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动心

第二百二十六章 动心

茶爷是个学习了很多很多东西但依然单纯的人,她认识庄若容所以会很真诚的打招呼,笑容明媚,她不认识林落雨,但也没觉得林落雨是什么威胁......她甚至没有去往那个方面想,她瞪沈冷一眼只是瞪着玩毕竟是自家的,她从骨子里就不相信也没有去想过沈冷会喜欢别的女孩子,就好像她知道沈冷也不会去想她会不会喜欢别的男孩子。

  所以当林落雨觉得那个小姑娘看自己的眼神里连一点点戒心和敌意都没有的时候心里有些失败感,自己就这么没威胁吗?

  她哪里知道,茶爷觉得谁都不是威胁。

  “衣服真好看。”

  茶爷眼神都亮了,因为林落雨身上的衣服确实很漂亮,不是裙装,却有一种女孩子独特的英气。

  林落雨又想捂脸了,这个傻丫头和那个傻小子还真是般配啊......那个家伙看到自己第一眼的时候眼神也亮了,但绝对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因为衣服漂亮。

  傻小子配傻丫头,嗯,挺好......

  “姐姐你也漂亮。”

  茶爷意识到光夸衣服有些不礼貌,笑呵呵的很快补了一句,于是林落雨更加开心起来,再想想庄若容之前喊了自己一声阿姨,她坚定站在沈茶颜这边的信念更增强了几分。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还很年轻,明明心态这么好,可是看到沈冷和这个小姑娘之后总是会不自觉的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她忽然间醒悟过来什么,自己不愿意去破坏那个男人的家庭婚姻,不就是希望事事人人圆满完美吗?而此时此刻的想法也就理所当然,沈冷和这个小丫头如此单纯的感情若是被破坏了岂不是作孽?

  于是她看向庄若容的眼神有些疏远起来,虽然两个人本来也没什么可亲近的。

  “真的好美。”

  庄若容不由自主的走过来,和茶爷一人一边拉着林落雨的衣袖仔仔细细的看,茶爷看来大概就是这图案真漂亮,庄若容看来则是这绣工很厉害。

  “姐姐这衣服在哪儿买的啊?”

  “唔,我家里的裁缝做的。”

  “你家裁缝可以借给我吗......”

  “......”

  庄若容拉着沈茶颜的手:“你喜欢这衣服的话,不如请姐姐到我家里去,让我仔细看看款式和布料,我帮你做一件,只是要看姐姐是否愿意,这样太冒昧了些。”

  两个小姑娘没人再喊阿姨一口一个姐姐林落雨觉得很不错,她俩如此欣赏自己的衣着品味她就更美滋滋起来,于是明明还不熟悉的三个人就这么突然变得亲密,并排往回走的时候,林落雨看起来自有一股成熟韵味,撑开伞的庄若容清纯文静若初莲,茶爷扛着黑狗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劲于是把狗扔了,黑狗委屈的呜呜呜,然后自己一个狗跑回县城那边。

  三个女人手牵手的上了庄若容那辆马车,笑声逐渐消失,沈冷看得一愣一愣的,心说女人果然是最难理解的物种,说不定明天这三个人就是好闺蜜了......

  陈冉和王阔海两个人一直坐在船上看热闹,一大包五香花生米都吃完了热闹也没起来,两个人都略微有些失望,将军都没挨打,没意思没意思。

  沈冷过去蹲在那捏了仅剩下的几颗干瘪花生米进嘴里,还有一颗是臭的,狠狠瞪了陈冉一眼,陈冉觉得自己这一眼被瞪的何其无辜。

  “三个女人一台戏,将军你要小心咯。”

  “我小心三个女人做什么?”

  沈冷撇嘴:“我小心茶爷就行了......”

  陈冉道:“我比较了解女孩子的心思,你别看现在手拉手,我跟你说指不定心里哪个看不上哪个,到了车里外人看不到了,一言不合就没准打起来。”

  沈冷想了想那画面,脸都白了,他猛的站起来:“不行我得跟上去,茶爷若是吃了亏怎么办?”

  陈冉:“你......想多了吧?”

  沈冷让自己冷静一下,然后发现自己确实想多了。

  三个大男人蹲在这瞎想,哪里知道回到庄若容家里的那三个女孩子别提多有意思,为了看清楚林落雨身上衣服的做法绣工和剪裁,林落雨当然要把衣服脱了,于是换上了一身庄若容的衣服在那解释介绍,而为了给茶爷做一件合身的,茶爷也要把外衣脱了量量身材,但是这种事偏偏就一点儿都不违和,自然而然。

  试想,如果是三个大男人在除了澡堂子之外的地方把衣服脱了,绝对一点儿都不唯美......

  不过话说起来,女孩子之间感情再好也会忍不住去对比,而且对比的地方有很多,比如谁的腰肢更细一些,谁的皮肤更好一些,谁的腿更长一些等等等等,不说出来也会暗自比较,而男人一般比的就比较简单了......看规格......

