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争位

第二百四十二章 争位

林落雨眯着眼睛看沈冷,似乎想在这样安静的夜里把这个年轻男人看仔细,她原本觉得男人都比女人还要复杂,虽然她自始至终不承认女弱男强,可却也承认在大部分时候女人最多不外多些小心思,而男人往往满腹大阴谋,可是沈冷不一样,沈冷的一切你都能看的到,也许这就是光明磊落。

  可是若你以为他傻,那就大错特错。

  “再看也看不出来血缘关系,这姐弟也没几处相似的地方。”

  沈冷瞥了她一眼,继续抬头看明月。

  “那倒是,若是我的亲弟弟怎么会这般丑。”

  “摸着你的良心说话,不然会心绞痛。”

  林落雨撇嘴,然后问:“你喜欢安静的夜晚?”

  她觉得好奇:“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你在夜里一个人看着月亮发呆。”

  “不喜欢。”

  沈冷的回答出乎了林落雨的猜测。

  “为什么?”

  “夜里太安静,容易相思。”

  林落雨做了一个呕吐的姿势,起身回房:“恶心。”

  嘴里说着,可是心里却很高兴,少男少女这般单纯的感情真的好可爱,让人欣慰也欣喜,她在自己身上看不到感情的单纯和未来,在沈冷和沈茶颜身上却看得那么清楚,于是她更愿意相信人间多美好,想着若修行如此,那也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窕国的气候比求立国要好些,或许就是因为那座野鹿山把炎热挡了挡的缘故,沈冷坐在椅子上翘起腿看着月亮,越看越觉得那像是茶爷的眼睛,茶爷笑眯眯的时候眼睛便会如一弯明月,可好看了。

  陈冉溜溜达达的从外面进来,手里拎着一壶酒一些吃的,这让沈冷不得不对他佩服起来,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陈冉都能和当地的伙夫搞好关系,这也算是一种常人所不能及的生存技巧。

  “多谢深夜投喂。”

  沈冷抱了抱拳。

  陈冉:“呵呵......这是我自己吃的,你看看你自己现在浑身上下包扎的跟个粽子似的,还想喝酒?”

  “那你为什么把酒拎过来?”

  “馋你啊。”

  陈冉坐在台阶上顺着沈冷的视线看了看月亮:“在想我大哥?”

  沈冷楞了一下,心说我想你大哥做什么,你大哥又是哪个,转而反应过来原来他说的是茶爷,看了看陈冉那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觉得茶爷这个小弟也是很狗腿了......

  “你又在想什么。”

  “我比你高尚一点,整日儿女情长的一点大情怀都没有,我在想着乘风破浪遨游万里。”

  “说人话。”

  “想早点回家。”

  两个人坐在那看着月亮,陈冉说你看那月亮像不像我爹?沈冷怎么看都像是茶爷,于是两个人各自使劲的去想,反正也没别的事可做。

  他们的心思简单,可与此同时有许许多多的人心思并不简单,比如已经到了求立北疆准备一雪前耻的阮青锋,只盼着能将大宁的水师全都沉入深海,比如藏身在求立国内为了取悦大宁而还在做努力试试能不能买通官员除掉阮青锋的施东城,施东城本来是不受待见的那个皇子,不然也不会被送到大宁去,纵然窕国是为了

  表达自己臣服大宁的忠诚可好歹也会有些心思,总不能真的就把皇位继承者送过去。

  表面上看起来,现在窕国皇位最合适也最有机会继承的人依然是太子施长华,所以当初窕国皇帝决定送自己一个儿子去大宁的时候,选择的是更低调更沉稳但身份地位都远不及太子的施东城。

  施东城的母亲当初怀了他的时候只不过是个寻常的宫女,母凭子贵,施东城出生之后母亲被封为嫔,而施长华的母亲是窕国的皇后,这自然是不能比的。

  然而,世事无绝对,施长华现在的自信就变得越来越低,因为他发现施东城这个贱人走了一条他没想到的路,而这条路极有可能会横拦在他的路前,让他无路可走。

  施长华就在距离仙来城不到三百里的禹城,他本来是奉皇帝之命赶来迎接大宁将军沈冷的,毕竟窕国要想抱紧大宁这条粗腿,任何可以拍马屁的机会都不可放过,沈冷虽然级别并不高,但背后是大宁,所以皇帝很在意,在得到了施东城送来的消息后先是派了一支军队过去,想了想还是不够隆重,于是又让太子施长华赶去慰问。

  马上就快到仙来城了,施长华却忽然不想去了。

  他一样坐在椅子上一样看着月亮,可想的不是某个人而是自己的未来。

  谋士郭太当然明白太子殿下的心思,如今施东城名望越来越高,和大宁的关系又那么亲近,一旦将来大宁发话说让施东城即位的话,皇帝只怕也不敢硬扛着,毕竟若施东城继承皇位的话,大宁对窕国更容易控制。

  虽然隔着大海重洋大宁未必就真的会插手过来,可以后呢?窕国皇帝坚信大宁是不会放过求立的,若有一日求立被灭,那大宁和窕国可就挨着了。

  “殿下莫要太伤神,其实这事没有殿下担心的那么严重。”

  郭太站在施长华身边压低声音说道:“大宁自然不会因为我朝之事随便发话,纵然发话了,难道咱们还能听之任之?只要施东城死了,这担忧也就没了。”

  “他死?”

