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陷入重围

第二百三十九章 陷入重围

诡异的气氛开始弥漫起来,让这厮杀变得有些魔幻。

  双方的距离始终都不算,二三十米而已,两边的人跌跌撞撞拖拖拉拉的走着,谁也追不上谁,到极限之后就都不得不停下来休息,眼看着太阳从东方到南方再到西方,求立人想多休息一会儿一鼓作气追上去把宁人杀光,沈冷他们又怎么会给求立人这样的机会,只要他们还在走,求立人就不得不跟着走,谁也别想停下来。

  夜幕降临,所有人都被黑暗笼罩起来,深林之中的夜显得更浓重,好像水墨画之中颜色最深的那部分。

  沈冷逼着自己吃下去一些东西,靠在一块石头上,浑身上下如同散了架一样,以他的身体素质累成这样,可想而知其他人会怎么样。

  天黑之后终于把距离拉的远了,可是连夜下山也不现实,没有路,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就是断崖。

  求立人的队伍前后脱节太严重,沈冷料定了他们今夜不会继续往前追,几千人的队伍拉开等到重新聚拢起来都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况且是在这深山深夜,沈冷他们担心的,求立人也一样担心。

  “他们会等人汇聚的更多些。”

  沈冷艰难的将干粮咽进去,已经没了水,吃下去的东西好像粗砂一样磨的嗓子一阵阵生疼,好像嗓子已经被割裂,咽下去的时候伴着一股血腥味。

  “如果他们没有什么信号的话,后面的队伍根本不会找到前边的人。”

  林落雨看了沈冷一眼:“他们会点火把。”

  “他们没什么可怕的,那个女将军身边至少还有二三百人,咱们只有这六七个人,求立人根本不会担心咱们杀回去。”

  “抓进时间休息吧。”

  沈冷看了一眼陈冉和王阔海,夜色很重,只是依稀看到他们两个的轮廓,看不清楚他们的脸,可是沈冷能够想象的出来他们脸上会是一种怎么样的疲惫。

  “将军。”

  王阔海的声音忽然出现:“我想杀回去。”

  沈冷嘴角勾起来:“想吧,想够了睡觉。”

  王阔海:“想的睡不着。”

  林落雨沉思了一会儿:“我们没有弓箭了,若是有的话可以趁黑摸过去,他们点了火把火堆,就是靶子。”

  所有的箭都已经用完了,林落雨半路冒险捡回来的箭也一支都没有剩下。

  “你在想什么?”

  林落雨看到沈冷坐在那一言不发,总觉得他不会这么等下去。

  “我在想,杀回去。”

  沈冷说完之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哪里有什么惧意,哪里有什么担心,明天如果还是这样追逐与被追逐,那么最终沈冷他们都会死,人多有人多的优势,不可逆改。

  “吃东西,填饱肚子。”

  沈冷又塞进嘴里一口干粮:“若是有一口肉吃该多好。”

  林落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抬起胳膊伸到沈冷面前:“这里有,吃吧。”

  她笑着说话,眼睛格外明亮。

  沈冷凑过去闻了闻:“汗臭味,不吃,嫌弃。”

  林落雨哼了一声,忽然觉得自己这样似乎显得太亲近了些,于是下意识的往一边坐了坐,又想到这样会不会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又挪回来,可是这一来一回就显得更别扭了些,沈冷倒是没什么,她自己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歇够了吗?”

  沈冷站起来:“歇够了就跟我杀回去。”

  如果是在以往,林落雨对于沈冷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会骂他一句白痴,可现在连她都觉得这样做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反正已经足够疯狂了,再疯狂一些又怎么了?

  “陈冉带着他们三个做支援。”

  沈冷看了看那仅剩下的三个亲兵:“没有信号就不要出来,王阔海你跟我靠过去。”

  林落雨:“我呢?”

  沈冷:“你留下,睡觉。”

  林落雨:“我一个人留在这,若山里有什么虎豹豺狼的话岂不是死的很冤枉?开始有些后悔,若就这般死在野鹿山里,连一件干干净净的衣服都没有,也不能好好洗个澡再死,想想就不能接受,所以还是跟着你们的好,要死一起死,然后人家看到我们的尸体,对比一下发现还是我死的比较漂亮。”

  沈冷心说女人的想法怎么都这么奇怪的吗?

  六七个人整理了身上最后的装备,中远距离的武器一样都没有,沈冷把自己的短刀分给一个连兵器都跑丢了的亲兵,背着黑线刀摸了摸怀里还在的小猎刀刀鞘:“让求立人知道,我们宁人是如何杀敌的。”

  “呼!”

  几个男人低低的呼和了一声,那是炸裂的阳刚之气。

  他们猫着腰在林子里穿行,远远的看到对面亮着火堆,火光摇曳,四周好像人影憧憧。

  沈冷蹲下来,他身后的人也都跟着蹲了下来。

  “别急着过去,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沈冷压低声音说道:“那个女将军的将旗上写的是阮字,我来之前问过,求立国兵部尚书叫阮青鸾,是求立名将。”

  林落雨点了点头:“是她,我以为你知道的。”

  沈冷:“一个女人要在战场上扬名立万,并且让敌人害怕,要付出的努力和具备的天赋就要加倍的比男人好才行,我们是不是低估了她?”

