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接下来会更刺激

第二百五十四章 接下来会更刺激

之前从仙来城到小昭城的时候沈冷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武烈和彦承礼两个人见面之后表现的颇为热络,看起来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而事实上这两个人确实算得上同窗,本应亲近,如今却站在不同的阵营。

  不同的环境,造成了人不同的思维,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实这是一句很扯淡的话,江山才不易改,本性也不难移。

  多少人雄心壮志想着要改变一切,可实际上,每个人都会被环境改变。

  武烈在北疆,几乎年年都与求立人开战,每战必败,那一次次文弱书生插手指挥的战争死了多少无辜士兵?他对监军制的不满,导致了他倾向于施东城。

  而东疆这边不一样,小昭城虽然也是边城可和南理人之间的对抗更像是过家家,不,本就是过家家,两边的人都心知肚明谁也不会真的大打出手,无非是把戏做的漂亮些而已,窕国朝廷那边要一个战绩,小昭城历经数十战而不破,这便是战绩,而南理人那边要的则是给求立人看的一个态度,态度摆端正了便是任务完成。

  所以彦承礼不觉得维持现状有什么不好的,他不愿意卷进那种争斗之中,他只是理所当然的觉得施东城那样的人想要争夺皇位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皇位,当然是太子的。

  所以他选择站在太子这边,他觉得自己只要还没有蠢到家就不会看错。

  之前太子施长华本来已经到了小昭城却没有追上沈冷他们,小昭城是一座边城虽然规模不下可并没有什么娱乐和商业,对于太子殿下来说这里显得肃杀之气太浓,他住的不舒服,虽然他认为的那肃杀之气在大宁的人眼里看来也是过家家一样。

  晚饭是彦承礼亲自给沈冷送到房间的,他若是自己和武烈去要南理国皇帝赵德的话武烈自然不会给他,甚至会直接撕破脸,而太子若是亲自出面,就又显得不太体面。

  这个巨大的功劳落在施东城手里,他在窕国的地位就会骤然提升起来,也就具备与太子分庭抗礼之势,施长华怎么可能允许?

  他正从仙来城往这边赶,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比施东城要快的多,施东城人还在求立,想赶回来谈何容易。

  彦承礼小心翼翼的看了沈冷一眼:“沈将军,今日这饭菜可还对胃口?”

  “不对。”

  沈冷的回答漫不经心,也不近人情。

  彦承礼忍着心中的怒气也尽力掩饰自己的尴尬,自嘲的笑了笑:“大宁物华天宝,我们窕国的东西自然是不能比的,只是这饭菜也是我让人精心准备,特意去问了将军手下人平日里将军爱吃些什么,琢磨着味道做出来的,若是不对味的话,将军还请海涵。”

  沈冷终于抬起头看了彦承礼一眼:“你还想让我帮你去把人要过来?”

  彦承礼垂首道:“沈将军,这不是为我个人考虑,而是为窕国数以千万计的百姓考虑,若六皇子得了南理国皇帝亲手送到都城交给陛下,陛下必然重赏,哪怕陛下不喜欢六皇子可这么大的功劳也是压不住的,所以最不济也是晋封亲王位,那样一来,六皇子的心就会更收不住,朝廷里某些人也会趋炎附势,到时候两位殿下相争,受苦受难的还不是我窕国的百姓,若......若到了动武的地步,死伤的都是军人啊。”

  沈冷放下筷子:“所以呢

  ?”

  “所以将军怎么能漠视不理?”

  “关我什么事?”

  沈冷的反问,彻底把彦承礼推进了冰窟之中。

  沈冷语气平淡的说道:“施长华即位或是施东城即位,那是你们窕国的事,与我本人来说毫无关系。”

  沈冷看着他:“所以我劝你还是莫要劝我了,我一直提到的是我本人你难道还不明白?若提到与大宁的关系,你以为我最正确的做法是什么?”

  彦承礼一时语塞,竟是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因为他很清楚若站在大宁的角度考虑,当然是施东城即位更有利,施东城这些年在大宁做质子,回来做窕国皇帝,大宁对窕国的控制也就更牢固一些,他甚至想到只要施东城对大宁皇帝说,帮他即位,大宁对求立人的战争,窕国将全力以赴协助大宁,那么大宁皇帝就没准直接插手窕国之事。

  还是那句话,那是大宁啊......

  和求立人不一样,窕国这些年与大宁关系亲近,每年都会派遣使臣去大宁送敬献,大宁有多强大窕国人是看在眼里的,当年他还在窕国都城的时候,有一次侥幸被选为使臣护卫前往大宁,那一路上从大宁南疆往北走,舟车劳顿不算什么,因为他见识到了大宁的大,也见识到了大宁的强。

  他去大宁的那一年,恰好是大宁灭南越的那年,他们的队伍经过战区被邀请观战,当时大宁战兵那种摧枯拉朽的打法让他至今每每想起都后怕不已,他是个军人,他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人,可是他无数次问过自己,若他领兵与大宁战兵交手的话有几分胜算?

