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了一些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了一些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了一些人

  坎县叛军的事,沈冷想都没有去想过,那本就不该是他去想的事,那是酉字营战兵将军叶景天的事,是道丞白归南的事,是道府叶开泰的事,可偏偏是这些与他无关的人此时此刻在惦记他的脑袋,有的人想如何摘掉这个脑袋,有的想如何保住这个脑袋。

  大宁很大,大到不可能有一个人用一辈子的时间走遍这个帝国。

  大宁很小,小到总是在不同的场合会牵扯到同一批人。

  沈冷已经挑选出他的士兵,庄雍顶着叶开泰的压力把去南理国的事给了他,其实不外乎那两个字......偏心。

  战场上取功劳从来就没有四平八稳,险恶之中求来的才是别人一辈子积累不来的前程似锦,正如北疆孟长安带着他的斥候在黑武人的疆域内进进出出,哪一次不是生死攸关?真要说起来凶险,孟长安随便一次进入黑武的凶险程度都比沈冷去南理国不差什么。

  也不是丝毫不差,差别在于孟长安若是命大可以骑着他的马穿过重重险阻回到宁地,披一身寒血终究是有路可走,而沈冷这次南下隔着大海,隔着一个求立国。

  沈冷从自己这一旗战兵之中精选出来八十个人,庄雍的意思是整个水师任他挑选,可是军队行事更看配合与执行,选八十个个人武艺更强的,不如选八十个沈冷用的顺手的,况且沈冷一直觉得水师之中的精锐指的就是自己这一旗人。

  古乐的人还没到,估计着不出两天也会赶来汇合,沈冷想着把能用到的武器装备仔细准备好,至于怎么去南理他已经有了一个很大胆很大胆的构想。

  求立人还不知大川海货已经被剿灭,大川海货的那几艘老旧船只也还能用,要说有几分把握,实则一分都没有。

  就在沈冷思考这些的时候水师大营里来了一些人,一共八个,看起来个个都很了不起的样子,若是脱了身上的军服便都像是流云会的人,就是那种走路姿势看起来都似乎在说我很了不起的家伙。

  这八个人是道府叶开泰派来的人,目的只有一个,保护沈冷的安全,可是叶开泰显然给他们的命令也不如此简单。

  为首的那个人叫厉断,叶开泰亲兵队的队正,身为道府大人的贴身护卫实力自然不可小觑,可正因为如此,那一身的傲气瞧着便让人有几分不舒服。

  “沈冷?”

  厉断眯着眼睛看了看面前这个胡子还没有长齐全的年轻人,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道府大人会让他来保护这样一个毛头小子,心里想着多半此人是朝中某个了不得的大人物的儿子,混迹军营,赚几分军功镀金,这种事又不是什么稀奇少见。

  他觉得自己来这有些不值,然而道府大人的命令他又不能不遵,所以心中的怨气和鄙夷便都表现在脸上。

  沈冷看着这个眼神里对自己有几分不屑的家伙并没有什么厌恶,一个人毫无道理的表现出对另外一个人的厌恶,要么是幼稚,要么是白痴,所以不值得自己去厌恶。

  他发现自己身上真是沾染了太多沈先生那种懒气,不是身体上的懒,而是精神上的懒,懒得和不值得计较的人计较。

  “你是谁?”

  “我叫厉断。”

  厉断比沈冷还要高些,看起来也更强壮,身上军武气息很重。

  他低头看着沈冷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和道府大人的关系如何也不想知道,道府大人吩咐我的是无论如何也要让你活着从南理国回来,我便只做这一件事,所以你若是想活着,最好以后听我的,你想带兵去南理国把我们的人救回来,这事我看得起你,是一个军人该做的事,可不代表你有这能力,你的队伍我来指挥,把人救出来之后功劳归你。”

  他身后七个人同样一身凶悍气,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冷。

  沈冷哦了一声:“去一边等着吧。”

  厉断皱眉:“你什么意思?”

  “你,去一边,等着。”

  沈冷又重复了一遍,断句的地方比较气人。

  厉断忍不住冷笑起来:“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本事......”

  沈冷:“那是道府大人应该知道的事。”

  厉断皱眉,他从很早很早就跟着道府叶开泰,从叶开泰还只是个军中校尉的时候就开始跟着了,如果不是他愿意一直追随,早些时候叶开泰就准备把他放到军中去,到现在最不济也应该是个四品将军,所以他对沈冷当然没几分尊敬,在他看来沈冷不过还是个新兵而已。

  叶开泰是留王府里出来的家臣,如今是一道道府封疆大吏,厉断虽然不知道沈冷是哪家大人物的孩子,可哪家能比道府大人还大?道府大人是陛下的亲信之臣,他是道府大人的亲信之人,所以他更不会在意沈冷是什么身份,而叶开泰当然也不会告诉他,沈冷有可能是谁的孩子......