  林落雨哼了一声,似乎对沈冷这句话有些不屑。

  “试试。”

  沈冷想了想:“搞出些动静来,然后你们就往回跑,不管有没有人追也往回跑......”

  林落雨脸色一变:“你想做什么?”

  沈冷将背上的黑线刀推了推:“我找机会,你们放心,若我找不到机会就不会随便动手,你们相信我,我没有死的觉悟,我还有一个漂亮妞儿在家里等着我。”

  林落雨笑起来,这句话她信。

  “那就试试。”

  林落雨他们几个悄悄靠近火堆那边,然后故意折断了一根树枝,声音才响起来就有弩箭朝着这边激射过来,林落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声臭婆娘,然后转身就走,陈冉他们加速狂奔,几个人始终保持着可以看到对方的距离,后面的脚步声和喊声连成了一片,显然求立人确实在等着他们来。

  虽然这看起来很疯狂,求立人未必信他们敢来,却还是等着他们来。

  沈冷顺着树干爬上去,站在一根树枝上贴着树站好,注意力都在火堆那边,只有疯子才会确信疯子会做什么,而如果阮青鸾足够疯的话她会坐在火堆边,让沈冷他们看到自己,她会用自己做诱饵。

  求立人朝着陈冉他们撤离的方向追出去,很多个黑影从沈冷的脚下跑过去,沈冷却看都不看,全神贯注的盯着火堆那边,阮青鸾盘膝坐在那,膝盖上放着她的刀。

  沈冷等到追兵过去之后从树上下来,压低身子靠近火堆,他身前有个杀旗营士兵站在那往左右看着,沈冷借助树木遮挡自己,突然扑过去将这个士兵按到,膝盖顶着对方的咽喉狠狠碾压了几次,那士兵很快就失去了生机。

  沈冷以极快的速度将这求立士兵身上的连弩摘下来,朝着火堆那边已经站起来的阮青鸾点射了几下,这深夜哪里看得清楚弩箭的来路,阮青鸾下意识的把身边的亲兵拉过来挡在自己身前,几声闷响,亲兵满眼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看她,然后随着阮青鸾松手而倒了下去。

  在尸体倒地的那一瞬间沈冷冲了过来,一刀朝着阮青鸾的脖子横着切过去,火光照亮了刀子,洒出去一片染红了的银芒。

  阮青鸾向后暴退避开这一刀,站在那将自己的长刀抽出来指向沈冷:“料到了你会来。”

  沈冷撇嘴。

  阮青鸾看着沈冷那张脸,仔仔细细的看:“但你比我想的聪明些,居然引走了我大部分手下,可你真的以为现在你有机会?你我都一样......都是疯子,都是野兽,都是军人,所以你想到的我都想到了。”

  沈冷哪里有时间说什么废话,第二刀携雷霆之威般斩落,阮青鸾在那刀即将落下的时候忽然侧身,反手握刀狠狠一压,这一刀很巧妙的将沈冷的黑线刀挡住,她的长刀往下一压,反手握刀更容易向下发力,沈冷的黑线刀竟是硬生生被压了下去。

  阮青鸾一脚踢在沈冷的刀身上,下一息她的长刀已经刺到了沈冷的脖子前边,沈冷向后一退,后面两个杀旗营士兵两把刀同时落下,刀光反射的火光似乎是把火焰洒出去了一样。

  沈冷低头向后,两条胳膊弯曲,手肘狠狠的撞在那两个杀旗营士兵的小腹上,两个人同时闷哼了一声往前弯了下去,沈冷把这两个人往前一推,阮青鸾下意识的避开,沈冷却踩着一个杀旗营士兵的后背跳了起来,凌空一刀斩落!

  阮青鸾长刀架起来挡住,黑线刀斩在上面发出一声脆响,竟是硬生生将她的刀斩断,黑线刀继续向下,可就在这一刻阮青鸾的左手忽然从腰畔抽出来一把短刀朝着沈冷的小腹刺了过来,沈冷的刀子砍在阮青鸾的肩膀上,阮青鸾的短刀也刺中了沈冷的小腹。

  “你无耻!”

  阮青鸾向后急退,因为她发现自己这一刀居然没能完全刺进去!

  沈冷软甲挡不住她的破甲箭,因为破甲箭的箭头太尖锐从链甲缝隙里可以硬生生挤进去,可是软甲挡得住刀子,刀尖刺进了沈冷的小腹,但刀身被阻挡下来,沈冷的一刀却几乎完全没入了阮青鸾的肩膀之中。

  噗噗噗几声,沈冷的身上接连被弩箭射中,四周的杀旗营士兵端着连弩围过来一阵乱射,沈冷身上中了几箭,鲜血很快就渗透到了衣服外面。

  越来越多的求立人从四周赶回来,沈冷陷入重围。

  :。:

看网友对第二百三十九章 陷入重围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