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四十章 不听话的士兵

第二百四十章 不听话的士兵

沈冷身上有一层软甲,庄雍的妻子亲手制作,精良且坚韧,编制的足够细密,寻常的刀剑不可伤,可阮青鸾的铁胎弓力度太大,破甲箭又太尖锐且旋转速度很快,连王阔海的巨盾都能击穿沈冷的软甲自然也挡不住。

  可是寻常的弩箭想完全射透软甲也非易事,一群求立杀旗营的士兵端着连弩射中沈冷至少六七箭,弩箭基本上都被软甲阻挡,弩箭形似破甲箭,可是力度远不及铁胎弓。

  即便如此,沈冷身上也血流如注,弩箭射不透不代表不能将他刺伤,连续厮杀之下软甲上也已经伤痕累累。

  噗的一声,靠近沈冷的杀旗营士兵被沈冷一刀斩掉了人头,血雾之中沈冷犹如一头野兽般冲了出来直奔阮青鸾。

  阮青鸾往后退了几步,在她身后六七个亲兵呼喊着冲上沈冷,沈冷此时此刻已经陷入绝境,唯有拼死一战,他的黑线刀洒出去一道亮痕,在火光映照下那刀光犹如泼血,两个杀旗营士兵的咽喉几乎不分先后被切开,脖子裂开的口子里血如泉涌,喷了沈冷一身。

  沈冷从那两个人之间穿了过去,刀子戳进下一个杀旗营士兵的小腹,横着发力,那士兵被沈冷抡了出去将另外一个亲兵撞翻,沈冷一脚踩在那倒地的亲兵脖子上,咔嚓一声之后,那亲兵嘴里溢出来一口血。

  阮青鸾只是后退,她身边的亲兵一个接着一个的杀向沈冷,沈冷的黑线刀势不可挡,寻常的长刀在黑线刀之下根本扛不住一击,他似乎已经将身体里全部的潜能都逼发出来,一刀一刀,哪里还管冲过来的是谁,只要有人在面前便一刀砍过去。

  往前行十步,至少七八人被他砍翻,沈冷身后一个杀旗营士兵冲上来落刀在他肩膀,这一刀斩在软甲上发出一声金属摩擦的声音,火星四溅,沈冷回身一刀将那士兵心口捅穿,顺手把他腰畔挂着的连弩摘下来,朝着阮青鸾点射了几下。

  阮青鸾迅速侧移连续避开好几箭,依然没有冲过来的意思。

  又有几个亲兵呐喊着冲过来,其中有两个不敢靠近沈冷,竟是从地上捡起来石块砸过来,沈冷背对着他们,一块石头砸在沈冷的后脑上,沈冷往前踉跄了一下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眼前一阵恍惚。

  就在这一刻阮青鸾动了,她犹如发现了猎物破绽的母狮,总是会朝着猎物的咽喉一口咬下来,在沈冷往前几乎摔倒的那一瞬间她握刀在手,脚下一点冲了过来一刀切向沈冷的脖子。

  沈冷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依然做出了反击,黑线刀竖起来挡在自己面前,阮青鸾的刀重重的砍在沈冷的刀刃上,巨大的力度之下,刀背撞击在沈冷的额头上,沈冷身子又往后仰了出去。

  阮青鸾没能一刀杀死沈冷气的嘶吼了一声,一刀一刀往下劈砍,沈冷只能被动的格挡,一下一下的被砸的连连后退,也不知道是第几刀落下,阮青鸾的刀当的一声竟是被斩断了,她抬起手看了看,把半截刀子朝着沈冷砸过去,从地上捡起来一把刀再次疯了一样的扑上来。

  沈冷还没有来得及直起身子,背后一个杀旗营士兵一脚踹在他的后腰上,沈冷往前扑倒竟是和阮青鸾撞在一起,两个人摔倒在地,阮青鸾胡乱的用刀子捅了几下,可是沈冷已经翻在一边,她咬着牙要扑过去,就看见一只脏乎乎的大鞋底子直奔自己而来,想躲是来不及了,这一脚重重的踹在她脸上,把脸上绑着的纱布都踹飞了出去。

  鞋底摩擦着脸,缝合的伤口被踹开,血一下子就流了满脸。

  阮青鸾被沈冷这一脚踹出去,比沈冷刚才后脑上挨了一石头还要重些,这暴力之下,她脑子里好像逛荡起来似的,一时之间眼前都黑了。

  沈冷刚要扑过去,几个杀旗营士兵乱刀剁下,他只能闪避,再起身的时候阮青鸾已经被那几个士兵拉着往后退到六七米外了。

  沈冷拄着黑线刀站在那大口大口的喘息,身子似乎都已经直不起来,弯着腰抬着头看着阮青鸾,而对面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个亲兵扶着阮青鸾站起来,她晃了晃脑袋然后哇的一声吐出来一口,那张血糊糊的脸看起来无比狰狞。

  在这一刻她竟然想着,自己的脸怕是更难看。

  当初求立皇帝让她离开后宫去领兵的时候告诉她,无论如何你也是朕的女人,所以不许敌人见到你的脸,她每每出征都会以黑纱蒙面,这一次她带着决死之心要去北疆与宁人交战,便一刀划破了自己的脸,这一刀划掉的也是和求立皇帝曾经的一切记忆。