  傍晚的时候沈冷觉得自己硬着头皮也还是要去庄雍家里,自从上次海战大胜之后求立人已经无力主动挑衅,哪怕就是汇聚了另外两支水师也不敢随便再登陆进攻,所以庄雍就把家人从远水县接到了牙城,住的地方倒也巧了,就挨着沈冷给茶爷选的那宅子,沈冷选的那家是原来牙城县丞的家庄,庄雍选的是原来县令的家,就在一条街上,中间隔着一些树木但可以看到房子,都在露台上的话还能聊聊天。

  沈冷先回了家里去见沈先生,却发现沈先生已经出门连狗都不在,屋子里茶几上留了一张纸条,沈冷拿起来的时候想着还是先生惦记着自己,知道留个纸条告诉自己去处,看了看纸条上的内容沈冷就把纸条团成一团扔了,嘴撇的能拴住一条驴。

  沈先生给他留的纸条让沈冷觉得世间悲凉人不如狗,沈先生说他担心黑狗喵儿会吃不惯庄雍家里的饭,让沈冷先去买些肉骨头炖了,给喵儿把饭做好再去庄雍家里。

  沈冷刚要出门就看到茶爷拎着一袋子肉骨头回来,看到沈冷的时候嘴角就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

  “嘿,你来我家找我玩啊。”

  茶爷远远的摆手:“正好正好,我爹不在家。”

  一个路人看了茶爷一眼,然后重重的叹息,心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沈冷也摆手:“你爹不在家啊,那太好了,快来一个亲密的抱抱。”

  于是一袋子肉骨头飞了过来,沈冷左手一把接住然后伸出右手,茶爷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手放在沈冷的手心,两个人并肩而行,茶爷用屁股撞了沈冷的屁股一下:“林姐姐不错噢,从哪儿拐来的?”

  沈冷:“......”

  茶爷眯着眼睛小恶魔一样伸出另外那只手在半空捏了一把:“好大的,好想捏捏。”

  沈冷:“......”

  茶爷:“你什么意思?”

  “我没说什么啊。”

  “可我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听懂了,你为什么会听懂?”

  沈冷:“......”

  茶爷:“看来你最近在外面学到了不少新知识啊,同门亲姐弟,要不要分享给我一下?”

  沈冷:“我还是去炖肉骨头吧。”

  茶爷笑呵呵,觉得自家傻冷子真好玩。

  “你猜到先生会让我在家里给喵儿炖肉骨头了?”

  “当然啊,先生待喵儿那么好,怎么舍得它挨饿?”

  “我呢?”

  沈冷一脸幽怨:“担心饿着狗,就不担心饿着我?”

  茶爷:“你是捡来的啊。”

  沈冷:“狗不是?”

  “不一样的,你是先生和我随便捡来的,狗是你随便捡来的,隔辈亲。”

  沈冷:“你这么说我就理解了,信不信我在肉骨头里下毒?”

  茶爷忽然凑上来在沈冷嘴唇上亲了一下,轻轻一碰迅速离开,沈冷才感受到那唇上的温度就失去了美妙,心里自然痒痒的很,凑过去还想亲,茶爷背着手走了:“我刚才在嘴唇上下了毒,你怕不怕?”

  沈冷:“杀人要彻底,快来毒我!”

  与此同时,在牙城北边不到五里有个小村子,张柏鹤被一群行商模样的人押着进了村子,那些人对他显然不太客气,张柏鹤只怪自己运气差,可是转念一想运气差的话就找不到这些人,上天对自己还是有几分眷顾,能杀了那个沈冷比什么都好,暂时这点屈辱就忍了吧。

  云醒吩咐人去找地方住下来不要太张扬,又看了看张柏鹤:“你运气好遇到我们能为你报仇出气,但你若是不老老实实配合的话,你一定会比沈冷先死。”

  张柏鹤去坎县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寻找那支叛军,就在瞎转悠的时候被叛军的人抓了去,那些人以为他是个落单的外乡商人所以想绑了,结果张柏鹤就这样找到了自己想找的人。

  “你们不会杀我的。”

  张柏鹤笑起来:“我活着你对你们好处更大,我是狼猿战兵之中的主簿,石破当手下的亲信,我在的话狼猿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提前知会你们,所以我劝一句,对我客气些,你们难为我,我大不了一死,而我活着你们就会活的更好。”

  云醒哼了一声:“等你证明自己是狼猿战兵的人再说吧。”

  张柏鹤伸手指了指牙城方向:“沈冷的家人就住在那城里,我知道位置,他女人还很漂亮,你见了一定会动心。”

  张柏鹤确定这一点,因为他之前偷偷看过那个女人,他也动心。

  :。:

看网友对第二百二十六章 动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