下来一些,弟弟终究不是情人。

  “你的弟弟,也就是我弟弟,你相信我,我绝不会让他死在别人手里。”

  他还是那么真诚。

  沈冷和林落雨却几乎没忍住,都想帮施东城把后半句说出来......我绝对不会让他死在别人手里,只能是死在我手里。

  :。:

看网友对第二百五十九章 宣示主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