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谋

第二百二十七章 谋

庄雍家里,三个年轻漂亮的姑娘都在厨房里忙活有说有笑叽叽喳喳的像是几只开心的小麻雀,客厅里就只剩下庄雍沈先生和沈冷三个男人,看似无所事事的品茶。

  两个老男人在聊一些养生方面的话题,沈冷觉得自己不应该加入进去,骄傲。

  “这次去南理......”

  庄雍的话题最终还是回到了应该谈的事情上,他看了沈冷一眼:“理智上我不该让你去,私交来说,我和沈小松是朋友,你算是我的侄辈,我也喜欢茶儿,所以应该让你安安稳稳的留在牙城。”

  他看了沈先生一眼像是征求意见,然后又看向沈冷:“可我最终还是决定让你去,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庄雍希望沈冷明白,如果他能把人救回来,哪怕不救回来而是勇敢的去了,那么这件事自身的意义要比孟长安从黑武人手里带回来几百个狼厥族百姓要大的多的多!

  沈冷万里迢迢带着百人杀入南理国内将大宁的人救回来,这是要载入史册的,是扬大宁国威,扬陛下天威,就算是朝廷里那些再不喜欢水师再不喜欢沈冷的人也不敢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非议,这事只要沈冷去做了活着回来,那他的名字将会传遍整个大宁!

  这件事的意义之大,就算陛下因此给沈冷封侯谁又能阻止得了?

  “我相信你的能力,可这件事终究会有许多不可预估的事会发生,南理是个小国不足为惧,可求立人这道关不好过,求立人对南理的控制很严密,虽然他们不会相信大宁真的就会派人去,他们也会做出应做的准备。”

  庄雍看着沈冷:“我不想去说什么身为军人就要守国护民这样的大道理,今日在我家里,我们便是自家人不以公事来谈,只说对你的好与坏......凶险是真的凶险,说九死一生不为过,可若你真的带着人回来了,十九岁封侯便是大宁第一人,哪怕就是大宁开国时候那些传奇般的将领,也没有一个人在你这样的年纪得以封候,这件事,我来替你去跟陛下要,要不来,我便自己罢了这水师提督。”

  沈冷脸色一变:“将军,我说要去救人的时候,没想过这些。”

  “你可以不想,我必须去想。”

  庄雍道:“为了你和孟长安,陛下已经推迟了今年诸军大比的日期,我已经写了奏折对陛下说你两个月内必能返回,两个月后你带着被困南理的宁人一起去长安城,我亲手为你披红挂彩。”

  沈冷只觉得心口发热,一时之间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沈先生哼了一声:“少说这些虚的,给些实际的最好不过。”

  庄雍白了沈先生一眼后说道:“之所以把林落雨找来,是因为这个人会对冷子帮助很大,林落雨对求立南理还算熟悉,你可能不知道,扬泰票号那个东主不是宁人也不是越人,而是窕国人。”

  “窕国?”

  沈冷回忆了一下自己这段日子以来一直在看的南疆地图,海域之外的地图很粗糙,只是大致标注出了诸国位置,求立国东西长南北短,南理国在求立国东南方,若从北往南穿过去的话恰好是求立国南北国境最宽的一块,差不多有一千二三百里,窕国在南理西边与求立三国接壤,若是从求立国横穿过去直奔窕国只需要走不到六百里,保证足够隐秘的话三四天就能过去。

  “林落雨也是窕国人。”

  庄雍道:“和南理不一样,窕国一直心向大宁文明,对大宁极为敬仰,所以从很多年前就不断派人来大宁走动,扬泰票号的那个东主叫施东城,之所以朝廷容得扬泰票号一直存在也是因为施东城的缘故,施东城每年都能给朝廷大量关于求立国的情报,南疆那些小国的一举一动也都是扬泰票号的人在帮朝廷盯着,最近施东城还在做一件事,若是做好了的话,陛下对他应该也会有些赏赐。”

  庄雍继续说道:“我们打残了求立人的水师,但这并不是一劳永逸,相对来说灭水师和杀阮青锋之间做选择,我更愿意阮青锋死,他上了一次当就不会再有第二次,只要他还是求立水师的大将军那接下来的每一战都不会好打,施东城亲自去了求立,正在收买求立高官,只要能促使求立皇帝杀了阮青锋,那这一战咱们的胜算就要大一倍。”

  沈冷心里微微一震,想着原来扬泰票号还有这样的背景。

  “施东城是窕国皇子。”

  庄雍接下来的这句话让沈冷更为震撼,纵然窕国是个不足为虑的小国,可皇子在外,这意义本身就很大很大了。

  “他是窕国皇帝送来的质子。”

  庄雍道:“只是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

  沈冷点了点头:“确实想不到。”