  “看起来你很自信。”

  厉断嘴角往上一勾:“也好,你愿意自己做主就自己做主,反正我的任务只是保住你的命而已。”

  沈冷连理都没有理他,继续去完善自己脑子里的构想,之前被厉断突然打断他已经有些不爽。

  “瞧见没,人家觉得自己就可以了,哪里需要咱们。”

  厉断往回走,招呼手下人跟上:“出发的时候咱们跟着就是了,总不能辜负了道府大人的希望。”

  那七个人笑起来,看沈冷的眼神就好像看白痴一样。

  沈冷自然明白这是叶开泰的好意,所以才压着自己的性子,看那几个人往一边走了索性不去理会,想着如何才能不在大海里遇到风险,如何让船队在合适的位置等着接应,如何穿过整个求立国,如何把百人和要救的人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当初被抓的那批求立士兵似乎可以派上用场了,只是沈冷并不确定这些人在求立国内还这般听话。

  沈冷一边走一边沉思不知不觉到了船港栈桥上,大川海货的那几艘老旧货船不在这,沈冷已经派人去把船弄过来,顺便想想如何能加固一下,毕竟海上的风浪不讲情面,才到栈桥上就看见那几艘货船远远的过来,没多久就在船港栈桥边上停靠。

  陈冉和王阔海两个人去弄船,可从船上出来的第一个人却不是他俩其中之一,而是一个女人,一个沈冷觉得很漂亮但转眼就忘了的女人,除了茶爷之外沈冷当然也会觉得其他女人有漂亮的地方,可记不住。

  记不住归记不住,见到之后若不认识那一定是装的,毕竟才见过没多久......从船上下来的女人居然是扬泰票号川州分店坐堂林落雨,于是沈冷微微皱眉,想着这个女人出现在这多半和厉断那些人的来意差不多,于是又忍不住想到了一直困惑着自己的问题,庄雍为什么待自己这般好,就连韩唤枝为什么也对自己很好,现在叶开泰表现出来的善意已经超过了正常范畴,这些都是疑问。

  唯一合理一些的答案也只能是沈先生与他们都相熟,可又牵强了些。

  “你似乎不欢迎?”

  林落雨上了栈桥,今天的她看起来更明媚一些,也更英气一些,穿了一套短衣装,不似长裙那般妩媚,却让人眼前一亮,林落雨见沈冷的眼睛在自己身上狠狠的看了一会儿,于是稍稍有些小得意,倒不是因为沈冷的审美能证明她美,而是因为沈冷心里有个姑娘还能如此看她,那就说明自己是真的美。

  “请问你衣服在哪儿定做的?”

  林落雨:“......”

  沈冷赞叹了一句:“衣服真好看,回头帮我介绍一下裁缝师傅。”

  林落雨:“......”

  见林落雨脸色有些不开心起来,沈冷想着女人真是复杂,这又是怎么了,所以只好换个话题:“你怎么搭船来了?”

  林落雨微微皱眉:“搭船?噢......算是吧。”

  沈冷:“我还有事,回头我在牙城县城里找个馆子请你吃饭。”

  “别回头了,现在我就有时间,另外......”

  林落雨指了指那几艘船:“这些船本来被廷尉府查封,但我已经买下来了,所以你要用我的船最好客气些,请我吃饭也不要随便选个地方应付,即便如此我的船给你用也是有偿的,先开个价我听听。”

  沈冷觉得世界真变态。

  “有偿?”

  他思考了一会儿:“征用民间渔船水师有这个权力,你配合就好了。”

  林落雨不是个小姑娘了,可是笑起来的时候还有几分小姑娘的天真,她不觉得自己来是多幼稚的一件事,反而觉得有些好玩,在川州城里坐堂一点儿都不好玩。

  “也就是说,你想无偿用我的船?”

  林落雨抬起手把头发挽起来,于是就更英气了几分,她左手往前伸了一下做了个请的手势:“那么,你得先打得过我再说,若是你打赢了,船你随便用,别说是船,我能做主的东西你都可以随便用。”

  沈冷笑起来,有些猥琐:“打赢了你,我的一切要求你都满足?”

  林落雨皱眉:“先说说你是什么要求。”

  沈冷:“马上走,船留你不留。”

  林落雨眉角一挑,有些杀气。

  船上,王阔海和陈冉两个人并排坐在那晃荡着腿,王阔海手里还捧着一包五香花生米,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看,已经到了准备下注赌谁赢的阶段。

  林落雨:“你可能会失望,你未必会赢。”

  沈冷问:“那如果我输了,船留下你也可以留下,但是我确实拿不出来给租你船的钱怎么办?”

  林落雨:“不要了,打过再说。”

  沈冷:“唔......不要钱了吗?那我认输,船留你也留就是。”

  说完之后转身走了,林落雨站在那,觉得自己是个白痴。

  :。:

看网友对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了一些人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