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等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等

林落雨问沈冷:“为什么要这样?”

  沈冷反问:“你为什么问为什么?”

  林落雨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她发现沈冷问的自己确实不能回答,这次她是跟着来的,只是协助,而沈冷做什么决定自然无需征求任何人的意见,所以她本只是好奇,沈冷问她之后她便有些愤怒起来。

  因为她觉得自己和沈冷的关系已经是姐弟,她问一句怎么了?

  “是因为你觉得我太残忍了?还是你觉得我太冲动了?”

  林落雨还没发火的时候沈冷已经在解释:“南理人是给钱面子,而不是施东城,就算我们给了他大笔银子,到最后我们的人也未必会回来,然后还要被南理人嘲笑我们有多愚蠢。”

  林落雨嗯了一声,等着沈冷继续说下去。

  “也许高阔云来,在南理都城的求立人是知道的。”

  沈冷继续说道:“就算是不知道,高阔云也没有丝毫诚意,难道你看不出来,他就根本不是能做主的人?”

  林落雨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他没能力把人救出来。”

  “如果我猜的没错......”

  沈冷一边踱步一边说道:“求立人之所以不杀我们的人只是想羞辱?不,他们是有所需,正如我们穿过求立的时候我一直都在绘制沿途地图一样,求立人也迫切想了解大宁,使者带去的随从人员之中有来自大宁各地的商人,这些人活着而官员都被处死,是因为求立人知道大宁的官员他们撬不开嘴,即便撬得开也很费事,索性就把官员都杀死,留下这些商人......他们觉得商人会容易害怕容易妥协,他们需要从我们的人嘴里了解能了解到的关于大宁的一切,商业,朝政,军武,甚至会让他们绘制地图。”

  沈冷道:“高阔云只是来讹银子的,他觉得施东城的银子太好赚了,自己来一趟随便说个数字,施东城为了取悦大宁也会把这笔银子掏了。”

  林落雨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很单纯,沈冷说的这些她完全都没有去考虑过。

  “我把高阔云放回去,他若是能把人救出来才奇怪。”

  沈冷道:“所以必须我们自己去,以高阔云做盾牌,表面上看起来这确实凶险了一些,却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如果现在是求立人在审问宁人的话,高阔云确实没有办法把人救出来。”

  林落雨顺着沈冷的思路想了想后继续说道:“为什么是他能来?难不成东主买不通刑部尚书?买不通更重要的人物?或许不是,只是因为这些人都在求立人的眼皮子底下,他们脱不了身也不敢答应不敢收钱,而能脱身能收钱的高阔云恰恰就说明了他在这件事之中根本就什么都做不了。”

  沈冷笑起来:“还好不太笨,不然的话都不想认你这个姐。”

  林落雨瞪了他一眼:“可若是就这么过去盛土城的话,万一高阔云出卖了你们......”

  “没有高阔云我们也是要去盛土城的,有了他,被他出卖确实看似冒险,可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这个世界上哪有所有事都是按照我们心意发展的道理。”

  沈冷看了她一眼:“你就别去了。”

  “凭什么?”

  “凭你是个女人,还是个漂亮女人,更何况你还逼着我管你叫姐。”

  “你心里是多看不起女人?”

  “你这话说的伤感情,本来感情就不深。”

  “嗯?”

  “当我没说。”

  沈冷道:“这样吧,我知道就算我们不带你,你自己也会让你们窕国人帮着你偷偷摸摸跟过去,不如你给我们做支援,你带着人留在盛土城外边,或是跟我们不走一路,总之不能让高阔云知道你们在,这样的话还多一些保证。”

  林落雨觉得开心起来:“行吧,勉强答应了。”

  沈冷又交代了几句随即去集合队伍,换上了高阔云那些随从的衣服,高阔云这次带来了几十个人,沈冷的人不能都跟着,于是分成了两队,沈冷带着陈冉王阔海扮作高阔云的随从跟着他返回南理盛土城,古乐和杜威名带着另外一半人做支援。

  这样一来,沈冷他们便有两批支援,事情也就更稳妥一些。

  离开了小昭城之后显示乘坐马车赶路两天,然后改乘船,又顺着芒河一路往东顺流而下走了三天上岸,再次换乘马车走了一天半才到盛土城,倒不是南理国有多大,而是路确实不好走,和大宁的道路根本没法比,而且芒河上船只太多,走走停停。

  进城的时候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高阔云这张脸就是最好的通行证。

  盛土城的规模不算小,可真要比起来的话也就是安阳郡安阳城那么大,相当于大宁的一座郡城,比道府所在的江南道怀远城要差了不少,就更别提和长安比。

  街道上人来人往,沈冷特意让高阔云带着他们路过了刑部大牢所在之地,外面看着就戒备森严,进出的除了南理国的人之外,还能看到身穿灰色军服的求立军人,在大牢外面那些紧要的地方,把守着的也都是求立人。

  高阔云回了家,一进门沈冷就下令把他家里所有人都绑了关起来,一个不许放过。

  进了客厅之后沈冷坐下来休息,高阔云那张脸难看的好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扑通一声跪下来:“将军,你让我把你们带进盛土城,如今我已经做到了,将军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也上有老下有小......”