  庄雍继续说道:“那六百里的宽度你们最危险,只要穿过这六百里进入窕国,以施东城在窕国的地位和实力保证你们进入南理并不会有什么问题,进入南理之后,施东城买通的南理国将军会把你们直接护送到南理都城。”

  沈冷问:“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会安排的如此妥当。”

  “我决定让你去之后就去见了林落雨,恰好施东城前两日就在南疆要去求立,所以这件事他便一口应了下来。”

  庄雍道:“我听过施东城的想法之后才多了几分底气,他甚至提出了一个更安全的方案......由他负责去把咱们的人从南理想办法救出来,然后功劳算在水师身上。”

  沈先生哼了一声:“事这么做,以后水师还不得欠他好大一个人情?”

  庄雍点了点头:“这个人骨子里还是个商人,他自然会想把回报如何做到最大,他的人或是买通或是去偷,把人从南理带出来交给水师,寻常时候这件事他自然不会说出去,可若是有什么事需要水师帮忙的时候他就会以此来要挟,水师不是我的不是你的而是陛下的,容不得亵渎,所以你终究还是要走一趟。”

  沈先生叹道:“他能以一个质子的身份,在大宁混的风生水起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寻常人。”

  庄雍看向沈冷:“所以我才去找林落雨,林落雨是施东城的女人,他很在乎林落雨,你带着林落雨的话施东城就会更加倍小心。”

  沈冷有些抵触。

  看出来沈冷脸色不太好,庄雍无奈道:“我知道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太光彩,可......这是林落雨主动提出来的,我答应了。”

  沈冷心里叹息一声,想着自己一定得把那个女人留下才行。

  “这件事先这样定了吧。”

  庄雍道:“你不要任性,这是我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法子,我知道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觉得事情有可为有不可为,可在我们这些老家伙眼里这想法多有些幼稚,我们虽然没你有锐意可做事更谨慎小心,事无巨细,考虑的比你周到。”

  沈冷站起来抱拳俯身:“谢将军。”

  “坐着吧。”

  庄雍笑了笑:“你这么正经我有些不习惯。”

  沈冷也笑了笑,下意识往外看了一眼,厨房那边三个女孩子叽叽喳喳有说有笑,倒是几个帮忙的丫鬟和下人一个个都提心吊胆,若是这三位小姐被油烫了,被火烤了,哪怕是脸被熏黑了一点他们也觉得是罪过。

  “还是我去看看吧。”

  沈冷指了指厨房那边,庄雍点了点头:“去吧,我也怕一会儿实在吃不下去还得强颜欢笑,我们这个年纪了,做戏太辛苦。”

  沈冷出门之后庄雍看向沈先生:“冷子的身份你不说,可我也能猜到一些,不但是我现在连叶开泰韩唤枝都应该有所察觉,所以叶开泰才不想让冷子去南理,但我还是不会逼问你什么,你自己考虑清楚。”

  沈先生看着厨房那边轻轻叹息:“这件事,我不敢保证。”

  庄雍也跟着叹息:“终究是你辛苦。”

  与此同时,牙城往北五里的小村子里,云醒等人正在商议如何能杀死沈冷,牙城里重兵把守,他们若是在城内动手的话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他之所以要来,是因为觊觎风闻堂那数不清的财富,只要拿了这么大一笔财富他的叛军队伍就能扩充,他想做的当然不是什么拥立一个虚构出来的幼主,他想做皇帝。

  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皇帝梦,不管是贪图皇帝的什么特权都会忍不住去想,云醒陷的比较深,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触碰到了那层壁垒,打破它,自己就是九五之尊。

  “别小看那个女人。”

  张柏鹤提醒道:“据我所知那个女人的武艺很了不得,她父亲也是一位游侠,寻常人根本近不了身......所以你们就别去考虑从那个女人下手了,虽然她确实很美很诱人,我有法子让你们既杀了沈冷又能得到那个女人。”

  杜崇山看着他问:“你到底有什么想法,直接说!”

  张柏鹤微微一笑:“沈冷是个重义气的,他有个好朋友叫陈冉,此人武艺稀松平常而且也不是个很聪明的,若是能把陈冉抓了,杀沈冷就变得容易起来。”

  “那人在水师大营里,也不好下手吧。”

  “总比在城里的要好下手。”

  张柏鹤笑道:“若是抓了陈冉就能把沈冷引出来,然后我自会想办法让牙城里的人去救沈冷,到时候再对那女人下手便轻易许多。”

  他看向云醒:“可是沈冷武艺超群,你们确定自己杀得了?”

  云醒冷笑一声:“我便是绑了两只手也一样可以杀他。”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二百二十七章 谋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