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奶奶

第二百四十三章 奶奶

沈冷下令队伍在仙来城休整两天,毕竟带来的人伤的伤累的累,再赶路的话真的会出更大的问题,第二天陈冉杜威名他们几个伤不重的跑出去逛街,沈冷留在州府大人院子休息,特意交代了几句今日就不见客,想好好睡一觉,可哪里睡得着。

  林落雨把那个本子还给他,沈冷便一笔一划的把阵亡兄弟的名字记下来,郑重认真。

  林落雨坐在旁边看着他,进一步确定了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是不一样的,而自己喜欢的那个恰恰不够光明,他为了皇位在拼争,和沈冷的拼争不是一个类型。

  沈冷把本子合起来放进腰畔的路皮囊里,拍了拍,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医官过来给沈冷换药,林落雨避开,回头看了一眼,在门关上的瞬间看到了沈冷后背上那一道道的伤痕,于是心里没来由的疼了一下,也震撼了一下。

  从军不易,出头更不易。

  换了药的沈冷看起来脸色更白了些,毕竟每一次揭开纱布都会伴随一次剧痛,好在他身体素质强悍,若换做寻常男人早就已经卧床不起。

  沈冷出来之后忽然也想出去走走,便问林落雨去不去,林落雨身上的伤也不轻,两个伤员就这样稍显狼狈的出了院子,顺着大街往外溜达,漫无目的。

  求立国将军武烈看到两个人状态颇为亲密心里有几分不爽,派人悄悄跟着,他当然知道林落雨是殿下喜欢的女人,殿下派人来送信的时候叮嘱了几次要照顾好她,如今见她和沈冷这样心里对沈冷顿时有些厌恶。

  “一般你和茶儿出去逛街的时候,你都给她买什么?”

  林落雨背着手走路,努力让自己显得老气一些,因为她觉得自己既然是姐姐,那就要显得成熟才对。

  可是这女孩子背着手往前走,再加上那本就不俗的容貌,一身鹅黄色长裙,漂亮的小马靴,整个人瞧着多了几分俏皮可爱,哪里有什么更成熟。

  “吃的。”

  “还有呢?”

  “吃的。”

  “你就没有给茶儿买过什么礼物?比如饰品什么的。”

  “买过。”

  沈冷得意起来:“特别漂亮的金簪。”

  正好走到一家金银首饰的店铺门口,林落雨拉着沈冷往里走:“窕国的匠师特别好,玉器尤其好,我帮你为茶儿选个玉镯或是玉佩,你带回去茶儿必然开心。”

  沈冷跟着进来看了看,发现金饰柜台那边有好多大花的簪子啊戒指啊什么的,顿时眼睛都亮了。

  “你就给茶儿买的那种?”

  “对啊,大花的。”

  “俗!老头儿审美!俗不可耐!”

  沈冷:“”

  林落雨拉着沈冷到了玉器那边,确实琳琅满目,屋子里的光线还好,玉器就显得更为晶莹剔透,沈冷自然是看不出什么的,可是林落雨看了一会儿后随即皱眉:“把你家掌柜的喊出来。”

  那伙计瞥了她一眼:“什么事啊叫我们掌柜的。”

  林落雨指着柜台里的玉器:“这种糊弄人的东西也敢随便摆出来?窕国生意人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那伙计顿时就急了:“你这婆娘别胡言乱语啊,你是说我们这都是假货?我告诉你我们可是百年老店,凭的就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报官抓你信不信。”

  林落雨淡淡的说道:“这城里,没有哪个官敢抓我。”

  伙计冷笑起来:“听你口音也不是本地人吧,怎么,这是跟小白脸私奔出来的想让人家给你买东西吧。”

  他听的出来林落雨说话不是本地人,林落雨常年在大宁,口音确实早已经有所改变,可正因为这样她见小伙计那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更加气愤,她眉头皱起来的样子让沈冷觉得有好戏看了,在林落雨看向他示意让他出头的时候,沈冷已经乖巧的坐在一边凳子上看着,见桌子上有免费给进店客人吃的瓜子,他居然还抓了一把。

  “他说你是小白脸。”

  林落雨看着沈冷。

  沈冷:“我听见了,姐,替我出气啊。”

  林落雨:“你是不是男人?”

  沈冷一脸我是不是男人我也不管的样子,可欠揍了。

  林落雨深吸一口气,心说男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东西,转身看向那个小伙计:“你确定不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

  小伙计见他俩这样更不像是有什么来头的人,自然也就不当回事:“我跟你说,买得起呢你就买,我家店里的货就这样,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不愿意买你可以走啊,我求你进门了吗?看样子你们不是窕国人吧,从哪儿跑来的?还有啊,你刚才是不是拍我家柜台了?”

  小伙计冷哼一声:“来几个人把门关上,有人损坏了柜台打坏了玉器还想走。”

  几个壮汉从里屋出来:“哪儿来的混账东西,打坏了东西就想走?”

  林落雨看向沈冷,沈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继续嗑瓜子。

  林落雨:“你家的玉器就摆在柜台里,我碰都没有碰过,你想讹我?”

  小伙计从柜台里面拿出来一个玉镯,轻轻一碰,裂开了,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他一脸得意的看着林落雨:“你刚才拍柜台的时候把我家镯子震坏了,不赔的话你们两个别想出门。”

  那几个壮汉把门口堵住,为首的那个看向沈冷:“就你们俩还想耍无赖?”