  施长华哼了一声:“狡兔三窟,想他死哪儿那么容易,他在大宁这些年混的风生水起,据说和大宁朝廷的关系处理的非常好,手里还攥着一个扬泰票号手下杀手无数,找到他都不容易,何况杀了他。”

  “若殿下自己动手,当然不容易。”

  郭太一脸自信的笑着说道:“可杀人这种事,自己动手终究会沾染一身血腥气,有了血腥气就不好甩脱......他出身再卑贱也是皇子,陛下若知道了是殿下你动的手,殿下的日子也不好过,所以杀人,最上乘的方法永远都是借别人的手,借刀杀人也看高明不高明,高明的,非但不会招惹是非,反而还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好处。”

  施长华一怔:“郭先生有计策?”

  “属下倒是有一计,说来请殿下斟酌?”

  “说!”

  “宁人将军沈冷在仙来城,武烈虽然是陛下派去迎接沈冷的,可武烈是施东城的人,很早之前施东城就开始买通朝中武将,如今站在他那边的人不在少数,支持殿下的当然都是重臣文官,是能说了算的,武将在朝中说不上话这大家都知道,可一旦出现了什么危机,文官总是不能提刀上阵,属下猜着,施东城多半最后的一招

  就是串联那些将军们谋反。”

  “殿下可还没到仙来城呢,所以此时此刻若宁人出了什么问题,是武烈的责任而非殿下的责任,大宁那般强势,连几个商人被南理扣留都不愿放弃,更何况一位五品将军出了事......”

  施长华一怔,紧跟着恼火起来:“你是疯了不成?沈冷在我们这出了事,大宁的怒火难道只针对施东城一人?”

  “就算不是,又怎么样?”

  郭太继续说道:“所有的事都是施东城安排的,若此时有求立的杀手潜入进来杀了沈冷,陛下的怒火总不能发给殿下你,而是施东城,武烈是施东城的人,到时候殿下到了仙来城发现沈冷已经出了事,而武烈为了掩盖消息居然不上报,殿下一怒斩了武烈,陛下也说不出什么,反而还会觉得殿下做事果断。”

  “然后殿下向陛下进言,求陛下派你亲赴大宁告罪,请求大宁的原谅,大宁一直自诩天朝上国,大宁皇帝难不成还能对殿下怎么样?施东城废了,殿下顺手把他在大宁经营多年的扬泰票号接手过来,以后殿下亲自负责和大宁那边的接洽,将来殿下即位,大宁还会送上贺礼呢。”

  施长华起身,在院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

  “可是,若事情败露了呢?”

  “怎么可能。”

  郭太笑道:“施东城如今在求立,只要我们把消息不小心泄露给求立人知道,我们不好找到的人就让求立人去找,以求立人的阴狠决绝施东城还能活着离开?仙来城,殿下只要把武烈杀了,此事便干干净净。”

  施长华的脚步一停:“我们带的人手够不够?我听说宁人都极悍勇,别杀不了反而露了破绽。”

  “再悍勇也不过是一群伤兵了,强弩之末而已,这些人如今个个带伤,不是说那位叫沈冷的将军已经身负重伤了吗?属下恰好知道这禹城里有一些暗道上的人,只要给钱什么生意都做,殿下绝不能使用自己手下人,只需买那些命贱的人去做就是了。”

  “你去安排吧。”

  施长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多少钱无所谓,我自拿得出,但做事一定要选干净的,不能留了尾巴。”

  “殿下的人跟着悄悄跟过去就是了,杀了沈冷他们之后,殿下的人把这些暗道上的人也都杀了,哪里还有什么尾巴?然后再给武烈安一个知情不报喝酒误事的罪名,斩了也就斩了,谁都知道武烈好酒,喝起来就没完没了。”

  “你现在就去安排。”

  施长华揉了揉太阳穴:“施东城一日不死,我一日不安宁,他是看准了大宁这棵大树好乘凉,若得到大宁的支持他那般卑贱出身的家伙也能觊觎皇位,若真被他抢了去......想想便不甘心。”

  郭太道:“不甘心倒是其次,怕是以施东城那般行事,一朝得权,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殿下你。”

  施长华肩膀颤了一下,摆手:“去安排吧,既然想做那就不能犹豫,也抓紧派人去求立,我想尽快得到施东城的死讯。”

  ......

  ......

  【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不信,昨天一天没码字可难受了,陪着老婆孩子的时候总走神,我觉得这样不好,以后多请假适应一下才行啊......】(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第二百四十二章 争位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