  沈冷一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施东城给了你多少银子?”

  “五千,五千两。”

  “嗯?”

  沈冷眉角微微一挑,高阔云立刻就开始磕头:“一万两,一万两银子。”

  “一万两啊,是银票还是现银?”

  “现银,银票不敢收的。”

  “陈冉,跟着他去看看银子在什么地方,装箱,咱们走的时候带上,回去的时候分发给战死的兄弟家属,哦对了......取纸笔来,我给高大人写个收据。”

  高阔云的脸都歪了,可哪里敢不听话,连忙示意不用写什么收据,那东西写了难不成还拿给南理国皇帝看看?若他自己留着,看着会多心堵。

  沈冷把一个亲兵叫过来吩咐道:“去外面找古乐和杜威名,让他们一天之内把刑部大牢四周的地形摸清楚,画图给我送过来。”

  “是。”

  亲兵应了一声连忙出去,很快就出了远门。

  没多久陈冉兴冲冲的进来笑着说道:“这个老东西家里可真有钱,我们刚才跟着他进了私库,光是现银就有差不多三四万两,还有一些首饰珠宝之类的东西,我还发现这个......”

  陈冉递给沈冷一个特大号的大金花簪子,比沈冷给茶爷打的那支大一倍,沈冷一看到眼神就亮了:“真大。”

  两个人的审美如此契合,露出了亲兄弟般的笑容。

  陈冉带着人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把高阔云家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大概搜刮了有三万八千两银子,珠宝首饰三盒,至于那些南理国的银票倒是用处不大,就算能取出来沈冷也不愿意节外生枝,除了这些之外,陈冉还在书房翻找到了一份刑部在职官员的名册,这东西现在正用的上。

  “说吧。”

  沈冷看向高阔云:“求立人在刑部里有多少?”

  “大概三百人。”

  高阔云面如死灰,做官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财产就这么即将告别自己,他脸色要能好看才怪,可想着若是能保住命,破财就破财吧。

  “为首的是一个叫阮浩的将军,另外一个叫李福朋,是求立国刑部的人,我离开之前刚到的,带着大约二三十个手下,个个心狠手辣,其他的人都是阮浩手下的士兵,关押宁人的牢房一共五间,不在一起,将军你们想要进刑部真的没那么容易,就算是我也不能靠近。”

  他这句话几乎是印证了沈冷的推测,求立人根部就不会放心把那些大宁的人交给南理人看守,就算高阔云是刑部侍郎也根本靠不到近前去。

  “所以,你其实没什么办法?”

  “我......”

  高阔云看了看沈冷的脸色,然后点了点头:“是......我就算可以把你们带进刑部,也没办法靠近那五间牢房,那些求立人根本看不起我们,好像主子大爷一样的态度,我也生气。”

  沈冷道:“我倒是帮你想了个办法。”

  他看了高阔云一眼:“瞧着你这迫切想帮我们又没办法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你过来我跟你说......”

  高阔云战战兢兢的靠近沈冷,哪里敢看沈冷的眼睛。

  “取你的名帖,再写一封亲笔信,我的人会想办法帮你交给李福朋,就说你仰慕李大人已经很久了,想请李大人吃个饭交个朋友,写的言辞恳切一些,另外......”

  沈冷招手:“我还很慷慨的帮你备了一份厚礼给李福朋,你就不用谢我了。”

  高阔云看了看,那不就是刚刚从自己私库里抢走的一盒金银首饰么......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是你们帮我准备的了,心疼的他肝都快炸了,然而又只能忍着。

  陈冉也是一脸的心疼:“这么多东西,都给那些求立狗?”

  沈冷看着高阔云说道:“你看,我的人多心疼这么多好东西,为了帮你还不是忍痛割爱。”

  高阔云恨不得一头撞死。

  “写信吧。”

  沈冷指了指亲兵刚找过来的纸笔:“好好写,就定在明晚......鸿宾楼。”

  进城的时候沈冷就特意留心到了街边有一家酒楼叫鸿宾楼,地形很好,就算是出了什么问题也能及时撤出来,他之前也已经派人去联络了林落雨带着的那一队人,让她们尽快将鸿宾楼的情况打听出来,今天才到明天就动手显得仓促了些,可沈冷不想等,一天都不想等。

  ......

  ......

  【跟大家简单汇报一下,今天更新的晚了是因为带孩子出去玩了半天,晚上七点多才到家,关于欠更两章的事我记着呢,预计后天开始还。】

看网友对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等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