  沈冷耸了耸肩膀:“冤有头债有主,是那个女人拍你家桌子的,我不认识她,她其实是想来你们家讹钱的,半路上找我当托儿,我这个人识时务,一看你们人多我就怂了,你放心,一会儿官府的人来了我帮你们作证,她是个江湖骗子。”

  林落雨看向沈冷,眼带杀气。

  那汉子鄙夷的瞪了沈冷两眼,然后看向林落雨:“年纪轻轻做什么不好做骗子瞧着模样倒是不错,虽然老了些,可比起那些十五六的小姑娘更有韵味,你带钱了吗?要是没带钱的话我可以教你一个法子偿还,哥哥们也挺无聊的,你陪我们半日,放你走。”

  沈冷听到老了些这三个字的时候就知道事情要搞大了,于是对那几个汉子特别同情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

  林落雨走到那壮汉身边问了一句。

  “说让你陪陪大爷,怎么了,你不乐意?不乐意就他么的把银子拿出来,坏了我家东西还想一走了之?”

  “陪你?”

  林落雨嘴角一勾:“好啊。”

  她伸手放在那壮汉的肩膀上,那壮汉顿时就笑了:“哎呦喂,还挺主动啊这妞儿,走走走,跟哥哥到里边去,哥哥让你做一只快活的小绵羊。”

  他伸手去拉林落雨的手,刚伸出手来就被林落雨抓住一根手指,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手指被林落雨摆的往上都和手背快贴上了,壮汉一声惨呼,瞬间额头见汗,林落雨手往下一压,那汉子不由自主的蹲了下来。

  林落雨往四周看了看找东西,就见沈冷把鞋脱了扔过来,林落雨不想接,很嫌弃,可还是下意识的接住,抓着沈冷的鞋在那壮汉脸上来来回回抽了七八下,那壮汉暴怒起来,喊了一声你们就看热闹吗?那些家伙真的在看热闹,他们本来就没把一个女人放在眼里,掰手指这种手段在他们看来也太幼稚了点

  几个人往上一拥就要拖拽林落雨,最近的那个刚到林落雨身边脑袋后边就当的响了一声,他回头看了看,发现坐在那嗑瓜子那家伙一脸无辜的看着他,可是明明他身边桌子上的水壶不见了

  壮汉揉了揉脑袋,然后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找死!”

  另外两个人不再去管林落雨,朝着沈冷就过去了,沈冷单脚跳着避开朝林落雨喊:“鞋,鞋”

  林落雨还在抽,噼噼啪啪。

  一边抽一边问那壮汉:“你是什么?”

  “啊?”

  “说你是一只快活的小绵羊。”

  “我不!”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你是什么?”

  “我我是一只,一只快活的小绵羊。”

  “叫两声。”

  “咩”

  沈冷白了她一眼,跳到门口扶着门框站好,指着那几个靠近过来的壮汉:“你们别过来啊,再过来我喊人了。”

  “喊人?!”

  其中一个壮汉一把抓向沈冷的衣领:“喊你大爷!”

  砰!

  那壮汉被一脚踹飞了出去,沈冷收回脚,铺子外面一群身穿便衣的窕国士兵冲了进来,武烈派来跟着沈冷他们的护卫就在不远处,见沈冷居然光着一只脚蹦跳到了门口顿时就吓了一跳,一群人冲进来拳打脚踢,片刻就把那几个壮汉打翻在地。

  掌柜的从里边冲出来看到这一幕脸都白了:“哪里来的歹人,快报官啊,报官!”

  半个时辰之后,这仙来城里能上得了台面的大人物们都聚集在这首饰铺子里,包括这家铺子掌柜以往不可能见到的州府大人,还有郡守大人,还有一群大大小小的大人,关键是居然有军队封了大街,这阵势把他几乎吓尿了。

  “林姑娘,真是对不起。”

  州府大人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我也想不到治下会有这样的无赖,我必然会重重惩治,请林姑娘消消气,下官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他又转头看向沈冷:“沈将军,让你见笑了,但我保证这绝对不是我窕国的风气,只是个例,是个例。”

  沈冷道:“我没啥事,你让她把鞋给我。”

  林落雨一甩手把他鞋扔到门外去了。

  沈冷只好单腿跳着捡回来:“茶爷亲手做的,借给你就不错了,你还给我扔了。”

  林落雨刚才就注意到了那鞋底子上三条腿的鸭子,皱眉:“那是茶儿的绣工?”

  沈冷:“咳咳”

  林落雨沉默了一会儿:“算了,当我没问。”

  那掌柜的不住的求饶,直说要什么赔偿他都愿意给,林落雨懒得理会,指了指那小伙计:“你过来。”

  那小伙计颤抖着走过来:“姐,姨,不不不,奶奶,我错了。”

  “奶奶?”

  林落雨眼神一寒,沈冷刚把鞋穿上,笑的差不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炷香之后,说她老的那个壮汉脸肿的好像猪头一样被衙役带走了,叫她奶奶的那个小伙计脸肿的好像两个猪头似的也被带走了。

  “这些是补偿你的,你随便挑。”

  掌柜的战战兢兢的托着一个木盘出来,里边摆着几个镯子和玉牌玉佩。

  林落雨看了看:“这些还算可以。”

  她朝着沈冷招手:“过来随便挑一个。”

  沈冷:“那多不好意思。”

  林落雨:“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沈冷:“我的意思是,只挑一个那多不好意思。”

  林落雨:“”

看网友对第二百四十三章 奶奶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