  一分都没有。

  他还见过大宁南疆狼猿大将军石元雄,那位个子不高的大将军只是随随便便站在那而已,就让他觉得那是自己一辈子也翻越不过去的高山。

  所以彦承礼对沈冷敢怒不敢言,敢怒也是憋在心里,他能对沈冷怎么样?威逼?杀死?

  大宁是什么作风?南理国距离大宁千山万水大宁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国民,如果沈冷死在这,那大宁的怒火就会直接烧过大海扑上窕国的土地。

  “将军。”

  彦承礼忽然单膝跪下来:“求将军成全,窕国,不能出战乱啊。”

  沈冷缓缓的叹息了一声:“你起来吧,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愿意为了你的家国而奉献一切,正如我对大宁的感情也是如此,可你我立场不同,我是一个外人一个过客,莫说我现在去要武烈也不会把人给我,便是我要回来了,那算什么?算直接插手你们窕国内政,我不愿一国之内政被外人左右,况且,若我直接插手的话,有一个法子比这更好更干脆。”

  他伸手把彦承礼扶起来:“静待你的主子来吧,若我猜得不错,他应该很快就到小昭城了吧。”

  彦承礼脸色一变:“是......太子殿下最迟后天就能到。”

  “唔,那我等他。”

  沈冷做了个请的手势,彦承礼自然也就不好再耗下去,只能起身告辞。

  彦承礼才走林落雨就进了沈冷的房间,她在外面已经等了一会儿,彦承礼来做什么她当然也很清楚,她来却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为了别的。

  “你应该赶紧走。”

  林落雨看着沈冷劝道:“施长华是一个鼠目寸光之人,他看不到那么远,据我所知此人刚愎自用且愚蠢,

  一个愚蠢的人不会去在乎更远的未来如何如何,他能看到的只是别让皇位落在他人之手,所以他若是更愚蠢起来,你会很危险。”

  沈冷:“比你还危险吗?”

  林落雨一时无言,她确实更危险,施长华一旦到了甚至连遮遮掩掩都不会,而是直接派人将她拿下,拿了她,就有了威胁施东城的本钱,虽然她觉得施东城绝对不会为了自己而放弃争夺皇位。

  “既然我们都危险。”

  她看着沈冷说道:“那一起走?别忘了我们和海爷的约定,他的船队还在求立那片野滩等着咱们。”

  算计了一下日子,海爷回窕国补充给养再返回那座小岛,和沈冷他们赶回去的时间应该差不多,此时就动身往北赶路的话还能和海爷会和,当然,这样做就又要将求立国从南到北的穿一次。

  她宁愿再走一次求立,也不愿意去借助本国朝廷的力量用更稳妥的方式回大宁去。

  沈冷摇头:“我们走是要走的,但不能再走求立了。”

  她可以不理智,沈冷不可以。

  沈冷推开窗呼吸了一口外面稍显咸腥的空气,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施长华明天就会到这。”

  彦承礼对他说的是后天,可沈冷确定,施长华最迟明天就会到,甚至今夜就会到。

  “古乐。”

  沈冷往外喊了一声,古乐立刻从门外进来:“将军,什么事?”

  “带几个人去盯着小昭城的西门,如果今夜城门不关的话,窕国太子施长华今夜必到。”

  古乐应了一声:“然后呢?”

  “他来咱们走。”

  沈冷看了看林落雨,古乐顿时明白过来:“是,那属下也让大家把行礼收拾一下。”

  “先不要,外面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们收拾行李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沈冷打开窗可不是为了单纯的呼吸几口外面的空气,而是因为打开窗,外面的窕国人就没办法靠的更近。

  “再派几个人去盯着彦承礼,若今夜他出去的话一定是为了迎接施长华。”

  “是。”

  古乐问:“还有什么要注意的?”

  “吃饱,明天可能会没饭吃。”

  沈冷道:“请将军武烈过来一趟。”

  古乐抱拳,转身离开房间。

  “你想做什么?”

  林落雨问沈冷,她无法推测出来沈冷的意图,如果她不在这里的话沈冷根本就不用在意施长华是什么态度,他是大宁的将军,施长华只要还没有疯就不会直接动手,可她在这,施长华被逼急了什么做不出来?

  “回去睡觉吧。”

  沈冷对林落雨笑了笑,那笑容很温暖,不像是个弟弟,更像是个大哥。

  “我说过这事交给我了,安心。”

  他拍了拍林落雨的肩膀:“只是后面的事可能会有些刺激,你做好准备。”

  “比去南理抓皇帝还刺激?”

  “嗯。”

  沈冷点了点头:“我们会面对很多阴谋诡计,我又不是神仙所以防不胜防,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这些龌龊都摆在明面上来,大家都看得见。”

  他嘴角勾了勾,林落雨看到那笑就知道有些人要倒霉了。

  没什么,就是信任他。

  不需要理由。

  :。:

看网友对第二百五十四章 接下来会更刺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