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记得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记得

南方水乡的夜晚比北方要安静些,算计着日子虽然已经过了立春,可北方依然冰天雪地,如今孟长安所在的北疆一场雪下来能几天几夜不停,北风的呼号声犹如战角吹鸣,而平越小镇的夜安静的像个睡美人,让人觉得轻轻亲吻她的额头都会把她惊醒,那是罪过。

  小镇子里的百姓们大部分已经睡下,月明星稀清风和畅这夜里大被而眠,想来多会有几番好梦。

  张柏鹤坐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出神,他在想若是明天杀了沈冷之后会不会有几分失落?然后想到那个叫孟长安的家伙还活的好好的,自己的未来还会有一阵子不寂寞。

  云醒也没睡,他坐在屋子里喝酒,吩咐过手下人不要打扰自己,而这户人家本来的主人在拿了他十两银子之后很识趣的去了偏房休息,正房让给他,酒是这户主人的糙米酒,喝着味道甜中带苦。

  他比张柏鹤要考虑的更多些,毕竟一个只想着飞黄腾达一个想着君临天下,睡着的没睡着的都有好梦,这可能便是现世安稳。

  拿了风闻堂的银子之后就要带着队伍离开坎县了,云周山里那个营寨看似易守难攻可有水路暗通,当初粮食就是走水路运过去的,他相信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人知道那地方,以大宁廷尉府的手段查出来也不是有多难的事,他早就已经想好了,如意县是个好地方,那里有一大片水泽,只要攻破县城抢走府库里的钱粮带着队伍进水泽去,建造水寨山寨,大宁的水师哪里有时间去对付自己,求立人就够他们闹的了。

  正想着这些忽然听到了敲门声,不管是云醒还是张柏鹤就都不由自主的烦躁起来,正沉浸在自己最美妙的幻想中突然被打扰,这感觉真的很让人恼火。

  恼火之后云醒第一个反应过来伸手去摸自己放在桌子上的刀,而张柏鹤则快步进屋想要提醒他,这夜深人静,谁会来敲门?

  敲门的声音不紧不慢,可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烦躁,云醒叫醒了自己的手下,所有人都聚集在院子里,一群人长刀出鞘盯着门口,一个个神情紧张到了极致。

  外面的人还在不厌其烦的敲门,房主也被惊醒,可拉开门看了看后很识趣的把门有关上,背靠着房门吓得心口起伏不定,那群人手里都有兵器,自己这是招惹进来一群凶徒啊。

  “去开门。”

  云醒用刀子指了指院门,他手下亲信小心翼翼的靠过去,深吸一口气才敢把院门打开,外面站着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年轻人,眉目英朗,笑容亲近,他看到门开还很客气的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微微欠了欠身子:“请问,是你们定了货吗?”

  院子里的云醒皱眉:“什么货?”

  他第一反应是莫非这房主也是个不老实的,难不成想黑吃黑?又或者是要贩卖什么货物?

  门外那年轻人道:“看来我冒昧了啊,这样,我先自我介绍一下。”

  他看向那开门的汉子,眼神里的意思是我可以进去说吗?

  那汉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觉得自己看懂了对方眼神里的意思于是让开一步,年轻人客气的说了声谢谢,然后迈步进了院子里边,脚步竟是有些摇摆,身上还有些淡淡酒气。

  “确实很冒昧了啊......我听说你们要定一些货,而以你们的能力自己去取货的话可能很麻烦也很危险,于是我觉得自己本着仁爱之心也应该把货给你们送过来。”

  他两只手抬起来捧着自己的脸还很认真的往上拔了拔:“咦,好像长的很结实,要不然你们谁过来帮我砍一下?”

  这话把给他开门那家伙吓得几乎尿了裤子,他以为是鬼上门。

  “唔,刚才还说自己介绍一下......我姓沈,叫沈冷,大宁水师正五品将军。”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这是你们要的货吧,过来取一下?”

  谁敢动?

  沈冷见那些人连个敢咋呼的都没有于是觉得无趣起来,他看了看院子正中有个石凳,迈步过去,前边挡着几个持刀的汉子,他便客气的说了一声麻烦让一下,然后在石凳那边坐下来,送人头的态度可以说真的很诚恳了。

  所有人都转身看着他围成了一个圈,刀尖都对着他,可是却很诡异的没有人动手,因为沈冷自己突然找上门来这确实是一件让人震撼的事,反应不过来。

  “看来你们很疑惑。”

  沈冷清了清嗓子:“这样吧,我先给你们解释一下大宁战兵的构成,似乎太麻烦了些......我尽量简单一点的说,大宁每一旗战兵大概有一千余人,会有两个十人队的斥候,水师兵力差不多有八万余,大概有一千六七百斥候,这些人在战争的时候负责为大军探路,勘察地形,探索敌情,必要的时候还要负责暗杀,这次有点不一样的是对面是大海,斥候没办法到海里去,这一点真的很抱歉了,我们没有想到你们会来。”