  脸毁了,她便再也不是一个妃子,她只是一员战将。

  “你是走不掉的。”

  阮青鸾喘息着,眼神凶狠的看着沈冷:“你已经快要力竭,而我身边还有人。”

  沈冷咧开嘴笑了笑,很不绅士的朝着阮青鸾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阵阵的嘈杂声,至少几百名求立士兵寻着火光找了过来,听到厮杀声后加快脚步,阮青鸾回头看了一眼将自己的人到了,于是仰天大笑起来,她那张脸已经残破的让人害怕,这般大笑更显狰狞。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阮青鸾抬手指着沈冷嘶吼,那样子仿佛是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那些士兵呼喊起来,举起兵器杀向沈冷。

  就在这时候连续三支羽箭飞过来将最前面的三个人射翻在地,林落雨从沈冷背后冲了过来,她只来得及捡起来一张弓一个箭壶,冲到沈冷身边的时候对面的士兵距离沈冷已经连三米都没有了。

  “走!”

  阮青鸾近距离发箭,在敌人距离只有三米之内居然又射出去两箭放翻两人,然后拉了沈冷一把,却看到沈冷居然笑了起来。

  她不明白,这个时候沈冷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而沈冷也没有看着那些求立人,而是看着侧面。

  忽然间有什么东西密密麻麻的从一侧飞了过来,带着破空之声砸进求立人的队伍里,最前面那个求立人明明距离沈冷已经连一米都没有了,他的刀尖几乎都快能触碰到沈冷的身体,一杆短矛从侧面狠狠的扎进了他的太阳穴里。

  短矛势大力沉,从这边太阳穴扎进去从另一边扎出来,那人的身体被撞的向一侧翻倒。

  一片短矛之后,前边的二十几个求立士兵被戳翻在地,杜威名带着六十个战兵杀回来了!

  “杀!”

  杜威名状若疯虎,嗷的喊了一嗓子,带着战兵从侧面狠狠的撞进求立人的队伍里,他们的人数还是比求立人要少,对方差不多有三百余人,而他这边只有六十个,可是六十凶虎何惧三百贪狼?

  血肉翻飞!

  大宁战兵那股子凶狠彻底杀了出来,刀刀落血,拳拳到肉,求立人被突然冲击了侧翼来不及反应,杜威名已经带着人直接将他们的队伍杀了一个对穿,这一阵突如其来的猛攻让求立人倒下了几十人,他们下意识的开始后撤,令窕国军队闻风丧胆的杀旗营,在大宁战兵面前也不过如此。

  “将军!”

  杜威名回头看了沈冷一眼,沈冷笑着点头,嘴里又一股血涌出来。

  这个黑夜,血和火都是红色的。

  林落雨扶着沈冷的胳膊,看着那些身穿黑甲的战兵以一种沸汤泼雪的速度将求立人杀的节节败退,一具一具的尸体倒了下去,一张一张死不瞑目的脸定格在那。

  阮青鸾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杀旗营在兵力足足至少是对方五倍的情况下被杀的狼狈不堪,心里的那种愤怒可想而已,可是她知道自己的人挡不住了,后面的队伍谁知道什么时候能上来,她只能走。

  她转身,然后就看到身后站着一排穿黑衣的家伙,好像鬼魅一样出现,完全没有察觉到。

  古乐面无表情的将连弩抬起来连续点了几下,弩箭先后没入阮青鸾的身体里,她被打的向后连着退了好几步,低着头眼神里不可思议的看着身上的伤口,想着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她不服气,她不甘心。

  自己带着三千人,怎么打成了这样?

  二十名廷尉府廷尉亮出长刀从后面杀了过去,与前边的六十名大宁战兵前后夹击,八十人前后夹击数百人......这也就是宁人干得出来。

  刀光血光,黑夜似乎都被这一刻的杀戮撕裂。

  古乐一把抓着阮青鸾的头发拉着她拖拽到沈冷身边,阮青鸾跌倒在地,抬起头看着沈冷的时候眼睛里依然满是凶狠。

  “我死了,你们也别想活着离开,马上天就亮了,我的人会一直追着你们,直到把你们全都碎尸万段。”

  她朝着沈冷啐了一口,血喷了沈冷一身。

  沈冷微微摇头:“总之是你先死。”

  他转身,林落雨扶着他离开。

  “啊!”

  阮青鸾嘶吼一声,嘴里不住的吐血,想扑过去,可是哪里还有力气。

  “可惜了。”

  古乐叹了口气:“本来可以带走做个人质的,将军似乎不想让你再受罪,况且我不再捅一刀你也活不了,你虽然是个女人,可你是个值得看重的对手。”

  他依然那样的面无表情,像极了韩唤枝,他一刀将戳进阮青鸾的心口,刀子在她身体里来回扭了几下,阮青鸾的双手死死的抓着他的胳膊,手指几乎抠破了古乐的黑色锦衣。

  古乐将刀子抽出来,转身看了看,远处亮起来的火把连绵如同长龙。

  :。:

看网友对第二百四十章 不听话的士兵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