  沈冷自顾自的说着:“按照战时的惯例,斥候要保证大营外至少三十里有任何风吹草动都必须第一时间察觉,这地方距离大营不到八里,距离县城也就五里多些,你们来的时候最少有三四波斥候看到了。”

  云醒的脸色发白,他知道大宁的战兵很强悍,却没有想到会这样。

  “除了水师的斥候之外还有狼猿战兵的斥候,我费了些事才让狼猿的人没动,我想着你们大老远来了,总不能连我的面都见不到就都被杀了吧,这不人道,狼猿那个叫石破当的可凶了。”

  沈冷看向云醒:“从情报上描写的容貌来看你就是云醒吧,我跟你说件事你不要伤心,你离开云周山之后不久酉字营战兵就把你那个山寨给灭了,抓了一个你手下副将叫郑多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是这个名字,所以你们要来牙城的消息比你们稍稍早一些到了水师大营里。”

  沈冷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今天话多了些,因为来之前喝了点酒,三个小姑娘炒的菜,味道还行。”

  云醒往四周看了看:“你自己来的?”

  沈冷连忙摇头:“不是,怎么会,我又不傻。”

  云醒脸色就更白了。

  沈冷指了指东边:“那边......”

  所有人都看向东边院墙,沈冷却摇了摇头:“没人。”

  他又指了指房后:“那边......”

  所有人看向房后房顶,不少人下意识的往后退。

  “也没人。”

  “你够了!”

  云醒猛的上前一步:“我不知道你狂傲的资本是什么,但既然已经直面相对,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传说之中的那么厉害,你可敢与我一战!”

  沈冷摇头:“不和你打。”

  云醒暴怒:“你也知道怕?”

  沈冷一脸真诚:“是你不配啊。”

  沈冷指了指门口:“那边......”

  没有人看,所有人都一脸怒容的盯着他,看那些人的眼神就好像恨不得把沈冷一口一口撕碎了吞进去似的。

  沈冷叹息一声:“那边真的有人。”

  门口一群身穿甲胄的战兵涌进来,进门的时候每个人都微微伏低身子手里的连弩平端起来,人还没进来弩箭已经先进来,随着一声一声的闷哼,最外面那一层叛军士兵毫无防备的被射翻在地,弩箭精准且凶狠,倒下去的人大部分还没死,当然离死也并不遥远。

  沈冷笑起来:“我刚才说请你们让一下我过来这边坐,就是害怕这会儿被自己人伤着。”

  云醒哪里还会听他这般羞辱,一刀朝着沈冷的头顶斩了下去,噗的一声......一支弩箭飞来正中他小腹,云醒疼的一弯腰,然后立刻后撤。

  陈冉端着连弩移动到沈冷身边:“真喝大了?”

  沈冷笑起来,脸蛋有些发红:“真的......你不知道提督大人怎么灌我酒,还有那三个丫头好像串通好了似的让我喝,喝了好多......嗝......”

  陈冉:“那你还来!”

  沈冷搂着陈冉的肩膀:“陈没盖子啊,我来,是因为这些人,我真的没放在眼里。”

  他扶着陈冉站起来:“想杀我的人,这一批算是质量最差的了。”

  就在这时候张柏鹤啊的喊了一声,看着沈冷嘶吼道:“我就知道你是我的灾星,在长安城里你坏我的事,在安阳郡你坏我的事,我知道你一定会像孤魂野鬼一样死死盯着我,我就是你的心腹大患,你不杀我也是夜不能寐吧!”

  沈冷看着他:“你说的很激动,看起来情真意切,可是......你是谁?”

  张柏鹤如遭雷击:“你不知道我是谁?你居然敢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一直都盯着我,一直不肯放过我,你现在假惺惺的说你不知道我是谁?!”

  沈冷皱眉,像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有些歉然:“看得出来你真的恨我,可你是谁?”

  张柏鹤暴怒,冲上去就要找沈冷拼命,他武艺才是真的稀松平常,被陈冉一脚踹翻在地。

  沈冷看着倒地的张柏鹤,揉了揉太阳穴:“唔......算了,反正你也不重要。”

  他往外走:“都带回去吧,明天我清醒一些再问,哦对了,明天古乐也差不多要到了,让他问比较好,审问是多麻烦的一件事啊......”

  张柏鹤怒吼:“你可记得孟长安!你可记得白尚年!”

  沈冷站住,回头看着他:“记得啊。”

  张柏鹤:“那你还敢说不知道我是谁?难道你不记得我们在长安城里,在安阳郡,在泰湖延坪岛的明争暗斗?!”

  沈冷仔仔细细的看着他,摇头:“不记得。”

  ......

  ......

  【图片,大家去看啊,回头我把比较正式的图找画师画出来,会提前预告。】

  :。:

看网友对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记得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